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生一对 (上)

#ABO设定

#双向暗恋  #校园架空

 

王源接到学校分班通知的那天,是个周末。

他原本躺在自家小床上做着篮球高手的美梦,整个人就被妈妈揪出了被窝,说是班主任家访让他赶快收拾收拾出来见人。梦中的自己刚刚投进一颗三分球,享受着全场的欢呼和注目礼,这美梦被打断的滋味可不爽了,他两腿一蹬坐起来,顶着毛绒绒的头发撒起气来,几下空拳后大眼睛又要闭起来,就被妈妈揪着耳朵提出了被窝。

“老邓真烦,周末也不给安宁。”王源穿着大裤衩的细瘦小腿一晃一晃,嘟嘟嘴抱怨,脑子里还残留着学校塑胶操场的画面。

他轻轻嗅了嗅,食指狐疑的擦擦鼻尖,没有了啊。

梦里那股好闻的青草香气。

 

“小源,你有在听吗?”沙发对面的男人冲他挥挥手。

“啊?”

“……”

王源因为没睡醒有些恍惚,洗漱出来后也只是微微撇着弯眉呆坐在妈妈旁边,两眼无神的“听讲”。

老邓叹了口气,带着beta普遍平实的语调,却又夹杂了一点对王源宠爱:“不要以为自己成绩好,周末就睡懒觉。这都几点了,人都睡傻了。”

“我可是全年级第一,我要是傻那大家都傻呢?”王源不服气的反击,精致鼻梁微翘着透出一些骄傲。

即便开学就是高二了,他却一点也没有升级成学长的自觉。小聪明和调皮一如既往不说,模样也因为前段时间刘海过长,不情不愿的被妈妈拉去剪了个西瓜太郎头后显得更小。加上天生皮肤奶白,浓眉大眼,笑起来时嗓音像灌了蜜饯似的甜,直听得那些alpha心里痒痒一片。

“对啊…”老邓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你成绩这么好,辅导差生也是小菜一碟。”

这话一出,王源原本慵懒的神情转化为惊恐:“又要让我去辅导张天天?不要!他太麻烦了,都多大的人了,被隔壁班alpha欺负了还会哭鼻子,源哥我从8岁开始就没哭过了。”

这话一出,就被默默坐在一旁的妈妈拍了拍膝盖:“怎么这么说同班同学呢?”

王源悻悻的吐吐舌头。

“不是他。”老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源妈妈,半晌才小心翼翼吐出一句话,“是另外一个同学,也姓王。”

 

王源家庭是典型的AO结合,爸爸是摄影师,妈妈是音乐老师,自小便在浓烈的艺术氛围里长大,又浸润着美满的爱,脑袋瓜比一般小孩聪明伶俐,性格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大气。

从他了解自己身处世界的明文限制和约定俗成的观念起,他便和住在自己隔壁的张天天不同,认为自己长大无论被判定为什么,也能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活得潇洒又传奇。所以在他15岁那年,迎来人生第一次发情期,表现得一点儿也不像别的Omega一样慌张又无措。

还是暑假,走到家门口,嘴里还舔着香草冰淇淋,便忽然感到一阵热潮自下体缓缓侵蚀,浑身都燥热难耐。他狼狈得掏钥匙开了家门,冰淇淋从指间流了一路也顾不上,跌跌撞撞翻着医药箱,在备用的抑制剂和止汗露间咬咬牙,最终还是选择了止汗露,胡乱倒了一身便关上房门把自己锁在被窝里。

好在第一次发情期时间很短。妈妈下班回来后,被一屋子香甜的信息素味道震得担惊受怕,打开卧室门却并没有迎来儿子惶恐的目光。

源源还是觉得成为alpha好吧?

