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冷战

———————粗暴虐狗,五一节快乐

 

王源和王俊凯吵架了。

起因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大概就是王俊凯乱吃飞醋独占欲爆棚,王源解释了很多遍后便忍不住犟起来,非要跟王俊凯分个是非黑白。两个人从白天冷战到晚上,私下里都默契的不给对方正眼。

王源觉得可委屈了,他和王俊凯很少吵架,一吵架都是王俊凯来哄自己,但也不是无原则的哄,王俊凯一旦认定自己是对的,就会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这情况,就像溺在湖水中全身湿透却不得岸,特别难受。王俊凯最近通告太多,期中考试没考好,班主任体谅他并没有怎么责怪,可他自己却没办法轻易原谅,特别是在听到王源给他微信报分数的时候。

他和王源虽在冷战,联系倒是没断过,他看到王源发过来的成绩单心里特别骄傲,嘴上却没什么表示,倒是更深的反省起自己怠惰学业来,这几天便不怎么刷微博微信了。王源在朋友圈里面一天发几张自拍也得不到回应,心里便有些焦急。这王俊凯平日里看到自己发照片,不是吐槽就是私信过来让自己删照片,现在倒好,冷着什么也不管了。王源给凯妈打电话,装作随意的问了下,才知道王俊凯考试没考好,尽想着怎么扳回一成去了。

王源听了暗骂自己当时傻,干嘛要一脸得意的说自己考得很好,还是在冷战期间。他男朋友多要强的一个人啊,别说是一场这么重要的考试,就算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游戏,输了都要臭脸好一会儿。这放在其他人身上,就是输不起,可一旦对象是王俊凯,王源就只会抓破脑袋想着怎么哄他开心。

晚上睡前,王源照例咕噜咕噜喝了一杯牛奶,刚喝完嘴边还是一圈泡沫,他想了想顺手拿起手机嘟着嘴自拍了一张准备发朋友圈,还配了行字:


我有睡前喝牛奶,乖不乖?[jpg]


打完后想了想,又选择了“部分可见”,才发布出去。

过了一会儿,王源漱完口回到床上,点开微信却只得来一堆不相干的评论,全是平日里那几个喜欢开他玩笑的死党,有一个特别大胆的还评论:宝宝特别乖。

王源气的手抖,心里太不是滋味了,直接回复了一句:

你叫谁呢?!恶不恶心!

回复完还直接把那条评论删了。


删完等了好一会儿,思绪都开始神游外太空了,微信也没有新的消息提醒。王源内心泛起了别扭,他最近给王俊凯发微信,回复总是很简短;现在连卖萌都用上了,还特意发了朋友圈,可王俊凯根本不鸟自己。他想了想忽然蹭的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床头闹钟——10点。

不算早也不算晚。


 “这么晚你穿起衣服要去哪儿?”源妈站在玄关望着正在穿鞋的王源。

“我去小凯家,说好明天周末一起早起去打球。”王源随口胡扯,脸上的表情还特真诚。

“……………..”源妈盯着他,眼神犀利,王源觉得自己就快露馅儿,“那你今晚上回来干嘛?”

“………..”王源愣了三秒,赶忙赔笑,“我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妈我走了啊。”

“哎,路上小心,打车去别被私生跟踪。”

“恩我知道。”

 

车子在盛夏的晚风中徐徐前进,王源扭头一路看着窗外的夜色,戴上白色的耳机,里面是一首单曲循环的《宠爱》。这首歌被藏得很深,同其他列表区分开来,因为这是王俊凯在唱吧APP里面特殊录制的版本,从头到尾只有他的声音,特意送给王源的。

王源听着这首歌,又想起以前王俊凯深夜打车到他家的场景,心脏深处翻涌上来的温柔便快要把他淹没了。

他的王俊凯,会因为想他念他担心他,哪怕第二天要上学也会不顾一切飞奔到他身边。还会因为吵架而失眠,拉不下面子道歉只能做一些看似笨拙的关心来求得自己原谅。还会因为他随口一句话,想上好多天,记上好多年。

而他现在正在做一件相同的事情。

王源并不是时刻都会闹别扭或者耍耍小伎俩的,那大多是在王俊凯愿意乐此不疲的陪他玩游戏的情况下,比如你舔我一下我就回咬你一下,你唠叨我两句我就嫌你啰嗦,这是他们俩心甘情愿的相处模式,百科词典释义这叫花式虐狗。

