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5

#夏天来了,好久不见

前情提要:两人去参加漫展偶遇刘志宏

 

刘志宏一脸视死如归的被王俊凯圈着脖子拖到角落里。王源远远观望他们俩“亲密”交流,只看得到宏哥手舞足蹈的比划,不时配上一些夸张的表情,而王俊凯始终挺直背脊站得像一颗千年老树。王源知道,王俊凯肯定又在装逼了,他总是擅于用气势唬住对手,让对方对他俯首称臣。

不过宏哥居然是青鸟社社长,王源对他这几年的“隐形”功夫简直啧啧称奇。看来奥龙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你们认识啊?”圣诞羊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睁大了眼睛。

王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斟酌了一下用词:“是啊,工作上有交集。”

“是哦,我认识老狐一年半了,都不知道他居然三次元跟大神认识…”圣诞羊颇有些兴奋,“这个世界太小了吧!”

王源想到了自己和王俊凯的相识,对这话很有认同感,忙点头如葱蒜。

那边王俊凯他们还在谈话,圣诞羊就着急的拖着王源的胳膊往舞台后面的化妆间走:“别看啦,待会儿老狐会带你老公过来的。你快去换衣服上妆,时间不多了。”

王源被他这公开场合无所顾忌的一声“老公”震得面红耳赤,他气得嚷嚷:“瞎说什么呢,我才是他老公!”

圣诞羊回过头来,淡定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带着关爱留守儿童的表情:“别闹,我知道你心理不平衡,咱不比硬件条件,你虽然瘦是瘦,但胜在匀称,天生无敌可爱力就是满级的状态,你要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在擅长的领域发光发热,别老盯着反攻的事情,这样不利于家庭和谐。”

王源:“……”

“别傻愣着了,快点走吧。”

“我要跟你绝交!”王源哇哇大叫,“在你心里源哥我难道一点武力值都没有吗?!看我这帅气的脸?”

“……”圣诞羊向后看了眼跟上来的两人,“…我觉得我还是要摸着良心说话才对得起我们的友谊。”

“哦。”王源丢出一个冷漠的微笑,“我们的友谊到此结束。”

 

后台化妆间人来人往,仿佛全身上下都被涂上一层白灰的Coser们小心翼翼拖着演出服走来走去。像王源这种临时被赶鸭子上架的外行,简直像一只误入奇境的小绵羊,睁着黝黑眼珠好奇张望那些把他追了很久的小说实体化的表演者。

青鸟社不愧是国内最著名的cosplay社团,光颜值和服装道具就拉高了一条街的档次,更别说每次剧本的高还原度和堪比良心的舞台动作。

“社长?”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王源的膜拜。

饰演逍遥无痕的男生正被化妆师按在椅子上做造型,一看到他们几个,首先便注意到刘志宏,笑容灿烂的冲他打招呼。

刘志宏淡淡点头,笑容却明显因为站在身后的某大神有点僵硬。他指了指王源,介绍到:“喏,之前说过的,那只雪兔。”

男生和他身后的化妆师眼睛忽然亮起来:“好可爱的小男生。”

这话一出,刘志宏便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迅速打断他们俩:“别这么直直盯着看!忙你们的。”说完,就冲不远处一个正在给人梳头的女生喊到:“琪琪,过来给他换衣服上妆。”

被叫做琪琪的化妆师明显比在座的人年龄大,化着精致的裸妆,气质出众,走路都自带几分大龄熟女的韵味。她一过来就端起王源的下巴打量几眼,像估量商品般满意的点点头:“皮肤真好啊,小弟弟平时用什么洗脸啊?”

王源头一次和这种御姐气场十足的女性靠这么近,不自觉有些紧张,眼神飘来飘去:“…我叫王源,就是很普通的洗洗脸…擦点润肤霜。”

这话一出,周围不知道为什么响起低低的偷笑声。那个扮逍遥无痕的男生从自己位置扭过头来友善的看他:“别紧张,琪琪姐不吃人。”

“我、我没紧张啊。”王源觉得自己表现得有点丢脸,赶忙回嘴。

 

“——社长,站你身后的那个大帅哥是谁?”琪琪问出了在场众人在意很久的问题。

刘志宏沉吟片刻,余光扫过王俊凯的眼神,吞了下口水故作镇定道:“陪同家属。”

“?”

