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有恃无恐

#源视角    #纯属虚构

 

特别热,觉得身上都是汗湿的黏腻感。

每次刚打完球,虽然全身酣畅淋漓,五感都觉通透,沉淀下来的汗水却令我烦闷。

这天也一样,我和小黑顶着一身汗打算去小卖部买点水解渴,走到途中碰见几个隔壁班的女生。相对安静的校园林荫道上,她们三个围成一圈,脑袋挨在一起看一个视频,手机发出的音乐声断断续续传进我耳朵里。

“就是这里…太苏了。”

“腿怎么这么长……”

“重点是气场,听我姐说他真人鼻子特别挺,脸很小很好看!”

“你姐和他一个班太幸福了吧。”

 

听到这里我顿住了脚步,不是因为手机里熟悉到腻烦的磁性声线,而是女生们一脸兴奋的迷恋语调。她们看得很专注,丝毫没注意到我,这令我有足够的时间光明正大的“擦肩而过”,虽然这样的行为好像不是个标准少年偶像应有的姿态,但此刻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

在陆续听到一大堆花式夸赞后,小黑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得有些暧昧:“怎么,走不动了?”

我立马把注意力收了回来,懒得搭理他锲而不舍的追问,向小卖部小跑起来。

 

还是初冬的时候,我没有特别注重保暖,穿得还是较为轻减的衣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近几年老是养不了几两肉,明明运动和饭量都有跟上,甚至偶尔也会顺从的在王俊凯的逼迫下多喝一碗圆子汤,可效果一点儿也不显著。好像小时候把这辈子所有的肉都长光了似的,大了上天对于我反而特别吝啬,似是注定要我保持身材,才对得起画报上那张“天使侧颜”。

我拍了拍牛仔裤,撩起半截袖子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坐在单杆上悠闲的小憩。

“刚才那几个女生,你认识?”小黑拿着瓶饮料坐在单杆那头,猛灌一口后打趣到。

我摇摇头。

“知道她们口中那个同班女生是谁吗?”

我没接话,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源哥——”小黑朝空中比了个手指,“就一顿饭,我就告诉你。”

我微微撇眉,手一撑故作潇洒的跳下单杆:“切,谁有兴趣啊。”

我有点心虚,把手里的饮料从左边抛到右边快步往教室走。小黑似是被我唬住了,屁颠屁颠跟在身后小跑起来,焦急的追问,“诶——就一顿饭,你怎么这么小气?”

我持续冷暴力他。

这招果然奏效,快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他憋不住自己开口:“就他们班文艺委员,开学分班到一块儿的,长得很清纯哦。据说最近,经常看他们走在一起。”话到这里他声音压低了些,“那女生喜欢王俊凯。”

我挑了挑眉,暗道他乱七八糟的情报网,隔着弯弯曲曲的斜坡街道和校园墙壁,他也能探听到八中的风吹草动,此刻心里更多的,是对他油然而生的敬佩。精力旺盛的单身狗,八卦的力量实在不容小觑。

“吃醋了?”回到座位上,他用胳膊肘捅捅我,像其他喜欢调侃我和王俊凯关系的人一样。

“吃谁的醋?”我镇定的反问,“那女生的,还是王俊凯的?”

他愣住了,似是被我的淡定唬得找不出破绽。其实偶尔会遇到,像小黑这样或迂回或直接的探听我俩关系的损友。

可是——我为什么要分享王俊凯?

 

他是个独占欲很强的人。

组合刚成立的时候,每次大家出去玩,王俊凯看护我的样子都被别人调侃成像是护食的老母鸡。哪怕年龄大一点儿,到了向内收敛的时候,要好的几个玩伴也觉得他过分用力,从言谈举止到视线焦点,根本藏不住也不想藏,好像一天不发射讯号,我就会跑掉一样。

当时我们还在耍暧昧,正好是一点即破的关键时期。我恼羞成怒使劲拍了拍说这话的人,呛声骂这什么破比喻,难道你源哥是小鸡崽吗?

对方讪笑,摆摆手随意说反正意思差不多,你懂就行。

我立马伪装起来,摇着头假装看手机回道:我懂个铲铲。

其实以前我是有些安于现状的,习惯清清淡淡的接受王俊凯所有的亲近。我并不是所有时候都乖顺听话,特别是长大到现在,我觉得我也有不少所谓“偶像的烦恼”。但我的五官很具欺骗性,稍微笑一下,静谧柔和的表象轻易就能藏住许多不想别人知道的秘密。

我把这副皮囊视作上天给予的天赋,父母赐予的恩惠,当然要物尽其用。

 

“你干嘛呢?”最后一节自习课,小黑见我一直埋首玩手机,便凑过来问。

我不咸不淡的回一句:回老王信息。

 “啧啧啧…”就知道这句话会招来什么,他立马砸吧着嘴把头缩回去,“你俩逆天,之前还在节目上说在学校不玩手机。”

