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6

#说明一下会有番外

 

王源趴在他身上,看他眼神像沉浸在回忆里,正想说点什么,就见王俊凯开口:

“我看,要不我们找时间请二宏吃顿饭?”

王源狐疑的打量他:“你又想对宏哥干什么?”

王俊凯一脸无辜:“我能干什么,请二次元同好吃个饭而已,顺便巩固一下阶级友谊。”

王源瘪瘪嘴,从他身上爬下床,把窗帘拉开半边,刚好照射在卧室床尾处那一小片区域。他们大清早在被窝里折腾,王源头发有些乱,身上只穿了件松松垮垮的白体恤,浑圆的屁股包裹在棉质内裤里,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踩得原木地板吧嗒吧嗒响。

王俊凯听着这声音,还眯着眼睛养神就不自觉笑出声来。

王源回头疑惑的瞪他:“你笑什么?”

王俊凯依旧笑得很放肆:“宝宝,你怎么走路声音都这么萌?”

王源觉得他必须抗议了,王俊凯是不是启动恋爱开关后,看自己什么都是又小又萌啊?自己明明是个潇洒帅气的大好青年,在女客户面前偶尔露出一个痞帅的轻笑,还会弄得别人娇羞脸红,怎么到了王俊凯这里就变调了?看来自己一天不反攻,他就要把自己当hellokitty了。

王源忿恨的把地板踩得砰砰响,故意恶声恶气:“哪里萌了?!你才萌,你全家都萌!!”

王俊凯笑得更厉害:“是啊,我家里现在有个宝宝、还有只垂耳兔、再加上常住户小白,可不就是全家都萌。”

 “嘿——我今天不治一下你,看来你是不知道源哥的厉害了?” 王源说不过他,扑上去对着他脖颈肉一通乱咬。

“诶知道知道。”王俊凯把扑过来的人抱了个满怀,“昨晚就知道了,叫得特别厉害。”

王源在他脖颈上留下一排整齐可爱的牙印,一听他这话,气得红着脸直起身子。

王俊凯怎么这样,自己都生气了嘴皮子也不让他一下,简直太坏了。他决定让他自己在床上自生自灭吧,他要下楼去觅食了。这么一想,他便伸手捞起床尾的灰色短裤一套,冲王俊凯吐吐舌头,踩着人字拖一溜烟儿跑下了楼。

王俊凯听着这特有的脚步声,那股连日工作累积的疲惫再度袭来。等到脚步声彻底听不见,便再度睡了过去。

 

王源在一楼厨房放着周杰伦的《简单爱》找早饭吃。他打算煮一杯鲜奶,再弄点水果煎蛋给自己填填肚子。王俊凯这里环境什么都好,就是太僻静,别墅间家家户户挨得太远,也不会有像自己公寓楼下面的早餐铺,小笼包油条豆浆带点零钱出门就能买到。

不过好在家里有个大冰柜,食材丰富且新鲜,荤腥每周有专人上门供给,都是订购。偶尔他胡搞弄不出像样的早餐,小白还会学着王俊凯的语气发送声波鄙视他,然后上阵帮忙。

这天早晨也不例外,王源才把鲜奶煮上,小白就滑着白胖胖的身体敏捷的溜进厨房,一板一眼的开口:

“火,关小,不然会溢出来。”他声调向下时,就表示他不高兴了,“源源真笨,每次都记不住。”

王源气得干瞪眼,他拿出一颗西红柿自己在案板上切起来,沉默着一言不发。小白又在他旁边探颗脑袋看他:“你要做什么?”

王源不理他,“你管我,你不是在打扫房间吗?”

小白把脑袋倾斜了一下,骄傲极了:“除了主人的卧室,我都打扫好了。我可是7点钟准时醒来,不像源源爱赖床。”

王源扫了他一眼,不服道:“我没有赖床,我比你主人勤奋多了。”

小白歪着脑袋理直气壮的说:“主人才不是赖床,主人是白天工作辛苦,晚上运动过量,多睡一下才能充好电。”

王源涨红着脸大叫:“什么晚上运动过量?你的程序里面都记录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晚上在床上做运动,是恋人表达爱意的方式。”小白表示自己很睿智,“主人说了,虽然很辛苦,但为了让源源充分感受到他的爱,最好每天晚上都运动一下——唔……”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源捂着声控感应威胁到,“——你再乱说话,我就按你肚脐!”

