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1

#迟到的圣诞快乐,希望来得及(* ̄з ̄)

没《雪人》很遗憾,但还是超级喜欢二宝

 

王源愣在原地。

他一门心思沉浸在王俊凯那不是表白却胜似表白的宣言里,夜深人静的异国街头,对于逍遥兔来说更适合谈谈情、说说爱,而不是挖掘自己对象的业余爱好。

想是这么想,可当王俊凯贴在他耳朵边用那种蛊惑人心的声线发问时,他的注意力顷刻就被转移了:

“什么小说?”

王俊凯还搂着他的腰,见他发问时眼皮一眨一眨的煞是可爱,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非常有趣的生活杂记…你想看吗?”

“想!!”

“那回国我给你看?”

“啊?”王源有些失望,“哦。”

“什么表情?”王俊凯掐了把他腰上的肉,啧,太瘦了。

“没…以为现在就能看。”王源回抱住他的腰,“所以你写的小说都没发布过?我还以为你会和别的行内大师一样,出书呢。”

 “出书?”王俊凯沉吟片刻,不置可否。 

“就是出版自传之类的?”王源眼珠转了一圈,以为他没听懂便解释道,“很多有经验的设计大师都会出自己的系列书籍,类似原研哉、安藤忠雄,许舜英还曾出过自己的生活启示录……我以为你也…”

“别瞎想。”王俊凯打断他,“我写的小说与我的职业无关。”

“嗯?”

“我就算出书,也会披马甲出,那样比较有趣。”他舔了舔唇,“比如不知不觉吸引一只美味的兔子。”

王源听不太懂,只觉得浑身寒毛一竖。

“再说,我不喜欢把我的隐私拿来卖钱,就算是设计之道也没必要。规则和经验是普世价值,下一秒就可能被更精准高效的东西打破。”话到这里他瞅了眼王源,“你是觉得你老公有落魄到要靠卖书来赚钱养家?”

这称谓令王源不自觉脸红,“……哪有隐私这么严重…”

“怎么没有?”王俊凯伸手抬起他下巴,“我这么高贵冷艳的人,需要保持神秘。我要是出书,你不怕更多的人被我的才华吸引,来跟你竞争?”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王俊凯居然还说得理直气壮,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去你的!”王源打掉他的手,“王俊凯你少自恋了。”

“我明明在陈述事实。”

王源和他拉开一点距离,冲他吐吐舌头,“你以为就你吃香啊,我也超受欢迎好不好!”

王俊凯挑眉,似是被后面这句话踩中了地雷,“哦,那你具体怎么受欢迎的?”

“……呃…”王源在他的淫威下有些底气不足,但还是十分英勇的自恋,“像我这么活泼可爱、聪明伶俐,清新脱俗、帅气逼人的男孩子,走到哪里都是鲜花掌声加绿灯!”

王俊凯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凌厉的锋线。

王源继续作死:“像是和我同班的那个小芳,大学暗恋我四年了吧,毕业舍不得我在散伙饭上哭得要死要活的,我最后只好给她一个爱的抱抱;还有社团那个学长,大学请我吃了520根烤肠呢!哦对特别是食堂大妈,每次都要多给我盛几坨米要我和她女儿相亲,她也不想想我源哥是这么势利的人吗?!好歹多给个鸡腿——唔——”喋喋不休说到一半,就被王俊凯咬住了嘴巴。

一个蛮横又霸道的吻,充满了侵略性,不给王源一丝喘息的机会,抓过来就按在墙上亲到他舌尖发颤。

唇分时王源有点腿软,超丢脸的被王俊凯托着屁股半抱着缓和。

 

“靠——”他耳朵红的能滴血,一休息够就开始嚷嚷,“你是狗啊突然啃上来!”

王俊凯似笑非笑:“爱的抱抱?520根烤肠?你很得意是吧?”

王源看到他眼里那抹危险的精光,咽了咽口水,怂了:

“没…对女生要绅士嘛……至于吃的我也就捡下趴活…”王源笑得像个小天使,“…我四年来一直洁身自好,绝对没有乱搞男女关系!请组织放心!”

“你吃了别人520根烤肠。”

王源一脸痛心疾首的忏悔,“…只有这个,我真的忍不住!!”

