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08

#国庆快乐(●'◡'●)ノ♥~我肥来了

 

“——诶你们干嘛?”王源伸手死死抓住王俊凯的手腕,企图帮助他“脱离虎口”。

DC毫不客气的拍掉了他的手,笑得一脸“亲切”,“放心,只是弄上去致个词,一会儿就还你了。”

王源:“……”

 

王俊凯就这么在王源眼皮子底下被强行拖走,他无奈的整整衣领接过麦克风准备上台。音乐声逐渐消失,人群的视线聚焦到露天舞台中心那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王者,追光灯打在他身上,修长的剪影被投递在幕布上,嘴唇轻勾间一派张扬的微笑:

“晚上好…”他没有腹稿,仿佛闲话家常般,“…对,今年也一样,我又上来了。”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夜摊的男男女女举起手中的香槟杯向他致敬。

“…我没有什么话要说,创意没有边界,奥龙的假期也不分白昼,现在只有一个目标——”他单手举起,指向天空,“——have fun!”

话音刚落,被星光染亮的夜空突然爆炸开来,一瞬间被绚丽的焰火覆盖。王源头一次参加这种聚会,被突如其来的爆破声震得轻微哆嗦了一下,他抬眼望向夜空,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头顶炸裂开来,像是某种节庆时刻才有的美景,奢华无比、绚烂至极。

“Go!Go! Go!”

夜滩像是被点燃一样,人群爆发出一声声喝彩,王俊凯站在舞台中央,鼓舞士气般举着话筒带领人群向高空振臂疾呼,不一会儿,喧嚣的音乐声响起,乐队登场,他这才迈着长腿下了台。

 

“吁——”DC长叹一口气,举着香槟杯站在王源旁边,“总算搞定了。”

王源一看到他就忍不住尴尬,总觉得自己和王俊凯的私事都被他撞进了眼里。

“说起来,你听过karry唱歌吗?”

王源摇摇头。

“那是他另外一个爱好。”DC长叹一声,“可惜有两年不表演了,以前他一登台,我哪里还用请什么开场乐队。”

“他为什么不唱了?”王源漫不经心的问,他埋着头挖了一大勺端在手里的抹茶红豆冰沙,塞进嘴里猛吃一口,脸鼓成一个小包子。

“你……”DC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进食,“这样不太好吧。”

“嗯?”王源咀嚼半天,不明所以的看他。

DC欲言又止:“…你……刚那个是不是要注意下饮食?”

“咳咳…”王源窘得直呛,猛烈的咳嗽几声,耳朵尖都烧红起来。王俊凯刚和几个熟人打了招呼,一走回来就看到他咳嗽得面红耳赤,忙凑上来把人揽怀里顺气:

“你怎么了?”

“咳咳…”王源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好不容易恢复平静,一抬眼哪里还有DC的影子。他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冰沙,忽然觉得像一个宇宙黑洞,吃完很可能出事,可是就这么放在那,好像又有浪费食物的嫌疑。他脑子一转,冲王俊凯露出小天使的微笑:“你热不热,要不要吃点冰沙?”

王俊凯不明所以的回答:“我不喜欢吃甜食。”

王源忙不迭推销,“可是这个真的很好吃!你尝一口?”说完就又挖了一勺送到王俊凯嘴边,这个亲昵的喂食动作似乎深得皇上欢心,他张嘴接了一口,丝丝清淡的甜味在嘴里冰冰凉凉的化散开来,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舌,“唔…味道不错。”

王源立即接话:“你还要吃吗?”他捧着盛冰沙的玻璃器皿,“还有很多。”

王俊凯邪魅一笑,“要吃。”他伸手抬起王源的下颚,“不过我可不吃碗里的。”

话一说完就欺上了王源的唇,唇瓣在两片软肉上磨吮了半晌,舌头才灵活的撬开牙关,风卷残云般搅着王源的舌上下舔弄了一圈,“嗯…唔嗯……”王源轻哼两声抗议无效,口腔内清爽的抹茶味混合着红豆香甜,嬉戏追逐,原本透着冰凉的舌苔逐渐变得火热,迅速滚烫干燥起来。

 “味道不错。”一吻完毕,王俊凯指腹留恋的磨挲着王源的唇瓣,看着他眼睛里倒映着点点烟火光影,显得迷蒙又动情。

“别吃这个了。”他伸手把冰沙放在案台边,“我怕你待会儿拉肚子。”

……好像已经晚了。

 

