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生一对 (中)

#上章戳→

#被预览戳到,让橘子出境了(▰˘◡˘▰)

 

王俊凯兴冲冲的踩着单车,凭着昨天送王源回家的记忆一路飞驰。他蹬得迈力,额前的刘海被呼啦啦的微风吹得凌乱,饱满天庭依稀展露出来,整张脸洋溢着明亮的青春气息。被他超过的行人忍不住多看他两眼,而他却只一心一意朝他的梦境奔去。

很快到了目的地,他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才7点。

他用手捋了捋额发,单脚踩在地上,忽然觉得一大早不管不顾奔到王源家楼下的自己有点傻。他并不知道王源平时一般几点出门,甚至到现在,连可联系的手机号码都没有。万一王源早去了学校,那自己岂不扑了个空?他或许真的有点头脑发热,被一个梦牵着鼻子走,做事太冲动,毫无计划性。

王源住的是学区房,哪怕走路也只要10分钟。这么一想,王俊凯又直觉王源不会太早出门。

王源可是个Omega啊,Omega不都是很矜贵的存在?而且他成绩这么好,腿受伤了会不会干脆就在家休息几天?他脑袋开始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王源这么细皮嫩肉,又聪明又可爱,一定不缺追求他的AB,他一下就慌起来,生怕有人和自己一样大清早等在楼下,那自己这么积极的行为不就变得一点儿也不特别了嘛。

他忙朝四面张望,结果还真看到个跟自己穿同样校服的!

就相隔不到10米的距离!

那人比自己还屌,骑着辆轰隆隆的摩托车停在小区门口的早餐铺,嘴里叼着个葱油饼不停朝里探望。凭借优异的视力和对同类天生的敏锐,王俊凯瞬间便觉察出对方是跟自己一样的alpha,而且气味比自己还骚包,好像刻意释放信息素等着猎物上钩一般。

切。哪个乡下来A?

王俊凯不屑的撇撇嘴,心里骂了一句:

土包子。

 

他和这个土包子一起在楼下等了足足15分钟,却还是连个毛都没等到。王俊凯揉着空空的肚子,忽然有些沮丧。他暗怪自己傻等都不知道买点早餐,可一看隔壁那个摩托车alpha狼吞虎咽的食相,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可跟他不一样,我的源源不会喜欢吃相这么丑的A。

他心里已经把王源划分到自己的领地里来。

他又扫了眼那个alpha,告诫自己就算等不到王源,也一定不能暴露自己今天和这个土包子一起傻等的事实。结果就在这一刻,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熟悉的气味淡淡飘入王俊凯鼻尖,像是有什么颗粒物在他鼻腔内挠痒痒般,他很快打了个喷嚏。

下一秒,小天使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了。

——可旁边居然还跟着一个男孩!

王俊凯惊喜之余,内心活动又十分复杂。

那个男孩是张天天,王俊凯见过他中午来班里找王源吃饭,所以对他有点印象。张天天亲昵的扶着王源,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王源走路有点跛,但也就是有一点点而已,丝毫不影响他清新脱俗的可爱,也不影响他那双明亮水润的大眼睛像黑曜石一样,对自己blingbling放光。他们渐渐走近,王俊凯没有闻到除王源以外的气味,因此他判定张天天是个B。

这个发现瞬间让他愁眉紧锁,没想到外面等着一个A,里面还有一个B。

一大早情敌就见了两,王俊凯你要冷静。

你和他们不一样,对,不一样。

校草就是这么盲目自信。

 

他把自行车架好准备朝王源走,结果还来不及让王源看到自己,轰隆隆的摩托车就开过来把他和王源彻底挡住。

操!

大摩托了不起啊!

被他定义为土包子的A特别亲切的冲王源摆了个手势,连称谓都省了,那语调像是他和王源认识了八百年:“听说你打篮球受伤了,上车,我载你过去。”

王俊凯可以确定,如果不是王源闪避及时,这个土包子还要用刚刚捏过葱油饼的手去摸一摸王源的头毛!这简直让洁癖症处女座不能忍!他正要发作就听到王源清亮的薄荷音:“不用了学长,我家离学校这么近,我和张天天慢慢走一会儿就到了。”

“腿都受伤了还走什么,我顺路你别跟我客气。”

“不是客气。”王源似乎是在斟酌用词,“…我…我喜欢走路。”

“呃……”

哼,看吧……

王俊凯心里还在得意,结果王源就逃命似的绕过摩托车想要朝小区外面走。他这么一绕,刚好就看到了被摩托车挡住的王俊凯,一瞬间表情……像是惊慌?激动?开心?不解?

