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巨星 18「完结章」

阳春三月,雾霾消散,燕归巢,少年也该踏上新的征途。

王俊凯走出大楼的时候时间正值中午,3月初的北京,还透着些许寒意,但早春的迹象已经微微显露,太阳光线洒落在肩线的弧度优美。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两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下身一条标有英文字母的白色长裤包裹着他精瘦修长的双腿,整个人犹如欧美街头那些行色匆匆的男模,简洁却锋利无比。

“凯爷,我们现在去哪啊?你拒绝了李导,我们原定的行程都用不上了…这要是被BOSS知道了……”助理安晨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

王俊凯抬手看了看腕表的时间,沉吟片刻,“我们回公司。”

“啊?”

“他们肯定都在等我。”

他话音刚落,一辆熟悉的车便停在他面前,后座上王源摇下车窗,他戴着惯常那副深灰色的墨镜,嘴角划出俏皮的弧度,他半拉下墨镜框挂在鼻梁上,手一挥,“上车。”

王俊凯笑了笑,长腿一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几分钟前,王源挂断了欧法森的电话,抬眼便看到Jam一脸震惊的表情。他想要说点什么缓解他的心情,或许是出于对一路照顾自己的大哥哥的感谢,他斟酌了一会儿措辞刚要开口,就被打断。

“源少,你刚才帅爆了。”Jam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王源愣了愣,随即笑出声来。

“所以我们现在去哪?你们打算私奔还是逃亡,我愿意留下来帮你们善后!”Jam的声音里难掩兴奋。

“……先接主上,再回公司。”

“啊?”

“……主上把试镜拒了,现在肯定可怜巴巴等着源哥我去拯救他呢。”

“………”

 

Jam坐在驾驶席上开车,扫了眼后视镜便识趣的升起了遮挡板。


非礼勿视。


王俊凯一上车就霸道的摘掉了王源耍帅用的墨镜,嘴里还不依不饶,“戴这个干嘛?”

“不觉得很霸气?”王源伸手要去抢他捏在手里的墨镜,“我刚看起来像不像黑道电影里的年轻教父?”

“不像,你以为你戴个墨镜,念句两个字的台词,就能反攻?”王俊凯冷笑一声,把墨镜举得老远,硬是不让王源够着。

“什么呀!”王源有些怄气,“我一直都很攻好不好——”

“——王源?”小老虎微眯起双眼,发出警告的讯息。

“啊、没,我刚什么都没说……”王源凑过去挨到他身上,“这不马上要回去捅马蜂窝了,我紧张,壮壮胆不行啊?”

“墨镜都是虚张声势,你戴这个没用。”王俊凯嫌弃的把墨镜往一旁的座椅上一丢。

“那什么有用?”

王俊凯指了指自己,“当然是我——凯皇牌镇定剂,谁用谁知道。”

“………”

王俊凯见王源一脸无语的小表情,立马揽过他的身子把他翻过来横抱在自己两腿间,再长臂一伸拿过一旁的垫子放在王源脑后。

“干…干嘛……”

“耍流氓…..”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堵住王源的嘴,舌尖刚刚轻触到唇瓣,后者便自动张开口含住他的舌头,湿漉漉的小舌还去舔王俊凯的舌苔,这个惯性的动作令王俊凯不自觉发出猫一样的笑声。

“唔…笑……什…”他们还维持着唇舌交缠的姿势,王源便出声抗议,说出的话却被王俊凯全数吃入口中,一时间发出的音节便断断续续,听着十分磨人。

王源右手揽着他的脖子,左手却推拒着王俊凯的胸膛,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王俊凯亲得他舌尖发麻,密闭的后座空间令他大脑有些缺氧,直到王俊凯一手抓住他推拒的左手开口:

“哼哼唧唧的,一边抓着我不放一边又推我,不耿直啊你。”王俊凯凑到他耳边说。

“……我哪里不耿直,都坐你大腿上任你亲了!你每次进来舌头都抵那么深,我总要推一推才有情趣。”王源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哦~你现在还有心思讲情趣,看来这几年我没白带你。”王俊凯露出一个欣慰的表情,又伸出舌尖去舔舐王源的耳垂。

“呸——源哥我是自学成才,你以为是谁都会陪你这么玩儿啊?”王源耳廓泛红,声音不自觉高了点。

“那你以为随便谁都能撩起我的性致啊,难道你——”王俊凯的声音透出一丝危险。

“——没,没,我也就和一个叫王俊凯的这样那样过,其他人——”王源拖长着尾音做了个嫌弃的表情,“——源哥我还真看不上。”

“那王俊凯要是想在这里把你这样那样,你干不干?”

“现在?”

“对,现在。”

“……可我们还有30分钟就到了。”

“足够了。”

 

你们都对保姆车做了什么啊!

事后来自Jam的咆哮。

 

一个小时后,当千玺摘下惯常戴着的那顶棒球帽推开时代高层会议室的大门时,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这个会议室很少使用,与会人员也几乎都难得在公司一见。然而此刻,长长的会议桌上,一眼就能望见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他眼神阴郁,愁眉紧锁,似乎陷入某种灰暗的情绪中。王源和王俊凯坐在他左右两侧,还有一个空位,大概是留给自己的。

“路上堵车,我来晚了。”他礼貌的致歉,步子却走得安稳。

“来了就好。”任姐善意的冲他笑笑。

 

“你知道这是组合自出道以来的第几年吗?”坐在主席上的男人沉声问他。

“第六年。”千玺淡淡的回答。

“不错。”男人顿了顿,“你们已经走了一半,剩下的路程才刚刚开始。”

“花十年时间去造梦,如果这个梦中途夭折,会怎么样?”

“你说呢?”

“「时代」会折翼,娱乐圈会哗然,许多人长年累月的心血和期盼会被轻易扼断,而无论最终被媒体和粉丝扒出来的缘由是什么,你都将站在被世人谴责的被告席上。”千玺这番话说得轻声细语,却字字凿在男人心上,他的表情开始逐渐变化,眼角的细纹浮现上来。

“我是公司法人代表,我手上的银行信用和资金足以我渡过危机,可是你们——你以为粉丝就不会对你们失望?一旦失望,就是树倒迷糊散。”


“——可是TFBOYS只有一个。”任姐突兀的插话,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他们是初心啊,公司培养了那么多新人,公众最爱的还不是他们?”她站起身,“如果因为「星点」横插一脚遭遇滑铁卢,或者把他们像过去那些红极一时的组合一样分散各家,就算最后真的再聚首,这个演唱会还是你当初设想的那个演唱会吗?”

“——不错。”王俊凯抬眼望过去,“这么多年,娱乐圈有多少红透半边天的组合成员最终单飞,多年后举办演唱会,总会有许多当年的粉丝听着他们的歌一边流泪一边追忆过去——为什么只追忆却不期盼了呢?就是因为他们不会再回到当年,他们就像大多数人的青春一样死在了过去。你如今答应「星点」的要求,难道是要复制其他公司的做法?TFBOYS要和那些组合一样,等到气数已尽后活在回忆里?”

“重复的事情我们不做。”千玺承着他的话,“外界评价你正走在造神之路上,虽然夸张,却道出了一部分真相。神话之所以是神话,是因为它的持续性,它永远保持流动的状态,今天之后还会有明天——”

“——明天之后还会有后天——”王俊凯接着说。

“——而后天之后还有未来——”王源的声音清亮,他眼睛里含着笑意,仿佛散发着全世界最大的善意,“未来,才是十年演唱会的主题,它代表着我们走过一个十年,却还会有下一个更辉煌的十年,我们要给粉丝的不是回忆,而是期许,他们看着我们就会知道,青春永远不死,TFBOYS永不言败。”