“说之后几天行程的事。”这解释看起来很无力。

他没再问,似是了解我的秉性,只是趴在桌子上无聊的转笔。

 

其实我极具欺骗性“随和”的背后藏着的秘密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我有时爱说冠冕堂皇的反话。

我喜欢不显山漏水的感情,最好像游戏里的大侠一样,默默深沉。但这并不代表我是个软柿子,若有人要挑战一下我的底线,我也很乐意做一个杀人于无形的厉害玩家。

好在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但看到他和女生亲近,或者表达出对某女明星的喜爱,心里还是有些磨人又不畅快的细刺,虽不深,但偶尔碰一下还是怪扎手的。或许是因为我比他晚来的青春期,生理上细微的变化和躁动,令我的欲求变得比以前要多,现在的我并不时时安分听话,但也不会别人撩几句就炸毛。

像今天,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同龄人夸赞他,更不是第一次听到校园里捕风捉影的八卦,更厉害夸张的新闻稿我也见识过不少。我感觉我已经开始在别人对他的倾慕眼光中学会了游刃有余,甚至享受。

如果说这是一场博弈,那我已经慢慢学会主导我们的关系,玩起了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和他玩得起的游戏。

 

比如今天晚上,王俊凯背着书包被我一个微信叫到家里来。

妈妈开的门,他还没脱鞋,嘟嘟就汪汪汪的从卧室跳出来跑到他面前。我穿着毛拖故意懒洋洋的出场,手里拿着支冰淇淋边舔边冲他打了个招呼。

“入冬了你还吃冰淇淋?”王俊凯瞪大眼睛看我。

我舔掉最后一口,漫不经心的说:“家里又不冷,你吃吗?”

他舔了舔唇,看起来是有些馋的,不过还是摆摆手说不用,完了又开始要求我只能吃这一个。我撇撇嘴,转身回卧室,料定他绝对会跟进来,果不其然,后面还跟着一只宠物。

嘟嘟摇着尾巴在门口晃了两秒钟,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然而我现在想做坏事,便毫不留情的把他赶了出去。

 “怎么把它关外面去了?” 王俊凯有些讶异的问,他刚从外面进来,指腹带着寒气就伸过来磨挲我后颈皮肤,这令我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因为要请你吃冰淇淋啊。”我微微歪了歪头,圈着他脖子笑得很坏,“它会乱叫。”

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就凑上去亲了下他的唇瓣,很轻的那种,蜻蜓点水一样。他很容易被一点就着,我作势要离开,他立马扳住我的后脑勺把我压在书桌旁吻,屁股被迫嗑在桌檐边,夹得有些疼,可我又耐不住和他更进一步,想要咬他。

这感觉很不可理喻。

整个口腔都很热,唇舌交缠之际,大概是尝到一点冰淇淋的芒果味,他立刻反客为主勾住我的舌,胡搅蛮缠一通,连带嘴皮都被舔得铝亮光滑。

我其实只是想偶尔突袭一次,觉得分外刺激,可现在这样的局面,反倒令他特别兴奋,食髓知味起来。亲了好一会儿,我渐渐气息不畅,他就抱着我的腰和我额头抵着额头,笑:“调皮。”

“——好吃吗?”我勾起嘴角故意问。

 “还有吗?”

王俊凯的表情看起来色气得要命。

他确实在这方面比我道高一尺,我敌不过他,只能假装抱怨:“屁股嗑疼了。”

他立马把我拉离书桌往床上带,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我吓得不轻。刚想质问他干嘛,王俊凯就靠上来圈紧我的腰把我按在怀里问:“你…怎么又瘦了?”

 “……”我有些愣,“没有吧。”

他笃定的点点头,松了一点两只圈在我腰上的手比划:“我前段时间大概这个距离可以抱紧你…”然后又收紧了一点,“现在要这样。”

 “…你以为你是人体测量机啊?”他这个举动把我弄懵了,我讶异于他单纯靠身体来测量我的变化,心跳不自觉发出恼人的怦怦声响。

王俊凯没回答,只是又要凑上来亲我。

我忙捂住嘴问:“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女生走得很近?”

他皱眉,“没有啊,谁又乱传我?”