晚些时候海滩旁边亮起五彩的霓虹灯光,DC邀请还想逗留的男女留下来打西瓜,这么幼稚又脱线的项目却似乎令一众年轻人乐此不疲。王源留恋夜晚湿湿咸咸的海风和绚烂烟火,自然要拉着王俊凯加入阵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亲密关系的缘故,小兔子比以往坏心眼了许多,简直是撒开了脚丫子玩闹。

王俊凯一被蒙上眼睛,王源就在众人的指路声里哇哇大叫,一直把王俊凯往错误的方向引导,气得皇上丢了棒子寻声去抓他。

两个人在海滩边旁若无人的“疯打”,丝毫没有这是集体游戏的自觉。被遗忘的西瓜就这么形单影只的陷在沙堆里,空虚寂寞冷。

轮到王源打西瓜了,王俊凯也不安分。

王源一被蒙住双眼,他便故意等他走近了把西瓜抱走,弄得小兔子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瞎转。远处围观的刘志宏无奈的拍了拍杰森的肩膀叹气:“我以前咋没发现,皇上这么幼稚?”

杰森瞅了他一眼,抱着手臂45°角望天,脸上尽是高深莫测的忧伤。

……就在众人一致决定遏制皇上三岁小孩的心性时,就看到原本乱转的王源忽然蹲了下来,神态痛苦,两手按着自己的腹部。

——这该不会是演的吧?

这个念头在刘志宏心底闪过一秒,就看到王俊凯丢了西瓜焦急的跑了过去,800米冲刺都没他快。

 

“怎么了?”

“唔…肚子痛…”王源没有撒谎,他真的觉得肠道突然一阵痉挛,小腹隐隐抽痛。

王俊凯立马扯掉了他蒙眼睛的布料,把人搂起来,指腹温柔的摸摸他软软的小肚子,“是不是刚才吃的东西…”

“没…”王源一抬头就看到围观人群中DC欲言又止的眼神,耳朵尖泛起微红,”…我、我不想玩了。”

“恩…我们回去。”王俊凯看出他的害臊,应声答道。

 

结果王源一回民宿就拉了肚子,刚才在夜滩吃下去的美食算是全体清掉了,整个人从洗手间出来胃里都是空落落的,他表情恹恹的扑到柔软的大床上挺尸。

“宝宝,先起来喝杯温水。”王俊凯把王源从床上拉起来递了杯温水给他,他刚趁王源闹肚子的间隙被DC拉到隔壁念叨了一番,现在浑身上下都是自己没有看顾好王源的罪恶感。

“……”王源耳朵始终维持着羞红,都这个节骨眼儿了,他脑袋里还在心痛就这么白白流失掉的美食,他乖顺的喝了一大口温水,整个人软趴趴的靠在王俊凯身上痛心疾首:“划不来,好不容易吃顿好的,精华都没了。”

王俊凯觉得啼笑皆非,他捏了下王源的脸,先问了个迫切关心的问题:“现在肚子还痛吗?”

“不痛啦。”

“那屁股痛吗?”王俊凯伸手去揉捏他的臀瓣。

王源的脸迅速烧红起来,他抓着王俊凯的手哇哇大叫,“不痛不痛!!你别摸!”

王俊凯:“……”

 

事到如今小兔子为何还这么害羞??!

明明都亲亲抱抱干干炮了!

 

王俊凯觉得简直不能理解,心里还隐隐有点说不清的低落。他手掌隔着裤子揉捏了一圈王源的臀肉,耐着性子安抚:“我现在不会做什么啊。”

王源眼珠温润,在他怀里不安的拱来拱去,手攀上王俊凯的肩膀说些情人间的小话:“我没…我们都那样了,我不是介意你摸我……就是…觉得太丢脸了。”

王俊凯唇角浮起一抹坏笑,他特别享受王源亲密的小动作,凑过去亲了一口:“我们都哪样了?”

王源脸蛋更红了,睁着眼睛不说话。

 

第二天早晨,王源是被沉重的低气压闷醒的。

他昨夜换好民宿特意准备的真丝和服,整个人窝在王俊凯怀里聊着没有营养的闲话,创意长的低音炮就像幸福的催眠良药,他很快身子就陷入疲软之中,进入梦乡见组织去了。

 

这谈了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何况是一只谈了恋爱的兔砸。

……源兔在攻打凯喵的队伍里刻意掉队,此刻正在东京塔下耷拉着耳朵做检讨,小花胡子兔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脸颊两抹沉醉的红晕。

“源兔,你再偷偷袒护凯喵,组织就要收回你的披风了!”小花胡子一脸沉痛,“你以后还是当一只普通的兔子吧。”

源兔吓得踉跄几步,死死护住自己战斗用的披风惊呼:“不不不…不行!!披风是战士的象征,你不能抢走!”

