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14

1月初,《时代》开年第一期的杂志上线。王源的面孔除了被刊登在封面上,内页还有足足长达4页的专题版面,这个年轻的东方面孔,再一次被更多的人所熟知。

而在这次独属于王源的专栏采访中,有整整一页都被用来撰写他的爱情观,里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问题,都与一个名字息息相关——王俊凯。

“ 一首歌,一双人,竹马与竹马,白首不相离。 ”

 

这天,王源刚刚结束米兰男装周的秀场工作,搭乘飞机回到国内已是深夜。

长时间的飞行,已经让他逐渐对飞机上的简餐产生反射性的不适,不是挑食,实在是他的胃,在这么昼夜颠倒的来回奔波中,早已烙下毛病。此刻他推掉眼前的餐盘,伸手向空姐要了一杯咖啡。

 “等等——源少,凯爷不是说过让你别喝咖啡吗?”Jam坐在他旁边出声阻止。

“你又不是他,你管我?”王源俏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语气却带着一丝任性。

Jam跟着他一年四季到处飞,辗转各国,对王源的身体状况相当清楚。此刻见他虽然面带笑容,眼睛里却有执拗,立马柔声劝阻,“源少,我知道你吃不惯,可多少还是吃一点吧,你这样……唉……”尾音到最后转化成一声叹息。

“……我不是不想吃…”王源明白他的担忧,声音不自觉放软了些,“可是……我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吐……”

“……….我让空姐给你上杯牛奶?”

“……好吧。”

“这次行程太赶了吧?是不是累出病了?”

“没有,只是有点想家了。”

王源说完这句话,便带上白色耳机扭头看向窗外。高空上浮云层层叠叠,光线一点一点变得昏暗,似是黑暗来临,光明一点点被吞噬,这暧昧的时间线,诡谲的天空色,看起来有一点魔障。

每一班没有王俊凯的飞行航线,都带着冰冷的寂寥和幽暗的秘密。

 

“Roy,我的压轴服装Size有点小,原定的模特穿不上,换成你上可以吗?”昨天的秀场后台,设计师Modica有些焦急的跑到他面前,表情夸张的冲他嚷嚷。

1月初的米兰,气候依旧相当冷。王源接了时装周的好几个工作,每一个品牌都十分重要,需要模特提前彩排、候场、准备,几乎是24小时连轴转的工作方式。此刻他正坐在后台化妆间上妆,全身上下只着一件白色的袍子,依稀可见修长纤细的小腿,刘海被化妆师整个疏理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不好吧,leo会不会生气?”王源有些为难的回应。

“关他什么事?”没想到Modica听到这句话反而有些来气,“明明知道时装周临近,尺码也是量身定做,自己对身材疏于管理,我难道还要为他临时改尺寸?”

“………”

“我现在就指望你了。”Modica的语气里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他眼珠在王源身上来回扫荡一圈复有开口,“你是 It Boy,这里只有你配得上我这件衣服。”

离开场还有15分钟,已经容不得他们多做考量。王源的名声在外,国际上是认可他的功力的,他的脸已经带上标志性的符号,和其他职业模特不同,衣服穿在他身上是会自动带上故事性的,这比任何一出精心策划的广告都有效。Modica作为Frankiemorello的设计师,非常懂得把握局势,王源就在这里,年轻、有名又十分敬业,目前正是最当红的状态,俨然是他心中的最佳人选。

王源觉得太阳穴突突作响,脑袋有些昏沉,却还是下意识的答应。

离开场还有5分钟,王源换上那件精心剪裁的白色套装,Modica将来源于艺术世界的雕塑、油画以及3D视觉作品以印花的形式呈现在衣服上,独特的设计充满了迷幻色彩,配合他自身的形象,立马凸显出一股高贵神秘的气质。

王源站了一会儿,觉得喉咙有些发干,眉心不自觉皱在一起。

“给。”Simon悄悄递给他一瓶依云水。

“不了。”

“come on~ Roy!”Simon有些头大的看着他,宝蓝色的眼睛里是一反常态的认真,“我们已经这样好几天了,我是职业模特都扛不住,你干嘛和自己过不去!”

“………”王源实在是渴得厉害,此刻便有些心动了,他缓慢伸出手想要接过那瓶水,却被突然窜出来的Modica一把截断,“oh my god!你们在干嘛?”

“………”

Modica举着水瓶在空中晃了晃,“开场前一小时不准喝水,我不是警告过?上面灯光那么炙热,彩妆师画了那么久的妆容,待会儿花了怎么办?”

衣服很重要、妆容很重要、舞台布景很重要、甚至灯光都比他们重要,模特只是展示衣服的道具而已。

“切~”Simon没好气的耸耸肩,搭着王源的肩绕过独裁的暴君,站到另一个角落去。

王源冲他挤出一个笑容,想要示意他不用在意。

Simon看了眼便撇了撇嘴嘟囔到,“别笑了,笑得那么难看。”

“……哦。”

他拍拍王源的肩,一手指了指贴在后台墙上那张鲜红字体标示的英文公告:

时装周期间,请不要给那些模特食物和水!

