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06

#最近的目标可能要变成努力打榜


王俊凯看了眼他顷刻间涨红的脸,露出一丝得逞的狡黠笑容,舌尖还回味似的舔舐着自己的唇瓣,像极了情色电影里的慢镜头。

“嘴巴真甜,像果冻一样。”他故意附在他耳边用气音说。

这么短短一句话,撩的王源面红耳赤,心跳快得像要爆炸一样。他还未从王俊凯刚才的偷袭中缓和过来,眼波里泛着些微水汽嘟囔:

“这……这是我的初吻!”

王俊凯一听,嘴角弧度划开更大,“那很好啊,你的初吻不给我你还想给谁?”

靠!

为什么感觉自己像个待宰的小肥羊?

明明是他强吻过来,还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你、你快走吧…小心赶不上飞机。”王源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推拒着王俊凯的胸膛让他赶快离开,不想把更多的惊慌失措展现在他面前。

王俊凯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毛嘱咐:“恩,我真走了,你乖乖的。”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

 

王俊凯上了车,一手托腮坐在安静的车厢内时还在回味刚才那个短短一瞬的吻。他即将和王源分开一星期左右的时间,这个时间长度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足以让两颗本就相互吸引的心沉淀下来。在脱离荷尔蒙制造的恋爱情结下,独处更有助于王源理清自己的情感天平。

他知道自己急进了,甚至有点狡猾,但他必须这么做。陷入恋爱漩涡的人总是患得患失,强大如王俊凯,也会担心在自己缺失的这个星期里,王源会有其他想法,所以他要在走前留给他一个念想。

一个吻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却足以搅乱王源的心房。这就像是某种盖章,给王源打上所有物的标记,让他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能够时时刻刻想着自己。

思念是最好的催情剂。

 

然而事实证明,王源也的确中招了。

他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过的恍恍惚惚,除了工作,其余时间就抱着手机等待电话和简讯。他的个人生活忽然恢复到进入奥龙以前,大神出差去了,创意长也不在公司,尽管依然有三五好友相伴,却总是缺失了某个重要的部分。

这个部分泛着酸甜,每想起来一次,心脏都会泛起一阵酥酥痒痒的颤动。

他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

倒不是说无法理顺自己对王俊凯的感情,事实上他早就栽在了王俊凯手里,垂死挣扎也不过是小菜鸟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

可如今王俊凯一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思念根本没有闸门,像哗啦啦被倾泻的洪水,一刻不停的奔流。

平日里他和王俊凯在一起,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是对方主动,他的感情没有暴露的机会。可如今人一走,当真是想他想得连矜持都做不到,当他第32次咒骂王俊凯怎么还不给他打电话时,他终于意识到——他输了。

他不可能等到自己长成独当一面的大人时才走到这个人身边。

他喜欢他,喜欢到难以抑制,眼里容不下沙子,恨不能独占这个人的每一寸。

 

逍遥兔:(;;_ _).o我觉得我可能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转发(56)评论(99)赞(32)

逍遥兔:回复@花式催文心很累:好的姐姐 

花式催文心很累:兔兔记得明天过来哦

逍遥兔:回复@独孤求败:o((⊙﹏⊙))o大神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毒仙:是啊 ( ̄_, ̄ )你可能得了没有皇上就会死的病

逍遥兔:回复@那些年画的圣诞羊:呃....你(# ̄□ ̄)o保重......各种意义上

……

独孤求败:*\( ̄皿 ̄)/小兔砸你可要为了我的八卦之魂保重身体啊!!我目前追的CP可都BE了!!

那些年画的圣诞羊:(╯‵□′)╯我也……发烧在医院挂了两天水了还不好,某人还不准我工作,这星期还要交两个连载画稿呢要是开天窗怎么办让那家伙去死吧都是他害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冷的看客:回复@女仆装:这你也知道!别再追着哥了,哥这样风一般的男子

女仆装:回复@高冷的看客:你不是不追兔兔的文吗!?.

