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拔节

————谨以此篇献给我最爱的少年王源

 

01.

“王源,你动作快点,车子都到楼下了!”

母亲站在客厅朝不知道在卧室里面磨蹭什么的少年嚷到。

 

冬天的早晨天空还是漆黑一片,窗户打开冷空气嗖嗖的往脖子里面钻。王源在卧室里踌躇半天,两眼望着墙面上那条已经有些掉色的身高线,心里的落寞一闪而过。

似乎快要透不过气来。

走出门口的时候母亲示意他记得到学校门口买早点,敷衍了事的冲母亲点点头,双手接过她递来的热牛奶,看了一眼后拽紧在手心里。蹦蹦跳跳的上了公司的车,坐进车内的时候手已经有些冰凉,嘴里嘟囔了句“好冷啊~”就开始和司机叔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切看起来都和平时没有什么异样。

始终欢快的,总是有说不完话的,暖心的小少年。

——源源,使劲长,不要停。

——源源怎么感觉没怎么长个呢?现在千玺都比他高了。

——源源,要多喝牛奶啊。

……….

还是会时不时接收到这样的讯息,从微博留言里、粉丝来信中,甚至是朝夕相处的工作人员们善意的关心,成为偶像后,每一个细节每一点儿变化都被放在显微镜下观看,被无数人牵肠挂肚,也被无数人评头论足。王源说不上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但是那份急迫的心情——想要快点拔节生长,最好能赶上自家队长。再不济也不能给组合托后腿的心情,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好冷啊,心肝脾肺肾都在叫嚣着寒意。

 

02.

晚自习的时候照例收到小凯的微信,无非是闲话家常一些日常琐事。两个人互相倾诉着学校里的烦恼、课业的负担、变声期的担心、粉丝的疯狂行径……好多好多事,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多需要忧愁的事?可是这么小的年纪,也还是爱做梦的年纪,烦恼总是大不过欢乐,有趣的事那么多,忧愁也总是一闪即逝。

这天晚上,母亲照例把牛奶端进房间示意他趁热喝的时候,王源的眼神不易察觉的暗了暗。等到母亲出了房门,他右手摸了摸滚烫的杯沿,看着空气里热腾腾的蒸气微微出神,直到电话进来。

“在干嘛?作业写完没?”电话那边照例是王俊凯劈头盖脸的问候。

“正写呢,你等等,我把耳机戴上。”王源边回答边一手拿起书包翻找那只白色的IPhone耳机。

“好了没?”王俊凯在电话那头心不在焉的说。

“恩,你说。”

这样的电话粥,两个人每天晚上都会煲一会儿。

自从王俊凯升入高中,学业压力变重,加上校区也搬到了分部,和王源就不似以前那么经常碰面了。加上组合现在越来越红,一些粉丝的疯狂行径也令他们做事情变得分外小心。特别是王俊凯,升入高中后越发挺拔的身姿和轮廓分明的五官直叫人脸红心跳,被人跟踪更是常事,王源以前还会心血来潮去他学校等他,现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了。

前段时间王俊凯给两个人办了个亲情号,办完后才打电话通知王源,一副得意口气似得好像立了什么大功一样,王源却只是在电话那头笑。

“今天我们作业好多啊~我给你说,我今天估计要弄到12点了。”王俊凯在电话那边发牢骚,耳机里似乎还传来他翻动书本的声音,想来是一边打电话一边还在写着什么。

“那你还不快点儿做,还有空在这儿打电话。”王源没好气的说,边说边端起桌上的那杯热牛奶,缓慢的喝了几口。

——味道好浓,王源不自觉撇了撇眉。

“我看哈你作业写完没有撒~没写完陪我聊一会儿,有啥子不懂的还可以问我。”王俊凯在电话那边絮絮叨叨。

“你在学校都没先做点儿哦?”

“今天中午打球去了,就没写,我啷个晓得有这么多哦——”

“那咋个办,你睡那么晚明天起床又恼火得很——”王源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半途截断:

“——所以你明天早上打电话喊我撒,多打几遍,我听到你声音我就起得来了。”

“………”王源的耳根子有点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直到指针指向十点整,王俊凯照例结束话题,在电话那边强硬的说:“好了不说了,你赶快切洗澡,洗了澡赶快上床睡觉。”

“那你呢,还有好久?”

