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04

#抱歉因私人原因现在才更

 (❁´◡`❁)*✲゚*给你们比小花花原谅我好么

————分割线——————————

 

5分钟前。

王源接过罗庭信递过来的手机,扫一眼就看到屏幕上嵩山无情一如既往的霸道口气:

嵩兔盛世!

 

王源看着末尾那个霸气的叹号:“……”

他咬掉最后一口烤肠,两腮鼓囊囊咀嚼的样子还真像只啃胡萝卜的小兔叽,罗庭信透过举在空中的丁字裤望去,笑得一脸促狭。

“看来某人这班上得挺high啊?”他一边调侃一边故意把手上的丁字裤甩来甩去。

王源涨红着脸要伸手来抢,被他刻意挥臂躲避,两个人玩了一会儿猫捉老鼠的游戏,王源恼羞成怒了:“——还给我!”

被突然这么一吼,原本只是抱着玩笑心态的信哥当场愣住,王源立马趁他发神之际抢过那条丁字裤攥在手里揉成一团,下一瞬便狠狠扔进纸口袋里。

罗庭信看着平日里总是爱笑爱闹的人此刻两道弯眉拧成一股,五官不自觉露出几分锋利,像极了被踩着尾巴的小炸毛,他小心翼翼的试探:“怎么了你,生气了?”

“没。”

罗庭信:“……不就是条丁字裤?” 

“这玩意儿是能随便拿在手上玩的吗?”王源的声音有些气闷。

“…那你还接收,这丁字裤不是皇上送你的吗?”

“——谁接收了!我根本不知道!”王源厉声呛回去,耷拉着脑袋半天又软了语调,“……唉,其实我不是生你的气……”

“那你到底咋了?”罗庭信两手抱胸,简直快被王源的莫名其妙整晕了。

“……就是觉得——”话在当口,手机QQ的消息提示音却突然滴滴滴响个不停,估计是嵩山无情在那头半天等不到王源回复,开始刷屏了,王源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跟大神聊天,他忙挥挥手示意:“算了,我先去跟大神打个招呼。”

罗庭信:“……”

 

嵩山无情:人呢????

嵩山无情:兔宝宝????????

嵩山无情:宝宝????

嵩山无情:你怎么了??别吓我!!!!

 

逍遥兔:(;´༎ຶД༎ຶ`)皇上果然只看中了我的身体!!

嵩山无情:……. 

逍遥兔:o(>O<;; )σ对不起大神刚我同学回来了…

嵩山无情:这不是重点,你刚说什么只看中你身体?

逍遥兔:我刚在纸袋里看到了丁字裤!皇上骗我说给我挑的泳裤,怎么就成了丁字裤呢?! 

嵩山无情:……

逍遥兔:(。>︿<)我如果知道他是给我买的丁字裤,我一定不会接受的!

嵩山无情:为什么?

逍遥兔:(。╥﹏╥)我不想他觉得我是个随随便便的人!这样简直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一夜情的炮友嘛!!

嵩山无情:谁把你当炮友了!!!

逍遥兔:ヾ(´・ ・`。)ノ"我决定明天就去把他给我买的东西还给他

嵩山无情:啊!?

逍遥兔:春游我也不去了,我要留在奥龙潜心学习,天天向上,再也不自恋了

嵩山无情:你敢!!

逍遥兔:(⊙x⊙;)??

嵩山无情:…我是说,你别急先冷静一下,谁跟你说送丁字裤就是要当炮友了,你都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

逍遥兔:(≧O≦)没有啊,我只是看了下独孤大神早期在KY中文网论坛版块的小帖士,他写的《丁字裤的32种用途》很火啊,都被顶上首页加精了好么

嵩山无情:……你等我一下

逍遥兔:(⊙﹏⊙)哦……

 

5分钟后,王源的手机响了。

他看着来电显示上那串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接起来:“喂?”

“我是王俊凯。”

“——啊!创意长晚上好!”王源吓得差点把手机甩出去,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腰板挺得笔直,表情严肃认真简直像士兵在向首长做报告。

“……”电话那头的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压抑某种极度不悦的情绪,“我不是说私人时间要叫我名字吗?不对,任何时候你都要叫我的名字。”

“哦……”什么意思啊这句话,王源不自觉思忖。

“那你叫我一声。”

“啊?”

