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4

#重发,因大纲规划还是修成一章

#有什么好屏蔽的真不知道哪里违规


王俊凯把手机抽回来,桃花眼直溜溜的盯着王源看:“不错啊,现在会骂我变态、垃圾了?”

王源嘴唇轻勾,笑得像只讨饶的小绵羊:“嘿嘿嘿。”

王俊凯抬眼,看王源头上还翘着一根毛,软塌塌的半弯成豆芽状。他撑着下颚没动作,也不替他捋顺,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忽又觉得他像一株蓄势待发的植物,想着待会儿要不要带出去光合作用一下。

“…唔……”王源被盯久了,撇了撇嘴,“你看着我干嘛?”

王俊凯这才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

王源愣住,想了半晌:“…没有吧。”

“昨天群里。”王俊凯开了话茬,“他们说的抄袭,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源这才想起这档子事。

这也不能怪他不上心,他在日本早偷偷看完了《室友有点烦》目前为止的所有章节,前两天顾着和王俊凯怄气,在罗庭信的提醒下上YQ网私信过一次。没想到那个作者态度恶劣不说,还讽他神经过敏,没怎么红就撕到别站来了,心也是真大。

王源一时气闷,又发了几条过去,没想到那边直接不回了,还说有本事上调色盘,直接跟他编辑联系。于是王源就把这事搁了下来,不是不报,而是要给他准备份大礼。

 

“在想什么?”王俊凯见他半晌不说话,表情有些严肃。

王源这才回过神来,“哦…那个啊…”他眨了眨眼睛,模样却俏皮得很,“不是什么大事,我之后会找网站帮忙沟通。”

“不是什么大事?”王俊凯听出端倪,音调微微上扬,“那什么才是大事?”

王源静默数秒,用叉子轻轻搔刮盘心。

王俊凯垂眼看了看,盘里只剩下软面包屑。他很早就发现,王源吃东西不得章法,总会漏掉食屑,像是幼童时期的习性延续至今。好在他不走动,细小的食物残渣不会落得满地都是,但若是他真叼着乱跑,比如之前在日本逛街时吃大阪烧,王俊凯无可奈何叮嘱了一路,王源还嫌他啰嗦。

这么想着,他表情柔和少许,这本应纠正的习惯,到他这里,好像只剩下萌了。换作室内,自己说不定跟在后面捡一路还自得趣味。王俊凯这才察觉心里的溺爱有点过分了,恋爱的警戒线被汹涌的潮水淹得一塌糊涂,辨识不清,十分危险。

他伸出手,捏了捏王源的手心:

“为什么不说话?”

王源这下抬起头来,漂亮的大眼睛眨了几下:“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私下可以解决的事,就没必要说出来。”

这倒是令王俊凯出其不意,他表情有些闷。

“真的…多大点事。”王源反握住他那只手。

王俊凯看他牙齿咬着下嘴唇上的软肉,姿态坚硬,眼睛却小心探寻自己的情绪,便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王源坐上来。王源摇头拒绝,王俊凯就霸道的抓了人,半搂着带到沙发上,挑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他耳语:“我不是一定要插手这件事,我有那么霸道?”

这一被落到怀里,王源的壳就软了,他无辜的开口:“难道不是吗?”

王俊凯看着这双大眼睛,无语凝噎。

王源想了想,还是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你敢说你要真知道我的文被抄袭了,对方态度还蛮横恶劣,你不会比我跳的厉害?”

“……”王俊凯思索一会儿,“那你也不能不告诉我?你把我当什么人?网友?上司?”

“就是因为你是我男朋友,我才暂时不想告诉你。”王源嘟囔。

“为什么?”

“你看看你前两天发的微信,还有你昨晚上发的微博。”

“这关微信微博什么事?”王俊凯觉得自己简直跟不上王源的脑回路。

“你的言行举止,简直就是爱我爱到无法自拔啊。”王源神气的撅撅嘴,“这事要是没解决就跟你说,你指不定一冲动就跑去恐吓别人。到时候就算对方给我道歉,也会说这是大神欺负小透明,有理说不清。他不是让我准备调色盘吗,那我就给他备一份大礼,到时候他还不讲理,那就准备接收律师函吧。”

王俊凯听到这里咬咬牙:“你刚第一句说什么?”