高冷的看客:.....呵呵,我早忘了上一章什么内容 

女仆装:o(>O<;; )σ病了就好好休息!文不急我可以等!!

妖孽退下成全他们:Σ( ° △ °|||)︴兔兔怎么了!生病了么?!

 

还有两天。

距离出发去日本的日子。

王源在日历上重重划了道叉,看了看出发日上被自己用红色圆圈标注的日期,寂寞的躺回了被窝。

 

……

一只兔子抖了抖披风。

两只兔子表情凝重。

三四五只兔子整装待发。

然后一群兔子飞过去了。

“嘿,源兔,你愣着干嘛!快起来战斗!!”小花胡子兔哥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耳朵。

“怎、怎么了?”源兔颤颤巍巍的看着成千上万只超人兔向东京塔进发的身影。

“地球都要被可恶的大猫攻陷了!你怎么还睡!”

“大猫?!”

“就是那只可恶的凯喵啊!”第一作战队队长小花胡子恨铁不成钢的插着腰,“快起来为保卫家园战斗!”

“不行!不可以打凯喵!!他是一只好喵!”源兔本能的抱紧小花胡子的腰。

“……源兔,你要背叛组织吗?”

“我、我……”

 

“——王源!!”信哥尖利的叫早终于成功把王源从奇形怪状的噩梦中解救了出来。他从床上坐起来才惊觉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刚进来就听到你嘴里吱吱呜呜的,你还会做噩梦?”罗庭信一脸发现新大陆的表情。

“…你这口气怎么充满歧视?我就不会做噩梦了?!”王源抓过床上一个枕头垫子就朝罗庭信扔过去。

信哥不幸被王源的起床气砸中,“没,源哥忧国忧民胸怀天下。”

王源气鼓鼓的掀开被子,脚一蹬:“我忧个屁,我只是忧王俊凯!”他烦躁的下床,生无可恋的抓着信哥的手臂使劲摇晃,“——我为了他都要背叛组织了!你知道事态多严重吗?!”

信哥一脸这货又在抽什么风的表情:“…大早上正常点,你今天不是要去大神家?”

“……哦,对哦。”王源看了看表,“我跟他编辑约了早上10点。”

 

周小薇最近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要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不用再成天顶着凄厉的造型像FBI特工一样神出鬼没的堵截在王俊凯可能出现的各个地方。因为他负责的那位有颜任性、有才更是任性的大神,在出国前一口气交了十章《钱途》的稿子、还顺带填完了一个千年巨坑。

周小薇在收到稿件的那一刻,内心是复杂又激动的。她抹了抹挂在眼角边的两抹辛酸泪,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堪称“淑女”级别的微笑:

“大神,我…这是我今年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我觉得又有动力在编辑的道路上坚持下去了。”

王俊凯端着咖啡杯冷酷的说:“谁送你生日礼物了,我只是告诉你我要出国半个多月,接下来没时间写文。”

“啊?!”

“电话也不会回,所以这些只是你的封口费。”

“……”

“对了。”王俊凯指了指客厅养热带鱼的水槽,“我不在期间记得帮我喂热带鱼、顺带把顶楼露天农场的蔬菜收一下,还有逍遥兔这周末要过来送小兔子,你千万给我接待好了,别暴露我三次元身份知道?”

“我是奶妈吗?!”周小薇忽然觉得人生依然很艰难,“——你以前出差都会把笔电带着码文啊!”

“我这次是去追求幸福,码什么文!”王俊凯酷炫的撩了撩头发,打了个响指,“谁敢阻碍朕的追兔大业,杀无赦。”

周小薇:“……”

 

王源现在站在大神的家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他刚把兔宝宝连同竹篮一起安顿在嵩山无情事先整理出来的阳台一隅,就被热情的周小薇带着在别墅转了一圈。王源从小花园逛到三楼顶棚的露天农场,觉得新奇又不可思议。

