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秋老虎

#突发脑洞     #纯属虚构

 

王源这天早晨从酒店床上醒来,照例要侧身去叫王俊凯起床,可一扭头还未出声就被对方额头刚冒出的痘痘吸引了视线。

王俊凯睡觉的习惯会因地制宜,如果王源在身边,睡眠通常很沉,也不太管姿势,平日里遮挡额头的刘海会散落开来。若王源不在,长长的手臂会不自觉放在额头至眼尾处,借以遮挡日光或突如其来的摄像头。

最近活动较多,加上两人正处在心照不宣的“蜜月期”,晚上睡觉总是十分黏腻。

王源昨晚睡前唇瓣刚和王俊凯的额头亲密接触过,精确记得那里光滑平整,此刻见到那颗痘,十分新奇,忍不住整个人扑到他身上扒开刘海仔细看。

这凑近一看,暗觉不妙。

长得还有点明显,估计化妆师会说了。

“唔……”王俊凯被他压在身上的动作弄醒,额头依稀感觉到指腹的温度,很熟悉。他缓缓睁开眼,心里很笃定是谁,也没仔细看,直接把扑在自己身上的人拉下来亲了一口,“大早上的…你干嘛?”

王源脑袋埋在他颈窝,手却还磨挲着他额头,“你长痘了。”

王俊凯意识尚不清醒,嘴里迷迷糊糊:“嗯…嗯?”

王源又用指腹搔刮了两下,“我刚看了,有点明显。”

王俊凯顺着王源的手指去摸,王源一碰到他,忙握住他的手指给他指路,果不其然,那里感觉到一块圆圆的突起:“嗯…估计换季吧,最近皮肤也有点干。”

王源立马反驳:“我也换季啊,就没长。”

“你还小。”王俊凯说得顺口,搂着王源的身子想睡个回笼觉,“各项发育期还没到。”

王源一听这话就急,他现在正是敏感期,青春期男孩有的烦恼他都有,血气方刚更是不少,别提多在意自己身体的各项指标了。他在被子里拱来拱去不让王俊凯睡个好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才不是!你就是上火,别找借口了,昨晚上你怎么不说我小?”

王俊凯被怀里扭来扭去的团子弄得瞌睡全无,直接伸出一条长腿把王源夹住不让动:“是啊,最近我生日还憋得难受,我能不上火?”

王源一听他的暗示,身子也不扭了,闷半晌才自我矛盾的回一句:“我还小,还小叻。”

“…也不小了。”

 

王俊凯觉得王源最近有点反复无常。一会儿哇哇大叫自己是源哥,高贵冷艳派头十足,一会儿又卖萌撒娇,打着卷儿说自己还小。特别是彩排的时候,上一秒还在酷炫的走位,镜头一撤又蹦蹦跳跳来拉自己的手,两个人十指相扣没多久,他又率先松开跑远了跳到胖虎背上去打闹。

怎么这么古灵精怪呢?

王俊凯一直看着这样的王源,自觉已经把他摸透,可是到底还只是十六岁的高中生,“正青春”男孩的心思就像天气一样,变化莫测,一会儿给几口糖吃,一会儿又下点儿小雨,令初显成熟的小老虎难以招架。

 

“诶,穿这条裤子,不要穿那条。”王源开始给王俊凯搭配衣服。

“怎么了?”

“这条显得腿更长,而且跟我更配。”王源指了指自己腿上那条破洞牛仔裤。

“哦。”王俊凯二话不说换了过来。

 

生日当天录制节目,休息时间又不知道王源跑哪里去了。王俊凯刚想询问工作人员,就被几个热情的长辈拖住寒暄,这其中不乏有些长年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女艺人,看他的眼光说是友善,却又总夹杂着几分欲说还休。

王俊凯是不怎么注重这些小细节的,但凡是问话他都尽量礼貌周到,再带上几分凯式段子手的幽默。

等到王源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王俊凯和那位知名小花旦状似热络的招呼。虽然他们周围还站着其他的工作人员和相熟的前辈,可是王源眼里只有王俊凯,这么远远观望,甚至产生一种莫名般配的错觉。

“诶王源快过来。”经纪人一看到他,就开始招呼他。

王源走近了还能听到他们对话的末尾:

“…下次我过生日你要来吗?”女生眼里有殷殷期盼。

对话进行至此,王俊凯似乎才察觉出端倪,开始客套起来:“这个…看档期和时间吧。”

然后又随意聊了两句,女方便说还有行程先走了。

 