“叫啊?”电话那头不依不饶。

王源内心欲哭无泪,创意长这么晚打电话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叫一声他的名字么…

“王…王俊凯…”只不过是叫名字而已,王源也觉得这三个字仿佛有什么特殊意义一样,脸红心跳得厉害。

“恩,以后都要这么叫知道吗?”

“我…我尽量…”

“——我打电话来只是忽然想起个事情,我今天给你挑泳裤的时候,不小心把我帮朋友带的丁字裤也一起放进去了,因为是一个牌子,我就没特别注意,刚回来被朋友问了才想起。”王俊凯语调平稳,毫无破绽,仿佛不经意想起才打的这个电话一般。

“啊?哦——这样啊,好……”王源有些语无伦次,反应过来后话到嘴边又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吃味儿,“什么朋友呀要帮买这种东西…”

“啊?”

“没、没什么。”王源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有什么资格管创意长的私事。

“别想太多,不太熟的朋友。”

“——不太熟带什么丁字裤…”王俊凯一解释,他又没控制住自己。

王俊凯:“……”

王源:“……”

“…你明天帮我把裤子带过来吧。”

“…好。”王源尴尬极了,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干嘛问那么多挖坑给自己跳。

事情交待完,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王俊凯沉默,是因为舍不得挂电话,他很想以自己三次元的身份多跟王源聊一下,只要能听到小兔子清亮的声线,内容什么的他不是特别在意,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只是对方的上司,虽然他对自己的追兔大业信心十足,但现在也必须恪守职场礼仪,不然到嘴边的兔兔也可能跑掉。

而王源却是不敢挂电话,哪有员工挂老板电话的道理,而且自从他看出王俊凯对自己有意思后,他心里那点酸酸甜甜的小情绪每时每刻都在发胀,他一面期待王俊凯更进一步,一面又惧怕对方步调太快,他怕自己一头热扎进去,最后会溺水,死得很惨烈。

王俊凯优秀、强大,锋芒毕露,年龄比他大不了几岁,社会经历却比他不知丰富多少倍。

他不知道像自己这样刚出大学的菜鸟,在王俊凯心里到底够得上几分瞧,只知道在恋爱这个问题上,当你面对的是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对象时,掩藏在心动下那些担心、犹疑、不确定的小情绪就会占据上风,让人患得患失。

“早点睡。”王俊凯最终只是简短的交待一句。

“好,创…哦不,你也是。”

“恩,晚安,宝宝。”

 

呃……咋又来了!!

 

王源的内心被这个称呼震得又甜又懵,口气都不自觉发软了:“…你喝醉了吧…”

“或许吧…”王俊凯不置可否,“晚安…”

“晚安…”

 

王源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这才松了口气像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瘫倒在沙发上,好像他刚刚不是在打电话,而是在上刑场一样。

罗庭信从厨房走出来,嘴里一面咀嚼着卤味,手指一面飞快的敲击手机键盘打字:“刚皇上说啥?”

“他说丁字裤是他给他朋友带的,错放在我纸袋里了。”王源深吸一口气,“我快被吓死了,他刚又叫我宝宝——还特别温柔!”

罗庭信又要忍不住翻白眼了,“皇上挺会玩暧昧啊~”

“啊?”

“这一看就是情场高手,你要当心。”信哥幽幽的开口,一副看破红尘的飘渺脸,“小心最后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去你的!”王源耳尖染上粉红,随手拿沙发上的抱枕扔他。

 

罗庭信牢牢接住后望着手机界面轻笑一声,“哟,才半小时不到又发生了啥这么精彩。”

“怎么了?”王源拍了拍刚刚因为一通电话而些微泛红的苹果肌,凑过去探着脑袋看。

“独孤求败这是真撕还是假撕?”

 

王源这才看到首页显示的最新一条更新,转发和评论已经被两位大神承包了。

 

独孤求败:(╬ ̄皿 ̄)老子要跟这个人@嵩山无情 绝交!!我让你举报、让你封贴!我写点我的生活小情趣哪里得罪你了?!你给我出来,你有本事举报你有本事告白啊?!

转发(213)评论(476)赞(311)

KY中文网:回复@独孤求败:(*╯3╰)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独孤求败:回复@KY中文网:( o`ω′)/你这个钱唯,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为了钱六亲不认的网站!

独孤求败:回复@嵩山无情:我那几篇帖子哪里得罪你了??!