王俊凯:“……”

 “烤肠之神在召唤我,如果我拒绝他,我还是人吗!?”

“……”王俊凯使劲捏了把他的脸,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一句,“我后悔了。”

“啥?”

“我大学不应该出国读。”

“……”

“我应该在你一成年就把你收了。”

王源开始抠自己大腿。

“我想把你揉扁、缩小,揣在口袋里,藏着。”

王源脸上浮现两抹迷之红晕,眼神闪躲起来。

“对了,之前在巴士上你说你要发的朋友圈,你发了没?”

“哈?”王俊凯的思维为何这么跳跃,刚‘深情表白’还没听够呢!王源觉得有点跟不上,就见他掏出手机刷了一圈微信,皱眉道:

“没发,现在快点发。”

“……”

“就发:我男朋友随便一坐都这么帅我简直要爱死他了。”

王源:“……”

“快发啊。”

“……”

“你不发我帮你发。”王俊凯说着就要抢他的手机,王源立马死死护住大叫,“不!我要发:我男朋友是个逗逼。”

“——你才是逗逼,还烤肠之神,傻不傻?”王俊凯伸手去挠他痒痒肉。

王源最怕这招,咯咯咯笑个不停,最后在王俊凯怀里扭成一团,投降到:“我发我发…哎哟…哈哈哈我发还不行么!”

 

两分钟后,王源告诉他自己发了条朋友圈,王俊凯兴奋的点开。

 

宝宝:

即使出了国,我依然

【点开全文】

 

哟,还玩神秘呢?他点开全文:

 

即使出了国,我依然

o( ̄ε ̄*)可爱到爆表[JPG.]

 

“……”

王俊凯看着嘟嘴卖萌的王源霸占了整个屏幕,“不是让你发我照片?”

“有你啊,我发的合照。”王源把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指了指屏幕右下角,“这个小黑点,就是你伟岸的背影。”

王俊凯决定回酒店一定要关上门打王源屁股一顿,这么想着,默默的按了照片保存键。

 

春游最后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王源这半个月每天都王俊凯吃住在一起,还看了那么多美景吃了那么多美食,简直要乐不思蜀了。可他好歹没有彻底被恋爱的热情冲昏头脑,记得今天有一场员工大会,每逢这种大会,最紧张的其实还属他们这种新人。

虽然现在的王源也算不上新人了,但在高手如云的奥龙,他的程度也就仅仅是刚入门而已。

所以这天早晨,勤劳小蜜蜂王源同志没有赖床,像每个既紧张又兴奋的小员工一样,早早起床洗漱打扮,换了一身干练的衣服,王俊凯睡意朦胧间叉开两条长腿坐在床上,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觉得又好笑又可爱:“你慌什么?我还在这坐着呢。”

王源严肃的盯着他说:“谁跟你比啊!我可是早起联萌的门面担当,请叫我小蜜蜂。”

“小蜜蜂?”王俊凯一把抓过他的胳膊把人往怀里带,“你刚说什么联盟?”

“早起联萌!”王源顺势坐到他腿间,把微信界面掏给他看,“注意了,是【萌】不是【盟】!”

王俊凯接过手机,就看到一个名为‘早起联萌’的微信群置顶着。里面王俊凯就只认识刘志宏,其余依稀记得是设计A组的成员。这才大清早呢,消息就开始刷刷的飞,几乎都是些闲言碎语和八卦……王俊凯看到途中就被王源抽回了手机,他小心翼翼的说:

“大家也就是八卦打趣,你别多想……”

王俊凯撇眉瞅他一眼,目光里含着水,“我没多想…挺高兴的。”

“啊?”

王俊凯凑过去嘬了口他的唇:“我其实有点担心,你这么迟钝,别被同事排挤了还不知道。”

“唔…你才迟钝呢。”

“不过看你像个活宝一样在群里瞎乐…我倒是放心不少。”

“——什么啊!”王源觉得他这话像在说傻子一样,不乐意了,“我这是开心果,懂吗?”