可根本没人理会他的控诉,小花胡子一挥手,四周密密麻麻一片超人兔便表情肃穆的朝他扑过来。小兔子吓得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身子蜷缩成一个球形的团子。千钧一发之际,半空中突然蹿出一个黑影,他身手敏捷的叼住源兔极速逃窜回了自己的秘密基地。

“呜哇——凯喵! ”

感到四周安静下来,源兔才从团子状态伸出四肢,闪着灵动的小眼睛一眨一眨。

凯喵伸出舌头舔了舔兔耳朵,平日里露着凶光的眼珠显得情意绵绵,源兔被他舔得打了个激灵。

“你不可以舔我的耳朵!”

他们似乎语言不通,凯喵抿着嘴一脸无辜的盯着他,伸出小肉爪揪了下兔子尾巴,把他带到自己窝里。里面放了一些新鲜的胡萝卜和小鱼干,他用头拱了拱兔兔示意他吃。

心软的源兔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哇哇大叫一声蹦跶着短腿扑腾到他怀里去了。

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他们就蜷缩在这个黑乎乎的地方一起睡了一夜。等到雨过天晴,源兔觉得有些缺氧,像是被什么庞然大物压在自己身上一样窒息得难受。

他拼命推啊推啊……

好半天…终于从梦中惊醒了!

 

“唔……”王源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王俊凯大半个身子压在自己身上,手臂还抱得死紧,呼吸热热的打在自己脸上,简直不知道是要把自己憋死还是压死。

怪不得我在梦里呼吸不过来!!

他挣扎两下,推了下压在自己身上睡得昏沉的人,王俊凯迷迷糊糊松开一条圈住王源的手臂,于是王源的小脑袋终于得见天日,从手臂间露出两个圆溜溜的眼睛,四下张望。

王俊凯最近似乎没刮胡子,凑近了能看到些微胡渣性感的长在嘴唇上方,还有点扎人。王源迷恋的凑上去亲亲,触碰有点像挠痒痒,特别顽皮。

王俊凯被捣蛋鬼弄得眼睛眯开一条缝:“唔…嗯?”

王源一看到他微眯眼皱起的细小猫纹,就喜欢得不行:“你差点压死我,该减肥叻。”

王俊凯好似没听到,又哼了两声闭眼睡觉。

王源翻了个白眼,刚想伸手捏捏他挺翘的鼻梁,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他伸出一只手臂摸索到振动个不停的手机,看了眼备注名为“鬼来电”的来电显示,一脸迷茫。他摇了摇王俊凯的身子把手机在他眼前乱晃:“你手机响了,快醒醒。”

王俊凯不耐烦的支吾两声,微眯着眼睛像一只慵懒的大猫。他看也不看,挥挥手示意王源不用理,还翻了个身又把王源压到身下迷迷糊糊的亲他耳朵:“宝宝…再睡一会儿。”

王源觉得耳朵酥酥麻麻的痒,发出咯咯笑声,手拍着他的背:“别闹了,‘鬼来电’是谁?”

王俊凯原本亲他的动作停了,像打了个激灵忽然清醒。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起身走到露天风吕的石台边接电话去了。

王源错愕的望着他的背影,从乱成一团的被子里坐起身,眼神迷茫。

 

怎么了忽然?谁的电话?

这么紧张?

还要背着自己去外面接。

 

王源坐直了背脊开始胡思乱想,又想会不会是要紧的公事所以才特别郑重出去接。可是谁会把工作伙伴设置成“鬼来电”,总觉得十分奇怪。

他窝在床头等王俊凯接完电话,一等就等了好久,嘴唇不自觉越撅越高。他决定先去洗漱,在洗手台给自己扎了个苹果头洗脸时,还未等来王俊凯,小眼神已经从迷茫转为幽怨。

 

王俊凯进来的时候若有所思,视线一和王源对上还闪躲了一秒,王源心里莫名慌了一下,脑海里还来不及天马行空,王俊凯便凑上来亲热的抱他:“宝宝怎么可以扎苹果头,太犯规了吧?”