总之王源的表情很丰富,圆溜溜的眼珠里像有彩虹糖在跳,如果王俊凯能自我感觉良好一点的话,他觉得他从那眼神里面解读出了意外惊喜。

“王…王俊凯……”王源结巴了,“…你怎么在这?”

王俊凯赶忙扬起下巴,清了清嗓子开口:“我来看看你出门没。”

“……哦…”王源很快恢复镇定,一下不结巴了,“我正要出门。”

“那快上来吧,再晚我们就要迟到了。”王俊凯慢悠悠的把自己停在一边的自行车拉过来,拍了拍后座。这话说完,还用余光不屑的瞥了眼那个“学长”。

王源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只是有些迟疑:“…你真要载我上学啊?”

“当然。”王俊凯啧了一声,“昨天背你回教室路上不是说好了么?”

“哦…我以为你随便说的。”王源极小声的嘀咕,可惜离得太近,王俊凯听得一清二楚。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王源这嘀咕里有一丝可爱的娇嗔气,心里一下舒爽得不得了,便伸手去揉他的头毛,很轻一下就收回了手…软软的,“快点——要迟到了。”

王源好像也没反感他这样,一跛一跛乖乖上了后座。

屁股还没坐稳呢,王俊凯就利落上了前座,大喊一声抱紧了便像阵风般扬长而去,徒留张天天和摩托车大眼瞪小眼。

 

“那谁啊?这么嚣张。”摩托车愤愤不平的轰了轰油门。

张天天斜瞥他一眼:“…二源的准男票。”

 

王俊凯一路骑得飞快,可又异常的稳,尽管如此,刚伤了腿的王源还是死死抱紧了他的腰。等到校门口遇见执勤的学生会,王源便下了车,陪王俊凯推着车去自行车库停放,一路上接收了不少注目礼。

毕竟,王俊凯载着一个打石膏的同学一起来上学,画面挺罕见。

“你骑那么快干什么?”王源看了看手表,发现他们不过四分钟就到学校了,这也比平时自己走快太多了。

“有多快?”王俊凯得意的扬起下巴,“比那摩托车还快?”

王源:“……”

 

“摩托车是你什么人?”王俊凯停好车,背上书包又问。

“什么摩托车啊,学长有名字,叫齐曜。上学期奥数竞赛的时候给我们竞赛生补习过。”

王俊凯挑了挑眉,似乎对于王源一本正经的介绍很不买账:“他喜欢你。”

“……”

“不过没关系,反正你又不喜欢他。”

王源被他这自说自话噎住,红着脸反驳:“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

桃花眼认真盯着他看了两秒:“因为你没反应啊。”

“?”

“那家伙身上的信息素那么浓你居然一点儿都没被勾住,可见他不是你那盘菜呗。”王俊凯露出虎牙笑得有些得意,“你还是跟我在一起时最好闻。”

王俊凯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如果不是交往中的情侣,这话的恶劣程度简直等同性骚扰了。这不——王源立马横眉竖眼的瞪他,那模样仿佛暴躁的啮齿动物,即将灵活的爬上老虎背去咬它耳朵:

“你胡说什么…大清早的,我什么都没闻到。”

“什么都没闻到?”王俊凯凑近了点。

王源立马退后一步:“除了葱油饼味儿…”话到这里撇了撇嘴巴,“我才不信有人的信息素是葱油饼味儿呢!”

“噗…哈哈哈哈…”王俊凯大笑,笑声里还掺杂着一丝幸灾乐祸。

王源像看一个神经病一样看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甩下他就往教学楼走了,王俊凯见状赶忙追了上去。等两人到了教室门口,王俊凯才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他这才记起,自己从早上起来到现在,什么也没吃啊。

靠!被O迷住的A都宛若智障,王源真是个害人精!

 

“怎么了?”

王源不明白他怎么忽然顿住脚步。

王俊凯瞥他一眼,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你先进去…我得去买点早餐。”

“…哦。”

王俊凯就迈开长腿想跑,才跑几步又刹车回来问:“你吃没?我给你带小笼包啊。”

“不用,我吃过了。”

“哦,那我给你买盒牛奶。”说完便一阵风似的跑没了影儿。

都说不用啊……

王源站在原地,笑得像只偷腥的小猫。

 

王俊凯就这么兢兢业业的接送了王源近一周,风雨无阻,没耽搁一天,比他家大院的警卫员还敬业。于是王俊凯的出勤率被华丽丽的更新了,快一周不迟到不早退,简直闪瞎了普罗大众的狗眼。光这样还不算,他还开始跟着王源泡图书馆了,虽然一开始王源问他:

“你又不写作业又不查资料的,去干嘛?”

