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07

#好久不见(⊙x⊙;)

#最近脑洞太多时间不够,黑色九月很可怕

#祝小凯16岁生日快乐,这章很甜

——————分割线——————

 

“好丢脸,快放我下来。”

王源把脑袋耷拉着垂下来,一点儿也不想让路过的人看到自己被扛在肩膀上的怂样。

现在正值热闹的4月,下午3点过的海滨沙滩人来人往,到处是一片嬉笑欢闹的男男女女。王俊凯长相出众,走到哪里都不缺乏被他外表吸引而来的视线。更何况他刚刚嬉水上岸,湿漉漉的身体散发着饱满诱人的魅力,被伊豆的暖阳镀上一层金色,显得清新又明亮。

“放你下来,你保证听话?”王俊凯气定神闲的问。

“我什么时候不听话?”王源生气的嚷嚷。

他话刚一出口,王俊凯突然松了手上的力道,王源整个人便顺势往下滑,趾尖刚碰到白沙摊便被他及时伸手搂住了臀。

“——你怎么突然松手!”王源吓得死死抱住王俊凯的脖颈。

王俊凯被他抱得心中畅美,眼角眉梢全是闪闪发亮的爱恋。

这天之前,他在日本的时间只有工作和备受煎熬的思念,每一秒都像是度日如年。尽管严苛的职业素养让他在工作中依旧能全神贯注,可一旦工作结束,头脑冷却下来,他便总是望着夜晚的海滩出神。

DC和Alina看出他的意兴阑珊,闲暇时光邀请他一同去河津赏樱,却只换来高冷的创意长一句毒舌的回应:

“和两个单身狗一起赏樱有什么意思?”

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的两人,最终选择面带微笑退下,独留创意长一人面朝大海,继续傲娇。

 

“不是你让我放你下来?”王俊凯搂着王源装无辜。

“……”王源简直不想跟他理论,王俊凯搂得他太紧,两人黏得简直跟连体婴儿似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别抱我这么紧,你身上湿哒哒的,把我衣服都弄湿了。”

王俊凯听了便故意挑眉戏弄他:“你嫌弃我?”

王源忙摇头。

“那是不喜欢我抱你?”

王源脸红了,又小声说:“…不是啊。”

王俊凯便得寸进尺:“那你亲我一口。”

“啊?”王源的声音抖了抖。

“亲嘴巴。”

王源:“……”

王源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脑袋轰隆隆作响,活脱脱像一朵彩色的蘑菇云。王俊凯为什么总这样,说话做事从来不考虑周围人的眼光,虽说如今社会开放、同性之间的爱情已经得到了很多包容和祝福,但从没有人像他这样,喜欢的这么明目张胆,这让自小在传统家庭长大的王源,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又幸福无比。

王俊凯在用行动告诉他,他们的恋爱不需要躲躲藏藏,值得这世界上最美的天气和风景。

“一定…要、要在这里亲吗?”王源埋着头把脑袋蜷缩到他怀里,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在他胸口拱来拱去。

“怎么了…”王俊凯低头亲了亲他柔软的发旋,“…难道不想我?”

王源赶忙摇摇头,好半晌才鼓起勇气凑到他耳朵边小声说:“想你,还有…好喜欢你。”

这告白如今像是毫无必要,真正说出口却又非同凡响,拥有有震颤王俊凯耳膜的力量。

王源话一说完,就凑上去轻轻啵了下王俊凯的唇瓣,第一次主动做这种事情,他有些不适应。刚一亲完人,又把脸埋在王俊凯胸口不起来,发出软绵绵的嗡嗡声:“想和你在海滩走走……”

这是在撒娇吗?

王俊凯被萌得心都软成了一片,他捧起王源的脸沿着他粉红的小耳朵亲了一路,从眼角眉梢到水莹丰满的唇,全是嬉戏一般的吻,挠得王源脸上酥酥痒痒一片。

“哈哈哈…好痒。”王源笑着推推他的肩膀。

王俊凯顺势一把揽住他的脖颈,亲密的吻上他的额头,借着伊豆明媚的阳光线,用手机拍下了这短短一瞬间的美好幸福。

这张照片,后来被王俊凯细心放置在办公桌前。

 

 

王俊凯怎么可能不满足王源的心愿,他们一个星期不见,其实只要待在对方身边,做什么心里都是美的。

他们牵着手吹着海风散步,王源细巧的脚趾缝一路沾染上不少细碎的白沙,王俊凯觉得可爱,走不了几步就用脚趾去勾他的脚,王源就骂他不正经。

“你别老勾我。”

“那你别招我啊。”王俊凯揽着他的肩说。

“谁招你了,我好好走路也有错?”