“哦。”我摇摇头表示没谁。

他依依不饶的追问,我立马用嘴堵住了他的絮絮叨叨。其实我也有点不知餍足。

 

我想,我的从容大概源自于王俊凯长年累月的陪伴,这种看着一个人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滋味很奇妙,像是找到映照自己轨迹的镜子,如果有一天我飞得过高、走得过远,总还有个人帮我记得童年充斥味蕾的辣感。即便我们性别相同,可曾经努力克制也没逃开的吸引力,一旦接受后,就只剩下视死如归的壮烈,不必回头。

况且他真的常常和我黏在一起,即便是分开跑活动的时候,电话里他的声音也透着一种挠人的迷恋,让我确信山和水是相连的,王俊凯不能离开王源太久。

——这让我产生一种不自知的优越感。

我自信他最不为人知的私人情绪、怦然心动、那些真正深情又眷恋的眼神、青春期难以启齿的生理欲望都与我脱不了干系。这种只有我才独有的心电感应,恋人间才能相互吞咽消化的秘密,如果你不曾体味,很难明白这其中乐此不疲的快感。

 

这天周末放学,因为晚上约了集体活动,我和王俊凯便卡着时间去看了他心心念念的电影。尽管戴了帽子遮挡,可他身上那套耀眼的八中校服,还是导致出来时差点被粉丝缠住。这种必须兜圈子才能一起出门的情况我早已习惯,我们分开绕了不同的路,打算在和小黑他们约定的KTV集合。包厢都订好了,我却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烦躁感。

等到了那里,果不其然在门口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女生。

黑亮的长发高高扎成一束,即使天色渐晚,我也能辨别出他隐匿在光影之中姣好的五官和细长睫毛,像青春电影里眉目清纯的女主角。我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只是短短一瞬,连机敏的小黑都看不见。

“你家王俊凯呢?”他凑上来哥俩好的搭着我的肩,悄声说,“J——就那女生,真来了。”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在心里把这个偶像剧一样的名字诽谤了一万次,表面却云淡风轻。

“你就真不在意?”他用胳膊肘捅了捅我,眼睛一亮,望着我后颈肌肤笑得耐人寻味。

“你看哪里呢!”我有些心虚的吼他。

他还未回嘴,王俊凯就到了。他从我背后蹿出来,拍掉小黑的胳膊搭着我的肩嚷嚷:“人都到了,那进去啊?”完了还若有所思的瞪我一眼。

我:“……”

 

J倒是很安静,甚至有些过分乖巧。八中的校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过于肥大,包厢里暖气很足,她把衣袖挽起来一小截,露出骨节瘦小的手腕。KTV昏暗的光线可以尽数隐灭掉我打量的视线,我端起面前的一杯冰镇可乐,看了看她手腕上那条与王俊凯类似的手链,心里忽然得出了一个答案。

 

“——来来来,王源,快点过来坐好。”一个小时后,我刚唱完一首陈奕迅的《白玫瑰》,就被小黑的大嗓门叫得退回座位。

“干嘛?”

“今天玩点儿不一样的。”他坐在我左边,开始给往桌前的空杯子里倒啤酒,“不要脸&我爱你,怎么样?”

这话一出口,几个哥儿们就蠢蠢欲动起来。

“诶,现在不能动了!”小黑忙制止想要临时调换座位的人,王俊凯坐在我的右侧位置,他咬了咬牙食指轻轻抠我的大腿肉,看起来郁闷至极。

其实这游戏不难,无非就是公司早年曾用来练反应的游戏原版。众人围坐成一圈,规定只能对坐在自己左边的人说“我爱你”,对右边的人说“不要脸”。两人之间只能连续对话三次,一旦有人说错,就要受罚。

我扫了眼坐在王俊凯另一边的J,决心结束后削小黑一顿。

 

游戏的过程有些莫名的尴尬和羞耻,王俊凯比以前在小公司玩游戏时还“娇羞”不已,昏暗光线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可能解读错误。总之,在连续对他右侧的J说了两次“不要脸”后,他似乎产生了隐隐的不忍。哪怕只是个游戏,他也总不好意思直视女生的眼睛,转过头来看着我。

可每次我一扭头看他,他又别扭的把头转了回去。

于是每轮下来他就成了那个被惩罚的对象。要强的王俊凯,我还从没见过他在哪个游戏上,输的这么惨。

我看着他在众人的起哄中喝掉一杯杯橙黄的啤酒,心里也像是被啤酒沁透一样。小黑大概也看不惯他这个游戏黑洞,示意他退出算了。可话一出口,王俊凯又像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坚决不退出,浑身还散发着恐怖的戾气,瞪得小黑缩了缩身子。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心底的想法。

但在这么多小伙伴面前,我必须牢牢站在他的阵线,不戳穿、不嘲笑、不得意,要配合他、支持他、宠他。这么胡思乱想着,料定他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在公开场合对我说那句话后,我甚至开始放松警惕。所以在他终于不好意思面对J,扭过头来以极别扭的声线对我说了一声 “我爱你”时,我被紊乱的心跳出卖,打破了游戏规则,傻愣愣的也回了一句:

“我爱你。”

 