那天晚上妈妈有些担心的问。

刚刚度过第一次发情期的王源,有些疲软的躺在被窝里说:

虽然有点失落,但我就是我啊。我大概是学校里最聪明的Omega吧。

妈妈看着儿子故作潇洒的小表情,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嘴角如释重负的扬起一抹微笑:

是啊,你就是你,是A是O都很可爱嘛。

王源生着气纠正妈妈的用词:

我已经15岁了,不要再说我可爱,要说我帅!

 

时间回到现在,16岁的王源有些紧张的站在高二一班门口。他缓慢踱步,探了探脑袋朝里面张望了一下。他到的太早了,教室里只有零星几个学生,他硬着头皮挺直腰板,像株生机勃勃的小树苗,雄赳赳气昂昂的朝贴着自己铭牌的座位走去。

实验班刚刚成立,还是ABO混合,一水的alpha和Beta之间,加上他也就那么零星几个Omega,谁也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早读时间过了一半,王源有些机械的张口念着课文,脑袋瓜却还在奇怪老邓到底给妈妈灌了什么迷汤,就这么同意把自己塞到这个实验性质的班级。想着想着,答案没想出来,倒是把肚子想饿了。第一天分班,他心里挂着事情,连妈妈特意做了美味的灌汤包都只吃了一个。就在他怏怏不乐时,空气里却忽然飘起一股小笼包香味,然后他一旁的椅子发出被人大力拉开的砰砰声,右上方传来一个有点低沉的男声:

“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王源看着那双闪着微光的桃花眼,忽然就有点无措:“没、没走错啊,我叫王源。”他指了指课桌右上角贴着的铭牌。

王俊凯扫了眼那小小铭牌,眼珠奇怪的转了好几圈,秀挺的眉峰忽然就拧成一把剑:“我知道。”

这话也不知道他是在说:我知道你叫王源,还是我知道那铭牌上写着王源。

“我是说你为什么会成为我的同桌?”他话说的急,口气难免有些凶巴巴。

王源觉得他语气不好的莫名其妙,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他了,于是也被牵动了无名火,嘴硬道:“你凶什么啊,我又不是自愿来的。要不是学校硬要我和你组学习搭档,我才不过来呢。”

这话一出,王俊凯的桃花眼就忽明忽暗起来,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把装小笼包的袋子放在课桌上,坐了下来。

他不说话,王源便也扭过头继续读自己的书去了。

 

过了一会儿,王源偷瞄着被王俊凯放置play的小笼包,有些憋不住。俗话说得好,气死是小,饿死事大,都是同学,干嘛和食物过不去。王源揉了揉肚子,用胳膊肘碰了碰王俊凯,压低声音说:“那个…小笼包,你不吃啊?”

王俊凯扭头看了王源一眼,后者正好馋嘴的舔了舔舌头。他目光锁定在王源水润粉嫩的唇上,忽然就提起整个塑料袋放到王源桌上,生硬的挤出一句话:“你吃吧。”

“真的?”王源微微错愕,见他点点头,觉得他真是阴晴不定。但是有香喷喷的小笼包免费吃,王源便觉得了便宜,本来对王俊凯要到负分的印象分,忽然就长了一分起来:“谢谢。”

 

王源吃东西时会咀嚼得腮帮鼓鼓的,像一种可爱的幼崽,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表情美滋滋的。王俊凯用余光看着王源吃东西,不自觉就看得出神,直到肩膀被人重重一拍,一回头就看到损友赵旭张大着嘴巴:“卧槽!什么情况?”

王源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高个震了一下,也抬头看他。赵旭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眼睛在王俊凯和王源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表情暧昧得直问:“王源怎么突然坐你旁边了?”他又拍了下王俊凯肩,“你该不会向校长施压了吧,凯哥你这也太牛了吧?”

“…你认识我?”王源有些奇怪。

“嘿嘿嘿……”

 “——别乱说话。”王俊凯桃花眼里忽闪出凌厉的寒光,“是学校自己重新分班,组什么学习搭档。”

“学习搭档?这么巧?”赵旭环视了一圈教室,一脸不相信的嘀咕,“可是王源诶,不是你们家施压,他家里舍得把他放到这里来?”