他们三个相继开口,对话却衔接的自然无比,男人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三个少年,埋葬许久的回忆浮上心头。

 

 “你们长大了。”半晌,他动了动唇,“有狠劲,一腔热血,不愿屈就。可是先过今天,才能谈未来。”他扭过头对王源说,“如果你之后出不了新作品怎么办?中国和欧美市场不同,大的影视资源几乎都被几个龙头公司垄断,再好的片子,他不给你排片,你的影响力就会减弱,你的师弟们也不会在这里得到好的角色,长久下来,弊大于利。”

“——我不需要施舍而来的角色。”

“王源……”

“我小时候能在一间自习室里演戏,长大了就能在任何片场安处。我可以演一些出彩但不太重要的角色,只要我演的是我心底的声音——”他话未说完,便被王俊凯截断。

“——不行。”王俊凯沉声否定,“我不允许你这样糟蹋自己的才华。”他说到这里扭头去看坐在主席上的男人:

“走到现在,我认为是时候了——让「时代」进军影视圈。”


“什么?!”他这话刚一出口,周围立时响起一片哗然。

“我一直有这个想法。”他直言不讳,“自从欧法森开始和王源接触,我就一直在观察影视圈的行业形态,也暗地调查过「星点」手上的资源,我相信,以「时代」现在的资本,加上王源的号召力,我们是可以和他们一较高下的。”

“我们总觉得自己是唱歌发家的,所以一直对影视圈保持观望的态度——”王俊凯说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锋芒,“——现在别人把这当成威胁我们的软肋,最好的反击,就是把软肋变成铠甲,硬到他撬不动。”


千玺看了眼王俊凯,脑海里飞速闪过前段时间两人私下的几次会谈,会心一笑。

娱乐圈称欧法森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却不知王俊凯才是藏着獠牙的老虎,他把事情规划的周密严谨,步步为营,只为守护他心底最闪亮的星辰。


“小凯,你到底什么打算?”任姐手心微微出汗,明星不得干涉公司发展方向,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可是王俊凯要为王源破例。

事实上,王俊凯从小到大,可以在任何事情上为王源破例。


“——我希望公司能为王源成立一个工作室,可以借助国外时尚圈的人脉和资源,慢一点都没关系,但一定要精。王源现在的影响力,就算一年甚至两年只出一部作品,公众也不会有异议。”

“小凯……”这些话连王源都是第一次听说,他不知道王俊凯那日看似生气间所说的工作室,并不是一个玩笑。

“——如果公司不愿意,我就自己出资为他成立一个工作室。”王俊凯的声音里透着冷静。

“——欸还有我啊~”千玺举手冲他笑笑。

 

“你们疯了,欧法森在娱乐圈是老狐狸了!你们以为年轻就是资本,可再红也只是明星,说白了就是商品——只有贵和便宜的区别,真以为斗得过他?!”在座已经有股东开始按耐不住,说出的话已然相当难听。

“少年心性!看来这几年被粉丝宠过头了!”

“王源,我知道你戏好,但是世间有些事情不是靠努力就能赢来,命运眷顾你,你却恃宠而骄,如果你的电影进不了中国市场,你将和那些海外艺人一样,成为边缘人!再多的荣誉,得不到祖国的接纳,你成天挂在口中的梦想就是痴人说梦!”

…………

此起彼伏的争论声、斥责声在耳畔回响。

王源每一句都认真听,等到会议室重又归集沉默,他才缓缓开口:

“对,得不到祖国的接纳,我的梦想就会夭折。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帮助我。”他站起身来,目光沉澈,眼神里仿佛有远方,“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们,然后无条件相信我们。”

“——我们不需要斗过他,只需要证明一个王源。”王俊凯亦站起身,冲坐在主席上的男人比了个手势,“1个,先有1个,才会有第2个、第3个;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时代」最初,不也只有你1个人?”