肚脐是小白的开关,却总是被王源拿来莫名其妙的威胁。小白表示自己被压榨得很苦,但必须摆出高级智能的傲气来:“源源不可爱,成天就知道关掉我。”

王源还跟他杠上了:“你才不可爱,你这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他们在厨房吵吵嚷嚷,边拌嘴边做早饭,简直幼稚无比。王源觉得这小白简直就是个小滑头,刚见面时挺可爱,熟了后就本性暴露。平时在王俊凯面前表现得乖顺懂事,王俊凯在忙的时候他还自己给自己关声控;一旦家里就剩下自己,小白简直就成了个啰嗦的小话唠,念叨他这个那个的,还逼着他把青菜胡萝卜吃完,说这是主人交待的任务,弄得他很想对着他肚脐使劲按一下。

可要是他真的按掉,小白下次醒来就会向王俊凯告状,说从未见过像自己这样不健康的人类,爱吃零食不好好吃饭,让去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都怨气连天,一点儿也不可爱。语气凝重得像他犯了滔天大罪一样。

王源骂小白是个两面派,王俊凯说小白这是亲近你、完全不把你当外人的表现。这要是周小薇在这里,小白连搭理她一下都很破天荒。

王源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有天还当真去问过小白这个问题。

没想到小白傲娇的回答:

自作多情,谁要亲近你了。

王源气结,反问到:那你怎么不去关心一下你主人?你没看到他作息多不健康吗?

小白理直气壮的回答:

我经过计算,主人的身材比例是完美的,不需要额外锻炼。而你体脂肪过少,臂力不足,小腹过软,需要增重。

王源表示无言以对。

 

这天指针走到12点,小白都自动休眠了,王俊凯才神清气爽的从楼上下来。他在卧室洗了个澡,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裤,头发湿漉漉的就凑到王源电脑前,想看他在写什么。王源正捧着笔电坐在沙发上文思泉涌的码字,十分嫌弃的推了他脑袋一把,一触手就是滴滴答答的水珠粘在指腹上,撇着嘴:

“睡神终于舍得起床了?”他拿纸巾擦了擦手,“你能先把头发擦干吗?”

王俊凯丝毫不理会他爱得嘲讽,两条手臂绕过来搂着他的腰:“我饿了。”

王源是真的在专注码字,但凡写过连载的人都知道,在你灵感凝结的那刻无论外界有多么重要的事都只会被当事人视作一种干扰。王源眼睛盯着屏幕心不在焉的回应:“餐桌上有我自己瞎弄的食物,被小白监督的手艺,毒不死你放心吃…咖啡已经给你煮了,自己去倒,不过少喝点…我现在码文你去那边乖乖待一会儿啊。”

王俊凯:“…….”

王源又敲了几行字,发现搂在自己腰上的手纹丝不动,这才疑惑的扭头看他:“…怎么不去?”

王俊凯不吭声,英挺的剑眉倒是拧成一股。

王源瞬间了解,仰起下巴坐直,利落的对着他脸蛋吧唧亲了一大口:“好了快去。”

王俊凯没动,努努嘴。

王源又对着他嘴巴啵啵两下。

王俊凯立刻化作心满意足的叉烧包去吃东西了。

 

王源捧着笔电码下《爱上江湖》这章最后几行字,读了又读,嘴角忍不住勾成一轮月牙。怎么办,明明是在写自己的连载,字里行间这股恋爱的酸臭味是怎么回事,读者们会不会看出什么啊。想到这里他耳廓便隐隐泛红,决定翻翻上一章更新下面的留言:

(*/ω\*)哎哟喂简直没眼看…

顾戎北居然真的陪凤小琴在野外喂了一晚上蚊子,却只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作者我看不起你!你拉低了整个耽美界的污力

(ಠ.̫.̫ ಠ)如此清新脱俗?!

虐狗大法好,兔兔什么时候上肉?

