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0

到底谁吓谁啊?

王俊凯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他勒紧王源的腰凑到他耳边问:“你再说一遍?”

“……没听到算了。”王源羞愤难当,挣扎起来。

王俊凯笑得简直像只偷腥的猫,他圈住王源的腰禁锢住:“别动,让我亲一下。”话一说完就对着王源瓷白的脖颈肌肤重重的吮了一口,他很早就注意到王源优美的后颈线条,于他像是最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般爱不释手。

“嗯…”王源轻哼一声,似是有些紧张。

王俊凯留下几个红色的吻痕,这才三两下脱了上衣,把人翻转过来托着臀一把抱到浴台边。王源刚坐上去,修长的双腿便本能夹住他的腰,像是怕自己坐不稳,两手牢牢圈住王俊凯的脖子寻找平衡点。

“怎么了?”王俊凯顺势摸了把他光溜溜的大腿肉,指尖流连在大腿根部打转,“是不是冷?”

还是夏日,尽管晚上温度比白日微凉,但浴室里因为热水蒸腾出的雾气早把王源熏得脸颊绯红。他摇摇头,眼神看起来有些分心,王俊凯不喜欢他的不专注,这会让他产生一种魅力不足的挫败感。

他右手扳起王源的脸凑上去啃咬他的唇瓣,带着侵略性质的吻,舌尖像火一样烫,牢牢吸吮他口腔内的肉色。炙热的吐息被尽数吞没,只余留一片湿漉漉的银丝在两人齿间翻搅。王源渐渐有些呼吸不畅,夹在腰间的腿也软了下来,可偏偏王俊凯越吻越重,把鲜嫩的唇亲得微微红肿,舌尖又自唇角缓缓往下移,每舔舐一下都像是艳情电影里的定格,带着些湿热又难耐的干渴。

“嗯…等…等一下……”王源抱住他的后脑勺抗议。

王俊凯没打算听从,反而动手开始脱起王源的内裤。眼看两人快要赤身裸体真洗一出鸳鸯浴,王源开始急了:“不是那个…等我一下……”

王俊凯:“……”

“我…”王源向浴台另一侧挪了挪屁股,不好意思的说,“我的秘密武器…我还没用呢。”

王俊凯被他这话逗笑了:“什么?”

“就是…”王源指了指一旁浴台上放置的切了一半的两颗新鲜柠檬,晶莹的水汽还附在果肉表层,“…那个啊,我洗澡要用的…”

王俊凯勾了勾嘴角,笑意渐深:“洗澡用?怎么用?”

王源被他看得面红耳赤,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接下去:“就是用柠檬汁洗澡啊,好闻……”

“...…”

 

移步→不老歌   

 

第二天大半个上午荒废了。

原因在于王源酸软到不行的身体,早晨根本没力气起床。王俊凯在电话里跟Alina交待了一声,示意上午原定去设计展交流学习的活动,他跟王源就不去了。

他们通话间王源正把头闷在被子里拼命赖床,一听到有设计展,忽然一把掀开被子叫嚷:“什么交流学习?我要去!”

王俊凯握着手机的手顿了顿,扭头扫了眼他翘着的一头毛:“…那你自己起来看看?”

王源忙挺身要坐起来,刚动了动腰就惊叫一声痛,然后下一秒就噗通一下倒回了床上。

王俊凯擒着嘴笑了笑,觉得他这样特别萌,像一只迟钝的小奶猫,心底还有一丝痛快的征服感。他冲Alina嘱咐了几句,就挂断电话挨过去逗王源:

“你现在这样真像个宝宝了。”

王源气得嘴都撅起来了,他忿恨的说:“王俊凯你阻碍我学习进步!”

后者一脸无辜:“我哪有?”

“我没法去参观设计展了,别人都去了,就我没去!我比大家少了一次学习知识、开拓视野的机会,都是你害的!你剥夺了我努力拼搏奋发向上的机会!”

王俊凯挑了挑眉:“小台词说得还挺溜啊?搞半天还怪我咯?”

“怎么不怪你!”王源向空气挥舞着拳头,“都是你昨晚上乱来!”

王俊凯抓住他的手:“那是谁昨晚上先质疑我的?”