 “现在不过是重走当年路,这一次,因为积累和经验,我们会比过去走得更远。” 千玺最终站了起来,眼睛里流淌着自信的光芒。

他们说完这一席话,便集体深深鞠躬,三个人影在这一刻重叠。

两人成双,三人成王。

 

这是开拓。

前路漫漫,天空却有星星闪烁。

 

“..........可以试试。”男人简短的一句,算是应允。

他不应该答应的。

这些年,他挣到的金钱可以让他下半辈子都坐享其成,他的年龄也到了不愿承担风险的地步了——可是眼前三个人却还和当初一样,眼神澄澈,信仰坚定,依然带着满腔热血挥舞着刀剑走在屠龙的道路上。

逐梦的傻子。

男人想起了自己建造公司最初的目地,当年雄壮的宏图伟志,不分昼夜的辛劳,那些不计较每一分利益和得失的过往,历历在目。

我们都是逐梦的傻子。


“走上这条路必定是艰苦的,第二条路还没有想。”

 

当年连压腿都会偷偷掉泪的小崽子们,如今已是巨星之姿。

 

 

“看一步一步台阶

 明明 是你未曾停歇

看未来的排列

星辰从未被湮灭

是梦想坚持不懈

尽管灰尘前雾重叠

都不过是那些 熨烫过的妥帖

………”

2022年11月,王源站在塞拉利昂的土地上给孩子们哼着这首歌时,王俊凯刚刚抵达隆吉机场。

他最近常常唱起这首歌,老歌新唱,或许是心境上起了变化。工作室建立之初的那两年,走得很艰难,最黑暗无边的时刻,他常常听王俊凯哼着这首歌。如今岁月沉淀,他才懂得,这首歌是为他而写,不是为组合、不是为王俊凯,是为了王源。

他说——星星永远不会被黑夜堙没。

这是王源担任联合国慈善大使的第二年,11月的旱季,这里年平均气温约26°,被称为“钻石之国“的土地实则贫瘠落后,王源已经在这里与当地儿童一起生活了半个月。

尽管这里的生活条件恶劣,资源有限,孩子们一张张黝黑的笑脸,却成了他持续的理由。他之前已经前后去了苏丹,津巴布韦,刚果,在这段完全远离娱乐圈专心做公益的时间,他感到整个人仿佛重回到11、2岁的年纪,淳朴,天真。身处最卑微的环境,却得以在夜晚仰望天空的星星。王源晚上常会和孩子们在睡前一起唱歌跳舞,音乐不分国度,他能连接每一颗饱受风雨淋湿的幼小心灵。

王源唱许多王俊凯写的歌,反反复复,虽都是中文,他也会耐着性子用英文翻译给他们听。他白天常常会顶着烈日和当地人一起在户外游戏,还帮助他们盖房子,都是穿着最简单朴素的白布衫,不施脂粉,不用常年在舞台灯光下的那些瓶瓶罐罐,玩的疯的时候脸上甚至会沾染上一些泥土和沙尘。

王俊凯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找到他时,他正混在一群孩子堆里和他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鼻子和头发上全是脏兮兮的沙。

“王源——”王俊凯走近些,喊了他一声,立马引起孩子们的注意。

王源寻声望去,见到他,愣了半秒,身体便自动向他奔去。

三步。

两步。

一步。

最终跳进他怀里。

“你怎么来了?我还有两天就回国了。”王源凑到他耳边激动的说。

“今天是你生日。”

“对哦——”王源伸手捏住他的脸蛋,“所以你是生日礼物?”

“不全对。”王俊凯抚摸他耳际那枚闪着暗光的钻石耳钉,“玩这么疯,还好没掉。”

“嵌得那么深,怎么可能掉。”这耳钉就如同你,那么深的刻进我的生命里。

“我来,是要办一件人生大事。”王俊凯郑重的咳嗽两声,示意围在他们周边看热闹的孩子们安静。

“什么事?”

 “……咳咳”紧要关头,他竟然还像小时候一般忽然怂了。

“……王俊凯,你该不会想在这里向我求婚吧?”

