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15

——————————大家春节快乐

 

2月计划表上,年前最后一项工作结束的时候,王源正和千玺坐在某电视台春晚后台唠家常。他们面前桌子上甚至还摆放了一盘瓜子和一些小点心,工作人员似乎是看准了他们需要长时间的等候,连食物和水都细心为他们准备好了。

王源撕开酥心糖的包装咬了一口,嚼了两下便扭头对千玺说:“你今年送楠楠什么啊?”

千玺闻言掏出手机,点开一张图片给王源看,“复联的全套手办,还带签名的。”

“你可以啊?什么时候弄得,我也想要。”王源两眼发光的看着手机界面。

“之前去圣地亚哥动漫节玩的时候要得,楠楠想要好久了,成天在我耳边念叨。”千玺摆摆手示意,“你都这么大人了还好意思和楠楠抢东西?”

“我我…我哪里大了?!”王源不服气吼了吼,“我和楠楠是同龄人好么?你和王俊凯才是一国的!”

“你在开玩笑么?我才是最小的OK?”千玺白了他一眼,这才扭头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小凯人呢,怎么还没回来?”

王源跟着他的视线朝门口张望,表情有些微妙的回过头来,“刚才下舞台通道的时候他就被任姐叫走了,还不让我跟,神神秘秘的。”

千玺这才反应过来王俊凯前几天给他说的事,心里滑过一丝异样的涟漪,看着王源的眼神不自觉温柔许多。他坐直身子拍了拍王源的肩语重心长的说,“二源,今年好好过个年吧。”

“我知道啊,你也是,很久没和家人一起聚了吧。”

“不是——我是说今年多陪陪小凯和叔叔阿姨。”千玺敲了下他这颗榆木脑袋。

“我知道啦,你干嘛打我……”

“笨死了!”

“………”

 

王俊凯和任姐站在后台一侧的角落,这里光线昏暗,只有几束白光或明或暗的投递在他们脸上。王俊凯刚刚跳完舞,来不及休息就被拖至这里,此刻接过助理安晨递来的纸巾擦拭着额头细密的汗珠,脸上的表情却是难得的严肃认真。

“只有5天时间,不能再多了。”任姐再次强调。

“谢谢,足够了。”王俊凯郑重的点点头。

“你这次独断专行,BOSS确实相当不满,推掉的工作损失都不小,你应该知道。”任姐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尽力说了,不过公司本质上还是商业性质,不会给你打太多人情牌。”

“恩,我懂。”王俊凯甩了甩头发,拍拍任姐的肩,“辛苦了,先休息,剩下的事情我们年后再说。”

“好。”任姐点点头,这才挥手示意王俊凯离开。

 

“任姐,我觉得他们今年的确该回家过年啊,毕竟才公开关系总得去给父母打个照面吧。”安晨忍不住站出来为他们说话,没想到话音刚落,Jam就加入了他的队列,“源少最近身体不太好,凯爷想带他回家也是情有可原的。”

任姐瞪了他们一眼,“就你们知道?以为我不心疼啊?我看着他们长大的什么情况我心里比你们清楚。”

“………”

“先过年吧,年后还不一定怎样呢。”任姐压低声音说。

这段时间,欧法森已经不止一次找过BOSS谈判,两家公司几年来相安无事,没有发生过大的利益纠葛,那都是因为二者自家旗下的王牌艺人没有正面冲突。现在欧法森瞄准了王源,大有势在必得的趋势,谁也不知道这头沉睡的狮子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时代峰峻的高层几日来开会讨论TFBOYS未来的发展规划,会上各持己见,说到种种后果时更是言辞激烈。

王源哪怕撕破脸不顾情分离开公司,欧法森也会替他支付全部的违约金。数目不小,却不足以对王源构成威胁。而一旦王源离开,王俊凯将作何打算,众人心里都没有个谱。

王俊凯在对待王源的事情上,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要走要留,大概全凭心性,只是他们心知肚明,王俊凯就算不走,也不会做出侵害王源利益的事。公关部从王俊凯那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摸不清他心里的算盘,这几日便单独找上千玺谈了几次。然而千玺仿佛和王俊凯商量好般,态度模棱两可,避重就轻的绕过了许多问题,几番私聊下来,问题又原封不动的丢还给公司。