淘宝代购: (* ̄▽ ̄*)/贵圈好精彩,我想换个ID来围观八卦

KY中文网:回复@嵩山无情:( ̄ー ̄*|||大神明明是你威胁我

……

嵩山无情: 我只是举报了,封贴的是站子不是我 @KY中文网

高冷的看客:你们这群人能不能好好写文?!

妖孽退下成全他们:回复@女仆装:我也......

女仆装:回复@攻攻攻攻攻: ̄△ ̄我也没看懂......

攻攻攻攻攻:.....只有我一个人没看出来举报和告白的联系在哪里吗 

独孤求败脑残粉:o(>O<;; )σ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大神我们都很喜欢你的论坛小贴士

嵩孤今天也在一起虐狗:Σ( ° △ °|||)︴怎么了这是!我两大男神可千万不能BE啊

 

……王源的小脑袋彻底晕眩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难道是因为我之前说我看了独孤大神的帖子…”王源内心闪过几秒不好的预感,“可这怎么样也不会发展到举报的地步吧!”

“哦你是说独孤求败那几篇情趣贴?”罗庭信开了金口,“逻辑理论确实超有趣,特别是那篇论《攻受间那条看不见的灰线》简直精彩,不过尺度这么大会吓坏纯洁的小妹妹吧。”

“信哥原来你也看过那帖子!”王源嘟囔到,“你不是直男吗?”

“这和直男有什么关系?”罗庭信一边打字一边说,“况且独孤求败的R18禁欲又带感,他和嵩山无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连性器官都描写出来却还欲说还休,一个是通篇酣畅淋漓的做却还让人欲罢不能,男人对性幻想的描写才能最直白反应他的个人生活作风吧。”

王源细思极恐,小脑袋转了好半天才理解到讲话犀利又高深莫测的信哥所表达的意思,他退后两步嚷嚷:“所以嵩山大神是野兽派?”

“噗嗤——”罗庭信笑出声,“什么鬼?!”

“不是你说他的肉是酣畅淋漓却还让人欲罢不能吗?”王源挠挠头,顺便吞吞吐吐的给自己加戏,“那信哥你评价一下我呢?”

“你?”罗庭信两只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凌厉的线。

“咋、咋了?”王源有些紧张。

“我从未想过要评价你。”

“为、为什么?因为我写得太完美了所以你不知道怎么评价?”王源眼神滑过一抹惊喜。

“不——因为你只是一盘花生米,我就当下酒菜吃了,正餐一来我就忘了刚才吃了啥。”

王源:“……”

 

【好友圈】

逍遥兔:(>人<;)从今天起,我要闭关学习炖肉,求两位大神@嵩山无情 @独孤求败 指点!炖不出肉,我誓不为兔!

评论(11)赞(2)

嵩山无情:回复@独孤求败:你瞎告白个什么劲?给我闭嘴!

逍遥兔:回复@毒仙:...你走吧('︶︿︶)o

毒仙:回复@逍遥兔:(  ̄  ̄)σ我怎么就嘲笑你了,我只是陈述客观事实,我一向对事不对人

逍遥兔:回复@独孤求败:/(ㄒoㄒ)/大神求指点,我被 @毒仙 森森的嘲笑了我气不过

独孤求败:( ̄o ̄)小兔砸你肿么了?!不要勉强自己,即使你傻白甜一辈子我也喜欢你 

……

毒仙:…其实我说真的,你不是一只兔子,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独孤求败刚刚建立【打鸡血炖兔肉协会】邀请:逍遥兔、嵩山无情、毒仙、KY中文网 加入该群

——等等,最后一个是什么鬼?!

 

KY中文网:o((⊙﹏⊙))o我只是一个官方博,为啥要拉我进来,心里很苦,我只想回家带孩子

毒仙:( ▔, ▔ )这名字取得引人深思

独孤求败:( ﹁ ﹁ )我刚似乎看到了 花式催文心很累 申请加入该群诶

嵩山无情:你敢放她进来你就死定了!!

独孤求败:(╯‵□′)╯那你还举报我论坛帖??!