王俊凯指了指王源,简明扼要两个字:“他的。”

“噢——”众人恍然大悟,全体发出一长串促狭的暧昧音节,落在王源身上的视线瞬间比刚才多了一倍。王源气结,他觉得要是自己现在有个窜天猴,一定要送给王俊凯,然后让他抱着去上天。当然,他也就敢脑内这么想想,一对上后者炙热的视线,他就软的像滩泥。

王源最终认命接过那套柔软舒适的雪兔装。从更衣室换了出来后,后台已经明显比刚才宽敞很多,只有零星几人因为妆容夸张还在“搏斗”。琪琪姐满意的调整了一下王源的装扮,他头上的兔耳朵是专门定制的,装有体感系统,毛茸茸的耳朵会随着心情翘上垂下。屁股上那一小团白花花的尾巴球也特别漂亮,颜色是最纯正的雪白,整套服装穿在王源身上,清新中又不失一抹灵动的俏皮,十分吸睛。

“啊,妆有点花了。”

琪琪姐凝神端详了一下王源的唇蜜和眼尾那一点点勾人的眼影,正欲给他补妆,就被王俊凯拦住了。

“我来。”后者眼底似有什么波涛暗涌。

“你会?”琪琪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王俊凯没有答话,而是挑眉给了她一个眼神。他气场强大,桃花眼炯炯有神,即便不说话站在那里,亦给人很强的压迫感,此刻凝眉盯着对方,更是让琪琪三两下就缴械投降,愣愣的把一干工具交给对方。

“谢谢。”王俊凯礼貌的点点头,便当真坐下来认真给王源补妆。

 

男人给男人上妆是什么感觉?

王源无法恰如其分的描述。

他以为王俊凯只是恶趣味发作想要捉弄自己,却见他坐下后当真一言不发,深情专注的仿佛在精雕细琢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眼影刷轻轻扫过眼尾,淡淡挑过几笔,触感明晰,明明是画在脸上却像猫爪子挠过心脏,酥酥痒痒。

王源的耳朵很快出卖了自己,红得像一团火在烧。

粉底刷像羽毛一样轻轻扑过王源的脸颊、鼻梁,王俊凯端详片刻,满意的挑起王源的下巴看了看:

“很好,现在屏住呼吸。”

“为什么?”王源不解的问。

“我要给你上唇蜜啊,你刚才偷喝水都吃掉了吧?”

“…口渴啊…我没化过哪知道这玩意儿这么容易花?”王源嘟囔一句,还是乖乖闭气。

“再闭上眼睛。”

“又为什么啊?”王源抗议。

“你现在眼神太勾人,不想我扑过来就乖乖听话。”

“……”

 

于是王源闭上眼睛、屏住呼吸,等着化妆师大人给自己上唇蜜。可是三秒钟后,唇蜜没有等来,嘴唇却等来一个熟悉的触感:

“啵。”

王源蓦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双促狭的桃花眼:

“你偷亲我——”

“——啵。”王俊凯又亲了一口,勾了勾嘴角,“我说错了,你闭着眼睛的样子更勾人,简直找亲。”

王源:“……”

 

原本两分钟补妆,硬是被王俊凯折腾出五分钟来。等到演出开始正式上台,王源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站在那么多人面前“打酱油”的事实,紧张的老毛病又犯了。从小到大,每临大场合,他上台前可以紧张得要死内心纠结千万遍,可一旦真的上台却又好像镇定自若到根本不算事,这神奇的反应大概来自家庭遗传。

比如现在,前一秒还在后台紧张到深呼吸蹦蹦跳的人,下一秒就在台上驾轻就熟的卖萌。

王俊凯在后台看着他忽上忽下的兔耳朵和被眼影衬得迷离的大眼睛,心里莫名不是滋味。这就像是珍藏已久的私有物品被全世界窥伺般……他环顾四周,表情越来越僵硬。

喂喂,你们在拍哪里呢?