 

王源觉得那些英文此刻就像是一个个冰冷的符号,不夹杂任何温度,却像是教条一般狠狠凿在他们心上。不吃主食,简餐加矿泉水,持续一段日子,仿佛生产线上的商品,为了舞台上片刻的光彩夺目,私下都是不留情面的严于律己。

饿饿饿饿。

他像个精灵一样在舞台上完美落幕的时候,脑子里却只有王俊凯清晨为他准备的早餐。

 

王源深夜抵达北京的公寓,进房门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睡着。他怕吵醒他,却又因为长时间的飞行和自我管理,胃里已经饿得空落,连四肢都有些乏力。他轻手轻脚的拉开冰箱门翻找,除了必要的饮料和水果,竟然还有一盘被保鲜膜包好的青椒肉丝。

他悄悄来到厨房,缓缓加热了菜和白米饭,就着厨房的流理台拼命狂吃起来。王俊凯炒菜还保留着重庆人特有的辣味,肉香和青椒全是家乡的味道,王源饿狠了,进食没有章法,吃了几口喉咙里便充盈着火辣辣的燥感,明明胃里翻江倒海,心里却有一丝爽快,吃到后面放下筷子,份量应该是足够安饱,却觉得吃了如同没吃一样,饿狠了,粗暴的进食已经快到生理系统跟不上消化。

王源,你简直是在作死。

他在心里暗骂自己。

 

王俊凯这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王源已经躺在他怀里安睡。

王源的呼吸很轻,头枕在他手臂上,睡得却非常沉。双手都紧紧环抱在他腰上,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王俊凯的手臂有些发麻,他试探性的挪了挪被王源当做枕头的那只手臂,缓慢抽出,略微活动了下,见王源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便侧身揽过他的身子抱到怀里。

他低头亲了亲王源的眉眼,似是自言自语,“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无人应答,王源的呼吸打在王俊凯脖颈处那一小片皮肤上,酥酥痒痒的。王俊凯思忖着要不要先起身去洗漱,却又有点舍不得王源,不过几天不在对方身边,两个人却早已相思成灾。况且王源此刻还以这样黏人的姿势赖在他怀里,当真是毫无防备,处处透着无辜的脆弱。

王源自从那次纽约行程之后,便再也没有让王俊凯陪同自己,他每一次飞,都刻意错开了王俊凯的假期。

王源看似彻底长大了,这是很多人喜闻乐见的事情,却是王俊凯心上的一根刺。

————为什么你最近每一次回来,都看起来不开心?

 

下午王俊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低声哼着近日里一直反反复复修改的几个音符,就听到卧室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响。

王源醒了。

他立马起身,几步就走到卧室内,果真看到王源睡眼惺忪的在床上来回折腾,被子被他抖乱,光洁的脚踝裸露在空气中,他看到王俊凯走进来,便软着声音问,“我的拖鞋呢?”

王俊凯笑了笑,走上前去蹲在床沿边上,长臂一伸就摸索到昨晚被王源胡乱甩到床下的毛拖。他单手抓住王源的脚踝,动作温柔的为他套上拖鞋,穿好后刚站直身子,就被王源抱了个满怀。

“怎么了?宝贝。”

“想你,想死你了。”

王俊凯只听他这一句话,就察觉出他离开自己的这几天并不好过。他们在一起生活太长时间,每一个细枝末节的变化,都能敏锐的捕捉到对方的情绪。王俊凯忽然想起今早起来冰箱里那盘不翼而飞的青椒肉丝,凑到他耳边问:

“你昨晚回来还吃了东西?”

“………飞久了,有点饿。”王源抬起脑袋傻笑。

“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叫了啊,你睡得沉,叫不醒嘛。”

“……是吗?”

“对啊~”

“王源,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撒谎的时候语气都特别认真?”

“………”

 

王俊凯抱在他腰上的手忽然发力,嘴唇凑上去亲吻他的鼻尖,然后是眼睛、眉毛、脸颊、耳垂、脖颈……吻得很重,又深,像烙印一般。王源圈着他的手臂死紧,他太想念王俊凯的亲吻和拥抱,他知道王俊凯也想他,所以深吻滑过皮肤,在脖颈处留下深深浅浅的红痕,他也不在意了。

王源身子紧贴在王俊凯身上,嘴里发出情动时的呢喃,他小声的呜咽,“……今天你可以不去录歌吗……”

王俊凯听在耳里,这才从亲热的氛围中抽离出来,眼睛沾染上一丝朦胧的水汽,“…我早推了工作……”