王源:“……”

“又是谁后来抓着我头发叫我快点动的?”

王源双手捂着耳朵表示自己什么也听不到。

王俊凯见他一脸不愿面对现实的鸵鸟样,忍不住伸手捏了把他的脸。

“——别捏我!”王源扭过头去把被子往头上一罩,气鼓鼓的说,“我要为我失去的学习机会默哀三分钟。”

王俊凯觉得他简直无理取闹,凑过去连带被子把整个人抱到身上:“你出来默哀吧,我顺带检查一下各项零件是否依旧完好。”

王源:“……”

 

一通羞耻的身体检查后,王源又倒下去窝在被子里补眠去了。王俊凯摸摸他的头,又爱恋得在他发旋处亲了亲,这才披着上衣起床了。

 

他们出来也有一阵了。

王源似乎很久没有管自己的连载和消息通知了。

这天他趁王俊凯叫Room service的时候登了下微博,就看到未读消息里已经有上百条艾特了。他逐一点开,才发现大多数@他的都是同一条内容,这才看到昨晚上嵩山大神更新的微博:

 

嵩山无情: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你来了,风景就变了[JPG.] [JPG.] 

转发(196)评论(237)赞(200)

 

王源往下翻着评论,发现很多人都认定这条微博和自己有关,而且好像自己再不回应点什么,甚至有做贼心虚的嫌疑,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为了不给大神造成困扰,他想了想,对着阳台窗框上挂着的那只晴天娃娃拍了张照片。

 

逍遥兔:(❁´◡`❁)*✲゚*和男朋友旅游中,坑会填,等我回来[JPG.]

转发(118)评论(144)赞(97)

逍遥兔:回复@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o( ̄ε ̄*)汪汪汪

保护兔兔联盟协会: Σ(っ °Д °;)っ兔兔竟然有男旁友了!!!!!我先去跳个楼冷静一下!!【QQ群:xxxxxxxxxx】

毒仙: ( ̄_, ̄ ) 这娃娃咋呆头呆脑的,跟你好像

……

淘宝代购:回复@高冷的看客:(♩¬3¬)围观很久了,我诊断你其实是一只傲娇受

高冷的看客:回复@女仆装:看了《钱途》最新一章,觉得嵩山无情文风变柔软了,哥的第六感告诉我,KY网即将迎来史上最浪漫的网恋传奇,别名《我们终将知道那些年追过的写手其实在一起》

女仆装:回复@高冷的看客:<( ̄3 ̄)>难得你也八卦一次

高冷的看客:男朋友是 @嵩山无情 ?

攻攻攻攻攻:我已经中了《爱上江湖》的毒,为什么都开了金手指还虐攻!!!

攻攻攻攻攻:(╯‵□′)╯你快回来,我已经承受不来 

女仆装:(#°Д°)…… 

妖孽退下成全他们:(#°Д°)……

 

王源摸着手机,看到又有人在评论里面艾特嵩山无情,他想了想回复了一句“不是”,然后私信界面就弹出了对话框:

KY中文网:兔兔,之前看你说你在旅游,不好意思打扰。可昨天@挚爱耽美资源博 在YQ网刷到一篇月度榜热文《室友有点烦》【链接】和你之前完结的《洁癖症男友》很像,设定和剧情几乎换汤不换药,有抄袭嫌疑……我们认为你有必要知道,若需要维权的话网站愿意提供帮助

 

王源:“……”

他没想到自己小小一个新人,居然也会摊上这种事。他点开链接仔细阅读,认真审视每一个字,才看了五章,心里就五味杂陈。

他进驻KY中文网时间不长,但好歹也完结了几部作品。知名度虽然与嵩山无情、独孤求败这样的大神相差甚远,但网站内部却对他青睐有加, 一直挺顺风顺水的。他一门心思构架自己的故事,不去管文圈的纷纷扰扰,也不随意眼红或瞧不起别的写手。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不争不抢的个性,才导致有心人钻了空子。

他沉思了片刻,回复到:

刚看了看,确实很像。不过既然是别站的写手,也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看过我的文,毕竟那是我的第一部小说,情节和文笔都挺幼稚,读者也不算太多。等我把他目前连载的章节全部看完,再判断?