“我懂啊。”王俊凯眼皮都不眨一下,和他鼻尖对着鼻尖腻歪,“我源宝贝最会调动气氛了。”

王源又不争气的脸红了。

王俊凯真是的,不知道自己刚睡醒的声音特别性感吗,还说这种话?他现在头发微乱不穿上衣的样子简直荷尔蒙爆棚啊,王源感觉自制力受到了考验,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这边王俊凯一点没察觉他的心理活动,还在继续调情:“不过我和他们不一样,你什么都不做也是我的开心果。”

王源伸手捂住王俊凯的嘴巴:“你别说了。”

“唔…为什…么?”王俊凯睁着迷离的桃花眼无辜的看他,像猫一样探出舌尖舔了舔王源的掌心。

像是有酥麻的电流在掌心窜过,王源惊得移开手嚷嚷:“你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说这些!我…我怕我万一扑上来怎么办!”

王俊凯愣了几秒,立马翻个身把人压在床上蹂躏起来。

“不行!别弄我!”王源推拒着他哇哇大叫,“我刚换的衣服啊!”

“乖,待会儿重换一套。”

“我不……唔…嗯……”

接下来是一段闪电般火辣辣的“早操”时间。在创意长这样那样“欺负”得逍遥兔面色红润、双唇微肿、头发凌乱、欲说还休后,他终于满意的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的起床洗漱去了。

而王源,生无可恋的与天花板干瞪眼。

 

大会在这天早晨10点半准时举行,地点定在皇宫酒店顶层的露天花园餐厅。

会场像是个小型的果酒餐会,除了普通口味的梅酒外,还有酸味、蓝莓味、柠檬味、绿茶味等各种特色梅酒。此外酸奶、和果子、樱花布丁等小食也陈列在一旁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

王源坐在刘志宏身旁左右张望,只见大家都正襟危坐,并没有人动桌上的饮品。便小声问:“宏哥,今天这会是讲啥?”

“每年春游固定来一出。”刘志宏撇了他一眼,“其实就是大佬之间的表彰大会。”

“表彰?”王源似懂非懂他的话,还没怎么想明白,就见一个穿着黑色套装的女人已经站上去讲话了,刘志宏说这正是东京地区的负责人长泽女士。

“……这是我在奥龙待的第七年了,对于我来说,仍觉得自己像新人一样,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奥龙就像20世纪六十年代的麦迪逊大街一样,是一个遍布广告狂人的创意空间……这里有有无数带领你的创意大师,有前所未有的新媒体新平台……”她以最优雅得体的语言,作开场致辞。

王源聚精会神的听着,慢慢的,他才发现这个大会的意义。

原来这个会不仅仅是听大佬们发言这么简单,而是为了表彰上半年奥龙各个团队在不同领域的成绩,王源见到了其余分布在外的客户群总监、品牌官、以及出色的数字化营销团队,看到一个个获得戛纳广告大奖、FWA金奖等荣誉的前辈上台接受表彰,心底涌现出一股难以名状的震动。

当一个在奥龙工作了25年的老员工上台领“长期服务奖”的金牌时,王俊凯出现了。

他衣着是一贯低奢极简的黑白风格,表情却不似平日里随意,眼神和动作都透着罕见的严肃和认真。他双手把金牌交到这名比自己年龄大上许多的长辈手中,并且朝他深深鞠躬。

王源忽然发现,王俊凯看人时,眼神永远是直视对方。你看到那双眼睛,就会觉得真诚,让人感到发自心底的尊重。

“接下来——我们还要颁最后一个奖,也是今年新增的新人奖。”Aline的声音透过话筒成功把王源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这话一出来,王源就感觉台上的Aline在不停的冲自己眨眼睛。

据刘志宏说,这个奖一共三个名额,是高层通过会议讨论一致决定新增的奖项,还会有一笔奖金,主要鼓励在之前实习期表现出色的新员工。现在台下已经开始发出小声的议论声,显然这个奖项的出现,总监级别以下的员工都并不知情。

刘志宏看王源开始抠自己大腿,搭着他的肩逗他:“你猜有没有你?”