嵩山无情:……谁让你心术不正

逍遥兔:(#°Д°)啊!独孤大神对不起…( __)ノ可能是之前我跟嵩山大神聊天的时候让他误会了你的帖子了我跟你道歉

独孤求败:○( ^皿^)没关系!可爱的小兔砸做什么都是对的,某人手贱不怪你

嵩山无情:…………

毒仙: ( ̄_, ̄ )你们慢聊,我画画去了

……

 

如此画风诡异又奇葩的一晚就在众人沸沸扬扬的争执中过去了,王源第二日从床上起来,脑子里还盘旋着昨晚上群里独孤求败的尊尊教诲:

写肉重在实践!实践知道吧?要想写出身临其境香气四溢的肉来,就必须有个对象,哪怕是性幻想的对象也可以啊!兔兔我觉得你文里面的小受都特别聪明,但又带着几分狡黠的可爱,你要保持自己的特色,炖出一锅自己的肉来明白吗?

写文最重要的,还是原创里包含的自我特色,这才是读者们珍惜你文字的原因。

 

王源认真学习,虚心接纳,像一块工作时的海绵一样孜孜不倦的吸收着海底两万里的知识,直到嵩山无情忍无可忍的打断他们:

——明天还要不要上班了?

 

他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平和而踏实,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创意长没再像第一天见面时那样热情如火,却也没有对他放任自流,而是采取了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耐着性子细细研磨,更多的时候只是做着一个完美上司该有的样子,唯一照旧的,只有每天带着王源一起吃午饭而已。

【还有颗西兰花怎么不吃?】【不想吃了,吃不下】【西兰花这么营养又美味的蔬菜怎么能不吃?】【……】 

坐在旁边餐桌的员工们纷纷表示从未见过这样哄人吃饭的创意长!太温柔了!只是表情可以不用那么痴汉。

中午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许多员工四散在奥龙广告大楼的娱乐室、自助咖啡厅、图书馆甚至是32楼专供员工午睡用的氧气胶囊仓内。王源自小就有午睡的习惯,如今长成青年也没改掉,依然保留着幼儿一样纯朴可爱的习性,王俊凯发觉后,便故作大方的提供了自己办公室的独立卧室。

“要睡得话在这里睡。”一次午休,他把王源拉到那间独立卧室。

王源环顾四周,满眼的惊叹:“为什么这里会有一间房间?”

“我有时候会加班到来不及回家,就直接睡公司。”

“……那么晚…”王源的重点顷刻间就转换到王俊凯不健康的作息上。

“我习惯了,你不是要午睡,就睡这吧。”王俊凯指了指那张整洁素净的大床。

王源有些微脸红,王俊凯的洁癖很严重,这间卧室从玄关口就被铺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毯,必须脱了鞋赤脚走进去。他很怕自己睡觉有什么不雅的姿势或怪癖弄乱了他的床单,赶忙摆摆手:“算了,我回氧气胶囊睡吧,那个方便又安静,我还挺喜欢那个设计的。”

“不行,你必须在这里睡。”

“为什么?”王源最近和王俊凯私下相处多了,没有一开始的拘谨,偶尔还会抱怨两句,听在王俊凯耳朵里就像是撒娇。

“……你在那种地方睡觉,我不放心。”

王源:“……”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王源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他不是情场高手,连上一次心动是多久都记不得了,哪里能游刃有余的接受王俊凯这些暧昧不明的话!他看得出来王俊凯是真心在意自己,甚至是在意得不得了,却从不挑明了说,而只是像打擦边球一样时不时放个大招,弄得他不知所措。

他怀抱着这些恋爱的小烦恼躺在王俊凯那张大床上,裹着被子滚来滚去最终进入梦乡。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隔音良好的房间内完全看不出时间的流逝,他迷迷糊糊起身抬手看看腕表:

3点半!

“啊啊啊——”他惊叫一声,爬起来滚下床,风风火火的光脚推开卧室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群衣着整齐、光鲜亮丽的高层们目光惊恐的盯着他这个不速之客。

“……”

空气简直要凝结了。

 

“砰——”一声,是王源退回卧室紧紧关闭房间门的声音。

 

这下好了,本来全公司都认定他和皇上有一腿,这次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王俊凯原本坐在位置上跟Alina和几个创意部的谈事情,顺带和公关部的老大商量一下之后春游大趴上要邀请的客户名单,小小的短会眼看就快要结束,却被王源风风火火的打断。

“karry,刚那是谁啊?”人群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好奇不已。

“——我要先进去看看他,这个事情我们之后再谈?”王俊凯没做任何解释,只是起身的样子已经有些急迫。

“Ok,whatever.”