哈哈哈哈兔兔你最近变坏了╮( ̄▽ ̄")╭没想到你是这种兔兔

*\(  ̄皿 ̄)/#说好的闭关学习炖肉呢?我还等着托马斯嘀小火车,污污污污污

都和大神恋爱了居然还不写肉!我还等着你触底反弹呢(♩¬3¬)

啧啧啧你们这些年轻人谈恋爱,都是套路

……

 

王源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些评论,忽然觉得自己完全是想多了。他怕自己恋爱的小心思被人看出来,可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读者却花式催肉,说好的走心呢?怎么不关注一下他跌宕起伏、浪美唯美的剧情?好吧,他并没有这种东西……那起码也讨论一下他独具匠心的细节构思?

比如王源自己特别喜欢的小情节:

凤小琴半夜睡不着,调皮的拉上顾戎北从客栈跑出来,踏着泥泞小路去半山腰散步。漆黑夜空上点点繁星,看不清路,两人靴子不小心踩到马屎,却也没半点白天的戾气,反而因为能够跟对方独处而兴奋不已,连蚊子都比白日显得可爱。

 

王源常想如果他在古代就要这么谈恋爱。无论什么情境什么遭遇,只要和对方在一起就会不自觉变得可爱、变得温柔、变得充满力量,变得不像自己、又太像自己……一颗心被对方揉捏搓扁,进退维谷。

 

他好像从和王俊凯的恋爱中摸出了一些门道,文字少了一些飘,多了几分实。他不知道他的读者看不看得出来,但他总不会小瞧读者,每次更新,还是像在奥龙比稿一样,心里七上八下的,完全没有王俊凯那份淡定从容。

他这份心境,倒也不是觉得文字的价值一定要通过别人来判定,更像是单纯的小孩求表扬、渴望和同伴分享。如果小说有人喜欢,他会特别开心;有人提出合理的批评,他就恍然大悟,总归写作还是件孤独的事,这样一来像是有一大堆人一起讨论般,热热闹闹,声色十足。

“嵩山大神,你第一次写文收到留言时,是什么感受啊?”

王源坐在沙发上,隔着不太远的距离冲王俊凯喊话。

“怎么突然这么叫我?”王俊凯喝了口咖啡,“……觉得挺意外,真的有人在看。”

“就这样?”

“嗯。”王俊凯平缓的说,“因为当时玩票啊,没认真。”

王源撅了下嘴,开口道:“我跟你不一样。大学时窝在寝室里写的,除了信哥谁都不敢说,偷偷摸摸的,写的时候很爽,发现真的有人看时,简直兴奋得不行;写到读者多了一点时,觉得简直开启了我心灵的小窗户,好像登上诺亚小船,可以把人生的酸甜苦辣讲给和我一条船上的人听。”

王俊凯表情不自觉柔和。

“其实我喜欢文评,不过我可能活得有点浅薄,剧情不深厚,很少有读者会给我写文评。”王源絮絮叨叨,仿佛开了话匣,“你就不同了,我觉得我之前那么盲目崇拜你的文,大概就是因为你每部作品,都让我醍醐灌顶,眼前一亮。”

王源这话也算是在夸他了,还有点妄自菲薄,但王俊凯觉得现在那些都不是重点:“之前是什么意思?盲目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你现在不崇拜我了?!”

 

“不崇拜了啊。”王源轻飘飘甩出一句,“现在是爱你。”

 

王俊凯内心:——靠——

宝宝怎么回事啊,这不是随便聊点天怎么就突然蹦出一句告白?威力太大,心脏都被怵了一下。他去看王源的表情,后者却只是漫不经心的盯着电脑,表情一点起伏也没有,弄得好像他刚才幻听了一样。

又或者王源潜意识觉得爱自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所以自己都没意识刚才说了什么?

王俊凯觉得有点口渴,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唔。

咖啡怎么有奶味,这么甜。

他低头一看——

发现自己错拿成了奶精……

 

而这头的王源,确实被页面吸引了注意。他刚才点开嵩山无情专栏《钱途》的最近一次更新,果不其然,发现王俊凯最近忙于工作,专栏都长草了。近一个月没有更文,底下全是鬼哭狼嚎和八卦冷眼。不过他粉丝基数太大,什么样的人都有,王源望着底下千奇八怪的评论,看得入迷:

(;´༎ຶД༎ຶ`)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容嬷嬷么?