王源伸手麻开他的刘海:“我也给你扎一个,洗脸方便。”

王俊凯拉下他作乱的手:“待会儿我们去河津赏樱。”

 “啊?”王源被转移了注意力,“——可是那里有点远。”

“我们坐车去。”

“就我们俩?”王源下意识问,“我要不要给宏哥说一声?”

王俊凯忍不住笑:“想什么呢,赏樱是集体项目,公司派巴士大家都去。”

 “……”

 

日本有一民谚说:“樱花7日”,就是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大约16天左右,形成边开边落的美景。在这个赏花季节,奥龙员工们携酒带肴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举杯高歌,谈笑春日,身边还不时有花瓣随清风掠过。这般原味的大和风情,是摄影部捕捉企业形象宣传的好时机。

可偏偏有人老是破坏他们工作。

——比如某位任性的皇上。

“我跟你说,这张不行,你换个角度,抓侧脸,对对,这才能显出仙气。”王俊凯指挥着阿楠偷拍站在樱花树下和刘志宏聊天的王源,一副朕不满意朕很不满意你们到底是不是专业的甲方姿态。

阿楠生无可恋的举着相机手都要酸了:“老大,我这张聚光很精准啊,我觉得特别好。”

王俊凯嫌弃的啧了一声:“我让你拍王源你把二宏拍进去干什么?!”

“他们站得那么近我不拍进去就只能拍特写了!!”

王俊凯托臂沉思一会儿:“也对,我差点忘了特写,这也要拍几张。”话一说完又突然使劲拍了下阿楠的肩膀,“啊——樱花掉到他鼻子上了,太可爱了你拍下来没?拍下来没??”

阿楠:“……”

 

Alina嘴角抽搐的站在一旁,本来想跟他汇报一下SY那边最新的进展,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扰创意长的雅兴了。谈恋爱的处女座——好可怕。

 

奥龙给员工制定的度假计划是半个月,先在伊豆半岛停留7天,之后辗转去东京市游玩,也是7天。即使是最任性的创意人,最后一天也逃不脱每年一度的奥龙内部大会,不过这都是后话,王源现在可没心思想那么多。

停留在伊豆的后三天都是自由活动时间,大部队没有活动和夜趴,王源名副其实的和王俊凯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他们白天泡在白沙滩上晒太阳嬉水,早上心血来潮还会去当地人爱逛的早市看看,王源总是在伊势虾的摊位眼冒精光,王俊凯便揉揉他的肚皮不许他乱吃东西了。

 

留在伊豆的最后一天,等到天色变暗,海角变成黄金色,他们便一起去了伊豆西海岸的土肥,沿着骏河湾浪漫的散步道走到“恋人角”的顶端,就看到一长串儿情侣们排着队等着鸣响“爱情钟”。

王源扫了眼前方的队伍,拉了拉王俊凯的手腕:“人太多了我们别排了。”

王俊凯便问:“你不是一直念叨要敲三下钟许愿?”

王源望了眼骏河湾北岸的富士山,压低声音说:“现在夕阳很美,我们在这里排队太浪费时间了,不如去逛逛其他景点。”

王俊凯沉吟片刻,还来不及回答就被王源拉着手腕跑远了。

他们又朝回路走,没多久就看到一尊男女相连双手合十的雕塑。王源顿住脚步,看前方许多情侣亲密的站在雕塑空隙拍照,眼底流露出丝丝羡慕的微光。

“怎么了?”

王源没头没脑的感慨一句:“他们真好,可以光明正大的拍纪念照。”

王俊凯一听,英挺的眉微微皱起:“你想拍我们就去拍。”

王源傻兮兮的挠头笑:“不好不好,别人这是一男一女的雕塑,我们去拍算怎么回事。”话一说完,忽然甩开王俊凯呼啦啦往前跑开一大截,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王俊凯跟在后面追了几步,风轻扬起他们的发间,两个好看的男生奔跑的姿态总是特别青春亮眼,路人都忍不住侧目。

“哈哈哈…”王源手掌抚上面前这一尊地藏大菩萨,“这个好,这个菩萨好慈祥。”

王俊凯看了看刻字:“这是庇护爱情幸福的地藏菩萨。”

“那我们就照这个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肥的,感觉软软的很好捏。”

“菩萨要是知道你这么不敬,肯定要气死了。”

“我明明在夸奖他。”

 

两个人又走了一会儿,等到暮色西沉,晚霞最后一抹五彩都隐到了天际线,王俊凯便执拗的握紧王源的手说:“现在肯定没人了,我们去鸣钟。”