大神的家设计得十分现代化、甚至有点高科技。除了指纹识别系统外,所有家电的开关都由小型人工智能控制。尤其是一楼客厅的装潢和布局,带着一股高贵的冰冷气息。

可是上到二楼的书房和卧室,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墙体设计略偏北欧风格,成片的白和蓝相接,显得清爽又干净。王源站在宽敞明亮的书房内,望着这满满半墙的书,同样是书柜,上面堆着的书却是分门别类规划整齐,他凑近细看,才发现涵盖面广得让他咂舌。

科技政治、世界名著、历史地理、人文社会、艺术设计、漫画……一些书的边沿上贴着便利贴,一些看到一半的还会夹一个露出半截老虎尾巴的书签。王源随手翻开一本陈年的《Wallpaper》,就看到便利贴上面注释着哪个点正在作为资料用到。

紧邻书架的白色写字台上堆着几张零散的资料、笔记本和随手涂鸦。

王源这才注意到写字台正对着的墙面上,挂着一贴行云流水的毛笔字:

 

无在寂寞中空落,热闹中忘形

 

他心里忽然产生一种微妙的情绪。

在KY网凭着灵光一现的才气写作的自己,从没有像嵩山无情这样的严谨和专注,大概也没有他这样持之以恒的毅力…嵩山无情所构架的世界总是庞大恢弘,却又不会过分枯燥从而失去网络小说的趣味性,这样的境界并非一朝一夕,而是需要长期的积淀和专注。

这让王源不禁好奇,嵩山无情的内心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才能丰盛到装下那么多曼妙的奇思异想。

 

“你来的正好,帮我一起收下蔬菜吧?”

此刻他们站在三楼顶棚的露天农场,周小薇正可怜兮兮的向他请求帮忙。

“好啊~”王源欢快的答应。

其实周小薇并未带他逛完别墅的全貌、比如会暴露身份的地下停车库和小书房。但仅仅是这些,对于王源来说也已经足够。他像是半只脚踏入了嵩山无情的私人领地,窥探到一二,发觉到大神既现代却又传统的一面,心里震撼不小。

“姐姐,我想给土豆雕个笑脸。”王源拿小刀在一颗黝黑的土豆上简单画了几笔,“你可以帮我把这个土豆单独给大神吗?”

周小薇愣了愣,“好啊。”

王源看着手里那颗圆圆的小土豆,想了想又在笑脸两侧加了两个圈圈:“这是红晕。”

周小薇看着他认真刻画的表情,嘴角无意中勾起的甜甜微笑,心里暗暗激动:

逍遥兔真的好可爱啊!!

 

王源在出发前一晚,大概是想到马上要见到王俊凯,居然激动的睡不着了。

凌晨,他攥着手机发呆,心里情绪翻涌的厉害。走的时候王俊凯明明说每天都会给自己打电话和发微信,为什么他都要出发去日本了,他却连个泡都没冒一个?!

难道是在日本有什么艳遇?

遇到旧情人一眼万年死灰复燃?

历经这么多年才意识到自己爱得还是他?

 

王源烦躁的踢了踢被子,自己一定是写文写到魔怔了。

可是……这么一想王俊凯的情感经历到底是怎样,他以前谈过恋爱吗?

王源忽然意识到自己对王俊凯的过去知之甚少,对他现在的生活也了解不多。他突然莫名急躁起来,喉咙干渴得要命。他起身下床倒了一杯水,借着从窗户洒进来的月光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他躺回床上,看了眼床头钟,意识到日本那边大概是深夜一点,颤抖着打开微信界面。

想了想打了两个字:

在吗

 

消息刚发出,那边立即秒回,简直好像对方此刻也守在手机前一样。

王源于是又发了一条:

最近很忙吗

 

他等了半天,那边也没有回复。

他心底闪过一丝恐慌,忽然觉得自己的胡思乱想可能应验了。他着急的翻找着王俊凯的手机号码刚想拨过去,对方却先他打了过来。

“喂?”

“宝宝,为什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劈头盖脸一句质问。

 “不是你说你会每天给我打!”王源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哪有这样恶人先告状的。

“我要是忙起来忘了,你就一直不找我?”

