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11


“谁的电话?”王俊凯突然探身过来,瞟了眼坐在化妆椅前看着手机发愣的王源。

王源闻言吓得顷刻间按了锁屏键,也不知道是在慌乱什么。明明都不确定是谁的号码,却本能的觉得不该在王俊凯面前接,此刻他凑上去拉住王俊凯的手腕让他靠过来一点:

“陌生号码,估计是骚扰电话。”王源冲他笑。

王俊凯不置可否,抬手摸了摸王源的头,“我们该出去了。”

“好。”他刚起身王俊凯就背过身去往门口走,王源看他那个背影,忽又冲上去拉住他的手腕,王俊凯疑惑的转身看他,刚想开口问怎么了,王源就圈住他的脖子凑上去吻他的唇。

王俊凯眼底滑过一丝讶异,实在不明白王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吻上来。他们今天受邀参加年度音乐盛典的颁奖礼,此刻休息室外面一众助理、经纪人甚至是粉丝都在等他们出现,王源却忽然不管不顾的凑上来,吻得小心翼翼,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唇瓣相触的一瞬王俊凯就能感受到他的焦灼与不安。

王源,你这是在干嘛?

王俊凯心底疑惑,却不问,只是伸手揽住王源的腰把他搂在怀里,回应着他的吻。他一直都是这样,只要是王源想要,他便给,不分时间场合,亦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

王源向来比自己识大体,无论是在回应记者访问还是对待工作,朦胧的戴上一层纱隔着些距离善待他人。他的情绪不过分显山露水,因此越是长大越是成熟。所以王源私下里的任性,在王俊凯看来,反而显得尤为珍贵,甚至让他内心欢喜。

“唔……嗯……”交吻时王源不自觉发出的呻吟,搅得王俊凯心神不宁,似有春水在心底荡漾,反而越吻越用力,深陷其中,呼吸急促,腹部甚至开始微微燥热。

两个人都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Anelico西装——修身、多彩、质地考究因此特别贴身,下身稍微有一点变化便特别明显。王源首先感受到王俊凯的不寻常,准备结束这个吻时王俊凯忽然一把抱起他放在化妆间的台面上,王源被他的动作吓到,才赶忙开口:

“你要干什么?!”

“是你先诱惑我的。”王俊凯挑眉看他,胸膛微微起伏,目光里尽是炙热。

“你疯了?外面全是媒体!”王源推他,王俊凯却凑到他耳边啃咬他的耳廓。

“那你还撩我?”王俊凯边吻边冲他暧昧的呵气。

“我…我错了还不行么?”王源耳根子通红,左耳的钻石耳钉在白亮的化妆灯下闪着幽深的光泽。

“………帮我用手解决。”王俊凯悄声说,“快点,没时间了。”

王源不是没帮王俊凯做过,只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两个人衣冠楚楚,却要做着那种事,实在是让他面红耳赤。王俊凯拉着他的手引导他一步步伸进自己的西装裤,手抚上里面那个分明已经胀大到不行的硬物,缓缓套弄着,王源看着王俊凯一脸舒畅的表情,心也砰砰跳起来,手掌下的器官热度惊人,传递着强烈的脉动,一瞬间,王源体内的刺激因子,被彻底激起。

“小凯……唔…帮我……”他声音里有祈求,更多的是害怕。

外面全是媒体和粉丝,自己的身体却在不断升温,这样的情动,在这样的时刻简直是羞耻。

“别怕…源源……我在。”王俊凯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心里没底,一方面想要,一方面又觉得不应该。王俊凯被他那个样子引的口干舌燥,胯下更加疼痛,却没时间顾忌,他将手伸入王源的内裤,两个人急速摩挲起彼此来,激烈却又要顾忌外面的兴奋,电流不断从两人的指尖传出,触动着身体最原始的需求,不一会儿,乳白的体液便喷在彼此掌中。

“呜……”王源觉得有些丢脸,连脖子都红了,只咬着牙不作声。

王俊凯扯过一旁的纸巾,伸入王源胯下擦干净后,才迅速清理了下自己。

王源脸更红,小声的开口:“谢谢…”

王俊凯笑着揉搓着王源的脑袋,边取笑他边把他揽在怀里,“谢什么?谢我刚才吃了顿兔子大餐?”