大神484忙着次兔兔,没空更文……

KY网不能没有你(;´༎ຶД༎ຶ`)

重色轻友(* ̄^ ̄(* ̄^ ̄(* ̄^ ̄)有了兔兔就忘了我们!哼!曾经说过的那些你若盛开,蝴蝶自来都是骗人的!!

我要生二胎了……你还是没更

o( ̄ε ̄*)赌一包辣条今晚更

生完孩子刚从医院出来,你还是没更

你不更也可以(* ̄3 ̄)╭但是记得指导兔兔写肉。他不明白的姿势你要耐心一点,没有什么问题不能靠一次圆房解决,如果不能,就两次

( ̄ー ̄*|||为了你我决定活得久一点

你不更文,我囤积的去污粉只有寄给独孤大神了

ಠ_ಠ我已经软掉了

……

 

王源暗叹现在的读者也太热情大胆了吧,简直看得他脸热。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们那么可爱,明明是隔着网络的陌生人,咋感觉像被七大叔八大姨围观恋爱一样,心上热乎乎的。

他踌躇片刻,登了下自己的表白小号,也为催更事业添砖加瓦了一把:

(❁´◡`❁)*✲゚*大神多久我都等你!

想了想又觉得这话太普通,又挺文艺的撩骚了一把: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写完后自己就在那害臊,他觉得自己这话在一众催更与白话里面显得尤为突兀,说不定会有人注意到,不过别人顶多也就觉得这小读者莫名其妙,安妮宝贝附体吧。毕竟KY网的文楼评论ID不像微博,这里随时都可更换。铁打的作者流水的读者,王俊凯更是连评论都很少看,应该不会注意到他这个从大学起就每日花式表白的小号。

而且王源觉得他现在与过去不同了。

大学时期是憧憬,现在是热恋,心境上多了一份笃定,可能还有一滴滴洋洋得意的优越感。

这么想着,他立马把小号ID从超人兔改成了苹果兔,不要问为什么,他丰富的小脑袋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不能自拔,这些大概都是他恋爱的小秘密。

 

王俊凯吃完东西,就看到王源在那里对着笔电傻乐,也不知道在乐什么,圆溜溜的眼睛贼亮贼亮的。他没打扰他,而是去阳台给DC回电话。时值正午,那只荷兰垂耳兔却蜷缩在小窝里打盹,王俊凯拿了一小截青菜,凑到它鼻尖边逗它边听DC讲话。

“你什么时候来啊?”

“还早吧。”王俊凯漫不经心,“难得和王源过个周日,朕还没享受够呢。”

“……”DC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你有点老板的自觉OK?”

被小白取名“冰淇淋”的垂耳兔不耐烦的扒拉一下爪子,然后傲娇的转了个姿势,把白白软软的小屁股对着王俊凯。

“……”

“喂?karry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王俊凯把青菜叶子忿恨的一甩,站起身来,“我和小馋猫再玩一会儿,然后就过来。”

“……你要带王源来?”DC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不是吧?”

“不行?”

“虽然白衣派对打着慈善旗号每年都邀请大家携带家属…可这派对上的人物都不简单。小朋友在奥龙还是个新人,这么早让他来这场合露面,不怕别人说你闲话?”DC瞬间开启一颗敬业的公关心,“你结束单身本来就在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今天来看你八卦的人可不少……”

王俊凯冷哼一声:“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传八卦也有你的一份……给我舅打报告的恐怕就是你吧。”

“唉…我这还不是人在奥龙,身不由己。”DC忙表忠心,“放心,我在他面前使劲夸王源,保证给他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印象。”

“我管他印象好不好。”王俊凯开始往内室走,“不说了…之后见。”

“诶等等——”DC似乎还有话要说,却被王俊凯无情的扼断了。

 

王俊凯走进一楼客厅,发现王源已经关了笔电坐在那无聊的播电视。便揉了揉他头发把人从沙发上拉起来,一把搂住腰状似生气的说:“你那只蠢兔子,居然对我摆谱!?”

王源一愣,清亮的眼珠立马溢出笑意:“什么啊——冰淇淋挺乖的啊,你对它干了什么?”