“——你闭嘴行不行?”王俊凯皱着眉瞪了眼赵旭。

“行行行…”赵旭拉开王俊凯前面的椅子坐下,转过身来意味深长的冲王源笑:“我叫赵旭,王俊凯的好哥们儿,他以后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啊,我帮你到Omega协会告他去。”

王源:“……”

赵旭见王源不说话,也不恼,反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王源被alpha审视猎物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刚要发作,赵旭就被王俊凯用书狠狠砸了一下脑袋:“看什么看!”

那一声砸得闷响,王源简直要怀疑王俊凯对自己的哥们儿下黑手了,赵旭龇牙咧嘴的揉着脑袋可怜兮兮的转了回去。王源觉得他们俩的对话怪怪的,把袋子里剩下两个小笼包推回到王俊凯桌前,客气的说:“还是热的,你吃吧。”

王俊凯看了眼王源,没说什么,捏起他吃剩下的小笼包送进嘴里。

 

王源当然知道王俊凯,何止是知道,用张天天这个二货的话来说,他每次偷瞄王俊凯的眼神那简直比看到冰淇淋还馋,就差在通红的耳廓上标注出“暗恋”二字了。

王源对张天天的描述嗤之以鼻,他不屑的反驳,自己哪里有暗恋王俊凯,他是学霸,又不是书呆子,身为颜控,不过是欣赏一张特别特别特别下饭的脸而已。

王源觉得自己的“特别”用的一点儿也不多。

 

以前还在二班,放学时间,王源和张天天路过操场就经常看到一群alpha打篮球。

王俊凯总是穿着天蓝色运动衣,奔跑起来小腿肚肌肉会变换出漂亮的弧线,显露出青春期alpha特有的力量,像一头精悍敏捷的小豹子。王源觉得他球技一般,有时还有点瞎投,不过耐不住他五官实在生得好看,一双桃花眼像磁石一般,不经意盯着你看都像要把人吸进去。加上alpha运动时汗腺不自觉散发的信息素气味,隔着远远的防护网,鼻子里也总是飘来一股迷人的青草香味,惹得许多路过的Omega红着脸偷瞄。

大概是长着虎牙笑得很好看的校草吧。

可张天天说,他好像又和单单长得帅的校草不太一样。

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王源也是昨天才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被分配到这个班级,完全是为了供太子读书。王俊凯是真真正正的高干子弟,家里就他这么一根独苗,自小被一大家子人宠着长大,混着那些世家子弟养成了些老太爷看不惯的臭毛病。为了让他有一个相对单纯的生长环境,高一下半学期就被发配到了C城三中,名义上是吃苦,历练成一个优秀的alpha,实际却是让他熟悉婚约对象。可他婚约对象是谁,学校里却没人知道。

不过比起他那虚无缥缈更像活在传说中的婚约对象,学校更关心的是他怎么也上不来的成绩。

这都高二了,太子爷却仿佛根本没把学习当回事,像每个青春期大男孩一样逆反心态严重,好像考试成绩不好就是他抵御家里强迫他转学的武器,这可把一干老师急坏了。养着这么一尊大佛,横竖都不好办,可好歹是C城的名门高中,又偏偏得做出成绩来,狗急跳墙,倒也想出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专门划分一个实验班,一对一组个“陪读”的学习搭档。

同学之间总比老师沟通要好一些,于是一些和王俊凯背景差不多的世家子弟都被打包到这个班级里,连带每人同桌安排一个成绩优秀的“陪读”生。原本顺顺利利,到了王俊凯这里,校长却有些踌躇。

他认为王源温润聪慧,又是Omega,总觉得“配”王俊凯这头野性难驯的小老虎有点暴殄天物,万一被不懂事的纨绔子弟欺负了可怎么办,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可老邓却说,王源古灵精怪,王俊凯遇到他指不定谁吃亏,他先家访看看,问问别人家长的意见。