就像现在,王源的大脑一片空白,因为他刚刚看到微信界面新消息提示:


很乖,宝宝早点睡,这照片明天起来还是删了。[小老虎]

 

他的王俊凯,独占欲还是那么强,情话还是那么肉麻。

就算是在冷战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宣示主权的机会。

王源耳根子悄悄红了,下了车就删除了那张照片,心里却情绪翻涌。

门是凯妈来开的,他进卧室的时候王俊凯不在,只有书桌上一盏护眼灯亮着,独立浴室里却传来哗哗的水声,大概是在洗澡。

王源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拿过王俊凯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本《宿命》来看,刚看了没几页,眼皮就开始打架。他强撑着睡意,等到王俊凯洗澡出来,有那么几秒,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尴尬的盯着对方。

王俊凯愣住是因为没想到王源会忽然过来。

王源愣住是因为没想到王俊凯不穿上衣连水珠都没擦干就直接出来了。

 

“什么时候过来的。”还是王俊凯率先恢复镇定,他上前一屁股坐到床边,两手圈在王源两侧,呼吸都能打在他鼻翼上,盐一脸。

“你洗澡的时候,刚差点睡着。”王源被王俊凯忽然凑近弄得有些脸红。

王俊凯最近很注意身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进组的关系,锻炼的比平时更狠,腹肌和胸肌如今都已初显,他本来就是倒三角身材,此刻些微水珠挂在额发和身上,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快要把王源淹没。

“为什么过来?”王俊凯不依不饶。

“……想你了嘛,还生气?”王源把书随手一丢,伸手圈住王俊凯的脖子,“你干嘛不穿上衣就出来。”

“………里面太热了,就想出来再穿。”王俊凯扯着嘴角笑了笑。

“哦,那你快去穿啊。”

“……你放开我,我才能去穿啊。”王俊凯略微颔首,眼神示意王源松开圈着他脖子的两只手。

“………不放。”

“………”王俊凯舔了舔嘴皮,笑容里带着几分戏谑,他一伸手直接揽住王源的腰抱到怀里,张口就去咬他的唇,“那就不穿了,反正睡觉的时候,也要脱。”

“唔……”嘴唇被强势攻占,王源连话都吐不出来,被王俊凯压着狠狠亲了一把,舌头被吮的啧啧响,好半天才喘着气推了推他,“你不生气了?”

“你都过来了,还气什么。”王俊凯又啄了下他的脸蛋,这才离开一会儿去套了件弓字背心。

等到他坐回床上,王源便自然而然抢过他手里的毛巾给他擦头发。

他们本来面对面坐着,王源擦了一会儿就意识到这个姿势不太方便,便直起腰半跪在王俊凯面前。王源擦头发没什么技巧,只是一通乱揉努力把发根到末梢都擦干而已,倒是王俊凯,已经习惯王源略微粗暴的手法,只是闭着眼睛摆出大爷样子暗暗享受。

王源擦了一会儿,意识到王俊凯耳后和后颈处还挂着水珠,便想用毛巾去擦,刚刚上手就忽然被王俊凯抱住,由于半跪着身子的原因,王俊凯的头便抵在了他腹部,双手几乎是紧紧圈在王源的臀上,十分亲密,王源被他弄得心慌意乱,一手搭在王俊凯肩上,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压低声音问:

“怎么了,还没擦干呢?”

“你继续擦啊,我就抱抱你,不干什么。”

他这句话说得瓮声瓮气,脸又埋在王源的小腹上,气息隔着一层薄衫打在他肚脐上,撩得王源心里柔软一片。王源伸手摸了摸王俊凯的耳肉,又用毛巾飞快擦干了他后颈的水渍:“好了,要梳一下不?”

听了这话,王俊凯才抬起头来看他。

王俊凯的桃花眼本就撩人,或许是俯视的关系,此刻在昏黄的床头灯映照下,更是深情款款,王源凝神看了一会儿,便不可自控的失陷在那双眼睛里,心跳砰砰砰简直要失真。他伸手捏了捏王俊凯的脸,故作轻松的调侃:

“你看什么?”