“走的这么撩人,怪我咯。”

王源想暗骂一句靠你妹。

打闹途中遇到楠哥和几个摄影部的同事,王源面皮薄忙和王俊凯保持距离,后者倒是大大方方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阿楠看着创意长那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只想有多远躲多远,还来不及跑路,就被皇上叫住:“阿楠,把你相机借我一下。“

“呃…可我还得拍片子。”他小心翼翼的说,“ DC让我去给他们公关部拍泳装。”

王俊凯不耐烦的一把抢过阿楠的相机,露出一脸睥睨苍生的霸王色:“他们那群妖蛾子有什么好拍的,每次来度假搞的跟选美大赛一样。”他撇了撇嘴,“我给我宝宝拍几张,一会儿回民宿还你。”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把愣在原地的王源拖走了。

 

“……”

阿楠觉得今天的海风有点喧嚣。

 

王源涨红着脸被王俊凯拖到海滩一隅:“你干嘛抢楠哥相机,我们不是有手机?”

 “手机这么不专业的摄影怎么配得上我宝宝的可爱。”王俊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快过来给朕卖个萌,我拍了录成光碟可以在家里观影室随时欣赏。”

王源:“……”

 

王俊凯拍了一会儿王源浸泡在海水里游泳的“湿身”图,望着他被海水打湿的浅色海魂衫下若影若现的美人线,喉咙干渴得厉害,小腹窜起一阵阵危险的火苗。

镜头里王源的身体散发着大海的咸湿味道,刘海被水珠磨的湿润清亮,眼角眉梢被日光和海浪浸泡过后,尽是一片澄澈透亮。王源原本只是想下海玩玩水晒晒太阳,回过头就看到王俊凯还站在岸上,他不满的张开手臂抱怨:“你拍什么啊?下来跟我一起玩啊。”

创意长觉得自己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把抓过从他身后路过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刘志宏,把相机丢到他怀里交待:“你要回民宿?”

你是背后长了眼睛吗?!

简直可怕。

刘志宏冷汗直冒,还来不及回话,就又被他粗暴打断:“——正好帮我把相机带回去。”

“……”刘志宏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想说自己只是要去上个大号,无奈皇上的眼神看起来锋利又危险:“对了,不许偷看里面的东西。”

 

呵呵,并没有人想看虐狗大片。

 

王俊凯吩咐完,就迈开步子朝王源奔去,一下水就把王源抓到怀里圈住:“宝宝,别玩了,我带你回去换衣服好不好?”

王源不明所以的睁着大眼睛看他:“为什么啊?我里面穿的泳裤没事啊。”

王俊凯看到他被海水浸湿后胸前若影若现的粉红颗粒,呼吸急促:“不行!”

王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抗议。

王俊凯立马转换攻势,温柔的劝哄:“早点回去换衣服,今晚料理长可是准备了丰盛的大餐犒劳舟车劳顿的员工,一身清爽出来聚餐不好?”

王源一想到美食,有点心动了,对于馋嘴的逍遥兔来说,似乎清凉的海水都没有食物来得有诱惑力。两个人又打闹了一会儿,终于在夕阳染红海岸线时乘摆渡车回了民宿。

 

王源此刻站在通风良好、环境优美的房间内望着已经脱掉工字背心的王俊凯生无可恋。

他们的房间是典型的带有传统日本风情的和式套房,正中央却有一张极大的西式矮床,保留着席梦思式的舒适。家具和墙壁的图案融合了日本最具象征性的风物雪、月、花图案,勾勒出花鸟风月的情趣。房间内设有柏木的私人露天风吕,可以在享受悠闲的泡汤时光时远眺富士山的壮美景色,非常愜意。

王俊凯嘴角勾起一抹纯良的微笑,他裸着上身走过来把小兔子抱到怀里亲亲鼻尖:“发什么呆?”