自家养大的三只小犊子已经长大,羽翼逐渐丰满,指不定哪天真的会振翅高飞,再不回头。

任姐有几次开会都在,他看着千玺言谈举止间透露出来的笃定和自信,心里已经明晰。千玺大概是比他们俩更难以捉摸的存在。

只是无论是他们中的谁,在对待组合问题上的态度却始终如一:

“我们当然不会解散,我们还要和粉丝履行十年之约。”

“不解散,兄弟情一辈子。”

 

王俊凯和王源收拾行李整装出发那天,北京还笼罩在一层层厚重的雾霾之下。天气并不好,人工痕迹造就的阴郁天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即将回到山城的好心情。特别是王源,站在候机室里蹦蹦跳跳个没玩,仿佛连日来绷紧的神经得到彻底释放,眼神里尽是孩童般的天真。

他坐不住,就起身探头探脑。两个人全副武装带着帽子和口罩躲在角落,尽管如此,还是被不少粉丝认出来。不过好在大年将至,所有人都在行色匆匆赶航班,加上小马哥一路护送他们登机,倒也没有引起太大骚动。只是登机后,在机舱里遇到热情的空姐索要签名。两个人耐心十足的签完,这才得空独处一会儿。

“傻笑什么呢?”王俊凯揽过王源的肩,凑过去亲了口他的脸蛋。

“高兴呗,待会儿回去先回你家还是我家?”王源自然的握住他的手抱在怀里,“我妈刚说给我包了饺子,还给你煮了挂面,我简直想死我妈的手艺了。”

王俊凯看他一脸兴奋的表情,心里喜爱得不行,“都行,估计咱妈自己已经商量好年夜饭两家人一起吃了。”

“什么咱妈……”王源笑的眼睛弯弯得,心里却是满满得幸福感。他抱着王俊凯的手沉默了一会儿,又扭过头凑上去亲了亲王俊凯的下巴。

王俊凯回过头看他,挑了挑眉说,“你干嘛偷亲我?”

“怎么,不行啊?”

王俊凯笑着凑过去扳过他的脸直面自己,“行啊,就是太短了。”说罢就含住王源的嘴热情的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吻。

“呃……您要的咖啡…”空姐有些尴尬的端着杯盘站在一旁。

王俊凯,公共场合你注意点影响。

 

下飞机后一路赶到家门。山城的空气湿湿润润的,夹杂着熟悉的温度和微风,打在二人身上有股说不出的亲切感。王源望着道路两旁依旧挺拔的榕树,手脚还有些冷,心里却暖洋洋的。

两个人到王俊凯家的时候,正巧遇到他爸爸站在凳子上贴春联。凯妈站在下面替凯爸扶着凳子,神情专注似乎生怕有什么闪失。看到这个情景两个人相视一笑,王俊凯把手上拿的大包小包放置在台阶处,搂着王源冲他们喊道:

“爸、妈,我们回来了。”

二老这才循声望去,见到他们俩的一瞬间眼底的喜悦之情掩都掩不住。凯妈笑盈盈的招呼王源过来似是要好生看看他,王俊凯被她忽视也不恼,大长腿一迈就走到凳子旁冲他爸说:

“爸,你下来吧,我帮你贴,我腿长。”

凯爸瞪了他一眼,似是在说自己老当益壮,还年轻得很,儿子这样分明是看不起他。王俊凯被他瞪得有些无奈,只得老老实实站在下面替他爸扶住凳子。

和顺一门有百福

平安二字值千金

 横批:万象更新

王俊凯看了眼贴好的春联,暗暗点头,恩,平安和顺,大抵是父母对他们最大的心愿。

 