 

“怎么突然醒了?”王俊凯推开卧室门,里面光线有些昏暗,他打开一盏靠落地窗位置的顶灯,就看到王源蹲坐在白色的绒毯上惊魂未定。

“都3点半了!我完了!!”

“你别急。”王俊凯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今天下午是去甲方公司交稿的日子,项目组人都走光了。”

“啊?”王源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我本来打算开完短会再叫你起来的…” 话到这里他眼神突然上下一扫,盯着王源因不安而微微蜷缩起来的细巧脚趾,尾音不自觉带上几分调侃,“现在看来…你自己选了一个很震撼的出场方式。”

王源羞愤难当的捂住脸,“我哪里知道你要在办公室开会?!”

王俊凯倒是笑得一脸畅快,他伸手拉下王源挡在脸上的手,又用手温柔的理顺了王源翘着的几根呆毛:“我在自己的办公室开会,哪里不对了。”

王源气的噘嘴,他思前想后,结合创意长最近的行为举止,还有那些不时冒出来暧昧不已的情话,压抑在心底的咆哮终于破口而出:

“王俊凯!你是不是故意的?!”

 

王俊凯瞪大眼睛看着终于爆发的小兔子,第一次这么理直气壮叫自己的名字,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你觉得呢?”

“哼——”王源双手抱胸扭过头去,一本正经的批判,“——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你别以为你长得帅又有才还是我的理想型我就会乖乖被你套住,我不傻,爸妈从小教导我,看人要注重内在,找对象不能找经济悬殊太大的,这样我在家里的地位会不保的。”

“哈哈哈…”王俊凯笑得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他伸手把王源抓过来搂在怀里使劲揉了揉他的头毛,“…你怎么这么可爱…”

这一席话,他听着只觉得王源在变相对他告白,表达的无非是你离我远一点不然我要把持不住自己了好吗……

王源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两手使劲推拒着他的靠近,“你干嘛啊,别破坏我发型…”

王俊凯还是笑眼盈盈的望着他,只是停了手里的动作,眼波却仿佛被雾气打湿一样覆上一层迷离的光彩,“宝宝,谁说我们经济悬殊大的?作为创意人,怎么能没几分胆色,你就没想过未来有一天会超越我?”

王源一听这个称呼,耳朵尖就要发烫,哪里还管他后面几句:“——你怎么又叫我宝宝?!现在是上班时间,你没喝醉吧!”

王俊凯不置可否,“现在全公司都被你精彩的广播知道我叫你宝宝了,多叫一两次也不会怎么样。”

 “——不行!”王源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可全身依旧在剧烈反抗,他可不能告诉王俊凯,每次他一叫这个称呼,他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这称呼太魔怔了,要是王俊凯整天这么叫他,他哪里还有心思工作,“总之这是很亲密的人之间的称呼,你不可以这么叫我!”

“我们不够亲密?”

“——我们哪里亲密了?!”

王俊凯一手托腮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举手妥协投降,“好吧,那我努力在之后的日子里,每天跟你多亲密一点。”

王源:“……”

 

其实王俊凯心里有谱,他知道自己目前和王源的关系顶多算得上恋人未满,但他对自己的魅力和毅力可是相当自信。

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家小兔子无论在三次元还是二次元都被自己编织的网圈得死死的,根本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他像是一头耐心而沉稳的雄狮,步步为营,精心算计,就等着猎物一步步跳进他埋好的陷阱里。

王俊凯这个人,很执着。他认准了的事情,就会一根筋走到底。他享受征服的快感,无论是事业上还是个人感情上,他乐于做引导方向的那一个,他喜欢一个人就会倾尽100%的对那个人好,但也会霸道的彻底插手对方的人生,从生活步调到事业发展。这种爱往往会令普通人感到沉重,他深知自己的症结所在,所以在对待王源的问题上,已经是小心翼翼,有所收敛。

 

现在他们俩站在房间里瞎扯了一堆,门外就传来Alina轻声细语的问候:

“创意长,刘总监让王源下楼去签【未来墙】。”

王俊凯这才故作镇定的开门出去:“【未来墙】不是在正式录用那天就该去签到吗?”

Alina挂着标准微笑解释:“本来是这样,但是王源被正式录用的第一天,就被创意长叫到这里来了,所以刘总监忘了通知他。”

王俊凯:“……呃…”

王源从后面走出来,眼神疑惑:“【未来墙】是什么?”