“啊…没,我说源哥打算自己搞定,完了直接跟领导汇报结果。”这话一出,他还比了个漂亮的军礼。

“——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

“呃……”

“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这么爱你啊?”王俊凯咬牙切齿。

“嘿嘿嘿。”王源发出清甜的三个音节。

“我这么爱你还反而给你添堵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王俊凯继续磨牙。

“没、没有…”王源响亮的啵了一口他的苹果肌,“你爱得很高调,惊天地泣鬼神,兔子都不放过。”

“……”

“不过像撕逼这种事,独孤大神说不能带你。”王源振振有词的解释,“因为你是二次元小白。而且会因为护短,小题大做。”

王俊凯:“……”

王源看他那一脸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忙补话:“不过我想过了,要是对方真有钱没处花,接了律师函,要闹官司,那我还是需要你的。”

“我看你是需要我的钱吧?”

“你咋这么世俗?”王源连比几个NoNoNo,“谈钱多伤感情,我只是需要你预支我几个月薪水。”

王俊凯表示自己暂时不想跟王源说话。他肺疼。

王源见他不理自己了,便变着花样喊他名字逗他开心。反正人坐在他怀里,怎么撒娇顺手怎么来。

“等等…”王俊凯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所以连独孤求败都知道?该不会整个群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吧?”

“呃……你要相信,我这是爱你在心口难开。”王源一脸隐忍深沉,眼底泛起盈盈水光。

 

呵呵。

你怎么不去冲击奥斯卡啊?!

王俊凯简直想把身上的人揉在怀里捏成汤圆煮来吃了,看看里面是什么馅的…这么一想,他盯着王源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手摸了一把。

啧,真软。

皮这么滑,里面肯定全是黑芝麻。

 

王源看他表情有些臭,就知道他可能因为自己二次元小白的身份,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好吧,就算不是自尊心受到打击,也一定是在气自己帮不上忙,自责得厉害。不得不说王源简直是脑洞大开,这事上他就完全没觉得需要王俊凯发挥,所以王俊凯生气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可怕了,反而从老虎化身为呜咽的泰迪,染上几分可怜的味道。

王源凑上去搂着他的脖子黏腻的撒娇,声音清甜的叫他哥哥。王俊凯闷哼一声不理他,王源哄了一会儿,又是亲嘴又是亲脸的,王俊凯明明很享受,表情却绷得死紧,滴水不漏。王源亲累了,觉得他嘿烦,就想起身从他怀里抽出去,后者察觉他的动作,立马收紧手臂按住他的腰:

“你要去哪儿?”

潜台词:我还在生气你居然就走了!?

王源讪讪道:“我对着块石头亲了半天,口干,没激情了。”

王俊凯:“……”

 

下午王源要带兔宝宝回去,王俊凯想把缪拉送去专业店保养,方向一致,两人便决定一起出门。出门前王俊凯掏出一串钥匙,清一色黑银匙间夹杂着一个迷你大白钥匙扣。王源觉得新奇,没想到王俊凯居然也会用这么童趣的东西,他伸手捏了捏那大白模型,发现做工精巧,柔软弹性,和电影里的如出一辙。

“好乖。”他夸赞道。

王俊凯笑了笑,他捏了捏大白屁股上暗藏的开关,确认发亮,便带着王源出门去车库。

王源看那亮晶晶的东西,好奇的问:“这是啥?”

“人工智能啊。”他们走到车库,“没电时它待在三楼,比电影里的大白小很多,只有一米高左右,不过很灵活,也很聪明。平时我不在家时就是他在清扫整理房间,这个钥匙扣是类似遥控器一样的东西。”

 “这么先进?”王源坐进车里,“他有名字吗?会跟我讲话吗?”