“那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不忙啊。”

“……”

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双方都有些怄气。或许是因为深夜的房间太过安静,王俊凯原本就性感的嗓音更显出几分撩人。隔了那么多天听到心心念念的声音,原本应该是欣喜若狂,两个人却在我不给你打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的千古难题上跘了跤。

王源想了想忽然觉得有点无聊。

恋爱中的人真是太娘炮了。

“所以你不是遇到旧情人了?”

“……”电话那头微愣数秒,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什么旧情人?”

“呃…我就随口一说。”王源蹭得从床上坐起来,“我其实是想跟你说……”

“……”王俊凯止住了笑,“说什么?”

“…我想你。”王源头一次主动,耳朵悄悄红了,“…很想很想,你不在一点儿都不习惯,我吃饭也不香、和朋友出去玩也只会发呆、晚上还失眠,昨天中午还像个痴汉一样在你办公室的卧室里赖着舍不得起来…对了,还做噩梦!我为了你都快背叛组织了!”

王俊凯沉吟片刻,他虽听不懂他家宝宝最后一句是个什么鬼,但是这么一番跟表白没什么区别的撒娇简直要把他乐得找不着北了,连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握着手机抑制不住心底得兴奋:

“宝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或许是夜半时分总有点逢魔,王源的声音抖了抖,“我知道啊。”

“知道什么?”

“我可能是开花了。”

王源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攥着床单。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

“王源,你不是开花了。”

 

王俊凯的声音暗哑又缠人:

“你是中毒了。”

他顿了顿:“——跟我一样,无药可救。”

 

许多时候,两个本就心意相通的人,或许只需要一点小小的香辛料,可以是思念、可以是气味、也可以是一点点情话、甚至只是一句短短的简讯,就能在对方心底掀起惊涛骇浪,淹没掉五脏六腑的所有感觉。

这一刻,王源终于决定坦诚自己,抛开事业、抛开上司下属的身份、甚至抛开他一直悬在心底的未来,他只知道,他喜欢王俊凯,他想他念他要他,他不能再等了。

“王俊凯,你太狡猾了。”

“…宝宝。”音调里暗藏着多日不见的压抑难捱,“快点来日本见我。”

 

 

终于抵达东京,刚下了成田机场,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转车往伊豆去。

热海是伊豆半岛的东入口,自古以来就很繁华,是气候温暖、风光明媚的观光地区。王源跟在刘志宏身后,他们设计A组10多个人搭乘一部大巴,车子从河津出发向南驶往下田,顺着135号沿海公路蜿蜒前行,四周景色秀丽,让人心旷神怡。

晌午的阳光暖融融的照在王源身上,令他有些昏昏欲睡。

但沿途的美景和即将见到王俊凯的兴奋又冲淡了他的睡眠,他用胳膊肘撞了撞一旁谈笑风生的刘志宏:

“宏哥,春游为什么不住东京市?”

刘志宏耸耸肩:“公关部今年准备的第一站在海滩,据说是为了晚上的沙滩派对,比基尼美酒音乐每年似乎都没少啊!”讲到这里刘志宏双手合十做星星状。

“也就是说我们要在伊豆先待上两天?”

“大概,具体你问DC。”刘志宏凝神观察了会儿他,压低声音暧昧的问,“怎么了?想脱离大部队和皇上二人世界?”

“……”

“我跟你说,跟皇上谈恋爱不能太墨迹,要快准狠!逮着机会就得上!”他一手搭着他的肩哥俩好的说,“这样的黄金单身汉身边多少花蝴蝶啊,你以为你是颗多好的大白菜啊,他就愿意拱你一个?”刘志宏说到这里深深打量了王源一眼,“嘛,小模样是长得挺水灵~对了,要是以后小飞蝗腾达了,别忘了宏哥对于你的知遇之恩啊。”

“知遇之恩?”王源听出了一丝端倪。

“对啊,你不知道吧。”刘志宏神秘兮兮的说,“当初你的简历可是被人事部pass掉的,可我看出你是真有天分,所以给你们学院的黄院长打了电话。”

“……”

“是不是很感动?”