进门的时候才发现王源父母也在,果然不出所料,两家人早盘算着一起过年,地点直接定在了王俊凯家。下飞机的时候王俊凯收到自己妈妈的短信,所以一早带着王源直奔这里。王源正和凯妈闲话家常,一问一答,乖得很,还不知道自己父母正在厨房里替他们张罗饭菜。

等到进屋,见到自己爸妈,立马眼睛红红的凑过去给了他们一个满满的拥抱。

“妈,你们怎么也在这?”王源的声音里夹杂着太多惊喜,听起来便有些微颤抖。

“儿大不中留,早知道你要跟着小凯,我们就决定一起过年了。”源妈拍了拍儿子的背,调侃他,“你怎么在别人家里还哭,眼睛红红的,不嫌丢人啊。”

王俊凯闻言赶忙凑上去表现,“妈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家就是王源家,他想怎样都行。”

王源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揉了揉泛红的眼眶去打王俊凯,“你瞎叫什么呢,谁是你妈啊~”

王俊凯立马顺势把王源搂到怀里,用袖子擦了擦他泛红的眼眶凑到他耳边说,“大过年的,你怎么眼睛还红得跟个兔子似的。高兴点儿三~”

王源小声小气的说,“我说了我想家嘛。”

 

四个长辈见他们俩亲亲蜜蜜、恩恩爱爱的,也就放心的去张罗饭菜了。他们到重庆时间比较晚,自然是先跟自家人一起吃一顿饭。两个女人都是很久没见到儿子了,巴不得把会做的菜通通做上一遍,直到另外两个大老爷们粗声粗气的冲厨房吼道:“够了够了,你们要把他们吃撑啊?别弄了快点来吃饭。”

王源看着眼前冒着腾腾热气的火锅,早就食指大动。

他回来前就给妈妈打过电话说想吃火锅,本来是准备第二天直接去外面吃的,没想到父母早就在家里自制了火锅。旁边依次放着餐盘和佐料,四周还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色菜式,尽是麻、辣、鲜的家乡料理。王俊凯动手夹了一块清蒸鲈鱼的肉放在王源碗里唠叨:“你别光吃辣,也吃点清淡的鱼肉。”

“哎呀,我自己晓得,你嘿烦诶。”

回到家里,两个人的重庆话立马张口就来。

“你晓得啥子,你就只晓得夹香嘴巴的吃,不要嗓子了?”

“——妈你看他,我好不容易吃次火锅,他还管这管那的。”王源冲坐在对面的凯妈嚷嚷。

“源源想吃你就让他吃嘛…”凯妈大概是被王源张口那句‘妈’搅得没了魂儿,笑得嘴都合不拢便赶忙出口维护,“小凯你吃你的,不要烦他。”

“听到没有?”王源得意的冲他吐了吐舌头。

王俊凯宠溺的看他一眼,心里想着王源脱口而出的那句‘妈’,简直不要太高兴。想了想便伸手去给王源剥虾,这小龙虾也是王源想了好久的东西,王俊凯对王源的喜好了如指掌,他一颗一颗,把壳剔得干干净净,放进王源碗里。王源乖乖的夹起来吃,吃了几口就有些闷闷的看王俊凯:

“你也吃嘛,不要给我剥了。”王源心里一直惦记着王俊凯有没有吃到,对于吃货王源来说,此刻他对王俊凯的爱,大概就表现在所有他觉得好吃的东西都要暗戳戳的给王俊凯留一份。王源望着眼前的鲫鱼汤冲王俊凯嚷,“还有一条鱼,你快吃。不然一会儿就被我爸夹了!”