这几个掏出手机狂拍的男生,笑得敢不敢再痴汉一点。

还有第一排围观那群女生,什么表情。

王俊凯有些窝火,也不知在吃什么莫名其妙的飞醋,浮现在身上便是越来越黑的气压。刘志宏站在这颗定时炸弹旁边,觉得他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冲进舞台把王源拽下来。

要说皇上难道不觉得王源可爱吗?

不去拍照居然还有工夫吃醋?

当然可爱。

可爱到在演出开始前,王俊凯就重金利诱让罗庭信举着摄像机站在台下全程负责拍摄记录。而自己,必须要用肉眼一刻不停的记录自己宝宝在舞台上的一瞥一笑,提防别人心怀不轨。而处女座龟毛起来也的确挺要人命,特别还是个设计专业出身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渣滓。

 

“谢谢你。”王源说出了全程唯一一句台词。清清甜甜的嗓音,耷拉着兔耳朵与小说里的“救命恩人”陆展风相视一笑,台下立马响起一阵诡异暧昧的尖叫声。

王俊凯:“……”

“你会说话?”饰演陆展风的男生眼底迸发出一抹惊讶的神色。

然后王源便低头不说话了。

到这里酱油使命基本结束,接下来就是等龙套来叫王源回去,然后他“依依不舍”的告别陆展风。只是这幕毕竟是逍遥无痕成仙之前最重要的一面之缘,是后面无数故事发展的开端,两个人必须敬业的表现出一些火花来。

王俊凯在后台沉着脸看他俩,扭头瞥了眼一旁穿着野猫装准备出场的龙套A,若有所思。刘志宏一看他微眯的眼睛,右眼就不停跳,下一秒,就见王俊凯一把扯下对方头上戴着的猫耳朵往自己脑袋上一放:“我来演。”

龙套A目瞪口呆的瞪着他。

然后王俊凯便头也不回的径直走向舞台。

“……卧槽!社长!他谁啊他?他……”龙套A急得直嚷嚷。

“……”刘志宏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王俊凯带着那副猫耳,穿着普通但质地上乘的休闲装,像逛菜市场一样随意的踏进舞台中央。全场视线聚焦到他身上,王源更是一脸惊悚的表情望着他。

王俊凯气势汹汹的走到他们面前,眼底寒光一闪,令饰演陆展风的男生瞬间背脊发凉。

王源紧张的缩了缩肩膀,原本耷拉的兔耳朵感应到他的情绪,双双立了起来。王俊凯盯着那兔耳朵直看,冷漠的冲王源叫了一声:

“喵。”

单个音节,毫无起伏。

配上他现在那张仿佛被西伯利亚寒流冻僵的脸,观众席瞬间觉得空调温度开得有点低。

这位面瘫帅哥——喵得好冷静。

 

现在的画面是:雪兔依依不舍的站起身,三步一回头挥别陆展风。

而原本没有台词只需要把兔子带走的野猫,霸道的牵着雪兔的手牢牢握在掌心,冲还在回望陆展风的小兔子抑扬顿挫的又叫了一声:

“喵!”

这次喵得好有气势,观众们都能感觉到隐隐的怒火。

雪兔明显被这声喵惊了一下,唇形微张欲说还休,最终还是乖乖闭着嘴被牵下舞台。

 

前后不过十几秒,这只龙套猫却因为出色的外形和奇异的两声猫叫,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嗯,不愧是青鸟社,连区区一个跑龙套的角色都这么出其不意,独树一帜。看来有传言他们社长是混创意圈的,果然不假。

而后台的刘志宏,此刻只想请这尊大佛赶快离开。

 

“哎你干嘛啊——”王源一进后台,就被王俊凯按在化妆台上脱衣服。从兔尾巴球到耳朵,一一粗暴的扯掉。他力道极大,动作又很急躁,王源被他扯得生疼,嘴里大声嚷嚷,“——我自己脱!自己脱!!”