“我还久,你赶快睡,牛奶喝没有?”像个老妈子一样操心。

“喝了喝了……”王源顿了顿,最终还是强打起精神说,“那你不要整太晚,明天早上我打电话喊你。”

“恩,好。”没什么异常的结束了电话。

 

03.

王源起身把空杯子端到厨房,照例放进水槽里,正准备打开水龙头清洗就被母亲拦住了,“哎哟,我来就行了,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儿去洗澡。”

“……哦…”乖巧的回答。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竟然有点儿睡不着,卧室内静的连跟针掉落也能听见。王源打开手机,黑暗里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嘟嘟照片上时间正指向12点半,已经是第二天凌晨,自己居然在床上磨了一个多小时。

解锁翻看着自己今天发出去的最后一条微信:

晚安。

收到的最后一条微信:

晚安,好梦。

——来自王俊凯。

倘若在夜里失眠,你第一个想要打电话的人是谁?

 

王源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了王俊凯的号码,毕竟他从来没有尝试过12点之后打电话给他,因为在上学日,他总是被勒令睡得比较早,即便有时候根本毫无睡意,也会惯性的早早躺上床。

“你还没睡?”出乎意料的接得很快,王俊凯已经有些沙哑的声音自听筒那边传来。

“睡不着,你睡了?”

“刚躺床上,都这么晚了你还不睡,不想长高了?”劈头盖脸的教训语气,话里面的关切成分一览无余。

“………”

“怎么了?”王俊凯的声音压低了一度,似乎察觉到王源的情绪不太对。

“小凯……我喝牛奶都要喝吐了。”没来由的一句话,竟然带着点隐忍的哭腔。

“………”

“如果我到最后都没有长高,我该怎么办?”

是真的害怕了吧,王源的声音里有一丝微微的颤抖。他不可能在镜头面前表现出对身高的隐忧、也不可能在粉丝面前表现出对变声期嗓音的不安、更不可能在专业老师面前展露出自己对于舞蹈上不足的自卑感,事实上即便是在王俊凯面前,他也鲜少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可是无论多么努力坚强的扮演着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年,还是会害怕,害怕尚未到来的明天,害怕一觉醒来自己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步伐。

我不要被淘汰,我还要一路高歌向前去看得最远的地方和你手舞足蹈聊梦想。

“源源,你会长高的,长到你想要的高度。”王俊凯唤了他的小名,语气是十足的耐心。

“你骗人——”王源却忽然情绪激烈起来,“我每天早上起来量身高,这么久我的身高都没有变化过。”

“………”王俊凯在电话那头沉默几秒,“拔节生长都需要一个好的时机,你要等。”

“等?”王源不明所以的呢喃。

“对,我和你一起等。”王俊凯在电话那头说得笃定。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每个人情况不同。”王俊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或许一夜之间,突然就长高了,只要你好好吃饭,少胡思乱想。”

“王俊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口气特别像在哄小孩儿。”王源有些赌气的回应,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王俊凯的气。

“………我没哄你。”王俊凯顿了顿,“我一直都是认真的。”

04.

王俊凯第二天上课有些心不在焉,迷迷糊糊睡过了数学课也不自知。晚自习前夕被同桌摇醒,不耐烦的微睁着眼睛烦躁的接话,“干嘛——“

“你怎么还睡?王源来了!”

“……..哈?”反射弧度有点长,大概是还处在睡眠中的大脑有点当机,反应过来后蹭得从座位上站起来,响动大得引得同学们纷纷侧目,”你说王源在楼下?”

