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09

王俊凯兀自抱着王源在角落里缠绵,虽说是寿星的正牌男友,但在这样众星云集的奢华宴会上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没多久经纪人Jam就悄悄靠过来冲两人咳嗽了一声:

“嗯哼——咳咳——”

王俊凯放开王源白皙的脸,皱眉扭过头来看着眼前的Jam:“你嗓子不舒服?阴阳怪气的咳什么?”

“………”Jam一脸生无可恋,没好气的开口:“凯爷这宴会还没结束你倒是把源少还给我啊——我这儿还有几个人要让他见见呢~”

“什么人——搞这么晚,我陪他去。”王俊凯张口回应。

Jam上下打量了一眼王俊凯身上的黑色卫衣,眼神里暗示意味明显,“你这身穿着不合适啦,《时代周刊》的主编法里德刚到会场,上面特意交待要好好打个招呼,怠慢不得啊。”

王俊凯看了眼王源,心下似在衡量轻重,沉吟了一会儿开口:“王源儿你快过去吧,我让安晨带我去房间休息一下,别搞太晚。”

王源星星眼里满是不舍,凑过去亲了口王俊凯的侧脸,温柔的说,“恩,我就去一会儿,你在房间等我。”

“好。”

 

王俊凯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一路风尘仆仆,况且下了飞机就往会场赶,此刻身体上倒真有些疲惫,只是因为时差的缘故精神状态倒是依旧很好。反正宴会的主角不是自己,此刻倒也乐得轻松,和几个相熟的年轻伙伴打了招呼,就跟着助理往王源休息的房间走。

兜兜转转好一会儿,大概是为了避开媒体和狗仔,王源的房间位置很隐蔽。到了门口,安晨把Jam事先准备的房卡递给王俊凯,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

王俊凯漫不经心的走进房间,超VIP的房间很大,设备齐全,一眼就瞥见偌大的客厅里四处摆放的礼物,精美的包装和规格不一的大小一看就价值不菲。王俊凯脱掉套在外面的黑色卫衣扔在长沙发上,凑近了便看到那些包装纸上隐隐约约的知名LOGO。茶几上摆放的几个别致的黑色礼盒似乎已经被主人拆封,王俊凯揭开盒子一看就发现了里面的车钥匙。

啧啧啧——这些品牌倒也是下血本了,这般倾囊相送倒也真是看得起我家源源。

王俊凯来到卧室,床上依旧凌乱不堪,他会心一笑,凑过去想要把王源随意乱扔在床上的衣服捡起来叠好,就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是自己与他的合照。

照片上王源笑的灿烂无比,精致眉眼里洋溢着幸福,被自己搂在怀里。

而自己则趁王源冲着镜头笑得时候侧身吻上他的脸颊。

王俊凯看着照片眼睛里是少见的温柔神色,刚收拾了王源凌乱的床铺就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

“大哥,是我——”门口响起千玺的声音。

王俊凯赶忙起身给他开门。

没想到门刚一打开就看到千玺招呼着侍者推进来一个几层格子的推车,推车上是一个做工精致的生日蛋糕,中间的隔层放着一些餐具和香槟,最下面摆放着漂亮的玫瑰花。王俊凯眼神有些疑惑,等到侍者离开,王俊凯才上前问,“千玺,这是怎么回事?”

千玺露出好看的笑,“Special service——刚才宴会主办方一听说你来了,就联系了Laduree品牌命人送来了这份特别版的马卡龙生日蛋糕。本来设计师说是要装在一个红色涂鸦箱上送过来的,不过Jam说打开来效果更好,所以才配上香槟和玫瑰让侍者直接送到房间里来。”

“呵呵,主办方也是有心了。”王俊凯不置可否的笑。

“大哥,二源在那些老外面前可是吃香得很,他那么二的性子你不看紧点我都怕他吃亏。”千玺说到这里带着几分调侃语气。

“我看他倒是早不服管了,今晚上我没来之前他和Simon还有Alexander玩得不要太高兴。”王俊凯说这话的语气里带着点酸味儿,眼里却是笑意浓。

“啧啧——你这话要让二源听到他不知道得有多怨,刚还在跟我说想你呢。”

“真的?”王俊凯笑得不要太明显。

“唉,不该和你说这个,看把你得意的。”千玺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行了,我就是上来看看你,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啊,过几天北京见。”

“好啦——千总你还是一如既往日理万机。”王俊凯冲他挥挥手。

 

王俊凯躺在沙发上赖了一会儿,眼睛扫过推车上五彩缤纷的蛋糕,试探性的伸手挖了一块儿尝了尝,甜腻腻的蛋糕味儿充盈口腔,立马不自觉的皱眉。起身到厨房倒了一杯咖啡缓了缓,直到甜味儿消散,才决定先去洗个澡。

果然这么久还是不太喜欢甜品,还是一整块儿留给王源吃才对。

两人的世界变大了,那么多不熟悉的人披着金光闪闪的外衣要把世界上最奢侈的物质堆砌到他们面前,却不知凯源私下里简单到像是最寻常的白开水,搂着对方躺在床上看一部电影都能笑的一脸幸福。

你是我最奢侈的礼物,我都拥有了你,还有什么能令我动心?