王源小声嘟囔:“我都不知道…有这个评比…”

 “这奖项就是要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评选出来,才有意义。” 刘志宏笑得意味深长,“看你这反应…皇上是没告诉你啊……我还以为…”

 “他可没说!”王源生怕王俊凯被误会假公济私,反驳后又似想到什么,忽然紧张的问,“等等…这名额该不会……”

“——放心吧。”刘志宏好歹是他的上司,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你家皇上是不会参与新人奖项评比的。别说避嫌了,实际上奥龙年资不满三年的员工作品,几乎都到不了他手里。”

“…哦。”

这话不知道怎么回事,让王源在轻松的同时又隐隐有一股失落。

 

Aline已经宣布了两个名额,其中有个创意部的男生,王源曾微微接触过几次,感觉是个天分极高的牛人。王源自觉和他相比还差一截,也不是自谦,倒颇有些清醒的自我认知在里面。他回想自己那三个月的表现,努力是挺努力,但心里没底,毕竟这里天才遍布,卧虎藏龙。他是努力了,但有时候,光努力是不够的。

这么一通弯弯绕绕的乱想,直接导致自己名字被念出来时差点没反应过来。

他懵懵懂懂的被刘志宏推着站起来,议论声几乎比先前两个人大了一倍,掌声似乎也大一倍。说实话,没见过世面的王源小同志,怯场了。

大家是在给自己鼓掌吗?

这可是来奥龙拿到的第一个奖项啊!

就算是份量最轻的新人奖,对于他这样大学刚毕业的小菜鸟来说,也足够惊喜了!

 

王源上台后本来很兴奋,在意识到颁奖人是王俊凯后,表情立马不自然的羞涩起来。他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这是很严肃的公共场合,要淡定,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当王俊凯给前两个人颁完奖,走到他面前时,他紧张得不自觉低头。

只是后者却截然相反,跟按了开关一样,盯着他低垂的小脑袋笑得猫纹迭起:“小蜜蜂以后要好好努力,再接再厉。”

小蜜蜂是什么鬼?

群众表示公开场合颁奖请不要说暗语OK?

远处的摄像师敬业的盯着镜头,这是他录了这么多次大会以来,第一次看到真实版“深情款款的桃花眼”长什么样。颁奖就颁奖,颁完还抱这么久干什么,不要以为我是单身狗就发现不了你在假公济私,这双标得也太明显了简直没眼看。

王源耳朵尖悄悄红了,DC趁机起哄吼了一句:“回去再慢慢抱,我们还等着吃饭!”

然后下面原本一群看戏的吃瓜群众像是被鼓舞的工蜂一样,跟着闹起来。特别是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的高管们,似是被王俊凯压榨惯了,难得逮到机会损他一下,一个个都跟磕了药似的High。

王源脸红得像个鲜艳欲滴的苹果,恨不得马上下台走人。王俊凯看他想逃走,拉住他的手紧紧攥在掌心,台下的起哄声立马更大。

 “皮痒了?不想回国了是不是?”王俊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颇有警告意味。 

下面的高管们深知他的脾性,不——是深知他非人的折磨手段,脑子转了一圈决定闭嘴惊艳。

 

其实王源拿这个奖,在不同的人眼中自然看法不一。

有刘志宏这样认可他的努力,亲眼看着他怎么一步步熬过实习期的;自然也有其他部门的新人,毫不知情只觉得他走后门的;但在王源心里,别人的看法似乎没那么重要,他心里有一杆秤,总相信王俊凯不会公私不分,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坐上这个位置。

回程的飞机上,王俊凯听他一板一眼的这么跟自己分享心路历程,暗道他天真。刚走出象牙塔的温室花朵,总把“公平”二字理解得单一又片面,但他又不忍过早让王源认识这个圈子的规则和玩法。他的小情人毕竟才20出头,眼睛里全是生机勃勃的闯劲,这个时候要提“人脉”,就像用雾霾覆盖晴天一样,实在残忍。这么一想,便故意用轻松的语调挑眉反驳:

“宝宝你太相信我的自制力了,唉,我惭愧。”

王源听他这口气不对:“什么啊?”

“我倒是想给你开个后门。”王俊凯一脸遗憾的扶额,“可我才问一句,Aline就一脸冷漠的把评选结果甩我脸上……我扫了眼名额…我霸道总裁的戏份就没了。”

“王俊凯!”王源嘴角抽搐着掐他脖子,“你别乱来!实习那三个月你根本不认识我,要是——”

“——好了,逗你呢,笨死了!”王俊凯打断他的话,“我要真干涉,会一直瞒着不告诉你?”