“就是公司员工的留言板,这堵墙是从奥龙创始初期的老办公楼移过来的,见证了奥龙从过去到现在的发展史,身为奥龙人,无论以后去留都会在墙上写下自己对人生的目标和希冀。”Alina耐心的解释到。

“哦,听着好燃!”王源双手握拳跃跃越试。

“——对了创意长,”Alina再次出声提醒,“王源的工作证也还没有设计。” 

“我已经帮他做了。”王俊凯短短一句话怔得Alina目瞪口呆。

 

创意长居然亲自帮基层员工设计工作牌!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

 

“——啊?什么工作证?”王源不明所以。

王俊凯擒着一抹神秘的微笑,走到办公桌前,拉开单层抽屉取出一个被蓝色细绳系上的工作牌,把它放置在王源手中:

“奥龙所有设计师的工作证都是自己设计的,背后都有与真人匹配的卡通形象图。”

王源接过来,就看到清爽的蓝绿色工作牌正面一行简洁大气的字迹:

Designer: RoyWang

旁边附上了他穿着白衬衣的寸照,他把工作牌翻过来,就看到背后镶嵌在卡套内的GIF动图。

画面上是一只简笔画勾勒的兔子,脸蛋上不时浮现两抹淡淡的桃红。然而这只兔子又和普通吃着胡萝卜的兔子不一样,它穿着一件披风,不时摆出紧握拳头向天空飞翔的姿势,一副精力充沛随时准备战斗的热血模样,每当它拳头高高举起来的那一刻,画面上的披风就会随风摆动,旁边配上一行爆炸性的字体:

冲叻!

王源看着这个神奇的动图,心里喜欢得不行,捏在手里反复观摩。

“喜欢吗?”王俊凯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

“喜欢!”王源压抑不住心底的喜悦,声音都是清清甜甜的上扬语调,“你咋知道我喜欢超人兔,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只帅气的兔子,拯救世界!”

王俊凯宠溺的摸摸他的头,“这叫心有灵犀。”

他才不会告诉王源是在自己以嵩山无情的身份和他聊天时知道的。

“这兔子虽然是你的卡通形象,不过没你萌没你可爱。”王俊凯赶快趁这个机会多说几句好听的。

“那是——”王源倒是一点儿也不谦虚,“我的萌是由内而发,浑然天成好么!”

Alina:“……”

 

“不过公司真的好厉害!连工作牌都这么好玩!”王源忍不住再次发出惊叹,“不对,应该是你很厉害…”

王俊凯听到他发自内心的崇拜,笑得猫纹露出一条条:“这工作牌里面含了电子芯片,其实是个小型的app记忆卡,要保管好别弄丢了。” 

“好。”

 

Alina欲哭无泪的望着完全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两人,忍不住出声提醒:“创意长…刘总监还在1楼等王源呢。”

“啊,对哦——”王源赶忙乖乖把工作牌挂在脖子上推门出去,“我先下去签到。”

 

王源站在一楼的【未来墙】面前,看着墙面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各色龙飞凤舞的笔迹和涂鸦,几乎没有空隙。他逐字逐句去阅读那些人关于创意与未来的构想,甚至看到了一些已经离开奥龙的知名广告人留下的箴言。

他很小的时候就相信,一些伟大人的离开,总会留下什么东西。

或是曼妙的思想结晶,或是热血上涌的感动。

刘志宏缓缓递给他一只笔,出声提醒:“——该你了。”

王源望着墙面正中心那行最耀眼的大字:

 

把所有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时代已经来临

 

那是学生时代的王俊凯,潦草又凌乱的字迹,霸气的占据着视线正中心,仿佛在宣告世界他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

王源深深凝视着那行已有些褪色的字迹,看着它周围余留的空白:

“我想写在创意长下面。”

“可以啊——你想写哪里写哪里。”刘志宏耸耸肩表示他懂得。

 

王源执起笔,被四周射灯照耀的眼睛里燃烧着一团噼里啪啦的火焰:


十年后,一定要超越王俊凯

 

王俊凯和Alina商谈事情,慢几步才从专属电梯里下到一楼。他看到站在【未来墙】前面嘴角抽搐的刘志宏,又望了眼一旁眼神坚定的王源,刚想走上前询问他写了什么,就听到刘志宏大声咆哮:

“卧槽!王源——原来你志向这么大,居然想反攻!!!”


评论(319)
热度(3722)
  1. SHASU.Miss Doris 转载了此文字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