王源把他们的对话上了心,又想起前几次在节目后台与她碰面的情形,心里不爽的厉害。他虽然年龄上偏小,心思却极其缜密,很多事情他总能一眼看穿,若是事不关己他会憋在心里自动消化,若是触碰到雷区便容易蹬鼻子上脸。

好比现在,他忽然把口罩带起来,小可爱形象不见,只露出一双圆圆的眼睛,显得面若冰霜。

工作人员护送他们回酒店,王俊凯一路跟在他屁股后面,搞不懂他突如其来的小情绪,上了楼快到房间想去拉他的手,王源就把手揣进裤子兜里不给牵。

 

酒店里还给王俊凯准备了个小型的内部生日会,录完影大家吃吃喝喝,桌面上杯盘狼藉一片。等到大家兴致高昂,四散在房间各玩各的,王俊凯又拿了牙西瓜凑到王源跟前亲密的咬耳朵,手还不规矩的摸上他的大腿肉:“我们什么时候走?”

王俊凯这意思是在催他过二人世界了。

王源喜欢人多热闹的场合,他咀嚼着嘴里的蛋糕发出软软糯糯的声音:“我还没吃完,你过生日还想开溜?”

“从前几天开始我都过多少个生日了。”王俊凯语气有些控诉,“生日最后几个小时我们不独处一下?”话到这里还抿嘴巴鼓起腮帮悄悄给王源卖了个萌。

王源的小心脏咯噔了一下。

不得了,王俊凯卖起萌来要出人命。

他咽了下口水,拿着勺子挖了一口蛋糕塞进他嘴巴里:“那你再吃口蛋糕?”

“唔…”王俊凯砸吧着嘴,欺身上去挠他痒痒肉,“我才不要变得比胖虎还肥!”

 

等到终于回了房间只剩下两人,王俊凯满心以为王源给自己准备啥惊喜,结果一关门回头就见王源居然把作业拿出来开始写卷子,还塞了只耳机与世隔绝,简直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你啷个咯?”王俊凯绕到他身后质问,“从刚才回来路上就不对。”

“没啷个,做作业,多得很。”

“你做作业还听歌?”

王源:“……”

 

王源最近和他到了前所未有的热恋期,两个人几乎没吵过架,乖顺得很,对此王俊凯很是春风得意了好一阵。此刻见他撇眉伏在书桌上写字不理自己,心里就慌得不行。

“过来,你不爽,给我说。”王俊凯借着站姿去抱他两边腋下,试图把人拖离板凳。

这个动作带着亲昵的宠爱,有点像家长抱小孩的姿态。换作别人这么搂王源肯定浑身不适应,可因为对象是王俊凯,他反倒有些享受,原本生气的眉眼里泛着水光,嘴里还轻哼两声:“哎呀——不想说,我要做作业。”

“你做啥作业!”王俊凯脑袋挨在王源颈侧,呼吸热热的,“——第一题喊你填那句古诗的作者,你写‘王俊凯’是几个意思?”

王源一看自己答的填空题,简直想直接晕过去。

真是丢脸丢到奶奶家了。

“我、我就随便一写…你不要多想。”王源的解释苍白又无力。

“我没多想。”这下王源不反抗了,王俊凯直接把人拖起来搂到床上,“——我还用多想?我晓得你超级喜欢我。”

王源一看他那个自信样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仗着我喜欢你,觉得干什么都可以啊?”

“怎么会?”王俊凯简直要冤死了,他撩开刘海指了指自己的那颗痘,“要那样我还会上火?”

“你只是换季。”

王俊凯:“……”

大概也是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王源咬咬牙扑上去,把头埋在王俊凯颈窝撒娇:“我听到她邀请你去生日会…”

王俊凯立马会意,心上还有点飘飘然,“我又没答应。”

“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源直接抱怨,“…我吃醋!”

 

王俊凯觉得新奇,不容易啊,王源看来真是长大了,居然不别扭了,还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吃醋。这样进步神速、坦坦荡荡的王源,到底是因为青春期的开窍、还是因为被自己多年的努力感动?

