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08


“能给我们说说耳钉的故事吗?”

央视的演播厅内,容貌端庄的女主持人怡姐身着一席红色小礼服,仪态大方的望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王俊凯。

后者倒是落落大方的开口:“我选的,就是想在他18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这是你们之间一种特殊的定情方式吗?”怡姐精致的妆容上透露着得体的微笑。

“…我们之间有很多成对的东西,耳钉是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送给他的礼物。”王俊凯两眼直视前方,慢慢说出积攒在心底的一些话,“我不想让他觉得和别人一样,他也不是那种很讲究形式的人,但我还是希望他能从我这里得到最特别的东西。”

“所以这对耳钉是代表戒指的意思吗?”

“可以算是。”

“最近漫天都是关于你们的报导,我们都知道你们现在在国际上也有很强的影响力。近期纽约时报用了整整一个版面报道你和王源的恋情,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怡姐的访问总是条理清晰,按照一个规划好的路线层层递进,经常令受访者也跟着严肃起来。

“还好吧,毕竟他现在电影正在热映期,媒体总是需要写点什么的。”王俊凯不自觉的挠了挠头。

“选择这个时候公布恋情,是为了电影宣传吗?”

“不是。”

“时机巧合的是,你知道国家刚刚通过并颁布的同性婚姻法吗?因为你们恰巧这段时间公布恋情,你知道网络上有很多的粉丝称,你和王源是时代造就的国民情侣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感谢吧,当然知道,毕竟有很多粉丝和圈内好友还都专门在微博上@了我,不过这个称谓还是有点太夸张,我和他只是恰好赶上了时候。”王俊凯笑了笑。

“能说一下当时知道后的感受吗?”

“开心吧——以后不用出国结婚了。”说到这里王俊凯眼底闪过一丝羞怯。

“现在粉丝里还有人会对你们的事感到不解甚至愤怒吗?”

“当然有,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偶像的定义,我们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看到这里王源被经纪人的敲门声打断,他果断的关掉电视,将白色的酒店睡袍整齐穿好,才缓缓走到门口去开门。

“哎哟,源少你怎么还穿着睡袍,我不是说了今天到的都是圈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吗——”Jam一脸无奈进屋把一早就被侍者送到房间的黑色西服递到王源眼皮子底下,“赶快换衣服下楼,你怎么连头发都还没吹啊,阿禾你在干嘛——不会提醒源少让他早点准备啊?!”

“我说了的啊——”造型师阿禾一脸委屈的小声嘟囔,“——可是刚才电视里无意中播到了前两天凯爷的采访片段,所以……”

“哎哟,我的祖宗!全世界都知道你们俩感情好,私下里就收敛点行吗?“Jam边说边推着王源来到化妆镜前,熟练的打了一个响指示意阿禾赶快过来吹头发做造型,又到一旁吩咐助理快点去叫化妆师。王源看到几个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工作人员被Jam一通骂后手忙脚乱的现场,不自觉愧疚的吐了吐舌头。在吹风机有些嘈杂的音效里王源拉了拉Jam的衣角,“你别这么凶啦,我知道错了。”

“……我这不是急吗?”Jam虚长王源几岁,工作上是一贯的认真,“好了好了,大家抓紧时间,我先下楼看看。”说罢又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今天是王源在纽约所属的模特经纪公司以公司名义为其举行的18岁成人生日派对,由于这场派对更多的目的性在于对外公关和宣传,所以除了各界的名流大腕,来自四面八方的媒体和一部分粉丝也得到了邀请,可谓是各个层面的人物都到齐了。

派对选择在纽约最豪华的商务酒店内,这里曾经接待过许多在国际上知名的人物,安保措施和公关都可谓一流。当天晚上整个酒店都被营造出了盛大的生日氛围,精致漂亮的鲜花和吊环璀璨无比,闪着绿色霓虹的灯光令整个酒店看起来像一座置身于石头森林里的瑰丽城堡。

这样盛大奢华的派对,带有太强的商业目地,王源自己是不会举办这样的生日会的。

“源少,凯爷今天真不来啊?”阿禾边打理他的头发边问。

“怎么,你想他啊?”不忘调侃。

“我——我哪敢啊,我这不是怕你想他才——”阿禾慌得赶忙出声解释。

“哈哈哈,好了好了,我知道,开个玩笑不行啊?”王源捂着嘴笑。

“………你被凯爷传染了…”

 

王源在镜子前最后整理了下仪容,深吸一口气还来不及平复,就被一个人从背后重重拍了一下。恼火的回头望去,就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易烊千玺冲他笑得露出两个酒窝,平日里的刘海被梳理到后面,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这样的他并没有太强烈的清爽利落男人味,反而充满了英伦的学生气质,帅气儒雅。

“千玺!”王源激动的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来看看你怎么还没下来,楼下已经来了好多人。”易烊千玺示意王源赶快下楼。