“我看漫画可以吧。”他举起手里的《海贼王》。

王源没辙,到了图书馆又忍不住嘟哝:“你要看完全可以回家看嘛,还舒服一些。”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于是王俊凯就碰了碰他手肘,笑得一脸流氓,示意他看看他们隔壁。王源扭过头去,就看到两颗挨在一起被书挡着的头颅,立即红着耳朵转回来瞪他。

 

王俊凯最近天天中午都泡图书馆,要是再交作业、并开始认真学习——那天或许要下红雨了。对此现象,围观群众赵旭表示:

王源的影响力真可怕!

于是这天语文小测前几分钟,他凑上去摸了王源脑袋一把。当时王源正在座位上偷看王俊凯放在抽屉的《海贼王》,被赵旭摸了个猝不及防,刚要蹙眉问他干什么,就被从外面走进来的王俊凯按住了爪子。

“哎…疼疼疼…凯哥…”赵旭哇哇大叫。

王源一见他回来了,立马把漫画书塞进了抽屉。赵旭被他抓得生疼,可怜巴巴的解释:“…我…我就想粘一点学霸的洪荒之力,这不下节课考试嘛…”

“哈?”王源觉得好笑,虽然不太喜欢被人摸头,但立马就释然了。

倒是王俊凯,一副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碰了磕了,不着痕迹的狠狠捏了下赵旭的手才放开。

“我靠!老子手腕红了!”赵旭看着那一圈红印叫嚣。

王俊凯阴测测的开口:““哦,可能凝聚着学霸的洪荒之力。”

赵旭:“……”

 

第二天语文卷子发下来的时候,王俊凯恰好不在座位上。王源扫了眼他卷面上鲜红的分数,拧着眉把试卷翻转过来,就看到完全空白的作文版块。

王俊凯为什么不写作文呢?

同桌这么久,好像连一次作文都没见他写过。

教语文的朱老师仿佛和王源心有灵犀,上课铃一响,就踩着高跟进来噼里啪啦逮着作文念个不停,从全班整体不高的作文水平到个别性质恶劣到一字未写的,王源就听到她在上面苦口婆心的讲:

“有些同学觉得语文不重要,对于写作文也毫无兴趣。”她在黑板上重重写下四个大字,“有一个词叫媒介素养…这个词的意思是指媒体的识字读写的能力。也就是如何看电视上网、使用新闻客户端,提取重要信息的能力……”

王源忙用胳膊肘碰了碰王俊凯,后者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认真听。”

王俊凯埋头继续睡。

“……你读什么,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语文的学习,能够帮助你们将来步入社会后,在繁琐的庞大信息面前抓取关键,帮助你们在与人交往时精准表达你的观点……”

王源现在是学霸附体,一心想纠正王俊凯这棵长歪了的青藤。他见王俊凯不理他,急的咬牙使劲揪了一把他的大腿肉,那力道狠得仿佛要拧下他一块肉似的。

“嗷——”

王俊凯昏昏欲睡间被这一拧惊得怪叫一声,瞬间引起了全班注意。朱老师的讲话声戛然而止,教室安静得只能听见头顶风扇的呼呼声。

“……”王源坐的笔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王俊凯同学,你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朱老师蹙着眉看他。

王俊凯盯着王源那张无辜的小脸,还来不及开口,就听王源举着手说:“朱老师,王俊凯好像对于媒介素养有不同的看法。”

“哦?”朱老师饶有兴致的说,“那就请王俊凯同学起来说一下。”

王俊凯瞪了王源一眼,桃花眼里跳动着呛人的火苗,又暗含一丝颇为无奈的宠溺。他缓慢站起来,两手插兜,压根不知道刚才在讲什么。可即便如此,他嘴角轻勾的模样也酷得要命,不说话好像也挺带气场。

“媒介素养?”王俊凯扫了眼黑板上那四个大字,“……”

半晌——顿住了。

下面有崇拜者开始小声提醒校草,可王校草好像不领情。

忽然王俊凯感觉有人在轻轻拉他的衣角,他微微侧头,就见王源扬着精致的下巴,水嫩的心型唇低声念着答案:

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必须具备的素养。

 

他这是在提醒自己答案?