王俊凯侧头打量他。

他发现王源很神奇,类似周小薇之类的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时都是问技术上如何实现的相关问题,只有王源,毫不怀疑,一来就要跟别人教朋友似的。其实这东西最初是因为他忙到没时间打理屋子,但又不愿意请保姆侵入私人领地,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宁愿睡公司也不回家后,他舅舅王欧文给他带回来的礼物,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他的困惑。

“有啊。”王俊凯发动车子,把那串钥匙丢到王源怀里,“他叫小白。”

“小白…”王源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你看着他的眼睛,他有红外线感应装置。”王俊凯慢慢说,“你跟他说话,他会回答你。”

“真的?”王源立马把迷你大白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开口:“小白,你好,我是源源。”

大约等了三秒钟,那头真的传来类似机器人般的声音:“源源你好,你把冰淇淋抱走了吗?”

王源疑惑的扭头看王俊凯。

“我给他输入过你的信息,他刚说的是兔子。”王俊凯解释到,“因为那只兔子居然会吃冰淇淋,小白照顾它的时候就给它取了这个名字。”

王源有些诧异,倒也觉得这名字可爱,便又去回小白的话。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王源和小白聊了一会儿,小白就说自己要工作不理他了。王源正是新鲜劲上来,一下子没了趣,表情恹恹的。车里原本放着轻快的流行歌曲,王俊凯看他安静下来,便调小了音量开口:

“关于那人的态度…其实网文界版权意识薄弱,不是一天两天。”

“我知道。”看他似乎有话要说,王源便也认真分析:“虽然我算不上专职写手,但也知道我们这类作品处在边缘化,不比所谓‘正常向’小说,在很多地区被禁,能出版摆在书店卖已经算是不错。可是……圈子再小众,环境再乱,拿别人药煲汤这种事,我也做不出来。”

“…不能和无赖讲道理。”

“嗯?”

“同圈还好,跨圈呢?如果你遇到的是更知名的IP剧作者呢?”

“……你什么意思?”

王俊凯伸出一只手摸摸他的头,“你现在就是小打小闹,我不管你。不过以后要真摊上大事,要找我,你懂?”

王源这倒是干脆点头:“放心,撑不住我会拉你垫背的。”

王俊凯看他不像在敷衍自己,点点头。又说:“有想过以后的路吗?”

“以后?”王源眼珠转了转,“做设计啊。”

“小说呢?一直写下去吗?”

“……想写。”

“那设计师呢,也做?”

“嘿嘿,梦想不嫌多哈。”

“……”

“毕竟源哥是全能小王子,还当过智慧小读者。”

“——我还当过学生会副主席呢。”

本来在跟王源说正经话,也不知道在比什么,王俊凯觉得和王源在一起越久,自己越幼稚,精神上像是活回去了,像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

“哦,那副主席大人。”王源抛来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还在坚持写?”

 “我有坚持吗?”王俊凯扬眉,嘴角轻佻倒带出几分痞气,“你看我坑一部作品可以坑这么久,周小薇每天都被我折磨得够呛,我要是哪天不写了,她换个负责对象,说不定还欢天喜地放鞭炮庆祝。”

王源:“……”

“我不会写多久了。”

“为什么?”王源大惊,心底忽然没来由的心慌。

“因为这不是我的职业。”王俊凯不缓不急说出一个道理:“——这只是我的兴趣,连副业都算不上。当你不用靠他挣钱时,你的写作状态是最原始的、最纯的,就像你现在。你小说里天马行空的思路和跌荡起伏的情节都是因为你想写,而不是你必须写,所以我一开始会被你的小说吸引。如果一个故事的龙骨是好的、漂亮的,那么稍微稚嫩的笔触有时候并不是短板,反而会显得单纯可爱。”

这话一气呵成,颇有些感慨。

 “可是你写这么久了…你刚那话,真的假的?”

“我之前就说过,这只是一个兴趣。舅舅现在对广告业热情还很大,所以我还有余裕,等到哪天,他这幕后大家长真的拍拍屁股不干了,甩奥龙那么大一个摊子,你真以为你老公是永动机啊,24小时连轴转不倒?”