王俊凯眼神幽深,眼底似是隐忍着某种风暴。

他抬起王源的下巴:“去,把脸洗干净。”

 

从后台出来王俊凯便紧紧攥着王源的手直奔会场外,一路笼罩着沉默的低气压。王源见他面带愠色,还故作轻松讲了几个冷笑话,得来对方一句呵呵。王源自讨没趣,便也闷着头走路。馆内人来人往,喧哗嬉戏声不断,只有他们这里,仿佛被隔绝成另一个静谧的空间。

王俊凯今天为了避人耳目,没有开那辆熟悉的红色缪拉,而是换了辆出游才会用到的悍马越野。这车粗犷的外形犹如一匹难以驾驭的战马,内部空间却很大,且极为舒适,隔音效果良好。

上车后王俊凯把车窗留出一点缝隙,打开空调降温,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源看,一点儿也没要发动车子的意思。

“挺敬业啊?”半晌,王俊凯不咸不淡撂出一句话。

“…我又不是自愿的。”王源一听他那语气就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王俊凯闷不吭声,眼角上翘眯成一条缝,显得有些凌厉。下一秒,王源的座椅后背忽然往后倒成一个斜角,王俊凯欺身压上来,含住王源的唇瓣重重磕了下他嘴皮,双手直接扒开他的短裤,粗暴的揉捏着王源挺翘浑圆的屁股。

“唔…嗯嗯……”王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身体不安的扭动。

王俊凯丝毫不理会他的挣扎,密闭的汽车空间很安静,两个男人挤在一个座位有些难受,喘息声却带着隐秘的刺激感。王俊凯的手伸了进来,王源扭着头发出抗议:

”唔…你……你疯了啊突然发情,万一来人怎么办?”

“看不到里面。”王俊凯死死压住王源,扳着他脸正对自己,“不要躲。”

四目相对,那双桃花眼里满含焦躁,居然还有一丝丝不甘心。王源没见过他这种眼神,反抗的情绪瞬间被惊讶代替,他搂着王俊凯的脖子气息不稳:“你…怎么了突然?”

“……”王俊凯不说话,倒是揉捏王源臀瓣的手停了下来。

“…你咬得我嘴皮好痛。”王源音调有些讨饶,却没计较王俊凯不规矩的手。他这个模样,纯属亲昵的撒娇和抱怨。

王俊凯单手捏着王源耳垂,凑上去舔了舔他刚被咬的下唇。

“很痛?”

“痛啊!对着这么完美的嘴你也下得去口。”

王俊凯又凑上来舔舔:“还痛吗?”

王源点点头。

王俊凯忍俊不禁,凑上去亲了口嘟嘟嘴。

王源满意的哼了一声,这才放松下来任他压着自己:“你到底干嘛生气啊?我觉得我演得还…不错吧…”

“…演得是不错,但没有下次了。”

王源:“为啥?”

王俊凯瞳孔骤缩,眼神发出危险的讯号。

王源现在有点恃宠而骄,也不怕他,倒是得瑟的伸手捏捏王俊凯的脸蛋:“是不是被源哥迷得晕头转向,危机感爆棚啊?”

 “你现在翅膀硬了?”

王源嘴角上翘卖起乖来:“我冤死了。我明明就是被逼无奈,为了革命任务身先士卒。”他圈着王俊凯的脖子正经道,“你最近肯定没上群,我上台都是因为你。他们说要是我去扮个角色,你肯定会现身,说到底还是你魅力大…KY网那么大,全是你小粉丝。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忙啊……”话到后面竟然成了抱怨。

王俊凯这才听出端倪,若有所思:“哪个群?打鸡血炖兔肉?还是追兔难为?”

王源一脸懵逼:“追兔难为是什么?