 

王源说是去一下就回,结果被Jam抓着不知道见了多少人,仿佛身怕他错过任何一个走上巅峰的机会。这囫囵吞枣的填塞,来去迅疾的人际关系网,是演艺圈的常态。王源感激Jam的煞费苦心,心里却有一面明镜,最初纯净的梦想始终如一,不卑不亢,不会因为任何名利的诱惑而丧失本真。

再多的灯光和掌声,都有一个王俊凯,始终站在他身侧提醒——王源儿,不能忘记最初的梦想和舞台。

所以王源待人接物礼貌亲切,却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圈内很多一线明星,看王源都有一种扑朔迷离之感,他这么红却这么亲切,以为已经是朋友,真要说点什么却仿佛隔着距离,明明站得很近心的距离却很遥远。

这个小小少年,看着让人舒心。

倾国玲珑,靠近的时候却似镜中花水中月,竟是一场空。

 

“源少,辛苦啦——好好休息,明天我不催你起床了。”房间门口,Jam一脸暧昧的冲他挥挥手。

他今天心情很好,王源的表现令他很满意。《时代周刊》的法里德对王源大为赞赏,已经敲定王源做一次独立的专访。而且法里德私下授意,似乎打算让王源拍摄下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如果成真,王源将成为中国第一个18岁就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偶像明星。

“你最好别叫我。”王源调皮的冲他吐舌头,一把关上房门。

 

房间内暖气开得很足,王源刚刚亲自和Jam一起送法里德走,站在酒店大堂门口的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雪。

11月中旬的纽约,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不大,但是因为王源还穿着单薄的黑色西装,雪纷纷扬扬洒落在肩头的时候不禁一阵凉意。王源哆嗦了一下才接过门童递来的伞,法里德客气的挥挥手示意王源赶快进去,不用送,王源却还是礼貌的看着他上了车。

Jam身怕他着凉,赶忙接过侍者送来的那件军绿色的Dolce&Gabbana大衣为他披上,眼见法里德的车子已经走远,便赶忙示意王源回去。

王源却在这时没动,他眼睛清亮,透露着难得一见的天真性情嚷到:“Jam,下雪了~”

声音里尽是顽皮,他伸出骨节修长的手举到空中,“我好喜欢雪,小时候在重庆几乎见不到雪,有也是那种雨夹雪,大了在外面倒是常常看到雪,却和今天的雪不一样。”

“我知道啦,因为凯爷来了嘛。” Jam到底也是和他一起工作很久,知道雪对于王源有着特殊的意义,此刻便也没再催促他,站在旁边为他撑伞,陪着他看了一会儿雪,才开口:“好了快进去,我们还要在美国留一阵子,反正这几日的工作都是和凯爷一起,之后有的是时间。”

王源被他看穿了心思,有点脸红的摸了摸鼻梁,才迈步往回走。

 

进了房间王源倒是没看到王俊凯,触目所及却是推车上那个五彩缤纷的蛋糕。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已经明白了这一车东西的用意。他笑着脱掉外衣朝卧室走,心里却泛着涟漪——你们不懂王俊凯,这不是他会给我的浪漫。

一路走进卧室,就看到王俊凯戴着白色耳机坐在床上,眼神专注的凝望着落地窗外的雪景。

王源悄悄自背后靠过去,伸手突然摘掉他的耳机,凑上去圈住他的脖颈,脸挨过去贴紧王俊凯的脸磨蹭,一出口就是撒娇般的呢喃,“等久了没?我刚在外面送客,身上好冷。”

王俊凯笑着摸了摸王源环在他胸前的手,感觉到王源贴过来的皮肤冰凉,“恩,到凯哥怀里来,给你暖暖~”

王源听了这话便笑得眼睛弯弯的。

王俊凯抱着王源坐在床上,王源坐在他怀中,头刚好枕在他颈窝。王俊凯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儿,他凑到他耳边说,“刚才在宴会厅没注意,你还擦了古龙水?”