 

消息发出去几秒,那边立马回复:

行,不过我和@挚爱耽美资源博 都看过了,几乎99%可以肯定抄袭。你要是旅游不方便,小爱可以先帮你和这个作者私信一下

 

王源愣了愣。

 

逍遥兔:谢谢你!!可是牵扯到别站,这样似乎不太好,还是我自己联络吧

KY中文网:好…如果沟通有问题,可以找我们帮忙

逍遥兔:嗯!

KY中文网:对了,要不要告诉嵩山大神?

逍遥兔:……告诉他干嘛o((⊙﹏⊙))o

KY中文网:你们不是……呃…关系很好?他要是事后知道应该会着急吧?

逍遥兔:……呃…还是不要吧…大神感觉挺忙的,这种事我自己能解决,而且…

KY中文网:(@_@;)?

逍遥兔:我现在看《洁癖症男友》觉的好幼稚,文笔也好烂,我一点儿也不想让他看到啊!!

KY中文网:( ̄▽ ̄|||)呃…可是兔兔啊…

KY中文网:大神自从看了你的《爱上江湖》后,就把你写过的文都看过了

逍遥兔:(* ̄□ ̄)( ̄□:;.…::;.:.:::;..::;.:...

 

“——看什么呢?”

他还在石化中,王俊凯忽然凑上来一问,吓得王源当场摔了手机。

哐当一声——空气凝结了几秒。

王俊凯帮他把手机捡起来,那一刻王源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得狂跳。脑袋飞速运转着要是王俊凯不小心看到问他刷的是什么,自己该怎么回答。

“别老玩手机,我们该出门了。”王俊凯却是看也不看,只是把手机递回给王源,末了还指着王源的短裤说,“不许穿这个,换条长裤。”

“为什么啊?”王源指着外面的灿烂的晴空,“热。”

王俊凯扭头给了他一个霸道的眼神,下巴一昂,让他自己体会。

王源:“……”

 

这天他们出发去逛王源心心念念的海贼王主题乐园,王源最终还是屈服在王俊凯的淫威下换了条浅蓝色牛仔裤,薄荷绿的上衣衬得他肤色白皙、嘴唇红润,看起来分明如同18、9岁的少年。

王俊凯兴致很高,甚至露出了邻家大男孩般兴奋的笑容,拉着他把8大主题馆逛了个遍,还在手办商店买了许多纪念品。王源思考着刚才的事情,有点心不在焉。

他们站在三楼的桑尼号上同吃大餐开Party的草帽海贼团拍照时,王俊凯终于察觉:“你怎么了?”

王源立即回过神来,妆模作样的摸摸肚皮撒娇:“我饿了。”

“才出来多久你又饿?”

王源指着指示牌上“香吉士吃到饱餐厅” 的导视图标,眼冒精光:“ 我们中午吃烤肉吧,才2000日元划得来!”

王俊凯哭笑不得。

 

奥龙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基本是在无止境的游览名胜中度过。除了一些风景雅致的神社寺院为大部队集体活动,像新宿和银座这样充斥着各项日本潮流文化的地方,大家基本是三五成群散漫游荡。

夜色降临的时候,王俊凯甚至带他逛了充斥着电玩机、柏青哥、牛郎店、女仆咖啡厅的歌舞伎厅。

这里和他从前仅仅在漫画上看到的不太一样,不仅仅是情色文化的体现,那些街头招牌和导视设计、甚至是黄金街数百家小酒吧,都无一不令游客感受到藏在黑暗里生机勃勃的地下魅力。

“建筑设计彰显了他们的属性特色。”

王俊凯指着那些夜色中的楼宇说:“好的建筑不仅仅是功能性,视觉震撼力也很强,他会让人产生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虽然大多数时候因为规划很多设计师被局限在一个框架里,但怎么在看似平凡的项目上萌芽出新想法,让人过目不忘,是他们必须通过不断阅读、观察、探索、发问去寻找的答案。”

王源听得很认真,这些天下来,他好像慢慢适应了他们之间的角色转换。

王俊凯是他的恋人、上司、甚至是学习的导师,这于他人而言微妙的关系,到了王源这里,却反倒成为一个努力奋斗的契机。

他尚且年轻气盛,总认为只有旗鼓相当,才是爱情。

 

逛了一阵,DC打电话让他们去看附近的一场地下摇滚乐队表演。

刚进俱乐部会场,一股激流金属乐的声响便震得他们耳膜发烫,王俊凯略微皱眉,DC端着两杯鸡尾酒穿过人群递到他们手上:“这里晚上辣妹很多。”

王俊凯瞪了他一眼:“这什么鬼音乐?”