王源:“……”

“我是真没那精力。”王俊凯瞟他一眼,勾起坏笑,“在床上对着你还可能。”

“……你能不能正经点?”王源无语。

“我很正经啊。大实话。”

王源:“……”

“总之,KY网算得上我们的红娘了,所以以后就算离开也会是我的一个情怀。但你要记住,只有职业写手才会永远留下来,而我不是。”王俊凯话到这里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是吗?”

“我……”王源陷入了沉思。

“职业写手一点儿也不比设计师简单,同样烧脑。设计可能还会有团队给你支撑,可是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孤独又漫长的战斗,到后面不仅仅是你要交出一个有趣的故事那么简单,需要权衡很多,润色和修正也一样不少,你不会比你初入奥龙那三个月轻松。我不想你以后真正累到不行时,为现在的所谓不务正业而后悔。”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很重要。

年轻时玩心大,想不了太多。

浑身闯劲。生机勃勃。

王源爱什么,想干什么,王俊凯都不反对。他怕的,是王源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干什么,或者知道,却低估了事情的艰难程度,以后面临巨大压力会顶不住,却又因为前期付出太多,难以割舍。

王俊凯其实私心不想他吃太多苦。提早给予暗示,也有点想替他把把关的意思。

如果王源选择好目标,他便至少要确保王源走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承受风雪都可以,就是别偏,去吃一些不必要的苦。他如今回想起自己初来乍到奥龙那段时日,带着设计金奖和国外浸润多年的理念,被老一辈大师们按在椅子上指手画脚,让他先搞懂国内的广告环境再耍帅时,心上还会不自觉泛起一阵酸涩。

“我试一年吧。”王源忽然开口。

“嗯?”

谈话间,车子终于抵达王源公寓楼下。

“写小说和做设计我都喜欢。”王源缓慢开口,“我也不觉得在网站写东西是不务正业,只要还有写的冲动,就不想停笔。”王源没他那个阅历,想不到那么远,吐出的话单单纯纯,“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后悔的。我最初可是因为写文遇见的你,就这一件事,比啥都值了,要是再后悔,会遭天打雷劈的。”

他这话一出,王俊凯就不吭声了。

王源以为他对自己这半吊子似的回答不满意,下一秒,王俊凯却忽然扑过来狠劲亲了他一口,特别粗暴,末了还咬他耳朵,这突袭的毛病能不能改一下。

“哎,疼疼疼!你抽什么疯!”王源被他尖利的小虎牙戳得哇哇大叫。

“你说得对。”王俊凯突然冒出一句。

“啥?”

“我简直爱你爱到无法自拔。”

 “……哦。”

 

又过了小半月,王源老文被抄的事情倒是解决得很顺利,调色盘一在微博公开,对方便如同惊弓之鸟很快删了文。

没多久,市里迎来了暑热最高气候,周末各大冷饮店生意好到爆,什么贡茶、85°C、星巴克每天都是门庭若市。王源这几天除非必要,上班期间都缩在奥龙大楼里面不出去,吹着冷气和几个要好的同事打游戏,一来二去,和顾安城混的最熟。

都是年轻人,兴趣无非就是那么几样,打游戏运动泡吧唱歌。一年过了年中,便逐渐进入行业旺季,王俊凯开始不常在公司,就算在大多也是忙得四脚朝天,连陪王源吃个中饭的时间都变少了。

王源知道他忙,他自己也不是闲人,两人上班时间还是很守规矩。这天休息空档,好几个人都去打盹了,王源不是很困,就蜷在公共休息室的长沙发上刷微博。

这一刷,才想起这周末便是网站十周年线下活动了。

 

【打鸡血炖兔肉协会】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ノ♥这周第一场线下活动有我的插画签售会 @逍遥兔 @毒仙 来捧场吗

……

独孤求败:(* ̄︿ ̄)好羡慕可以去的人,海外党伤不起啊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我会给你留一本,让@玛丽苏杀手 先帮你收着

独孤求败:(♩¬3¬)要写to签哦

玛丽苏杀手:哥你别为难圣诞羊(╯‵□′)╯别人给你书配了那么多年插画,早就对你无话可说了

独孤求败:o(*≧▽≦)ツ那就夸一下我逆天的颜值

KY中文网:我是来传话的 (*≧︶≦)青鸟社今年要出《逍遥天下》的cosplay演出,他们社长超想见大神一面,希望 @嵩山无情 来看

独孤求败:( ̄_ ̄|||)你求他出现,比@逍遥兔 一夜之间会炖肉几率还小

逍遥兔:(⊙﹏⊙)???