 

王源在整个宴会中都被Jam抓着紧紧跟在身后,惯例的生日祝福接收了一拨又一拨,象征性的碰杯虽然都不会喝太多,但总体算下来还是有些微醺。 此刻他努力定了定神,同站在对面的某著名投资人碰了碰杯,再度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香槟。

人红连过生日都会有各知名品牌全程提供赞助,王源此刻站在角落,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手上却举着酒杯为自己再度斟满一杯香槟。即便是世界上最贵最古老的香槟之一‘巴黎之花PerrierJoue’,在王源口中也不过是葡萄用的好一些而已,至于这每0.75升约1000欧元的价格,王源委实不敢苟同。

“王源,生日快乐。”正出神之际,眼前比他略高一点的青年便举着酒杯冲他点点头。

“谢谢,玩的开心点。”王源立马挂上一贯的招牌笑容。

来人正是星点娱乐公司的莫皓然,作为长期活跃在海外的亚裔模特,他自然是在邀请名单之内。此刻他身边还站了一位略显成熟的中年男子,30岁左右,一身修剪利落的暗蓝色西装,脚上着一双JohnLobb的皮鞋,整个人透露着一股雅痞的气息。

男子紧随其后向他碰了碰杯,眉宇间透露出一股不容忽视的英气,“生日快乐,Roy,我是星点的欧法森,你也可以叫我Vincent ”

“你好,欧老板。”王源自觉的用了尊称,眼前的男人在娱乐圈几乎无人不识,王源虽然是第一次和他在私下见面,却对这张面孔早已熟知。欧法森作为中国最大的娱乐公司老板,一直十分低调,鲜少参加各类明星云集的Party,此次居然会陪着莫皓然出席王源在美国的生日派对,连王源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

“你怎么这么见外,叫我Vincent就好。”男子似乎很不满王源这样的称谓,随即眼神示意身边的莫皓然,后者深深看了一眼王源,便自觉开口到,“我还有朋友,你们慢聊。”说完便留下二人单独相处。

王源不知道眼前的人卖的什么药,只能一味维持着谦和的笑,“欧老板您见笑了,我这样的小辈怎么好随意叫名字呢,我还是称呼您欧老板,显得尊敬一些。”

欧法森不置可否的一笑,知道王源是有意保持距离也不恼,只是佯装随意的开口,“我刚才逛了一圈,没见到Karry,他没来?”

“他今天在北京有录影工作,来不了。”

“你生日都不来?不能请假么?”

“总不可能每次我过生日,他都请假吧。”王源耐心的解释,“况且这次主要是和朋友还有粉丝们聚聚,他不来也没有太大关系。”

“………”欧法森打量了一眼王源,锐利的眼神似乎要看穿他一般,“也是,年轻人嘛,工作为重。”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凑近他压低声音说,“我挺欣赏你的,工作上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给我说。”

王源这时才注意到欧法森的左眼是淡淡的墨绿色,他笑着往后退了一些拉开两人的距离,“谢谢厚爱。”

一句话不淡不咸,不拒绝也算不上示好,只是纯粹表示感谢。这样的反应倒是令欧法森有些吃惊,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源,复又说了几句惯常的祝福话便离去了。

他前脚刚走,一直注视着这个角落里一举一动的Jam就凑了过来,“他刚找你谈什么?”

“没什么,无非是生日祝福之类的话。”

“我跟你说,小心着点,欧老板可不好伺候,听说他私生活很乱,男女都交往过。”Jam没来由冒出一句话。

“——嘿,我说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王源没好气的呛他。

“我这还不是随便一说提醒提醒你——”Jam拍了拍王源的背顺毛,“来来来,跟我去那边给导演打个招呼——”说罢又被Jam拖至人群中心。

一晚上下来,王源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香槟喝的太多,到底还真有些醉意。Jam大概也看出他已经有些疲惫,只是让他自己随意走动,不再勉强他和自己一起交际。王源被千玺半拉着到酒店大堂送走最后一批粉丝,回过头来凝神打量了一下王源,“你还可以吗?我明天舞社还有演出,再过一会儿我就要走了,你这样我有点不放心。”

“我能怎么样,你源哥酒量好得很,倒是你,大忙人,有事儿就快去忙吧,反正明天还能见。”王源一脸豪爽的推了推千玺,示意他不用管自己。

“我还是再留一会儿吧,大厅里宾客还在,媒体也没有散,等快结束了我再走。”易烊千玺挑眉看了看他。

“切~千千你怎么还是这么老好人——”王源一手搭上他的肩,“今晚干脆留下来和我不醉不归吧,咱们好久没在一起疯了——”

千玺笑着拉下王源搭在他肩上的手,伸手摸了下王源的头,“刚不是还让我快走?多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儿似得——”

王源的表情却忽然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怎么了?”千玺慌张的问。

“…没什么。”王源耷拉着脑袋小声说。

“到底怎么了你?”