王俊凯:“………没什么…”

王源直觉有问题,揪着王俊凯的耳朵依依不饶的追问。

王俊凯心知说漏嘴了,忙用吻堵他的话,舌头胡搅蛮缠勾着王源,吮得王源直哼哼。唇分时手掌狠狠捏了下王源的小屁股:“明天不忙,准备把你栓裤腰带上。”

 

王源原本还有些怨,一听他这话就可乐了,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白兔。其实他们已经连续几个周末没好好独处了,王俊凯是真忙,事情一多起来连抱着王源睡个饱觉的时间都没有。即便王源偶尔周末留宿他那,半夜还迷迷糊糊听到他起床打电话的声音,心里又恼又心疼,早晨连起床气都不撒了。

王源有自己的交际圈和生活,没和王俊凯谈恋爱之前也过得有滋有味;一和王俊凯谈恋爱了,没了对方的活动就变得索然无味,再多的外力刺激都提不起兴致。

 

“——你这周末没事了?”声调听着不要太愉悦。

“有个奥龙公关的白衣派对,不过我打算带上你。”停车场似乎有人来了,王俊凯关掉车窗缝,坐回驾驶席戴上墨镜,又伸手揪了下一听他这话脸就垮下来的王源:“什么表情你。”

王源调正副座冲他吐吐舌头,有样学样的跟着王俊凯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小酷哥架势十足。王俊凯发动车子,被墨镜遮住的桃花眼看不出表情,嘴角却勾起一抹痞痞的坏笑:

“宝宝,车震没搞成是不是有点遗憾?”

“什、什么啊…”

“没事,回去再搞。”

王源:“……”

“刚二宏说把那个尾巴球和兔耳朵送我们。”车子驶出停车场,“我想好了,回去让小白把录像功能打开,你戴着我们边做爱边录影,以后做成系列存进电影房,就叫《凯源心跳回忆》。”

“呸!”王源羞得两耳通红,“——小白才不是拿来这么用的!!”

 

第二天两人醒的不算晚,王源在被窝里被王俊凯骚扰了一会儿,就受不了的翻身骑到他身上命令:“别闹了,你再睡会儿,11点才准下床。”

王俊凯伸手把额前刘海捋到脑后,露出饱满天庭,半眯眼睛的样子性感十足。他还有些困觉,一开始只是因为怀里王源的扭动而跟着醒来,右手一揽就把人弄得趴在自己身上,按着脑袋亲了好几口,重重吮出啵啵响声,末了才摸摸王源鬓角沙哑着嗓音开口:

“宝宝,你昨晚好可爱。”

王源涨红着脸,一点儿也不想回忆堪称源哥人生黑历史前三的羞耻画面。

王俊凯捏捏昨天用完被随意丢在枕头缝里的尾巴球,呼出的热气暧昧的打在王源唇上:“好厉害,比以前叫的还撩人,这算不算天性解放?”

“闭嘴!”王源简直想一巴掌扇在王俊凯脸上,清淡眉眼都要皱成一团小包子了,“你怎么回事啊?大清早你能说点健康向上的话题吗?”

“我怎么不健康向上了?我的干劲还不能说明我有多健康?”边说还边用胯顶了顶王源。

“你那是健康?!”王源简直想爆粗口了,“你他妈根本就是嗑药了,这么猛!”

“是啊,你就是我的兴奋剂。”没有男人不喜欢在床上被对象夸赞,王俊凯也不例外。他得意的舔了舔唇,手掌色情的抚摸王源的屁股,大有要跟他来一发激烈的性早操架势。

王源一看他动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按住他不安分的手横眉竖眼:“你本周的兴奋剂已经透支完毕,服用过量,小心上瘾。”

王俊凯一听这话就笑得像只幸福的猫。

 

王源这语气说来是有典故的。

上周王俊凯工作繁忙,有三天当真是连人影都没见着。王源给他发微信,每次也是深夜睡着了才等到他回复。于是周三下班王源恨恨的给他发了条短信:

 

温馨提示,你已经三天没有和你的小可爱亲热了,充电不足小心他跑

 

结果抱着手机等到睡着,也没等来王俊凯的回信。

到底在忙什么啊!