校长想到老邓到底是王源的班主任,总比自己了解得透彻,便咬咬牙放手让他试试。结果一通家访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别人家长居然同意了。

于是才有了现在,王源挥别张天天,留在实验班里面上课的身影。

 

开学一段时间,王源也不知道王俊凯是真成绩差还是故意为之。他揣着一颗友爱同学的心思正义凛然的观察王俊凯,发觉他的字写得很难看,弯弯扭扭像狗爬一样,一点儿也不校草。数学卷子永远只做一半,简单的数字0总是写得像6,他不禁想小学规范书写时,王俊凯到底在干什么呢……

而自习课就是他的补眠课,带着耳机趴在桌上听周杰伦;不困的时候便晃荡着两条长腿侧头看王源一笔一划写作业。王源发觉王俊凯永远不记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不像自己专门准备一个素净的本子认真摘录,每完成一项就打一个漂亮的勾。

王源是真的热爱学习,他为自己学,不为分数和高考,所以学得快乐又有成就感。

别人都说他是学霸,可他心里觉得自己不是。他热爱看课外书,心里装着一个丰盛的小世界,他也有青春期男孩的小坏心思,可都是小打小闹。比如在调研评定的时候,给他们总板着脸拿戒尺打学生的数学张老头打差,比如装肚子痛不去做早操,或者在副科上偷吃零食,把地理书封面换成语文……

大人的世界也不全是对的。他有时候有一种纯真的正义感,嫉恶如仇,他发现王俊凯也是,只不过他们的表达方式太不同了。王俊凯像一头小老虎,碰一下就浑身戾气,不服软也吃不得一点亏,王源暗中觉得他个性有点酷,但又微微不赞同,觉得他这样跟老师硬碰硬,不够聪明。

他对王俊凯的看法真是矛盾。

 

这天王俊凯又没完成数学作业,考试卷子也没做,教数学的张老头气得拿戒尺把讲台敲得砰砰响:

“有些同学仗着自己家境良好不学无术,一点儿羞耻心也没有!以为自己长得帅又是个A,就可以什么也不干了。你们长大后就知道,社会上事业有成又外形出众的A一抓一大把,不好好读书,根本不会有O会正眼看你!照这个情形下去,我看有些人连大学都上不了……”

他手里举着王俊凯空白的试卷,针对性太强,可当事人却在后面戴着耳机睡大觉。

张老头气得从讲台上下来,手里举着戒尺眼看就要冲王俊凯身上砸,王源吓得往旁边一推,抱着王俊凯的背连人带椅子整个摔下去,轰隆一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刺耳。

“王源,你干什么?!”张老头看着摔在地上的两人,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王俊凯醒了,皱眉看了眼挨着自己的王源,想也没想就一把搂着他的腰把人扶起来:“怎么回事?”

王源气鼓鼓的推开王俊凯,站起来一脸正气的对着张老头:“老师,现在都21世纪了,我觉得您这样的教育方式不对,对学生一味的体罚斥责,只会更加让他丧失对学习的兴趣。”

张老头一脸惊讶的看着王源:“你是在教我怎么教育学生?”

王源拧着眉不说话。

王俊凯有些新奇的看着他,背脊挺得笔直,小嘴撅起来,细瘦的手腕还握成一个拳头。王俊凯觉得他过分认真的样子有点好笑,可看王源严肃的气势又不敢笑出声,总觉得要是这个时候泄了王源的气,自己日后会后悔。

张老头抱着手臂激动的斥责他:“王源,你现在敢顶撞老师了,是不是被王俊凯带坏了?我当初就说这什么学习搭档根本就是胡闹,今天必须请家长!你们俩,现在给我出去罚站!”