“我能干什么?我好心好意喂它吃东西,它居然拿屁股对着我。”王俊凯义正言辞的说,“它肯定心里还记恨着我上次五花大绑它的事,兔子都是这么记仇。”

王源哭笑不得,捏了下王俊凯的脸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幼稚?”

“你的兔子才幼稚。”

“——那明明是我们的兔子,说好一起养的。”

“不。”王俊凯撇了撇嘴,“——它只是我威胁你的工具。”他捏捏王源的耳朵肉开启调戏模式,“我的兔子才不是那样,明明很可爱,抱在怀里白白软软的,性格好情商高,在床上叫得还挠人心痒,特别动听,害羞起来全身通红——唔唔——”

“……”王源气急败坏的按住他的嘴巴,“你闭嘴!你和小白都是一路货色!”

王俊凯拿下他的手,冲他露出个讨好的笑容:“宝宝,我这是夸你。”

王源冷漠眼:“谢谢不用。”

“哦。”王俊凯见好就收,“那收拾一下,记得穿白的,DC说差不多了,我们待会儿就往派对赶。”

王源一听这话,表情就有些微妙:“…我真要去啊?”

“当然。别想太复杂……白衣派对属于非正式场合的慈善聚会,我每年都是去蹭吃蹭喝的,菜色很丰富,今天据说还有小龙虾。”

王源表示有点心动。

 

王俊凯在地下车库挪车的时候,王源还在卧室里纠结他的白色上衣。他毕竟只是偶尔留宿,倒也没放多少换洗衣物在王俊凯的衣柜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虽然没吃过兔子肉,可见过兔子跑啊——白衣派对是干什么的,他不进奥龙也在他们的公关手册上见过,这就是一个打着慈善拍卖和公益的名号,给各圈名流大鳄认脸和交换信息的聚会。

聚会的地点每年都不同,但大多是在远离市中心的私人庄园或酒店,需要受邀者开车持邀请函前往。

奥龙的公关部每年都会精心筹备这个派对——于私,一是为了回馈与他们长期合作的品牌客户,二是开拓他们的创意版图;于公,又为奥龙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派对在名头上确实非正式,每年都努力营造出亲切、随意、温馨的氛围,所以才会鼓励受邀者携带伴侣或家人,享受一个纯粹的周日午后。

可与身份和金钱挂钩的地方,要完全做到像这派对的颜色一样纯净,又未免有点童话,王源虽然年轻,但其中的门道还是略懂一二。

他听到王俊凯车子的声响,知道他已经驶出车库,便跑到卧室阳台朝楼下看。

果然——王俊凯没开那辆红色缪拉、也没开昨天那辆悍马,而是换了银白色的保时捷跑车,像是要全力配合那派对的要求。

王源从楼上往下看他,觉得他即使穿最简单的白衣裳也特别有范。王俊凯按了几下喇叭,冲楼上的王源喊到:“快下来啊!”

王源忙回话:“我这身行不行啊?”

王俊凯不耐烦的摘掉墨镜:“行啊,有什么不行?”

王源便蹬蹬蹬跑下楼,在门口看到了王俊凯从鞋柜里面拿出来的Keds白色帆布鞋,这才露出一丝微笑,心里喜滋滋的穿上。

他出门上了车,果然看到王俊凯脚上那双一模一样的,便问:“这鞋你什么时候买的?”

“前两天。”王俊凯发动车子,重又把墨镜戴上,“本来是想给我俩添置点情侣用品,可没时间出去买,就在良仓上网购了。”

“唉。”王源夸张的叹一口气,“你这样的消费水平,源哥以后可不敢随便给你买东西了。”

王俊凯余光瞅他一眼,忿忿不平:“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给我买什么了?我认识你那天起就眼巴巴的等着你送我东西,哪怕一幅手稿。可你倒好,就算是去日本,连周小薇你都记得给她买容太楼的樱花布丁,我呢?你给你老公买什么了?”

“我去——”王源耳廓泛红,“不是给你买了本书?”

“就那个——《晴天有时下猪》?还是日版的?”王俊凯撇撇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情,“我之前都没跟你说,你说你都多大了,给我买个儿童读物是什么意思?”