王源不知道的是,创意长或许不认识那时候的他,可嵩山无情却陪着那个时候的逍遥兔渡过了无数个加班的漫漫长夜。要说他那三个月过得有多辛苦,王俊凯绝对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你真没干什么?”王源半信半疑。

“我发誓!”王俊凯露出神圣的表情,“虽然我只是来不及发挥。”

王源看他夸张的动作,扯了扯嘴角,“也是,凭我这实力,哪里需要走后门啊。”

“哟——还真是不谦虚。”王俊凯咬咬牙,“刚还大义凛然的样子,转眼就自吹自擂了?”

“嘿嘿。”王源抱着他一只手臂,颇有些讨好意味的笑,“反正,哥现在有钱了,可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说吧,你想吃啥,哥请你!”

王俊凯看他得意时上翘的弯眉和水亮的杏眼,觉得又甜又可爱,忍不住伸手捏捏他鼓起的苹果肌:“这有钱了就是不一样昂,说话声音都比平时高。”

“那是!”王源像只守财的小仓鼠笑嘻嘻的靠在王俊凯肩上撒娇。

“怎么那么傻,这就把你高兴得。”他嘴上嫌弃着,脑袋却凑过去亲亲他的额头。

“你才傻呢!”王源心情好,不跟他一般见识,“我刚上飞机前给妈妈打了电话,之前我跟她说我进了奥龙她就高兴死了,现在听说我还拿了奖金,那语气比我还高兴呢!说我进了个好公司,要好好珍惜。”

王俊凯看他提到家人时幸福的表情,觉得温情之余又忍不住吃莫名其妙的飞醋:“你拿奖最高兴的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源愣了几秒立马会意,红着脸调皮,“4你4你。”

“当然是我。”王俊凯满意的伸出一只手把他揽到怀里,说些柔柔的情话,“…回去好好休息,睡个饱觉。”

“……嗯。”

王源脑袋枕在他颈窝,这才想起一回国就要和王俊凯分开了,忽然特别希望飞机开得慢一点。半个月时间说长不长,对于热恋期的小情侣来说,却足以留下无数美好的回忆。

王源习惯了王俊凯的体温和怀抱,舍不得分开,连他身上的味道都记住了几分,像是雨后的青草香气、又像是温暖的海洋清香,其实又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不过是热恋的费洛蒙气味,萦绕在身体发肤,形成带有环境的感官记忆。

 

回国的第一晚,王源疲惫无梦。

第二天是周六,醒来就看见罗庭信手上叼着根烟眼神犀利的坐在自己床头。王源被他无声无息的样子吓得蓦地坐了起来:

“卧槽!哥你要不要每次出场都这么销魂!”

罗庭信淡淡扫他一眼,掐灭了烟:“你手机响了一上午…… ”

王源忙拿过床头的手机,罗庭信接着说了后半句:“……然后没电了。”

王源:“…你说话能不大喘气吗?”

“我只是暗叹,你浪一圈回来不仅面色滋润不少,连行为也奔放不少,天性解放了?”

“我怎么了?”

“你床照都敢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罗庭信一脸孩子长大了的表情。

“什么啊?我没有啊!?”

“那这是什么?”罗庭信把自己手机递给王源看。

 

逍遥兔: (*/ω\*)我男朋友身材太好了!看这腰身[JPG.] [JPG.]

转发(675)评论(567)赞(1108)

嵩山无情:回复@独孤求败:我给你准备了个七彩的麻袋

妖孽退下成全他们:我错过了全世界……….. 

毒仙:回复@独孤求败:( ̄_, ̄ )求私聊

KY中文网:回复@独孤求败:(* ̄3 ̄)╭求私聊

……

保护兔兔恋爱联盟: (*ˉ﹃ˉ)好香艳的肉体,呃不行,我要优雅不能污【QQ群:xxxxxxxxxx】

独孤求败:回复@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 ̄▽ ̄)╭我看透一切,但我不说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回复@独孤求败:你最近画风有点魔性,一脸掌握天机的样子

独孤求败:(〃 ̄︶ ̄)人( ̄︶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高冷的看客:所以你是只受???

朕准你装逼了吗:∑( ̄□ ̄*|||楼下的…你们咋不组一个组合呢!?

妖妖妖妖妖:……(  ̄  ̄)σ不写文还秀恩爱,你咋不上天呢???

瘦瘦瘦瘦瘦:……(-@y@)不写文就算了,居然还开始发床照了??