王俊凯无所谓的耸耸肩,全校那么多老师,也就分两种,气得想打他不敢打,和在王家拿了特赦令可以打他的,显然王源不知道这么多弯弯绕绕,只觉得本质上这样不对而已。

王源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出去,王俊凯紧随其后,只觉得那薄薄一片肩膀此刻正噼里啪啦释放着黑暗能量。

嗯,因为自己。

这滋味又爽又愧疚。

 

“王源。”王俊凯和他一起站在走廊上,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干嘛?”

“你刚扑过来的时候身上有股香味。”

“谁扑过来了?我那是救你!”王源有些怄,这人怎么回事啊,都出来罚站了还不老实。

“很甜,像是被烤化了的大白兔奶糖。”他闭着眼睛仰着头,露出嘴角一颗虎牙,“你小时候吃过吗?那个甜味让人很馋。”

王源忽然觉得王俊凯特别幼稚。

 

那天的事情最终以王源妈妈来学校喝茶结束。临近傍晚,王源离开学校的时候还看到王俊凯站在数学教研组外面,那条长长的走廊很空旷,就这么一个高高的身影。

王源觉得心里有点异样,却又很快在妈妈的关切下抛诸脑后。

 

9月的天气依旧炎热,尽管校园里绿化带和喷泉池铺陈得不错,塑胶操场却依旧暴晒在日光之下,可正值青春期的男孩怎么会被区区暑热逼退。

这天体育课,王俊凯把白色衬衣的袖口挽起来,黑色领带松松垮垮的斜挂在脖子上,被汗水浸湿的小片领口透出健康饱满的小麦色肌肤,他高举双手向赵旭示意要球。

赵旭一上球场就头脑发热,直接忽略王俊凯的暗示,转身就把篮球传给了离他最近的王源。

王俊凯在原地跺了下脚,嘴里暗骂一句不知道什么,立马拔腿朝王源的方向跑去。

王源热衷打篮球,甚至有一些天赋和优势,比起alpha之间更偏重体力和狠劲的拼抢,他显然要利落得多。盘带不拖泥带水,速度快,上篮时机准确,即便头一次混在alpha居多的队伍里也灵活得像只小兔子。所谓枪打出头鸟,这么机敏的Omega,实在大大打击了某些妄自尊大的alpha。于是就在王源即将再进一个三分球时,就被人从旁边狠狠撞了一把,太过突然,压根没想过防备,直直摔了个狗吃屎。

“卧槽——”

右腿踝关节崴了一下,狠狠磕到地面上,瞬时疼得五官都缩皱成一团:“……你他妈打球还是摔跤呢?!”

撞他的alpha被他气势汹汹的怒吼震得傻眼,似乎不能接受自己居然被Omega教训的事实,木着一张脸开口:“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那么不经撞。”

“哟,怎么了这是,小腿骨折了?”

“Omega还是乖乖去一旁打羽毛球比较安全。”另一名alpha指着不远处BO混合的羽毛球场建议。

 

“——王源你没事吧?!”赵旭着急的跑过来查看伤势,一凑近就先注意到他右腿膝盖划破的那道小口子,渗了点血出来,虽然很浅但看着却有些心惊肉跳。

王源以往打篮球大多是混在BO队伍里,偶尔有一两个A,都是球风很好、易于相处的善类,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当下哪里气得过,立马想要反驳回去,结果还来不及开口,下一秒撞他的alpha就被突然飞来的篮球狠狠击中了背部,嘭一声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手误。”视界里浮现出一双冷凝的桃花眼,眼睛的主人连声音也自带冷冻射线,像尖刀似得凿在疼得龇牙咧嘴的alpha身上。

“……”

王源觉得这个冷冰冰的王俊凯有点帅,酷酷拽拽得披着坏人脸伸张正义,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有点慌张,左手笨拙的遮住了流血的伤口。

伤口被捂住,王俊凯触目所及只有王源洁白修长的手指,漂亮纤长像钢琴上一根根白健。他右手烦躁的抠了抠裤兜:“严重吗?”