“王俊凯!!”王源简直后悔死刚才的冲动了,他把脸埋在王俊凯胸口嘟囔,“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没法见人了!你自己出去吧,我在这坐一会儿再出去。”

“那怎么行?”王俊凯亲了亲他的鼻尖,“你是我的男伴,还要陪我一起走红毯,一起给今年的新人颁奖。外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该不会要让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吧?”

“…………”

 

这是两人公开以后第一次携手走红毯。

很多媒体粉丝一大早就来牢牢占据了有利地形,只为了亲眼目睹他们片刻的出现。TFBOYS如今在歌坛早已不是新人,尤其是王俊凯,他已经开始替别人写歌,经他出手的曲目必定是经得起反复推敲的精品,往往为那位歌手带来红极一时的热度。

如今他除了写歌唱歌,偶尔还与歌坛资深的前辈同台合作演出,声线从高音到低音的自然转换,已是拿捏得相当熟练。他年龄最小,却已然成了圈中口碑和人气双收的明星,歌坛要给他戴上那顶“小天王”的名称,实在是实至名归。

“今天两个人依旧是相当的青春帅气…”红毯上女主持人举着话筒解说,“……最近两人可谓是话题不断,几乎每天都能在娱乐版头条看到他们,简直是红到发紫…今天是两人第一次单独携手走红毯,看起来也是相当的亲密,感情非常好……来,请二位到签名版上留言。”

两个人一路十指紧扣,停在固定位置供媒体拍照,迎合着要求摆出各种亲密姿势。围在外圈的粉丝更是不间断发出各种兴奋的尖叫,举着手中的单反或相机记录下这个时刻。

“咔擦——”白的发亮的闪光灯,忽明忽暗,王源觉得眼睛有点生涩,只是脸上的笑意依旧。

“亲一个——”粉丝群里忽然传来大胆的叫嚣。

声音中气十足,竟盖过了不时传来的尖叫声,众人回头寻声看过去,竟是个男粉。在一众女粉丝的包围圈中显得异常突兀,他见大家都望着自己,也不怯场,还加上一句,“亲一个——亲一个我就相信爱情。”

这奇奇怪怪的要求,实在是突兀。女主持人尴尬的赶忙圆场,“这位激动的粉丝,请不要大声喧哗,保持秩序——”话未说完,就被人群里忽然响起的惊呼声打断,闪光灯在这个时候闪得人发晕。

女主持人回过头去,才看到王俊凯已侧头吻上王源的嘴唇。

浅浅的吻,却足以让镜头记录这个瞬间。

王源被他突然凑过来的吻弄得有些脸红,嘴上却挂着幸福的笑意。王俊凯神态自若,并没有丝毫扭捏,只是借着主持人的话筒冲粉丝群说:

“亲一个有什么难?我倒是觉得,你相不相信爱情,应该取决于你自己。”

王俊凯这句话,同样被记录在了当天的报导中。

 

他们已经公开一段时日,最喧嚣的议论声已经过去。如果现在还有质疑,也已经无法撼动主流媒体的大势。

有一种感情,叫细水流长,纯净自然到让人不忍心去破坏。竹马竹马,不过是剧情里的青梅换成了竹马,只要但凡心中有过真情的人,要理解起来,都不困难。

 

颁奖典礼结束之际,王俊凯和王源照例被各路媒体拉过去采访拍照。采访结束后任姐就招呼王俊凯过去和音乐盛典的高层打招呼。原本也是要让王源去的,他却忽然提出自己有些累,任姐便也不勉强,就让他在下面等一会儿。

任姐的不勉强,是因为如今他和王俊凯在事业上的侧重点已经不同。

他安安静静的演戏,只唱王俊凯为组合量身定做的歌曲。闲暇时间,他的歌声比早些年多了份自由空旷,无拘无束,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清唱着《小背篓》的时候,不用迎合商演和流行趋势,只唱自己心底的声音。

这些声音,全属于王俊凯。

王俊凯用他的音乐才能,换来了王源的出世安宁。知道你和我一样爱着音乐,所以我要你的音乐一尘不染。

王俊凯的骄傲,在于他对歌坛的把控。他做到了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婉转自如,一方面迎合了当下的商业帝国,一方面却不媚俗,歌词和曲调不偏不倚,你听他的歌,便知道这歌写的是他自己的人生态度。

所以他这么年轻,却依然持续占领着荆棘王座。

 

“终于肯接电话了?”欧法森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

王源留在后场等王俊凯,终于下定决心接通电话,“刚才有点事,就掐断了,实在抱歉。”王源的礼貌中透着疏离,“不知道欧老板三番五次找我,有什么事?”