——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危机意识做崇。

王俊凯搂着他的腰把人抱坐到床头,嘴唇抿成一道好看的弧线,他捏了捏王源粉嫩的耳朵:“虽然这个醋吃的毫无道理,不过很稀罕,你先吃着。”

话一说完就收获了源哥一记眼刀。

王俊凯长腿微微曲起,把王源捆在自己势力范围内,一手搂着他的腰细细碎碎亲他的脸颊。王源觉得话还没说清楚,就扭着脸不给亲,王俊凯立即采取武力压制,伸手捏着王源的下颚强迫他面对自己,视线相触嘴唇就欺了上去,压着王源的唇瓣辗转吮吸,舌头伸进去勾着王源的舌不放。

“呜嗯…嗯…”

王源也不是真的反感,他当然喜欢和王俊凯接吻。只是亲得时间长了,他就不干了。

两个人嘴巴里都是蛋糕甜甜的奶油味,口腔内黏黏的一片,交织着缠绵的热气。他觉得湿漉漉的不舒服,就用舌去推王俊凯,后者反而更加激烈的勾住他的舌,弄得像是两个人暗暗较劲一般,最后还是王俊凯妥协,唇分时果不其然露出一缕情色味极重的银丝,王俊凯又像猫一样,沿着王源的下巴细致舔干净。

这感觉其实有点害臊,但又特别喜欢。

王源圈着王俊凯的脖子,仰着脸笑容清甜:“你不要瞎亲我,我话还没说完。”

王俊凯顺藤摸瓜,“我没瞎亲,我就尝尝醋味,还挺酸爽。”

王源又被噎住了。

 

为何每次都敌不过王俊凯,明明自己才是伶牙俐齿的那一个。王俊凯是不是把所有的能说会道,都用来对付自己了。这么一想,他忽然觉得活该他长痘,上上火也好。

 

王俊凯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宝宝的腹黑心思,只是迷恋的把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亲。

他很喜欢王源的手,骨节修长漂亮却又充满张力,比很多女生的手都好看。这双手的每一寸他都喜欢,没事就爱捏在手里反复比对欣赏。平时晚上在酒店王源喜欢蜷缩成一团窝在他怀里看电视,睡眼惺忪间依稀能感觉到王俊凯的手掌牢牢包裹住自己,心里还美滋滋的。

冒着些恋爱的小气泡。

 

王源把手从他嘴边抽走,咳嗽两声示意自己要发表演讲了。王俊凯笑得欢畅得很,搂着人等待发言。

“你在外面要注意一下。”

“嗯?”

“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源哥的人,不要太浪咯,收着点儿,小心招惹些烂桃花。”他这话说得严肃至极,内容却啼笑皆非。

王俊凯笑得猫纹迭起,连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他情难自禁又要动手动脚:“宝宝最近男友力爆棚啊。”

“哎呀——”王源伸手推挡王俊凯的攻势,可一发声却变成软绵绵的奶音,“我在给你讲话,你认真点儿。”

“我很认真啊,我觉得你也不小了。”王俊凯摆出大哥的架势,“要学会以身试法宣誓主权。”

“哈?什么?”王源的眼睛眨得飞快。

“比如——”王俊凯捏着王源的下颚骨,凑上去对着圆嘟嘟的嘴唇啵一口,“吻我。”

王源:“……”

 

 

王俊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心情大好,走路都脚底生风,虎牙就没藏住过。小马哥扫了眼他,又看了眼跟在后面睡眼惺忪的王源,一直嚷嚷着抱怨行程特别多、特别累、特别困,尾音还拖成长长的一串儿。

他觉得有必要教育下王源:“大家都在赶行程,都长途奔波,怎么就你一个人喊累。”

“你们体力能有我消耗得多?”王源不满极了,凶巴巴的噘嘴,“你根本不知道源哥的辛苦。”

小马哥被呛了,觉得莫名其妙,又扫了眼他领口处隐隐约约的红痕:“最近换季,你皮肤是不是过敏了?”

王源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下王俊凯昨晚的恶行,咬牙切齿的回:“没,昨晚被蚊子咬了,秋老虎特别凶。”

“……”

小马哥决定暂时远离炸弹源,他快走几步站到王俊凯身边:“他又怎么了?”

王俊凯笑容满面耸耸肩:“可能是换季,上火吧。”

小马哥这才注意到王俊凯脖颈处清晰可见的红痕,狐疑的问:“你不会也被蚊子咬了吧?”

王俊凯想到自己宝宝“宣誓主权”的盖章,舌尖不自觉舔舐了下口腔内壁的软肉。昨晚王源在自己脖子上一口口吮得特别用力,触感记忆犹新,现在还残留着火辣辣的痒,他一本正经撒谎:

 

“对啊,秋老虎真的特别凶。”

 

评论(149)
热度(4085)
  1. 抹茶蟹圆子Miss Doris 转载了此文字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