源爸简直哭笑不得,他其实早就吃得差不多了,此刻便点燃一支烟静静吸了两口。

“源子,你是不是瘦了啊?”他缓慢开口。

王源闻言身子一震,这才打着哈哈,“哪儿有,最近参加好多节目,吃得好得很。”

“哦。”源爸与源妈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沉默。倒是凯妈突然开口:

“源源,我看你上次参加的那个啥子时装秀,穿的好少啊,露到外面的小腿也太细了点儿。我晓得你们年轻人都讲究身材,生怕吃多了长胖,但是你实在是太瘦了,工作再忙也要按时吃饭啊。”

这番语重心长的话,似是早在心中演练了千百遍。几个长辈对娱乐圈的事情不太关心,了解得也少,每回守在电视机面前,比起那些粉丝们关心的衣服、妆容、唱功、电影剧情、演技突破等等问题,他们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儿子身体是否健康、表情看起来开不开心。

镜头前表现得好他们骄傲,表现不好,他们不会责怪只会担心。王源和王俊凯自是懂得这份亲情的难能可贵,此刻便默默的点头。

孝顺的前提是,爱自己。为人子女,健健康康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回报。

 

晚上王俊凯的小侄女跑到家里来拉着他们出去放鞭炮,小侄女才上小学一年级,长的乖巧,两个大眼睛水灵灵的,长长的头发被扎成马尾梳在脑后,王源不忍拒绝,就牵着她的手出了门。小侄女拉着王源嬉笑着往前面奔跑的时候马尾一荡一荡煞是可爱,没走几步就遇到隔壁邻居养的小黄狗,他似是认出了王源,兴奋的冲王源叫了两嗓子,这一叫,倒是直接把天性胆小的小侄女吓了一跳,王源见状赶忙把他抱在怀里劝哄,王俊凯跟在身后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心里竟忽然涌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荒唐念头。

和王源组建一个家庭,有一个孩子。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王俊凯就不自觉摇头,哪来的孩子,他生还是王源去生。

无论哪一个答案都像是在开玩笑。

 

晚上睡觉前,王俊凯想着白天源爸说的话,便招呼着王源过来。王源刚刚洗完澡出来,全身还是香喷喷的,额发微湿还沾着水珠,以为王俊凯要给他擦头发,便三两步直接跳上床一把扑到他怀里。王俊凯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不自觉在他颈窝处烙下一个吻。

王源笑吟吟的推他,“别闹,我头发还湿的。”

王俊凯这才想起正事,抱着王源的腰走下床,把他放在体重计上站好。

“干嘛啊?”王源有些紧张的圈着他的脖子。

王俊凯看了眼秤上的数字,“瘦了两公斤。”

王源从体重计上跳下来,跑到镜子前擦拭额发,嘴里念叨,“反正过年肯定是要长胖得嘛,吃那么多。”

王俊凯走过去抢过他的毛巾替他擦拭头发,边擦边说:

“明天带你去爬山。”

“爬山?!”

“后天去骑自行车。”

“王俊凯!!”

“没商量,早上7点钟起床,听到没。”

“………再见。”王源起身冲王俊凯挥挥手,笑容里闪着精光。

王俊凯一把抓住他的腰抱起来摔到床上,两手死死圈在怀里说,“怎么,不同意?那今晚上运动一下也是可以的。”

“王俊凯你别乱摸。”

“…你明天是不是要回家睡了?”

王源原本还在和他笑闹,听到他突然转了话锋,手还搭在王俊凯肩上便回到,“恩,本来今天就要回去的……”

“恩……回去陪陪爸妈挺好。”王俊凯嘴上说着明事理的话,脑袋却枕在王源的胸口,声音瓮声瓮气像是在撒娇。王源没见过这样的王俊凯,觉得新鲜,两手抱着他的头柔声哄到:

“舍不得我啊?那你跟源哥一起回家啊~”

王俊凯偷笑两声,“我腿长,怕你床挤不下我。”

王源听了便使力揪住他的耳朵把他头抬起来,“你再说你腿长信不信以后都不让你来我家住了?”

王俊凯顺势凑上去亲了口他的嘴,“没事儿,以后你都住我家,也不愁。”

“谁要住你家,我才不好意思天天让你爸妈给我们弄饭。”

“不是爸妈家——是我们家。”

“恩?”

“源源,是我和你的家

————我们,会有一个家。”

王源脸红红的,杏眼里似有星星闪耀。

 

“除夕快乐,源源宝宝。”

 

评论(57)
热度(714)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