王源微愣片刻,又好似忽然懂了他的坚持,乖乖跟在身后又重新走回了恋人岬。一到目的地就只看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似乎刚刚鸣完钟正准备离开,王俊凯立马把王源拖到爱情钟面前,两个人双手交叠着握住绳摆,暮色里对方的轮廓线很柔和。

他们按规矩敲了三下。

这天钟摆的每一声鸣鼓,似乎都刻在了心脏上。

 

王俊凯这个人,其实不信神明也不信传说,他只信他自己。他内心其实并未觉得爱情钟能庇佑他们的爱情,却觉得带王源过来十分必要,像是无法具象自己的感情,只能借由有形的物体来倾诉衷肠。

王源的眼珠被晚霞晕染上一层漂亮的淡金色光辉,王俊凯把他抱到怀里舍不得松手。他们在暮色里相拥着交换了一个湿湿热热的吻,舌尖都是缠绵的水渍,远远望去身体的轮廓线连成了一片。

“我们的爱情和别人一样。”

王源心跳快了几拍:“嗯?”

“喜欢我你就要大胆说出来、想抱或者亲就要身体力行、想拍照就直接拍、生气了就要直接说,不用顾虑别人的眼光,你要知道——”话到这里他顿了顿,漂亮的桃花眼里尽是氤氲:

“像我这么帅的人,不管谁用有色眼光看你那都是出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

王源:“……”

“难道我说错了?”

“……我们还是回去吧。”

 

逍遥兔这天晚上难得在旅行间隙更新了一条微博:

 

【好友圈】

逍遥兔:( ▔, ▔ )男朋友太“完美”,连夕阳也为之沉醉……

评论(16)赞(7)

嵩山无情:回复@逍遥兔:我

逍遥兔:回复@独孤求败:(>w<)b第一个是谁

 独孤求败:回复@逍遥兔:( ̄▽ ̄|||)能把我噎住的人很少,你是第二个

逍遥兔:回复@独孤求败:(⊙x⊙;) 不不,不只,我觉得孔雀不及他的美

毒仙:回复@逍遥兔: ( ̄_, ̄ )你还差得远 

逍遥兔:回复@毒仙:o(*≧▽≦)ツ我感觉我学会了一点你的说话之道

毒仙: (;一_一)出去浪几天说话都语带双关了?

……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回复@独孤求败:("▔□▔)你有毒

独孤求败: (~ ̄▽ ̄)→我觉得应该是男朋友太美,连孔雀也自惭形秽

 

王源被嵩山无情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他握手机的手抖了几下,才彻底稳住。

王俊凯晚上似乎有公事,一回来就被Alina“绑架”走了,他本来哼着小曲窝在被窝里上网,刷一刷首页最新的动态,结果嵩山无情一出现,他都还来不及回,就看到王俊凯拉开门进来了。

他赶忙把页面关了。

王俊凯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看起来凶巴巴的。王源猜想他是不是工作遇到什么问题,忙乖顺的起身亲昵的去抱他的腰:“怎么了?研发部那边不顺利?”

王俊凯搂着他半晌,憋了一句话:“度假少玩手机。”

王源不知所措的睁着大眼睛:“你咋知道我玩手机?”他想了想又补充到,“我没怎么玩,刚你不在我才玩了一下。”

王俊凯又去捏他的脸,王源这几日每晚上都爱到温泉泡澡,皮肤比以前滑嫩不少,脸蛋也泛起了健康的苹果红,变得水水润润的。

王俊凯爱不释手的捏捏他脸颊肉,王源就打掉他的手:“你最近干嘛总捏我?”

王俊凯便调戏他:“因为宝宝滑嫩。”

王源:“……”

王俊凯其实有点坏心的喜欢看王源被噎住的表情,他想了想又一把把人抱起来扛在肩上说:“朕乏了,陪朕沐浴更衣。”

……王源觉得自己刚才那条微博一点儿也没发错。

 

他望着王俊凯额前细碎的刘海,孩童心性大起,在泡澡前给他扎了个他之前抵死不从的苹果头。

他满意的把王俊凯推到镜子前笑得眼睛星亮,“——这新来的苹果看着好鲜嫩。”说完还无视王俊凯的眼神,继续调皮:“别怕,我是来了好一阵子的苹果,有什么不懂的告诉我,哥罩你。”

王俊凯忍着他作乱,这时嘴角扯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像是濒临恶趣味爆发边缘。他转身扒掉王源身上单薄的和服外套,一把将他白花花的身子抱起来扔进温泉池里:“我看你这个苹果挺可口的,正好渴了,不如让我吃掉。”

很快池水里响起源苹果的哇哇大叫和皮被烤化的心跳呻吟。

 

从池水里出来,王俊凯还在调笑他:“这位苹果怎么不理我了?”