我到底在说什么。

回过神来时,就见他笑得像个叉烧包,伸手拢着我的脖子:“瞎说什么实话。”

我红着耳朵回击:“我没反应过来。”

 

之后很多人都微醺,惩罚也变成了青春期寻求刺激的大尺度游戏,我们俩借口退出,躲在角落的点歌机边唱歌。王俊凯选了一轮,问我想唱什么,我们合唱。

我选不出来,在这么喧嚣的场合。默默摇摇头。

可他却好像来劲儿了,还挺兴奋,暧昧的光线和啤酒的熏染下,他变得大胆起来。双手把我禁锢在点歌机正对的沙发上,笑得一脸痞像:“源源,你刚还跟我表白,怎么就不跟我合唱了。”

他的呼吸一阵阵打在我的鼻翼,透着一股燥热:“谁、谁跟你表白了。”

王俊凯笑意更深,借着身体的掩盖凑上来亲了我一下,然后又探出舌头在我的脖颈处舔了好几口,我吓得一动不敢动。他亲得那一小片皮肤好痒,湿漉漉的舌苔碾磨的滋味像芍药一样,酥麻又颤栗。他现在怎么这么浪?我生怕有哪个游离在游戏外的人注意到我俩的异样,心虚的扫了一圈,就对上J惊愕的视线。

“……”

 

出来时夜色渐深,寒风呼呼吹我的脸。

本打算在初冬当个只要风度的源哥,最终还是认命披上了王俊凯那件明晃晃的八中校服,努力蜷缩在拐角处降低存在感。

 

王俊凯还在大厅跟他那群哥们儿拖拖拉拉,小黑玩high了嚷着第二摊。唯独J,她和另外几个女生挥别,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走,摸着他手腕上与王俊凯相似的那条链子,走到我身边问:

“你……是在等王俊凯?”

我点点头。

她顿了顿,似是下定决心般,咬咬下唇:“你们那样……你…你不怕……”

我挑挑眉,“怕什么?”既然已经被看到,再伪装下去也没必要。

“要是被别人看到了——”

“——你不就看到了。”我打断他,“…你会说出去吗?”

“我要是说…”

“那你说吧。”我满不在乎的说,“我和他各种各样的传闻早就满天飞,不会多你一个。真真假假,不信的人你说得再逼真也不会信;信得人,你就算编一个不存在的事情,他也会信。”

 

她似乎被我满不在乎的口气震得接不出话,愣在原地。

我扫了眼她身上的八中校服,想了想问:“姐姐,你喜欢王俊凯?”

她不说话。

我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露出极具欺骗性的天使笑容:“还是放弃吧。”

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你就算和他成为同学、亲近他的哥们儿、假装戴着和他一样的情侣手链也没用——他是我的。”

 

说出口后我才反应过来…这话,真是太恶魔了。

简直不近人情。

 “……”J张大着嘴巴一时间有些无言。

 

我可能需要为我刚才说的话负点什么责任,可我还没想好,王俊凯已经出来了。

“——王源,走了。”

他冲我招招手,狐疑的打量我和J过分亲密的距离,挥手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我想了想,笑着和J说了声再见,便一蹦一跳得朝王俊凯跑去。或许就这么不解释也是好的,让她目瞪口呆、自我消化一会儿,早点认清现实还能专心致志学习。

毕竟,作为王俊凯周围的朋友,我有些疑惑,她怎么就这么没眼力见呢?

我和王俊凯是一对这种事,连嘟嘟都知道。

 

“——想什么呢你?”回到家溜进卧室,王俊凯和我说半天话得不到回应,开始上手捏我脸了。

“……”我才不会告诉他我在想什么。

“对了,你之前在门口跟J讲什么?”他又问,“你们靠得太近了吧。”

“…没啥,就是姐姐挺漂亮的。”我特别认真的撒谎。

王俊凯眼角上挑,兵长脸重出江湖:“王源我跟你讲,你不要给我动歪脑筋——”

 

我赶忙凑上去亲了他一口。啵。

然后啪嗒一声倒在床上看他瞬间变幻的表情。

 

我想起刚刚在KTV里面他埋在我脖颈亲我的时候,迷恋的叫我小天使,可我觉得他喜欢得明明是戴着天使光环的小恶魔。比起纯洁高贵、无欲无求的小天使,他一直在偷偷纵容那个诱惑他、撩拨他、挑衅他的捣蛋鬼。

嘿嘿,我早发现叻。

像之前在J面前伶牙利爪的一面,是我私下暗暗保护他的屏障,虽然我觉得王俊凯隐隐约约知道一点,但我觉得他一定不知道全貌。

看他现在舔着唇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我便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撩他,我是不是有点坏?

 

不管了,就让我任性一下吧。

毕竟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评论(132)
热度(3245)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