“…宏哥,你真是个好人。”王源深情的握住他的手,“我不想再骗你了,其实你之前放在纸袋里的那包薯片是我偷吃的,你别怪我,我饥不择食没忍住。”

刘志宏:“……”

 

抵达温泉旅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

一行人提着简易的行李箱下车,住宿地点是一家当地知名的民宿。

这是一间木造的建筑物,周身被翠绿自然环绕,散发着安静平和的氛围,馆内随处可见昭和初期建筑的痕迹。旅馆每个房间里都有单独的温泉浴室,同时也有很多露天温泉,可以边眺望远处富士山和海岸线边舒舒服服地享受。

民宿离他们即将去的海滨沙滩不远,王源被分配到的房间号在人烟稀少的007。他提着简易行李箱刚刚走到房间门口,就撞上公关部的老大DC正好从房间出来。

“呃……”

王源有些认生,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DC是典型的混血,父亲是讲究绅士主义的英国人,母亲来自瑞典。他的面部轮廓有着欧洲人特有的锋利,却因为很爱笑,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会显露出反差性极强的亲和力。

“你…怎么会在这?”DC疑惑的看着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

“我…我住这里啊。”王源回答的很没底气。

DC看到他拿出门卡刷开007号房间,脸上的表情惊愕不已,尴尬的咳嗽两声,“咳咳…你们住一间?”


王源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DC大概也不知道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他和王俊凯率先来到日本,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一个星期。这一排房间都是高管人员的住处,他刚准备出门就看到这只小绵羊像无头苍蝇一样盯着隔壁karry的房间,现在居然还如此淡定的告诉自己他住这里,他一时间觉得世界有点玄幻。

所以他们俩早就暗度陈仓?!

话说这成语用的对吗?

……不管了!


“没什么…收拾好了就快出来吧,大家马上要去海滩。”DC悻悻的留下这句话后逃之夭夭。

王源狐疑的挠了挠头,整个人都是不明不白的。不过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的小脑袋来理清思绪,大部队10分钟后要集合去海滩,所以他进门后连房间都来不及仔细欣赏,更谈不上观察细节,只是草草换了个衣服就出了门。

 

“这里还有摆渡车?”王源有些兴奋的坐上车,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公关部特意定的。”

“啧啧……”王源在心里小小的诽谤了一下这群有钱人。

 

位于伊豆半岛的海滨沙滩,充满着南国的风情。大概是因为常年受到阳光的恩惠,一年中花朵都开得十分烂漫。

现在正值4月,整个岛国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虽然他们目前所处的下田不是赏樱的最好去处,但是距离海岸线不远的河津,却有大概8000株的樱花树,伴随着湿湿咸咸的海风把浪漫的香气沉淀在空气中。

王源扫了眼海滩,风景很美。


——可是他到现在还没见到王俊凯!

这么一想,完全没有游玩的兴致!!


整个队伍里,就他表情恹恹的跟在大家后面,像只吃不到胡萝卜的兔子。他忽然想起自己前几天做的噩梦,思绪开始神游天外,直到人群爆发出几声喊叫:

“创意长!”

“啊——创意长好!”

“Hey!karry! ”

 

王源猛地抬头,穿过人群精准的找到那个正朝他们迎面走来的人。

才一个星期不见,就好像不一样了。

王俊凯穿着一件白色的工字背心,下身着一条浅色沙滩裤,赤着脚踩在细碎的白沙间,暴露在空气中的小麦色肌肤看起来健康又漂亮。他带着一副浅灰色的墨镜,鬓角的刘海似乎刚刚浸泡过海水,湿漉漉的,偶尔滴落几颗水珠在肩上。

隔着这么远看,王源也移不开目光。他架着镜框的高挺鼻梁、下唇、肩线、手臂精瘦的肌肉线条,小腿肚,身体的每一处都散发着迷人又强大的荷尔蒙。

他直直愣在原地一帧帧记录他的样貌。

 

DC和杰森走在人群前面,一看到王俊凯就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后者抿着唇向他们走来。