“对啊,刚还在传达室看到他,后来被围了现在不晓得在哪。”同桌的口气听起来有点儿慌,“你不晓得他今天要来找你啊?还不快点给他打个电话。”

王俊凯顾不得听完,抓起手机就往门外跑,一路上风风火火,倒是路过的几个同班同学嬉笑着冲他嚷到:

“王俊凯,王源来了——”

“王俊凯,我刚才看到王源了——”

“王俊凯,你们王源被堵到楼底下了,你还不切看哈——”

………

一路上拨通手机没人接听,王俊凯心里已经开始焦急。跑到楼下哪里有什么王源的身影,原地愣了片刻就有不相识的女生小心翼翼的上前搭讪,“王…王俊凯,你是在找王源吗?”

“恩,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刚看见他和一群人往篮球场去了,你要不要——”

“——谢谢。”不等对方话说完,就朝篮球场跑去。

 

这个世界上有谁不见了会让你觉得心慌?

 

05.

“王源,快——传给我——”篮球场上是腿哥的呐喊声。

“快跑快跑——别让他抢到球了——”王源特有的薄荷嗓音在此刻听起来分外动听。

篮球场上正拼抢的厉害,王俊凯刚才跑得太急,此刻弯下腰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待气息匀过来立马忍不住出声叫到,“王源儿——”

本来还在跟着人群奔跑的男生立即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就看到场边王俊凯冷着一张脸。

王源朝腿哥他们打了个招呼,指了指王俊凯的方向,后者倒是一副了然的表情示意王源赶快过去。王俊凯不等王源走近就一把冲上去揉乱了他的头发,话语中带着些微怒意,“你怎么跑来了?!来了还不跟我说,还有心思在这儿打球,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是不是?”

“……”少年低头一脸犯错的表情,“你不是上晚自习吗?我就想和他们打会儿球等你。”

“啥子时候来咧?”

“刚来一会儿,你们分部这边好大啊,比老校区那边安逸。”王源抬起头来冲他笑。

“吃饭没有?”

“还没,等你一起吃三。”

“你哈啊,找我吃饭不给我打电话,你未必还等我到晚自习下了再吃?”王俊凯想到这里又有点来气,“你书包呢,拿起我们走。”

“去哪儿?”

“——吃饭。”

“你不是还要上晚自习吗?”

“你都来了,还上啥子晚自习。”王俊凯没好气的说,一把接过王源手上的书包背在自己身上,拉着王源就要朝操场外面走。

“——小凯,啷个走了?不打会儿球啊?”腿哥的声音自篮球场那边传来。

“打啥子打——”王俊凯回过头去一脸霸气的指了指腿哥,“我给你说下次王源过来你再带到他乱跑嘛……你不晓得他没吃饭啊。”一句话说得阴侧侧的,也不给个好脸色直接拖着王源离开。

腿哥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啧啧啧~瞧这个紧张样儿,说没在一起谁信啊~

 

06.

王俊凯是个耿直的人,不走惯常的官方牌。不会完全按照公关的要求做一个完美的偶像,对于记者的提问每次也是率性而为,不计后果,坦率自己的缺点,这样的他干净、纯真,且执着。执着是王俊凯的特质,坚持着要做那个最好的自己,带领团队走向最好的未来,肩上的担子其实很重。

变得优秀甚至是有点迫不得已。

王源懂得他的担当,每分每秒都看到他的进步和变化。哪怕是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生长期肩线之间微微几厘米的变化都是如此明晰。

据说拔节生长总是无声。

成长,似乎是一场无声无息的筵席。

他乖乖跟在王俊凯身后,看着前方人的背影却无法忽视心底偶尔一闪而过的自卑。不是对自己的自卑,而是一种没来由的失落。看到对方越来越好,拥有的越来越多,以后还能站在更大的舞台上认识更厉害的人,直到有一天他觉得即使没有了自己,他的生活也分毫不差的过。

如果这一天来临,自己是否能够笑着好聚好散?

 

“王源儿,作业带了吗?”吃完饭后王俊凯没来由的来一句。

“啊?”

“带了就跟我回去。”王俊凯边说边掏出手机快速发了条短信,两个人站在传达室旁边隐蔽的角落里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王俊凯的同桌拿着他书包跑下楼的身影。

“你怎么不自己上去拿?”王源忍不住问。

“我傻啊,上去了还能下来吗?”说罢惯常得给同桌道了声谢就示意王源赶快跟上自己,“我们走小路回去,绕一点儿没关系吧。”

“…恩。”

王源感叹现在的王俊凯也学会技巧性的逃课了。

 

07.