攻攻攻攻攻:....(* ̄▽ ̄)y不写文就算了,居然还开始虐狗了?

女仆装:(* ̄□ ̄)( ̄□:;.…::;.:.:::;..::;.:...

 

原来是自己前一晚,被王俊凯按在酒店床上打了顿屁股后,气不过偷拍他躺床上看Ipad的两张照片。王源很小心翼翼,只拍了腰腿部分,还刻意模糊了背景,却没想到惹来这么多人围观,人类的八卦之魂真是不容小觑。

“太过分了这些人!!”王源彻底清醒了,从床上跳下来。

“是啊。”罗庭信附和道,“我也觉得他们怎么抓不住重点,好歹攻击一下你花痴又匮乏的词汇量。”

“……”

“…………”

“这不是重点!”

“那是什么?”

“评论里面居然有人说我是受!?”王源一脸正气,“这照片哪里攻了?腰那么细!!”

罗庭信:“……”

 

其实王源那晚被按在床上打了顿屁股后,心里就升腾起一股不服气。可无奈武力值又差王俊凯好几个级别,于是小天蝎暗戳戳的报复心理爆发,故意选了个刁钻的角度偷拍了王俊凯的腰,却完全忽略掉自己把大长腿也入了框,照片上的人简直高大得不行。

王源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他睡到日上三竿起床,边吃罗庭信带回来的盒饭边叽里呱啦说一堆旅行见闻。罗庭信听着听着,总觉得他在虐狗,斜眼打断他:

“你今晚上是不是该写文了?”他夹起一块排骨,“已经有人给我发私信问你是不是和嵩山无情私奔了。”

王源原本在喝海带汤,这一听差点喷出来。

“什…什么鬼?!”

“嵩山无情也在出差。”罗庭信嫌弃的给他递一张纸巾擦嘴,“说来也巧,你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消失,又同一时间回来。他今早上还发了条挺官方的微博。”

“啥?”

“就是什么祝贺网站十周年,祝网站持续繁荣昌盛,当天抽奖送书和周边之类的…估计是被编辑逼着发的。”

“什么?!有抽奖你怎么不告诉我?”

罗庭信耸耸肩:“…你想要?”

王源点头如葱蒜。

“那你直接私聊他啊。”罗庭信翻了个白眼,“反正是你绯闻男友,不是还约了下午面基,正好。”

王源一听这话,立马摆出庄严肃穆的表情:“不要乱说,我的身心都只属于王俊凯。”

罗庭信扫了眼他一脸贞烈的模样,迅速扒了几口饭,心里举起了火把。

 

王源回来时已是盛夏,天气热的不行,光滑铝亮的地面被晒得发烫,金灿灿一片。

他背了个帆布包随意穿了件薄荷绿的短T,按照约定到市中心的一家电影院门口的咖啡馆。进门时冷气呼呼吹他脸,他发现自己到早了,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杯乌龙奶盖,哧溜哧溜的安静吮吸。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莫名紧张。

他把那本揣了一路的《晴天有时下猪》放在桌上,指腹不停磨挲手腕上的那条手链。刚在来的地铁上他右眼皮就一直跳,像预示什么不好的征兆。

不过是一次面基而已,之前他也和二次元的好友“圣诞羊”面过,也没什么啊。

大概是即将见到仰慕已久的大神,才紧张到不正常吧。

他这么安慰自己,眼睛却一刻不停的向门口张望,生怕错过嵩山无情。

 

过了13分钟,约定的时间都过了,王源没等来嵩山无情,倒是等来了一个差点让他喷奶的人。

卧槽!!?

王俊凯怎么会来这里??

 

王源条件反射的拿起书挡住自己的脸,一面偷窥一面默念: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

然而书封面上那无数只小猪仔实在太显眼,王俊凯一眼就看见那个鬼鬼祟祟的小脑袋。他唇角轻勾,冲店长打了个招呼,直接坐到了王源对面。

 “……”

王源的内心是崩溃的。

 

足足十秒的窒息后,他认命的从书后露出两只麋鹿一样的杏眼扮无辜:“嘿嘿…好巧啊。”

 “不巧,我在这约了人。” 王俊凯舌尖舔舐着虎牙,表情捉摸不透。

“谁啊?”王源条件反射。

“逍遥兔。”


评论(222)
热度(264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