王源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们住一间房?”

“不然呢?”王俊凯挑挑眉,露出几分痞气,“奥龙订的所有房间都是两人一套,你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和别人住?”

王源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伸手捂着脸哇哇大叫:“啊啊啊啊——我刚来的时候还那么理所当然…”

王俊凯简直不知道他在叫唤什么,把人抱起来丢在温泉池旁边的石台上:

“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王源:“……”

 

乖孩子别点→不老歌        zine

 

两个人到达露天餐会的夜沙滩时,已经快8点,算的上姗姗来迟。

王源刚才被王俊凯伺候着清理身体,有强迫症的处女座耽误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从浴室折腾出来,王俊凯又在王源的穿着上指手画脚起来。白天被海水打湿的衣服肯定是没法穿了,王源换了一身素白的体恤衫搭配浅蓝色的背带裤,七分裤脚刚好露出纤细的脚踝,柔软的头发翘起一小撮呆毛特别可爱。

“迟到了快点进去啊。”他们站在餐会门口拖拖拉拉,王源着急推王俊凯。

“等等。”王俊凯极为隐蔽的捏了捏王源被背带裤包裹着的屁股,“你确定你没事?”

王源脸胀得通红,觉得男人的自尊遭到蔑视:“我没事!好得很!健步如飞!”

 “……”

王俊凯从兜里掏出一只蓝绿色相间的编织手环。王源记得这个牌子,和王俊凯一直戴在手腕上那条一模一样,Kiel James Patrick标志性的船锚设计深得人心。王俊凯一边给王源栓手环一边抱怨:“手腕太细了,你待会儿给我多吃点。”

王源心里甜滋滋的,露出糖果般甜甜的微笑:“听说可以吃到神户牛排,我期待很久了。”

王俊凯撇嘴一笑,“小馋猫。”

 

王俊凯也换了简单的黑色上衣和七分裤,反戴棒球帽,模样看起来休闲又不失风度,还带着几分酷炫的霸气。

他们俩刚进入喧闹的露天餐会,几个穿着时髦的男女立刻放下手中的餐盘朝他们走来。王源一眼就注意到走在最前的DC和Alina,他忽然想起今天初来乍到时与DC简短的对话,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Karry你跑哪儿去了?”DC一脸苦相的抱怨,“不是说七点半准时上台?”

“创意长,我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奥龙东京地区的负责人长泽女士过来了。” Alina抢站在DC前面说。

 “嘿!A,你干嘛每次插我话!”DC不满的抱怨。

“我这个比较重要!”Alina不耐烦的瞪他一眼。

 

“啧。”王俊凯很烦的砸吧一声嘴,面前的一群人立马噤了声。他伸手一把将妄图偷偷溜走的王源捞到怀里,“没见过谈恋爱的?今天开始是度假时间,No business,ok?”

绚烂的夜色灯光中,王源梅花鹿一样的优美脖颈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红痕,连锁骨处都是一片奢靡的景象。围观群众默默的吞咽了下口水:“……”

创意长有点猛。

 

“我们还没吃饭,有什么填饱肚子再说。”王俊凯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真是太任性了!

简直不要脸!!

DC把这对令人发指的情侣控诉了一万遍,忿忿不平的去通知场控修改表演次序,让DJ把他请来的那组非洲黑人的吞火表演排到前面。所谓单身狗也是有人权的,半个小时前就开始喝酒狂欢的员工们此刻正处在微醺的状态,皇上刚刚次到了兔兔的八卦从高层人员那里一传十十传百,刘志宏很快得到了消息,他举着小喇叭爬到附近的一颗树上冲他们设计A组的人广播:

 

据说皇上刚才次到了兔兔!龙心大悦!

全靠我的一手好助攻!

宏哥我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耶——跟着宏哥混,有肉吃!”围观群众举着啤酒杯冲树上的“猴子”欢呼,站在树下的杰森摇摇头,只想说关你屁事加什么戏,一看就是喝醉了。

 

路过的观光客看着这群疯狂的广告人,不解的询问:“他们在说什么?”

“据说是在庆祝吃兔子肉的事情。”

“中国人这么可怜,连兔子肉都吃不上?”