隔天早晨他便决心要等到王俊凯一起吃早饭,到了公司提着袋subway上92楼,刚出电梯门就碰见王俊凯神色严峻的跟奥龙客户群总监以及Alina等在电梯门口,双方神色皆有些愕然。

王源看出他们在谈公事,神情肃穆,一时间尴尬不已,拿着袋三明治不上不下。

客户群总监Chris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他率先迈进电梯开口:“karry,要不我和Alina先下楼等你?”

Alina的神色却明显有些犯难:“创意长,估计那边快开始了。”

王俊凯:“……”

王源看出他们应该是要马上出去,忙挥挥手:“你们忙,我就路过。”

王俊凯沉吟片刻,板着脸迈进电梯间。Alina随后跟上,一进来就立马按了1楼大堂。电梯开始缓缓下降,密闭的空间气氛有些窒息,沉默蔓延开来。王源侧眼打量王俊凯,这才察觉他隐隐深重的黑眼圈,一瞬间心里五味杂陈。

“11楼?”王俊凯伸手摁了下11楼的按钮,扭头问他。 

王源反应半晌,忙点点头。

王俊凯又看了眼他手里的subway:“给我买的早饭?”

王源想了想,摇摇头。

王俊凯皱了皱眉,伸手一把抢过纸袋,直接在电梯间打开,一眼就看见两个新鲜的三明治整齐躺在里面。他拿出其中一个,借着纸袋三两下下肚,一点也不顾姿态。一旁的Chris满眼新奇的打量他,忍不住戏谑的开口:“karry,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直接在电梯间吃东西。”

王俊凯不置可否,用纸巾擦了下嘴和手,把剩下那块包裹完善的三明治塞回给王源。

电梯到了11楼,王源缓慢向外踱步,王俊凯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的背影。眼看电梯门即将再度合上,王俊凯长腿一迈,迅速走出了电梯,惊得Alina大叫:

“创意长?!”

“karry?”

王俊凯:“两分钟,我就下来。”

话一说完电梯门就再度关上了。

 

王源转过身来,然后就被王俊凯搂着腰在电梯口来了个热情四溢的法式激吻。

“唔…嗯……”他嘴里还有刚才三明治的蜜酱味,酸酸甜甜萦绕在舌尖,王源像是小奶猫舔食一样,双手不自觉抱上他的背,小舌头贪婪的一点点抿着王俊凯的舌苔,撩得王俊凯情难自禁,直把他整个嘴唇都吮得湿漉漉的,津液沿着嘴角溢出来,又被王俊凯的舌卷了回来。

怎么会这么喜欢接吻呢?

王源被他亲得手软脚软,简直像块棉花糖要黏在王俊凯身上。

唇瓣分离一点王源便嘀咕:“你…怎么出来了……”

“来给我的小可爱充电。”王俊凯笑得很流氓,“我怕他跑。”

王源眉眼弯弯,噘着嘴巴盯着他看:“黑眼圈好重...快变国宝了。”

王俊凯又亲他鼻尖:“国宝好啊,人见人爱。”

“傻。”

他们在忙碌的间隙里享受片刻温存,仅仅是这么短短的一两分钟,似乎也弥足珍贵。

 

为什么这么喜欢王俊凯,或许除了优秀,还因为他的幽默感。与创意人的身份无关,仅仅是心境上的不拘一格。同样忙到爆炸的工作,他却从未跌入烦琐,反而抓紧每分每秒活出情调,王源觉得他的黑眼圈很性感。

王俊凯即便不是奥龙的创意长,也不是嵩山无情,单单作为王俊凯这个独立的个体,王源也会被他吸引。

至于王源,他天真可爱却又活得通透,虽然初出茅庐却很明事理。奥龙是个机遇与危险并存的地方,王源沉静的攀爬过跳动的火焰,王俊凯觉得下一秒他可能要熬不住,但马上又被他展现的隐忍和执着折服。

就是这个张牙舞爪的小兔子,一步一步占领了自己的心脏。

 

“叮——”电梯再度升上来。

门缓缓打开,刘志宏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两个人,瞬间伸手捂住了眼睛。


评论(253)
热度(1943)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