王源听了便兴奋的凑上去含住王俊凯的唇,舌尖轻易撬开虎牙开关,缠缠绵绵的一通热吻,亲得两个人喉头发渴,耳边尽是交吻时重重的吮吸声,直叫人脸红心跳。

气氛很好,直到王俊凯忽然开口。

“———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已经被王源撩得情动,下身顶着王源,却硬压着欲望捏着小兔子的下巴凶狠质问。

“……不能吃的……”王源声音里透着委屈。

“就为了那个劳什子工作?!”王俊凯不依不饶,“在我心里,那些都比不上你的健康重要!我为了把你养胖一点动了多少心思,你倒好,一个时装周就把自己搞的人魔鬼样!这就是你所谓的成长,闹独立?!王源,我告诉你,你不爱惜你自己,就是不爱我。”

“——不是的不是的。”王源慌得赶忙收紧自己圈在他脖子上的手,“我爱你最爱你啊,我以后一定好好吃饭…… ”

“王源。”王俊凯语气依旧严厉,“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只是想把工作做好…… ”

“傻子,工作那么多,王源却只有一个。”

“唔……”

“你想让我担心死吗?”

王源默默的摇摇头。

“唉,真恨不得把你干到下不了床,这样我就不会整天为你牵肠挂肚了。”王俊凯边说着,便用下面顶了顶王源。

王源耳朵顷刻间泛了红,他凑到王俊凯耳边轻声说,“我好想你……”

片刻间,王俊凯率先动作,抱着王源栽倒进柔软的大床上,手已经伸进他的衣衫摸索。王源面色有些潮红,身体却比王俊凯还要急迫,他想快点和王俊凯做爱,而且是那种粗暴直接的性爱,好像只有这种肉身灭顶的快感,才能让他暂时忘却外界的压力。

王俊凯摸着他的臀肉,把他双腿架在肩上为他做扩展,顶进来的时候似乎已经忍耐到极限,脸上的表情因为情欲而显露出致命的性感。

“…嗯……”王源发出一声闷哼。

王俊凯磨得很深,干的凶狠又频繁,一下一下仿佛要贯穿王源的身体,甚至直直顶到王源的前列腺,王源舒服得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嗡嗡作响,连脚趾头都流淌着颤栗的快感。

他死死抱住王俊凯的背,任凭这快感撞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翻腾。王俊凯顶弄够了,等到王源射出来又一把抱起他的身子,手掌托着他湿漉漉的臀部踢开浴室门,把他抱坐在浴缸边沿打开热水,似是要给他清理。

这几天事情多,两个人背负的舆论压力都很大。

王源离开了一点王俊凯的怀抱就觉得有些冷,立马伸手拉住他的手腕开口,“一起洗。”

王俊凯听了便摸了摸他的头,“我没打算让你一个人洗,你以为我几天没见到你了?”

王源听了便笑,笑容甜蜜,发自肺腑,看着让王俊凯觉得极其舒心。他长腿一伸跨坐进浴缸,两手把王源自池边抱下来圈在臂弯中,就着后入的姿势又做了一次,等到王源哑着嗓音求饶,才放开他重新蓄满一池温水泡澡。

简直是浪费,王源在心里暗暗感叹。

“快过年了,你最近是不是特别忙?”王源躺在王俊凯胸膛上,声音里尽是欢爱过后的疲软。

“还好,只是演出有点多。”王俊凯漫不经心的回答,嘴唇却顽皮的亲咬王源的耳垂。

“哦。”王源执起王俊凯的手,无聊的把玩着他的手指,似是掩盖他的害羞。

“……”王俊凯凝神观察了一会儿他的表情,“傻笑什么?”

“…没有啊…”王源抬眼看他,眼睛里神采奕奕,”…好久没有一起泡澡了…我高兴~”

王俊凯听了这话就托起他的脸大大的亲了一口,“宝贝你是怨我陪你少了?”

“哪有,是我陪你少了。”他扭过身子,坐骑到王俊凯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今年我们能回家过年吗?我很想吃重庆的火锅、还有我妈烧的菜。”

王俊凯暗自思忖着前天任姐给他规划的行程表,他是组合的队长,站在C点的领导者,团队的活动自然事无巨细都要率先和他进行商榷。王俊凯明知大年夜晚上他们有演出安排,却也不忍让王源失望,想了想还是回答到:

“能。”

王源眼睛倏忽间微亮。

“今年,我们回家过。”

 

还是少年的年纪,却已经开始在娱乐圈打拼多年,背井离乡皆是常态。只是还是会有脆弱的时刻,这是人性的本能。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各自背负着梦想,为了自己也为了彼此,一路走到今天, 光鲜和掌声被外界放大数倍,艰难和困苦却只能与彼此互相舔舐。

走上巅峰怎可能一路平顺,只是那些苦,因为心里有人,变得不值一提罢了。

 

评论(57)
热度(753)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