毒仙:("▔□▔)不,我觉得逍遥兔会炖肉的几率更小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  )

KY中文网:Σ(っ °Д °;)っ这可是青鸟社诶,国内超有名的cosplay社团!别人社长还是个帅哥,今年这么有诚意,大神给个面子嘛φ(≧ω≦*)?

花式催文心很累:你要不跟他们社长说,把兔兔弄上台去扮个角色吧(* ̄3 ̄)╭大神可能会上钩

KY中文网:对哦,你简直不要太机智!

独孤求败:卧槽!这招屌! @玛丽苏杀手 记得帮我拍兔兔照片

花式催文心很累:我(▰˘◡˘▰)一朵冰雪聪明的女子

毒仙:等等( ̄_, ̄ )别人毕竟是专业社团,弄个菜鸟上台招牌砸了怎么办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没事,青鸟社社长是我朋友,人很随和的,要不我邀请他进群里来聊聊?

KY中文网:好主意

独孤求败:赞

毒仙:OK

逍遥兔:Σ(⊙▽⊙"我的意见呢?

 

令狐冲申请加入【打鸡血炖兔肉协会】

 

令狐冲:<( ̄ˇ ̄)/大家好,在下令狐冲,青鸟社社长

独孤求败:( ̄△ ̄;)这群里的人名字都有毒

玛丽苏杀手:你没资格说别人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老狐,事情就是我刚说的那样,你看如何?

令狐冲:倒是还有个角色( ̄3 ̄)逍遥无痕成仙之前的那只雪兔,就是怕不合适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简直量身定做啊!

花式催文心很累:合适合适的!你放心我见过真人(*/ω\*)那简直是肤白貌美、明眸皓齿、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微微一笑很倾城,超级超级可爱

KY中文网:你他妈形容的是男的吗?妖还是鬼??

花式催文心很累:o( ̄ε ̄*)最近雷文看多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毒仙:( ̄. ̄)+硬件条件倒是不差,不过可能不是雪兔是蠢兔

独孤求败:○( ^皿^)っ我相信兔兔

……

逍遥兔:(#°Д°)你们给我等一下!?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那就这么决定了

令狐冲:行吧(* ̄ω ̄)反正台词只有几句,应该不会穿帮

毒仙:OK

逍遥兔:等等

逍遥兔:我不行的,你们别开玩笑了

逍遥兔:喂喂

……

逍遥兔:(* ̄□ ̄)( ̄□:;.…::;.:.:::;..::;.:...

 

王源现在很想从沙发上跳起来!

简直是交友不慎,这群人为了逼王俊凯出现,已经疯了。而自己,简直就是古时候为了请神明现身的活祭品!还是烤熟了,撒上佐料香喷喷不能说话的那种!!

 

时间很快到了周六,王俊凯这段时间忙得根本没上群,一点儿也不知道群里热闹的盛况。这天过了中午他们设计A组的人就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了,刘总监更是一天没见着人。王源把最后的成片发了校色,一看时间下午两点半,扭头对顾安城说:

“还没忙完?要我帮忙吗?”

顾安城眼睛没移开电脑:“不用,我半个小时后就走。”

王源便点点头收拾东西。

结果刚出11楼办公区,就见王俊凯从电梯走了出来。他穿了一件简单的kenzo上衣和修脚七分裤,手里提着个星巴克的纸袋子,模样休闲得要命。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星巴克的外卖小哥,推着一车的咖啡和甜品。

王源:“……”

 

王俊凯一看到他就顿住了,愣了半晌:“你下班了?”