他不说还好,一说王源就来气:“我也没想给你买,那个是买给大神的!结果大神还是个骗子。”

“——你意思是我连个网友都不如?”王俊凯来劲了,“嵩山无情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个写书的?你买那本书的时候,到底把我摆在什么位置?”

“王俊凯你有病啊?”王源简直哭笑不得,“你这是吃你自己的醋?”

“没。”

王源:“……”

车内静默了一分多钟,王源把音乐打开,又是周杰伦的那首《简单爱》。

等歌词都唱到:“想这样的生活  我爱你  你爱我……”的时候,王俊凯才板着张脸开口:

“手链,带没?”

王源立马摸了摸手腕那条蓝绿色相间的编织手环,小声嘀咕到:“我就没取下来过。”

王俊凯表情才露出一丝松动,傲娇的嗯了一声。

周日出城度假的车流很多,王俊凯的车没行驶多久就被堵在了高架上。王源趁着大堵车的功夫,故意拉下王俊凯的一只手和他十指紧扣,有些讨好意味的凑上去亲了下他嘴角:

“你肯定没仔细看过那本书,我还在书页末写了留言,告诉你这是我写作之路的启蒙读物,意义重大。还有啊——我之前和信哥逛宜家的时候,想给我们买个情侣杯的,可后来又觉得俩男人会不会太矫情了,怕你不喜欢,才没买的。”

王俊凯也是好哄,一下就笑出几条猫纹来,把王源的手抓得牢牢的:“不会,宝宝送什么我都喜欢。”

王源得了便宜立马卖乖:“真的?那你怎么不对冰淇淋好一点。”

王俊凯:“……”

 

等到车子终于抵达目的地,已经接近下午3点,正是一天中太阳最大的时候。不过源远山庄的引流人工湖做得很不错,从门口望去都是水天一线、金色细沙、林木繁盛,连石雕都是清一色纯白圣洁,空气也比市中心要清新不少,所以两人下车后也并没觉得十分炎热,反而迎面扑来一丝清凉的水汽。

进去后王俊凯把王源的手攥住,嘴唇附在他耳边悄声说:“别想太多,DC和二宏他们都在里面,没有什么拘谨的,我们就是去蹭饭的懂吗?”

王源用小指尾去勾王俊凯的,冲他点头。

两个人在这里眼波暗转,动作亲密无比,视周围如空气。

倒是DC眼尖的发现了他们,疾步朝王俊凯走来,到了人面前神色却有些闪烁:

“karry你……你们来了啊。”

王俊凯很少见他吞吐的样子,皱着眉问:“怎么了你?”

“没……王源你饿不饿?”DC冲他指了个方向,“你宏哥和一些同事在那边坐着,你要不要先过去找他们吃点东西?”

王源看他眼色似乎是和王俊凯有公事要谈,便点点头决定不打扰他们,刚要走手却被王俊凯攥得紧紧的。他回头疑惑的看着王俊凯,后者却只是冷脸对着DC:

“怎么了?多亏你宣传我结束单身不早就在圈子里传开了吗,还有什么好避讳的。”

“不是…”DC在心里默默翻白眼,暗道王俊凯怎么嘴还是这么毒,“……我只是觉得今天菜色和点心挺不错,你让王源先去尝尝,你一会儿过去找他不就得了,他还能跑了?”

王俊凯看他似乎真的煞有介事,才扭头对王源说:“你先过去,我五分钟过后来找你。”

王源冲他点点头。

 

他快速走了一长段路,等到和王俊凯他们拉开了相当的距离,才忍不住回头望过去。隔着来来往往的男女宾客、穿着波西米亚范白裙的侍者、表演的大小提琴手、入眼尽是一片不同剪裁不同质地的白色。王源看着身上的白色上衣,忽然觉得自己的白和这里的白不太一样。

他朝那处望了望,在香槟与红酒碰杯的清脆声响中,发现自己找不到他们俩的身影了。

心上像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可很快又觉得自己神经过敏。天性乐观的他决定把这没来由的思绪当做恋爱病毒蒸发掉,冲刘志宏的方向疾步走去。


评论(256)
热度(183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