“擦破了一点皮。”王源后退了一步。

王俊凯凑上去:“你把手拿下来我看看。”

“不。”王源觉得丢脸,更多的是不妙。他灵敏的鼻尖嗅到一股好闻的青草气味,混合着咸咸湿湿的汗水发酵成一股迷人的信息素香气。这气味是从王俊凯脖颈间散发出来的,熟悉得像自己反复做过无数次的美梦。

“放手。”王俊凯有些焦躁于他的抗拒,咬字很重。

“……小伤,我自己去医务室处理一下。”王源觉得自己简直狼狈到家了,受伤不说还出了糗,一点儿也没在开学不久给王俊凯留下一个威风凛凛的源哥形象,现在遮着小腿挡着伤口的模样,简直像一只弱鸡嘛,这么一想,他就恨不得立马遁地消失。

可偏偏王俊凯不依,还拉住了王源空着的手腕。

“干嘛?”

“你能走吗?”

“可以啊。”

“上来,我背你去。”

“不、不用啊。”

“我们是学习搭档。”

“……”王源瞪圆了眼睛看他,这是什么鬼理由?

“快点。”王俊凯弯下腰去,“别磨磨蹭蹭的。”

王源:“……”

受伤的是我,你这是跟伤患说话的态度吗?果然,只有脸合我味口而已。王源小声嘟囔着爬上他的背。

 

医务室的老师一见王源受伤,立即用严厉的目光瞪视着王俊凯,王俊凯也不吭声,只是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校医为王源的伤口擦药。

王源努力咬紧牙关忍着疼的模样特别可爱,带着几分小男子汉的倔强,让人想用手去摸一摸他柔软的刘海。他庆幸自己没伤到膝盖骨,不过踝关节有些肿胀,轻轻一碰就生疼。校医上完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王源右脚踝处打了薄薄一层石膏,让他一周后来拆,这段时间只能跛行。

王俊凯一等老师交待完,便不由分说背起王源,像来时一样手掌托了托他的屁股就往教室走。

 “王俊凯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走!” 王源没想到他还要背自己回去,惊得在他背上胡乱蹬着两条小腿。

“别乱动。”王俊凯的呼吸有些急促。

“你…你放我下来啊。”王源耳廓有些红,一些不安定因素在空气中悄悄漂浮。

“——你今天为什么要来打球?”王俊凯劈头盖脸一句,粗暴的打断他叫嚣。

“啊?”

“打球就要出汗,你不知道自己味道很——”话到这里戛然而止,王俊凯的表情有些别扭。

王源被他欲言又止的话弄得有些尴尬,半晌才小声回一句:“…我有擦止汗露,还擦了很多。”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鼻子可能坏了。

连赵旭这种纯靠生理本能行动的傻帽都能在打球时不被王源身上的气味分心,为什么自己却从头到尾都能闻到那股刺鼻的气味。王源身上很香,像是天然的薄荷草香,却又夹杂着令他食指大动的汗腺因子,这股气味令他整场都不在状态、心猿意马。

 

“没用,还是很刺鼻。”王俊凯很耿直。

王源被他这话弄得不是滋味,觉得他好像在嫌弃自己,原本靠在他脖颈处的脑袋抬高了点:“那你放我下来,离我远点。”

“你现在能走?我忍忍就好。”

“我操——”王源一听他这话就彻底火了,身体一抬就要蹬腿从他背上跳下来。王俊凯没料到王源突然发力,手臂没稳住,王源就这么直直从王俊凯背上摔下来,屁股落地,疼得龇牙咧嘴,圆润的眼珠却怒目而视:“——你鼻子坏掉了吧?我还没说你气味刺鼻呢!刚在操场上你一靠过来我就闻到你信息素的味道了,跟春天的野猫似的。”

 “春天的野猫?”王俊凯头一次被人这样形容,觉得新鲜的同时心底又忍不住泛起涟漪:“…你是因为怕被我的气味影响,所以才不想让我背?”