“王源,我们见面说吧,我的车停在音乐盛典右侧的那个门口。”欧法森的声音冷静,口气却隐隐有点不容拒绝的强势。

“………我要是不来…”

“不来也没关系。”欧法森倒也不急,“我们总会再见。”

“………”沉吟片刻,“……你等着,我马上出来。”

“好。”

 

王源挂断电话心虚的望了眼一旁的Jam,想了想还是凑上前说:“我有点事要先走,待会儿小凯来了你帮我说一声。”

Jam一听便觉察不对,“什么事,这么急?我陪你去。”

“不用。”王源拍了拍他的背,“学校的事情,导师让我回去填什么表格,教务处马上要收,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确定不需要我去?或者叫小马哥陪你?”

“你怎么那么啰嗦——我说了我自己去,就这样,有事之后联系。”王源这时倒是立马显出少年本性。

“——小心点,走偏门!”Jam冲王源的背影嚷到。

待到王源跑远了一点,Jam立马招手示意站在一旁的两个保镖过来,压低声音说:

“跟着源少,别被发现,有什么情况立马告诉我。”

 

王源换了衣服出了右侧的门,便立马戴上帽子和口罩。左右张望了一下,就看到一辆造型奇特的白色跑车冲他按了按喇叭,他压低帽檐又四处张望了一会儿,走近了才看到驾驶车辆的竟然是欧法森本人,王源拉了副驾驶门走进去,刚坐下就急着开口:

“欧老板亲自开车过来,难道是要找我吃饭?”

“你饿吗?我今天有点忙,倒确实还没有吃晚饭。”欧法森淡淡的扫他一眼,“你似乎对我戒心很重,不过是吃顿饭,难道我还能把你怎么样?”

“……..那倒不是。”王源回声,“只是欧老板向来低调,突然找我吃饭,我有些不适应。”

“哈哈……叫我Vincent.”欧法森却忽然笑开,“我什么身份?不过是个商人,你自己也是明星,难道还会紧张不成?”

“………”王源望着他看似发自肺腑的笑容,才认真打量起他的眉眼。30岁左右的混血男子,如若不是基因优良长相英俊,此刻那对颜色不一的双眸看起来便会有些骇人。墨绿色的左眼,但凡距离近些都能轻易察觉,这种单只眼睛的陈色不一,往往带有某种奇异的视觉印象。

著名的财经杂志称——欧法森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带着雅痞般的顽劣心性,经营着他自己的娱乐帝国。

“不说了,我饿了,你要不要吃饭?”

“……吃,吃饭的时候你告诉我,找我到底什么事。”

“好。”

 

自那次见面后,王源才心知欧法森并没有他想象里那些幽暗的恶意,非要说算得上不太好的,不过是挖角而已。

那日他们在一家私房菜馆里吃饭,吃到最后两人竟然聊得有点投机,如若不是双方身份特殊,加上见面的目地的确不能摆在台面上说,或许还是可以成为朋友。

欧法森出生于富裕家庭,自小聪明伶俐,家族得天独厚的资源让他从小便养成了玩世不恭的少爷本性,他眼光独到,捧人全看眼缘,却十分精准。他开娱乐公司,并且做到如今的成就,外界对他多半是看不透彻的。

王源起初见他,也觉得他有些强势。他最应付不来的,便是娱乐圈里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游戏。每每到这种时候,王俊凯或者公司都会出面帮他挡在前面,并没有人真的强迫他做什么。

可是欧法森,却不是普通人。

王源不想王俊凯为难,他对欧法森谨慎对待,甚至瞒着王俊凯与之见面,也不过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不需要让其他人为他分神。