“不然呢?”

“……”王俊凯看了看手里的纸袋子,“你早说啊。”

王源看了看他的阵势,“你这是要请设计部全体同事吃下午茶?”

王俊凯回头看了眼那外卖小哥:“本来是……我好不容易上午把工作结束,以为你还要一会儿…算了……”王俊凯示意小哥把车子推进去,又回头对王源说,“你等我一下。”

之后就见王俊凯走进去“关心”了一圈下属,示意大家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弄,稿子是永远做不完的。王源站在办公区外面看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确定他不是来拉仇恨的?

“走了。”王俊凯出来时心情很好,扬着下巴。

“等等。”

“嗯?”

“你请下午茶…没我的份?”

王俊凯晃了晃一直捏在手里的纸袋:“怎么会漏了你。咯,焦糖咖啡星冰乐。”

“不是…”王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嘿嘿,老板,我刚看到推车里有松饼…我可不可以回去拿一个?”

王俊凯:“……”

 

王源跟他出来,刚坐在副驾上,就被王俊凯按着脑袋亲了个够本。好像要把繁忙期欠缺的吻都补足似的,磨得王源嗯嗯啊啊的哼,手也无奈的去抓王俊凯的后脖颈。王俊凯心情很好,亲够了,见王源嘴唇殷红水润,眼睛湿漉漉一片,才一脸餍足的发动车子说:

“朕饱了,你可以享用你的下午茶了。”

王源红着脸瞪他。

 

路上王源一心吃东西,王俊凯便开着音乐,边哼歌边说:“小馋猫,拿纸袋接着,别吃得车里到处都是。”

“哦。”

开了一会儿,阳光渐渐刺眼,王俊凯便把架在领口的墨镜戴上。

“演出是不是4点半开始?”

“唔?”王源还在吃东西,嘴里吐词不清。

“听说你要cos我书里的角色,还是那只雪兔?”他腔调有些掩不住的兴奋,“幸好我下午没工作。”

“唔嗯…”王源迅速咽掉食物,“卧槽谁告诉你的!不对......等等,你现在往哪里开?”

“活动现场啊。”

王源:“……………你还真上钩啊?!”

 

到了目的地停好车子,一眼望去,展馆外早就人山人海。馆内也是人头攒动,装扮“个性”的男男女女走来走去,倒是冷气开得很足。王俊凯一进来就比在外面暴晒舒服多了,揽着王源姿态亲密的漫游。

“你不是一向不来吗?”王源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腰,“你出现在这里要不要紧啊?”

“没事,又没人知道我是嵩山无情。”王俊凯有些新奇的四处观望,“你都要上台在那么多人前演雪兔了我能不来?我得看着点。”

王源:“……”

“而且,周小薇说青鸟社团出我书的cos还挺多的,私下见一见他们社长也是应该。”

 “哦。”

“你哦什么啊。”

“没什么。”

王源内心翻涌着小情绪:说得这么振振有词,我又不是不认识之前的你,微博关注一共才4个人。

 

他们站在人来人往的会场自顾自聊天,王源刚想给他解释自己只是要上台打个酱油,后背忽然被轻轻拍了一下。

“嘿!”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男孩嗓音。

两个人立马转身过去。

“刚在摊位那边就看到你了。”原来是圣诞羊,他兴高采烈的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这是令狐冲,你叫他老狐就好了。”

话一说完,又给那人指了指王源:“逍遥兔和……”

男孩在彻底看清王俊凯的脸时顿了顿,声音提高了八度:“靠!该不会是嵩山大神吧…真人比我想象的还帅!!”

 

王源和王俊凯没空理会圣诞羊冒着星星眼的揣测,目瞪口呆的盯着站在眼前的令狐冲同志,一言不发。

 

“卧槽!?你们……创意长!!?”

对面的刘志宏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咳咳。”王俊凯咳嗽几声,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这位‘少侠’,过来——我们私聊。”


评论(200)
热度(218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