一步。

两步。

他摘掉墨镜,冲大家露出一个耀眼的微笑。

 

DC刚想张开双臂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下一秒,王俊凯目不斜视的穿过了他们。

 

他停在王源面前,长臂一伸,就把人直接捞到了怀里。

 

“想死我了。”王俊凯身上带着海洋清香,抱住他的手臂死紧,他吻了吻王源泛着粉红的耳尖呢喃,“宝宝,你穿海魂衫的样子真可爱。”

一听这话,王源居然矫情的憋了几滴泪。

一个星期以来的空落一瞬间被填得满满当当,从大脑到心脏,呼吸到气味,全是王俊凯热情又缠绵的气息。他张开双臂,不顾周围或明或暗的视线,牢牢抓住王俊凯的背,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凑到他耳边说:“你嘿烦诶…这里这么多人。 ”

王源觉得自己完了,他在心里默默对花胡子兔哥说了句抱歉,我可能真的坚守不住…要背叛组织了。

“那你倒是别抱我这么紧啊?”王俊凯在他耳边戏谑的笑。

“不要。”小兔子收紧了手臂,“我被502胶黏住了!”

王俊凯露出尖利的小虎牙,咬了咬他的耳廓:“你还可以再黏紧点。”

“王俊凯…”王源还在跟他咬耳朵,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王俊凯啊。”

这叫声太销魂了。

王俊凯被他软绵绵的尾音撩得心上一动,情不自禁的啵了一口他的脸蛋:“…你再撩我我立马把你办了。”

“…唔…”王源嘟哝两声,手却不安分的去摸王俊凯腰上的肉,“你长了点肉诶,是不是在这里日子太滋润被养肥啦?”

王俊凯龇牙咧嘴的去揪他的脸颊肉,“嘶——宝宝现在本事见涨啊,敢说你老板肥?”

“窝九缩缩捏呗呐窝(我就说说你别捏我)…”王源笑得眉眼弯弯:“老板,可以亲亲你吗?”

 

——啪

——理智被脆生生崩断的声响。

王俊凯看着王源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心里波涛暗涌。

他早该想到的,能吸引自己目光停驻的人,无论是在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哪里有那么简单。

逍遥兔根本不是有诱受的潜质,而是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未经修饰的天然魅力。他睁着小鹿般的大眼睛卖萌的时候、他咧嘴笑露出两颗兔牙的时候、他红着耳朵说想自己的时候、他闭上眼睛颤抖着睫毛亲过来的时候,他的一颦一笑都散发着自己无法抵挡的诱人气息。

天然与魅惑,这两种自相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演绎。

 

没有宣告感情的时候,自己就被他的可爱圈得死死得。

好不容易可以亲亲抱抱,又被他不时流露出的粘人和大胆搅得方寸大乱。

 

冷静理智周全的王俊凯哪里去了?

说一句话都能狠狠震住全场的创意长在哪儿?

 

算了,见鬼去吧!

 

“啊——”王源吓得发出一声惊呼,“你干嘛啊!快放我下来!!”

王俊凯单手抓住了王源的小腿,把他扛在肩上,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我改变主意了。”

“啥?”

“我现在忽然想吃一顿肥美的兔子大餐。”

王源OS:呜呜呜,嵩山大神,我没想错,创意长果然是想把我养肥了再吃掉!!

 

……

远处的围观群众早已带上防闪瞎专用的墨镜,站在距离他们10米开外的地方各玩各的,可这依然抵挡不了这股恋爱的酸臭味萦绕整个海岸线。DC和杰森在被王俊凯彻底无视后,傻愣愣的对视一眼:

“他刚是穿过了我们?”

“恩,穿过了。”

“所以他其实看不见我们?”

“恩,看不见。”

 

半分钟无言的沉默后,他们一脸沉重的拍了拍对方的肩,露出一抹残破夕阳般美丽的笑容:

“笑着活下去。”

 

奥龙的员工,今天也在夕阳下向着青春努力奔跑。


评论(294)
热度(3582)
  1. SHASU.Miss Doris 转载了此文字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