“你好看呗。”王俊凯打哈哈。

“那是,源哥我完美侧颜男神。”

炎热夏季,室内没开空调,王源纤细的手腕随意搭在王俊凯肩上,一身水蓝色短衫,领口敞开大半,稍微动作大一点就会掉落至肩膀,白皙的皮肤半遮半掩,十分撩人,看得王俊凯心里涌上异样的情愫。

他随手抢过他手里的毛巾仍在一边,揽着他的身子让他坐进自己怀里,低头去亲他后颈到肩膀处的皮肤。

王源被他抱在身上,乖顺得不行,只是没坐一会儿忽然开口:“……诶你忙完了没啊,你要有事没弄完就先弄,我自己打会儿游戏。”

“你大晚上跑到我家就是为了把我晾在一边自己打游戏?”王俊凯的口气尽是不满。

“不是啊……我是看你好像很忙的样子……最近都……不怎么理人……”

“宝宝是觉得委屈了?”王俊凯边说边去舔王源的耳垂,王源的耳朵很敏感,经不住一点折腾,偏偏王俊凯特别喜欢,每次在床上,总是会反反复复亲好多遍,情绪上来了,还会用虎牙轻轻磨那里,惹得王源耳间濡湿一片。

“嗯……啊……你别老舔那里。”王源有些受不了了,在王俊凯怀里挣扎了几下。

“你这里还是这么敏感。”

“………唔…”王源侧身过来仰头看他,手抵在他胸膛上。王俊凯只瞥了一眼,便觉得王源眼里有一条别人看不见的银河,仿佛有千万影像投递在里面,却又好像漆黑一片,只能倒映出自己,纤长的睫毛抖动得厉害,似乎在宣示着主人情绪的波动,“你不忙我们就睡了吧。”

“好,睡。”

 

一分钟后,王俊凯熄灭了灯。

室内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相互依偎的身体传递着生命的热度。

 

王源睡觉有不好的习惯,容易抖被子。夏天来了,还特别怕热,王俊凯把他整个身子抱在怀里没一会儿,就怕把他闷坏,刚想松手分开一点,立马被王源抓住胳膊问:

“你干嘛?”

“有点热啊,你不热么?”

“……….你把空调打开不就好了。”

王俊凯愣了几秒,立马起身去翻床头柜里的遥控板,把室内温度调到25度后,又躺下来把王源抱到怀里,这一下比刚才还紧,手还不老实的去摸王源的臀缝。起初只是隔着短裤摩挲,没一会儿手就伸进了王源的底裤,王源被他摸得有感觉了,嘴里哼哼唧唧,身体也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起来,王俊凯便凑过去亲他,王源和他接了会儿吻,生理上的躁动却还没消,心里冒起了无名火,他嚷嚷到:

“你摸半天,到底做不做?”

王俊凯笑了,声音染上几分色气,“宝宝是想要了?”

“呸!你才想要了。”

“好,我想要,哥哥想要宝宝了。”

王源的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幸而黑暗里王俊凯看不见。

 

 

王俊凯,最喜欢你了,以后不开心都跟我说好不好?

我说了啊,而且,不说你不是也能听见。

 

“我给你唱首歌,说,想听什么?”王源靠在他身上喘气。

“大半夜你还有力气唱歌?”王俊凯摸了摸他的头,“是刚刚还不够?”

“你能不能停一下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王源白了他一眼。

“唉,你唱什么,我都觉得好听。”

“你难道看见我就只能想那些事?”王源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看见你,我心里就特别喜欢,除了亲亲你抱抱你,做其他事情总觉得没劲。”

“哦。”

“你哦什么?”

“我还是给你唱歌吧。”

“喂——”

 

王源刚唱了一句,便震颤了王俊凯的心脏。

还没有完整变声的王源现在的嗓音比童年时低沉了一些,不再是甜蜜蜜的奶音,而是像沙粒不断掉落在玻璃球上的声音,非常的清亮,又带着一些磁性的质感,还有一丝甜兮兮的稚嫩。高昂嘹亮似是夜色中腾起的千万只飞鸟,仿佛拥有生命力,那些像日出般拔节生长的高音,在这首歌里回旋低吟,黑暗里仿佛能勾勒出王源的面部轮廓,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下。

“……………

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我藏起来的秘密

……………

愿意 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用心听 不要说话

请原谅我 不会说话

爱是用心吗 不要说话

……………”

 

王俊凯的眼角有点濡湿,他笨拙的抱紧王源,把他牢牢收在怀里,黑暗里一遍遍吻着他的眼角。

 

愿意 在黑暗里唱沙哑的歌

再小声也都是给你

我原谅你 不会说话



评论(67)
热度(2712)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