“………”

“……..擦,被说中了?!”

“你完了王源,你彻底破坏了我精心准备的浪漫!”王俊凯恨得牙痒痒。

“——诶,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看这里,什么都没有,而且我现在身上都脏兮兮的,一点也不好看,你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求婚!而且,我也是出席过你毕业典礼的人了,再怎么说也该是源哥我向你求婚,昨天二宏才跟我说求婚的一般都是攻,你不能剥夺我追求梦想的权利!还有还有,孩子们还都看着,你这样影响不好,要是他们长大以后——唔——”

靠!

王俊凯,就知道你会来强的。

那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

王源被王俊凯强吻的时候心里滑过一丝小得意,他这么多年的絮絮叨叨,唯有这一次,被吻得服服帖帖。他双手圈住王俊凯的脖子,像鱼遇见水、飞鸟遇见天空一般和他自然贴合。

即使在最贫瘠的土地上,他们也能做一对令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片刻后,王俊凯执起王源的手轻轻放在自己心脏上。

Listen to my heart


Show me love


Baby


我心动的讯号


你能否收到

 

心脏的每一次鼓动都在向你述说着我爱你,这爱细水流长却又在岁月的沉淀中刻骨铭心。

你现在愿意和我结婚吗?

世界上唯一的王先生。


 

「2024年9月」

“特别感谢两位今天能够来到《艺术人生》的现场,我们一路聊了很多,看了很多以前粉丝们记录的照片和视频。就在刚才,导播室发来了两张照片让我们在节目最后务必看一下,那现在就让我们放出第一张——”男主持人抬手示意观众看大屏幕。

“啊——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王源忍不住惊叫一声。

“王源你身上怎么这么脏,鼻子和头发上都是灰,小凯衣服也脏了,能说明一下这张照片么?感觉应该是在国外……”主持人仔细分析。

“这是在塞拉利昂,请助手帮我们拍的。那天我向王源求婚,站在我们周围的是当地受灾的儿童。”

“你在那里求婚?”

“对。”

“怎么会在那里?”

“那里每天都在上演生老病死,在那个环境下,十年只有一年,一年只有一月,一月又只有一天,天地万物都变得微不足道,唯有爱会被铭记。”

“......王源怎么答应的?”

“王源哭了,特别好笑。”

“我没哭,那天风沙大,风吹进眼睛里面了。”

“对~”

“这照片看起来好真实,两个人都是最自然的状态。”

“你可以说是原生态。”王俊凯调侃道。

“我们再看下一张吧——”主持人笑了笑。

 

“啊啊啊——”画面刚一放出来,下面就传来一些粉丝低声的惊呼。

 

“这…这不会是………”连主持人都有些震惊。

 

“今天是我25岁生日,所以想和大家分享一份礼物。”王俊凯目光温柔的看着屏幕上那张照片,“他出生在纽约十一月的大雪天,我们的朋友和家人想了好多个名字,我和王源挑的眼花缭乱,最终把取名字的重任交给了千玺。”

“所以他叫——”

“可是千玺把我们都耍了,他回复的短讯里面只有简单粗暴的两个字——”王俊凯笑了笑。

“——凯源——”王源的眼睛里闪着星芒。

 

“他叫王凯源,他还很小,你们喜欢他吗?”王俊凯轻声问,仿佛声音大一点这幸福就会消失不见。

 

凯源。

凯和源。

这是世上最动听的两个字。

我们把它送给你。

愿你长成世界上最帅又最可爱的人。

 

——Fin——

 

后记:

花灯满街,人间团圆。

元宵节快乐。

这是我最爱的少年盛世,最后附上一张打动我的照片,大概当初我就是在微博看到这张照片,喜欢上凯源的。正如我CP  @速冻汤包 长篇连载的题目一样——他向他奔跑的瞬间,在我心里成了永恒。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210)
热度(2009)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