“恩,今天CK的负责人也来了,阿禾说我马上要拍他们的春夏广告,给厂商面子也要喷点。”王源边说边打开床头柜,递给王俊凯一只晶莹剔透的瓶子,“CK One Electric,好早就送来了,还是两瓶,让我和你一起用。”

王俊凯接过那只瓶子丢到一边,凑过去吻他的唇,“就这一次,平时不准用。我不喜欢你身上有这些味道。”

他的薄荷少年,他要为他在繁华的世界里保留少年芳华。

王源笑着回吻他,“好。”

 

王源第二日起了大早,也不叫醒王俊凯,亲了亲他的额头便下床朝客厅走。

昨夜倒时差,王俊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王源却是困极。起先王源还抱着他说情话,两个人漫无边际聊着最近的工作和生活,直到王源的眼皮开始打架,王俊凯看着王源那副困到不行却舍不得先睡的样子,就让他枕在自己小腹上:

“困了就先睡,我给你唱首《雪人》,你听着,别说话。”

“恩…”王源的声音已经开始沙哑。

“好冷…雪已经积得那么深……Merry X'masto you……我深爱的人……”王俊凯的歌声很轻,却每一句都入了王源的耳,王源在歌声里入眠,睡得分外踏实。王俊凯唱着唱着,见王源已经睡着,便止了声,托着王源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摆正,给他盖好被子后就下床拿起纸笔,在纽约雪色纷飞的深夜,开始写歌词。

他心里灵感上涌,也不困,直到凌晨4点,才再度上床睡觉。

王源刚到客厅就看到矮桌上散放着的乐谱和歌词。

他小心翼翼的捧起那一堆被主人随意摆放的纸页,不自觉跟着王俊凯的乐谱哼着调子。音符断断续续,却悠扬婉转,带着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王源扫了眼纸上的歌词,眼底的笑意渐渐扩大。

王俊凯是唱跳俱佳、自己写歌作词的创作型歌手。这么些年,王源心底对于王俊凯的才华是有崇拜的,他看着他在音乐的道路上执着前行,一步一步,不偏不倚,做到极致。

王俊凯一发新歌,就占据着头条王座。

他的骄傲,全是努力换来的荣光,一分一寸,都容不得他人侵犯和污蔑。

王源没他那份专一,却也有模有样的学会了他的坚持。走到现在和他比肩的位置,便是王源对王俊凯最大的敬意。我敬你爱你,在我心底你是我最强大的爱人,一路走来我比任何人都尊重你所有的选择。

王源这种由内而发的温柔,是王俊凯心底的光源。

 

他细心的把这些收好放置在一旁,刚想要去卫生间,就被王俊凯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醒了干嘛不叫我?”王俊凯睡眼惺忪的只穿着条内裤就跑到客厅,此刻裸露的胸膛紧紧的贴合在王源身上,虽然王源早习惯他偶尔心血来潮的突袭,可两个人毕竟不是小时候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王俊凯的身材挺拔,手臂强而有力的包裹住他,王源不自觉红了脸。

“你才睡多久,穿好衣服再出来行不行啊?”没好气的推了推他,后者却纹丝不动的赖在他身上,已经1米87的身高却依旧厚着脸皮嚷到:“就我们两个,穿什么衣服。源源,我时差还没倒过来,你不陪我再躺一会儿啊?”

“源哥我肚子饿了行不行?找点吃的先。”王源笑得一脸无奈。

王俊凯凑过去亲了口他的脸颊,黏在他身上说,“好啊,我陪你找吃的,找了你再陪我躺回去。”

“你也不嫌折腾~”王源小声嘟哝了句,心底却甜得要命。

 

清晨的纽约还在下雪,屋里却满室旖旎,温暖如春。

两个人下午才有工作,简单漱了个口,在冰柜里面翻腾出酒店准备的三明治,加热的间隙王俊凯把王源抱坐在流理台上,王源圈住他的脖子凑过去和他接吻,等到热好后王俊凯便就着王源的指尖咬了几口,吃完还略微色气的舔了舔王源的指腹。一个三明治吃得暧昧不已。

之后两个人还真的又躺了回去,王俊凯惯性把王源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闭着眼似是又要入睡。

王源伸手拨了拨他额前的刘海,手指抚上他英挺的眉,嘴唇凑到他眉间一点点吻上去,忽然觉得好幸福,在异国的雪天,躺在酒店温暖的床上,和王俊凯腻在一起。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来去迅疾,一路走来,只有这个人,始终在自己身边。王源对世界建立的安全感,是王俊凯自小一点一滴经营起来的,这种无论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都知道他会在下一刻朝你飞奔而来的笃定,于王源而言,是一种不可缺失的依赖。

我一路陪着你披荆斩棘走向王座,你亦要亲眼看着我戴上王冠的那一天。

“看——”王俊凯忽然揽住他伸手指向窗外。

“下雪了?”

“恩,等雪积得深一点,我就带你去堆雪人。”

评论(25)
热度(784)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