DC耸耸肩:“Hey!relaxs,ok?”他指了指舞台上的主唱,“看那头发甩的,真灵魂乐手。”

王俊凯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就受不了这聒噪的假摇滚拖着王源离场。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大声吐槽刚才的主唱,一起在深夜的街头放肆大笑。王源的眼珠黑亮,嘴唇在夜色的霓虹灯映照下显现出令人迷醉的红,诱惑力十足。王俊凯舔了舔下唇,把人拖到死角里刚想亲上去,就被王源用手背挡住。

“?”

王源放下手,两个人距离很近,呼吸打在对方唇珠上。

“你为什么不唱歌了?”

王俊凯原本迷惑的眼珠里闪过一丝讶异:“…你怎么知道?”

“奥龙无所不知的公关部大佬说得咯。”王源调皮一笑。

“啧…他倒话挺多。”王俊凯冷哼一声,这才解释到,“我不是不唱了,只是很少唱了。”

王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王俊凯拉着他的手,两个人在夜色弥漫的东京街头散起步来:

“我还读大学那会儿,有过很多爱好。利用课余时间做过DJ,我很喜欢音乐,任何与电影、音乐、设计、文字相关的东西,我都喜欢。”

王源眼睛一亮:“我也喜欢音乐…”然后又底气不足的继续,“…还有文字,偶尔写点儿东西。”

王俊凯笑得耐人寻味:“什么文字,给我看看?”

“不行!!”王源的耳朵尖悄悄红了,欲盖弥彰的嚷嚷,“瞎写,不能看。”

王俊凯看他这急欲掩饰的表情怎会不知,不再逗他:“我曾经在英国用了两年时间,把我喜欢的所有东西都尝试了一遍,我写一些小说,做设计、 兼职DJ,甚至驻唱,听起来是不是很疯狂?”

王源想到自己曾在谷歌搜索看到的资料,摇摇头。

“我那两年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当时我的舅舅认为我在浪费人生。”

“你舅舅,就是王欧文吗?”王源想起外界的一些报道,小心翼翼的问,“奥龙中国CEO?”

“对。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将来什么打算。我当时在伦敦学设计,参加D&AD比赛,放假不回国就在欧洲跑,几个假期下来驻唱和DJ已经做的很熟练了,才生起花花肠子写乱七八糟的小说,生活节奏很飘。”他说到这里捏紧王源的手,“两年之内我尝试了所有的东西,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不希望将来后悔。选择未来仅凭一时激情是不行的,人一辈子有那么多爱好、遇得到那么多人,不是每个都能和自己共处一生,万一哪天就厌倦了呢?”

“工作对于我来说必须有持续燃烧的梦想感,我只会选择与我性格相通的工作——两年后我选择了设计。”

“……”

“决定做设计不是因为它赚钱,我那时候做DJ其实也很赚。”王俊凯淡淡的说,“但设计让我感觉对味,像是一瞬间认定了它。这感觉我说不清,有点像选择伴侣,如果将就,余下的一生都会感觉很闷。”

“……”王源沉默半晌,凑上去搂着他的腰:“王俊凯啊。”

“嗯?”

“那你有遇到的瞬间,就让你觉得不用试验和考量,就认定的事情吗?”

“有啊。”王俊凯眼角上挑,笑容有些酷,“——你不就是吗?”

“可你刚不是说,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人,你以前就没有……”王源的眼睛星星亮亮的,瞳孔中隐约倒映出他的轮廓。

王俊凯揽着他的腰,“是遇到了很多人…”

王源的睫毛微微颤动起来。

“可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我等了你很久,王源。”

 

王源心下颤动,眼波里都流转着点点微光,他嘴唇轻勾想说点什么,王俊凯却忽然凑到他耳边轻声问:

“宝宝,你怎么不好奇我写了什么小说?”


评论(227)
热度(287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