晚上留宿的时候王俊凯从壁橱里面搬出了一张厚实的毛毯,王源在刚刚见到的时候以为他要和自己分开睡,眼神黯了暗就看到王俊凯一丝不苟的把那层毛毯重叠在舒适的棉被上方。

末了拍了拍似乎很满意毛毯的柔软度,回过神来就抢过王源手上的毛巾表情严肃得给他擦头发。

依然有一些改不掉的习惯,还是在不自觉的照顾自己。

世界上最懵懂的陪伴是什么样子?

大概就是还不知道世界的全貌,甚至连基本完善的知识体系也未曾建立,却对眼前的人意识分明,细微到能通过对方的一个眼神预示到下一个动作,不做任何准备张口就是成对的句子,笃定的许下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直到整个人生。

“小凯,昨天挂你电话,对不起啊。”王源跳上床还是忍不住道歉。

“昨晚上是不是偷偷哭过了?”

“你才哭了,我八岁以后就没哭过了!”赶忙否认。

“昨天电话里面是谁带着哭腔说自己喝牛奶都要喝吐了?”王俊凯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留情面。

你就不能不说得那么直白么?王源暗戳戳的想。

果然太耿直也不是什么好事。

 

08.

王俊凯躺下来的时候王源已经睡了一会儿,动作轻柔似乎是怕吵醒他,盖上被子的时候甚至刻意与王源保持了几公分的距离。

房间很安静,王俊凯听着王源均匀的呼吸声。好一会儿,他几乎要确定王源已经睡着了,就感到黑暗中靠过来钻进自己怀里的身体。

几乎是在同时伸手抱住他,并且随着王源的动作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靠的更紧一点。两人肌肤相贴,双脚都是交缠在一起的。王俊凯的体温似乎比王源要暖一点,手掌不自觉抚上少年背上的蝴蝶骨,清瘦的身体似乎比上次睡在一起的时候要胖一点点,王俊凯为这个发现感到一丝丝雀跃。

就这么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等了王源半晌,也不见他开口说一句话。

王源在心事特别重的时候就会这样。

于是收紧了手臂,似乎抱得王源更紧一点,就能多给他一分力量。

这沉默的爱,满分的默契,是少年们心底的海。

 

09.

半夜的时候王俊凯觉到胸口湿湿热热的。

迷迷糊糊醒来触手就摸到王源脸颊上一片滚烫的泪水,泪珠像蓝色的海水般寂静无声,打在王俊凯手心上却是生疼。

王源没有醒。他只是做梦——电光幻影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怀念又不甘的过往,简直美好得让他想哭。

梦中感觉到熟悉又温柔的触感,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王俊凯在吻自己。从眉眼到下巴,一寸一寸,吻得这样用心,吻得这样深情。

王源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情绪激动得凑上去和他接吻,黑暗中混杂着泪水的咸湿的吻,酸涩,却难分难舍。

梦想是我的养料,可你的气息是我的城。

王俊凯是吃下自己泪水的人。

10.

领奖的时候、主持的时候、唱歌的时候、签售的时候,如果没有你,这舞台该多空旷?

刘志宏是我的好搭档,小弟是我的头号粉丝……一一列举还能说出好多人的名字,可是王俊凯呢,王俊凯是王源的什么?

答案或许更趋向于无解。

感谢世界上有人发明了羁绊这个词,可以给这份难以名状的感情加上一个通俗的定义。

王源在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又做回了那个爱说爱笑的少年,比兔子还活泼、比猴子还逗逼。依然担心自己长不高所以三不五时蹦蹦跳,可爱呆萌酷炫随意切换,呈现给世界的尽是一派新鲜有趣。

我可是传播正能量的新生代Idol

——跟着我鼻子眼睛动一动耳朵,装怪耍帅换不停风格,青春有太多未知的猜测,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评论(48)
热度(95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