事实证明,自己不过是欧法森几年观察下来,寻觅到的又一个目标。

那日在饭桌上,两人刚坐下来没多久,欧法森的助理便出现在现场,拿出一纸合同和计划书,上面明确提出经纪公司的转约手续,甚至愿意为王源赔偿全部的违约金。上面事无巨细的罗列了王源转到星点旗下后的每一项待遇,条件优厚,当真是一份充满诚意的合约书。

这样的大手笔,实属星点才有的气魄。

“为什么找上我?而不是王俊凯?”王源看完那一纸合约,终还是问出了心口的疑问。

欧法森冲他了然的笑,“我看上的是你。”短短几个字,却暗含深意,“我挑人只看眼缘。若非要说,大概是王俊凯性子单直,难以控制。把他放在星点,或许会与其他艺人发生冲突。”

“小凯为人和善,对粉丝更是亲切友爱。”

“那是因为他对他们心中有感激。”欧法森说,“他现在已经是歌坛的王者,也不屑于跨足其他领域,这样的艺人,太容易遭来同行嫉妒。”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因为你是戏子。”这话说的直白,甚至有些难听,却如一把锋利的宝剑直戳王源心底。

“………”

“你为人处事,应该是圆滑婉转的,懂得收敛自己的情绪,却依然保留一份天真。这大概也是你当年为什么能熬过拍摄《Juvenile white head》的时光并且最终取得成功的原因。在我看来,把你放在星点,反而能促使其他艺人之间的良性竞争,而星点在影视业的资源,应该比你目前所处的公司强大。”欧法森一口气说完,墨绿色的眼珠里透着微光。

“……欧老板,我很感谢你的赏识。”王源听完他一席话,已经没有最初对他的抗拒,只是耐心的解释,“不这这份合约,我还是要拒绝。”

“......就因为你要报恩?”欧法森似乎也料想过他会拒绝,表情没有太大变化,“时代峰峻养了你这么些年,所以你觉得你不能随便离开?还是因为王俊凯在那,你不想走?”

王源听了这话才露出见面以来第一次笑意,“都不是——而是我没有攀上顶峰的愿望。”

“……王源,没有人不梦想站上顶峰。”

“你说的对,我也想。不过我对梦想的定义,和你想的不一样。”

………………

 

这天中午,王源刚推开公司会议室的门,就惊觉气氛不太对劲。平日里负责他们行程的几个经纪人和助理全在,公关部的经理也在。千玺也来了,站在桌前担心的望着他。只有王俊凯,暗自坐在会议室一角,手里拿着手机上下滑动,王源进来,他才抬眼看他,眼神竟是读不出情绪。

“王源,你搞什么!?这么不小心,什么时候和他见面的?!”会议桌上,任姐气急败坏的将手上五花八门的娱乐报纸和八卦周刊扔到王源面前。

《王源私会欧法森——疑似与王俊凯恋情告红灯》

几张偷拍的照片,光线和角度都很刁钻,一看就是职业狗仔,懂得制造噱头。

一张刻意出示的照片,标示出欧法森的Zenvo ST1 白色跑车的车牌号,上面详细罗列出了这款价格为1,125,000美元,每年只生产15辆且必须显赫身份地位才能购买到昂贵名车,确是独属于欧法森名下。

照片上欧法森满脸笑意与王源交谈,看起来的确相谈甚欢。

 

王源背脊发凉,这才察觉出自己那晚被跟踪了。这则报道,看起来也不怀好意,似乎蓄谋已久。

“王源,我是不是说过你现在和任何人私下见面都要告诉Jam?何况还是星点的欧老板,别的不说,你让BOSS怎么想?”任姐语重心长的质问,却一语中的,击中要害。

这几张照片,的确会引申很多问题。除了他和王俊凯的恋情,明眼人自然会猜测到他是不是要换东家。

如果是——公司、组合,都将面临重大问题。

 

他这才觉得后怕,最担心的,却还是王俊凯会不会误会自己。他本能的望向他,却发现他根本没有看这里,只是埋着头查看手机屏幕,心里顿时凉了一半。


评论(39)
热度(719)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