“……你刚刚,摸我头…让我有点想老王了……..他没事儿就喜欢摸我头……”王源的声音断断续续。

“………”易烊千玺在空中默默翻了个白眼,“你这才和他分开几天啊?”

“………我就是想他啊……”

“好好好,我们回大厅,小凯明天就到了啊——”

“…恩……”

 

没想到两个人脚才刚踏进大厅,就被里面喧嚣的嘈杂声给震住了。

无数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围在一起,看热闹一般聚拢在一个方向。王源和易烊千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出声询问,就被眼尖的Simon一把拉住,“Hey——Roy!Karry is here!!”

“what?!”倒是千玺有点惊讶的出声询问。

王源早在听到那个名字时,就不自觉朝那个方向走去。一路上焦急的拨开人群,礼貌却又有些急躁的说着,“借过一下——”,被拍到的宾客在看到是他后都默契的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很快人群自觉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不一会儿,王源就看到被包围在他们中间一身风尘仆仆的王俊凯。

他居然就穿着最普通的黑色卫衣出现在了这里。

“你怎么来了?”王源努力克制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的询问。

“你生日派对,我怎么能不来?”王俊凯笑得有些顽皮,两颗标志性的虎牙减弱了他身上略显成熟的气场,此刻帽子下的那张脸看起来就像邻家阳光的大男孩一般亲切简单。

“你就这么就来了?”王源上下打量了一眼王俊凯。

脚上一双限量版球鞋,深蓝色牛仔裤搭配印有字母图样的黑色卫衣,一看就是刚刚结束一场通告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来的。

只是即便是这样的王俊凯,站在各路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中,也是耀眼夺目的。

因为他是王俊凯。

“怎么,穿成这样不让进啊?”王俊凯伸手一把将王源揽在怀里,笑着揉乱他的头发,“那你倒是把我赶出去啊——”

王源在他怀里脸有些发烫,伸手推了推他,“王俊凯这是公众场合,你注意点影响。”

王俊凯这才把注意力从王源身上移开,手却依然紧紧揽着王源的腰,“大家别在意我们,请随意玩儿啊——”一副他才是这宴会主人的派头。

Jam只觉得有些头大,凯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他赶忙出面圆场,招呼各路宾客散开,倒是到场的一些媒体,对这一现象喜闻乐见,一篇带有话题性的报导似乎已经在心中逐渐成形。

 

王俊凯揽着王源的腰凑近去闻了闻,“你喝酒了?”

“…过生日嘛,肯定要喝点……”

“喝得还不少……”说罢就不管不顾的凑过去含住王源的嘴唇。唇齿相依,舌尖扫过王源的贝齿,在口腔内肆意舔舐,霸道的不留一丝空气,王源本来就有些微醺,此刻更是因为缺氧而有些腿软。

路过的宾客看到这一幕,纷纷含笑默默绕开。

一吻完毕,王源整个人都靠在王俊凯身上,后者只是笑着搂住他,“这酒太甜了,我不喜欢。”

“………”王源没好气的使劲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

“——嘶——”王俊凯赶忙抓住王源作乱的手,笑着凑到他耳边说,“怎么还没完,需不需要我过去打下招呼,我看今天好像来了好多大人物。”

“……知道你还穿成这样…门童怎么没把你赶出去?”

“——我可是王俊凯啊,你老公这张脸全世界谁不认识,根本就是活生生的通行证啊。”王俊凯说得理所当然。

“……老王你能不能要点脸皮?”

“……我难道说得不对?”

“………对对对…”王源懒得和他计较。

“…想我没?”

“没有。”

“我就知道你嘴硬——”

“………” 

两个人站在一起说着没有营养的话,气氛却好到不行,甜蜜十足。

 

“老板,老板?”莫皓然的声音适时打断了欧法森的思绪。

此刻他们正站在大厅中央和另外几个老板寒暄,莫皓然注意到自从王俊凯出现,自家老板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瞟到角落里那两个人影身上。

“……我还有事,先走了。”欧法森突然宣布离场,倒是眼神示意他不用送留在这里继续。

莫皓然忍不住再度看了眼角落里的两人,只见王俊凯一把抱着王源让他靠在怀里,凑到他耳边表情温柔的说着什么,王源脸上则一直挂着甜蜜的笑容。两个人之间亲昵的氛围令他不自觉看得有些微出神——直到忽然对上王俊凯的视线。

平日里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泛着冷然的光,充满警告意味的看着自己,猎豹一般锋利的视线令他一时心慌,不自觉回过头来。

他是看到自己在偷看吗?隔着这么多人。

莫皓然有些心虚的回想,额头竟然微微冒出了冷汗,他放下酒杯,匆匆离开了酒店会场。


评论(16)
热度(759)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