王源脚一蹬,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嘴唇嘟成圆圆的小蘑菇:“我现在是苹果汁,已经化了。”

王俊凯便欺身上去亲他的眼角和鼻头,王源双手抱着王俊凯的脖子,主动嘟着嘴索吻,王俊凯觉得他这个样子可爱又好笑,便吧唧在他唇上吮了一大口:“这苹果汁怎么这么黏牙?”

王源便把唇附在王俊凯的耳朵边:“……我们睡觉吧。”

 

王俊凯拉了床头灯,室内陷入一片昏暗,只有点滴月光流泻进来。王俊凯抱着他身子亲亲他的耳朵,又含住他的唇瓣吞咽着他口腔内热热的吐息。王源被亲的燥热,手情不自禁的伸进王俊凯和服领口,有些急色的把他上衣扯到一半,露出小麦色的漂亮肌肤,手轻抚上他背部坚硬的脊柱线条:“嗯……”

王俊凯感觉到王源的情动,侧了个身把王源搂到怀里亲亲额头:“明天要早起去东京,早点睡。”

王源刚还被他亲得面色潮红,此刻瞪圆了眼睛嚷嚷:“你不做?”

“你想做?”王俊凯有点疑惑的反问。

“…没、没。”王源口是心非。

他想做也不好承认吧。

他心里七上八下,王俊凯刚才在池水里把自己亲得晕乎乎的,却也没有真枪实弹的进来,只是借着手帮两个人发泄了一次。事实上自从那天他拉过肚子之后,他们晚上除了亲亲抱抱,再也没干过超出的事,王源表面上不说,心里却在意的不得了。

他脑袋枕在王俊凯颈窝,听着对方很快传来的沉沉呼吸,彻底失眠了。

完了完了,难道被自己猜中了?

自己的身体这么快就失去吸引力了??

可我都还没有反攻?!

 

王源越想脑子越乱,他看了眼身边王俊凯,确认他早就梦周公去了。便拿了手机下床走到露天风吕外面,夜深了,庭院里的花草树木被海风吹得轻轻摇曳,竹木铺陈的小桥边隐约散发出温润的晕黄灯光。

现在是深夜11点半,他觉得自己必须找个人好好唠嗑一下。

信哥?

不行,太羞耻了他绝对会嘲笑自己。

独孤大神?

不不,他绝对会想出一些尺度超过常人接受范围的方法。

他翻了一圈,寻找自己信得过的靠谱良师,最终点开嵩山无情的QQ头像,发了一堆消息过去。

 

逍遥兔:(._.〃)大神,你应该没睡吧?

逍遥兔: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其实o(*≧▽≦)ツ…我前段时间恋爱了!!

逍遥兔:对方人特别好(*/ω\*)我们最近很甜蜜…可是自从之前啪啪啪过一次后他再也没有碰过我。很多时候他凑上来亲我我都感觉得到他是想要的,可就是不做到最后…我在想( >﹏<。)会不会是我太没有魅力了?

逍遥兔:(┳_┳)其实我有听你的话对着镜子练习的,我本来想在第二次的时候好好扳回一成,可是他现在完全不想碰我……

逍遥兔:(づ ̄ 3 ̄)づ我心里还有个循序渐进的计划…我想像你书里写的逍遥无痕一样,在这方面从一开始的青涩到后面慢慢适应、最后魅力全开<( ̄︶ ̄)↗或许时机成熟我还可以反攻…可是现在…

……

王俊凯在房间里被手机一声声的QQ提示音震得翻了个身,刚想继续睡又被陆续来的消息震醒。他烦躁的微眯眼睛本能的轻哼:“唔…王源……宝宝?”

一摸索床铺哪里还有王源的影子,他猛地起身看到自己手机闪个不停的QQ消息……

 

王源在这边像找到树洞一样咕噜咕噜倾诉个没完,等了好半天也不见回音都想放弃了,就看到嵩山无情的头像亮了。

 

嵩山无情:你半夜不睡还想反攻?!


评论(399)
热度(3152)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