“才不是!”王源耳根有些红,“我自己能走,不劳驾你。”

王俊凯蹲下身,与王源四目相对:“你现在的样子,才像是一只撒泼的小野猫。”

王源:“……”

“王源,别误会。”王俊凯单手搂着他的腰把人从地上抱起来,心一横直接和盘托出,“我说刺鼻是因为我被影响得够呛。你知道那种挠人心痒的气味吗,很香、很想做坏事的那种。以至于我整场都心不在焉,光顾着看某人移动的位置,连一次有力的进攻都没有…很丢脸你知道吗?后半场连赵旭都不理会我要球,而是传给了你。我打球这么久,从来没这么发挥失常过,你说——这是因为什么原因?”

王源被他这一席话弄得火气瞬间熄灭,怔愣半晌才面红耳赤的呛声:

“我、我不知道。”

王俊凯凑近他的脸,alpha那股强势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我看赵旭他们都好好的,为什么我反应就这么严重?”

“……你可能鼻子真的坏掉了。”

“那也是因为你坏掉的。”

“关我什么事。”王源往后退一步,尾音变了调,“你回医务室看看吧。”

 

王俊凯默不作声的看着王源,觉得他口是心非的模样特别可爱。明明耳朵早已红通通一片,圆溜溜的杏眼也慌慌张张,表情却丝毫不松动,像个倔强的小红军。

“王源。”

“干嘛?”

王俊凯的气势霸道又蛮横:“你腿不方便,这几天我载你上学吧。”

 

这天晚上,王俊凯做了个梦。

梦里他的身体变得轻盈,日光剧烈,他潜入水底。那里躺着一个像梅花鹿般的少年,全身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王俊凯看着他脖颈一小片皮肤,被粼粼波光照耀,像是漂亮的鳞片。他喉结微动,吞咽了一下便伸出舌头舔了上去,那滋味妙不可言,舌苔混合着海水冲入口腔,像是有什么滚烫的热流一路烧到喉咙口。

少年好瘦,背部的蝴蝶骨带着磕人的棱角,王俊凯伸手搂住他的腰,把他从水里拉上地面。

一离开水人就醒了,王源纤长的睫毛微微扑扇,眼珠迷蒙的水汽无辜又纯真。

王俊凯,我好热。

他开口说话,嗓音清亮又撩人。

王俊凯扑上去舔他湿漉漉的鼻尖,舌头粗暴的撬开他的牙关,像是标记猎物一样重重的撕咬,又狠又黏腻。他牙齿叼着王源嘴唇那一小块软肉厮磨,迷恋一样重重吮出响声,急促的要跟他交换彼此的呼吸。

王俊凯,亲我那儿…那儿……

催促的声音还在继续,他觉得他快疯了。

他离开这人柔软的小嘴巴,一把把人拽到怀里坐着。肋骨贴着对方的胸膛,炙热滚烫的体温传递过来。王源的眼睛很漂亮,温润如玉,仿佛盛满山山水水,却又因情欲染上漂亮的绯色,眼角处晕着勾人的红。软软的小嘴巴有些红肿,是被自己蹂躏后的痕迹。

他怎么能做出这么媚人的表情,还是他发情的时候一贯就这么要命?

王俊凯……

王源难受的开口喊他,声调把他的骨头都弄得酥软难耐。他再也忍不住,两眼发红,像撕布片一样把他的衣物毁得稀烂。他现在只想亲他、舔他、进入他,让他呻吟,和他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把自己和他化作一团春水。

 

王俊凯作为健全的alpha,第一次梦遗来得很早,但都没有像今晚这样真枪实弹的入戏。一直以来虚幻的对象终于显现了清晰的全貌,他醒来时额头渗着冷汗,发现被窝都被自己弄得一团味儿。

他红着脸把床单和被套一股脑的塞进洗衣机,心跳扑通扑通像做了什么坏事。

 

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那张帅脸,决定不顾王源同意,直接骑车去他楼下接他。

他奶奶从小教导他:

梦里遇见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tbc.

评论(217)
热度(3061)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