“可能兔子肉在他们那里是十分稀有的品种。”

“原来是这样。”

 

王源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奥龙声名远扬。其实自从他早前搬到92楼开始就已经在奥龙引起了轰动,他现在对投递在自己身上或明或暗的视线已经形成了免疫力,甚至能做到泰山崩于前我自归然不动。

何况他刚和王俊凯在床上“打闹”一番,现在肚子饿的不行,眼里只有美食。

奥龙给夜餐准备的食物很丰盛,除了传统的怀石料理、日系风的甜品,还有各种海鲜和烧烤。料理长森田在距舞台不远处摆了长长的餐桌和一个小型厨房,亲自烹饪神户牛排供宾客食用。

王源端着盘子两眼发光,一路吃过去,王俊凯跟在他后面直摇头。

“宝宝,慢点吃,前面还有你心心念念的神户牛排。”王俊凯一发声,王源立马回头看他,嘴里还咀嚼着肉汁四溢的炸鸡块,脸颊鼓鼓的推他:“唔…你怎么还在这里,我自己吃你别管我,刚Alina不是找你有事?”

王俊凯可委屈了,摸摸自己的肚子:“我也没吃啊,你不心疼?”

“可Alina不是说让你去跟长泽女士吃饭?”王源说到这个小眼神一飘一飘的,特别不走心,“吃啥好的记得给我带一份。”

王俊凯搂着他肩哈哈大笑,还捏捏他的脸逗弄:“听说有什么盐烤的黑鲔鱼,在前面搭的小帐篷里面,那我过去露个脸?”

王源其实就是嘴上说说,没想到他真要去,只能继续逞强:“好啊,你快去。”

“那我走咯?”王俊凯作势要离开。

“嗯。”王源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嘴唇撅得老高。

王俊凯见他当真一点儿也不留自己,迈着长腿心一横真走了,步子却慢的跟老太太散步一样,不过还是把王源唬住了。他才走两、三步,王源就着急的喊他:“——你给我回来。”

王俊凯得逞一笑,转过身飞快就走了回去:“怎么了?”

“…我、我突然想起,我吃东西缺个端盘子的。”

王俊凯:“……”

 

宝宝真是太不坦荡了!

 

王俊凯和王源一边用餐,一边大玩互喂食物的游戏。王源吃得差不多了,良心开始不安起来,他捏捏王俊凯的衣角问:“你真的不用去看看?”

“什么?”王俊凯不解的问。

“我看Alina他们刚很焦急。”

王俊凯嘴角擒着一抹微笑,夜色中他的神态依旧散发着动人的光彩:“我还不至于分不清轻重缓急,你真以为Alina和DC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

“他们只是在控诉我这几日的暴行。”王俊凯挑选了一杯青柠薄荷蜂蜜水递给王源,“接待宾客和调整节目秩序这种事即使我不在,他们也能应付自如。你说说我的职位是什么?”

“……”王源沉默半秒,“奥龙中国首席创意长?”

“没错。”王俊凯的声音缓慢有力,“我只是大脑,或者说是给奥龙打针的兴奋剂也不为过。我的工作是带领大家打破常规、开创别人没有见过的新鲜事物,至于其他的事情,我相信我的团队比我做的更好。”

王源被他这席话弄得有点语塞,塞了只小龙虾到他嘴里,“你牛你牛,吃东西吧。”

王俊凯呜咽两声,还来不及控诉,王源又问:“所以你干了什么暴行?”

“长得太帅?”

“……”王源深呼吸一口冷静分析:“这只是一种原罪,不算暴行。”

“哦。”王俊凯吃完,挑眉思索自己最近干过的事情:“压着他们在SY研发部加班?”

“加到很晚吗?”

“也没多晚,就半夜1点。”

王源:“……”

“也可能是不小心打击了他们的自尊心。”

“像你会干的事情。”王源使劲点点头。

“可我没说什么啊?”王俊凯大呼冤枉,“我只是前天嘲他们单身还试验什么情侣手机app而已。”

王源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王俊凯搂着王源的肩锲而不舍的认真检讨,“…其实我想了想,应该是因为——”

他话未说完,就被神出鬼没的DC和Alina一人一边架住胳膊“绑架”住:

 

“——别想了,你没干什么,只是虐狗而已!”

 

评论(233)
热度(327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