王俊凯无暇多想,只凝视着他一开一合的殷红嘴唇,觉得口干舌燥,忽然就想喝一杯清甜的熊猫奶盖。王源还在轻扯他的衣角,水亮的大眼睛似乎透着几分焦急。

 

“媒介素养——是指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必须具备的素养。”下意识的,王俊凯干巴巴的说出王源提醒他的答案。

 

结果下一秒,就看到朱老师原本平和的面容闪现愠怒:“所以说,让你们别小瞧语文!王俊凯同学的解释就是最常犯的错误——望文生义,只单从字面意识理解…我才讲过,这个词是由英文原文衍生过来,末尾的literacy指识字读写的能力……”朱老师絮絮叨叨的讲了一通,一会儿说到语文与其他学科间的融会贯通,一会儿批评王俊凯写不出作文。

王俊凯挨训完,坐下去的时候斜瞥王源,就只看到一张白皙完美的侧脸。

他的眼神像一头漂亮的小鹿般无辜,可嘴角轻微勾起的弧度泄露了他的恶作剧。王俊凯睡意全无,咬着牙用胳膊肘碰了碰他,一把抢过他的语文试卷:

“你故意的。”

王源的试卷被他抢走也不恼,只摆出一脸无辜的纯良:“什么啊。”

王俊凯这才发觉王源磨人的小性子,看着纯良切开来还厚黑。他心里不爽,可要他像对待赵旭一样压着王源打一顿,他又舍不得。他这才发觉自己对王源的好太明显,怪不得王源现在越来越不怕自己,连哥睡觉都敢惹,真是恃宠而骄。

他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决定对王源摆一天兵长脸。

 

王俊凯的臭脸这么明显,王源怎么可能感受不到。今天是周五,下午打完最后一节下课铃,全校学生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呼啦啦往校外奔驰。偶尔一波精力旺盛的Alpha迎着最后一波暑热,逗留在学校篮球场肆意挥洒着汗水,而一些怕热的omega们便躲进学校附近的冷饮店,吹着空调也不急着回家。

好像每个周五都应该是学生党的狂欢前夜。

 

教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王源还在座位上收最后一本参考书。

“不是吧,你都好几天没打了。”赵旭和王俊凯早收好了,前者站在教室门口搭着王俊凯的肩啰嗦,“周末不急,让王源等你呗…凯哥,你不来最近二班那个胖虎可嚣张了,昨天不就是没挡住他盖帽嘛,他居然当着一群O的面骂我软蛋!”

王俊凯:“我看是你又嘲别人身材了吧。”

赵旭:“……”

王源收好了,埋着脑袋偷偷瞅王俊凯,小眼神一瞟一瞟,却不说话。

王俊凯的那点怨气早随着放学消失殆尽,脸上的低压气却丝毫不松动:“好了你可以滚了,跟胖虎说等我下周虐死他。”

赵旭又高又壮,此刻却像个委屈的小媳妇般瞅着王源:“重色轻友…”

 

王源和王俊凯一前一后走在校园里,放学的高峰早过了,狭长的走廊上空荡荡的,只偶尔走过一两个当天值日的学生。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晚霞的余晖一片片洒在两人的白衬衣上。王源腿上还缠着石膏,走得很慢。王俊凯不扶他,步调却配合着王源,周身散发着哥有点不爽快来哄我的气场。

王源自知理亏,便拉拉他手腕:

“王俊凯,喝奶盖吗?”

王俊凯回应他一声闷哼。

“…我请你喝,怎么样?”

王俊凯的脚步顿住了,他回过头来狐疑的打量王源:“你请我?”

王源点点头,圆润的鼻尖随着动作一上一下:“不要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他走近他,“…我们不是学习搭档嘛,我只是用了特殊的叫醒王俊凯学习的方法。”

呵。

真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学习搭档这个理由自己也用过,真是万能。

 

于是王校草的迷妹们便在校门口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王俊凯把自行车停放在奶茶店门口,一手亲密的扶着王源,一手提着两杯奶盖,那宠溺劲儿简直没眼看。王源盯着冷柜上的烤箱看了看,又从裤兜里掏钱买了一盒蛋挞,说是一盒,也就两个,解解馋。刚值日完的张天天路过看见他俩,愤愤不平的冲过来拍了下王源的肩:

“二源你这个铁公鸡,平时喊你请我吃个老冰棍都不干,现在居然这么大方!”

王源被他闹得脸一红,窘迫的回嚷:“我这是买给我自己吃的!”

张天天撇撇嘴:“骗谁呢!你一个人喝两杯奶?你醉奶呢?”

王源被戳穿,语气更加急躁:“去去去!补习班快迟到了你还不走?”

 “江湖传言,秀分快!你们小心单身狗的火把…”张天天话没说完就急冲冲的朝不远处的公交站追去,“诶——我要上车,等等我——”

 

“你笑什么啊?”王源耳廓还泛着红,一看王俊凯桃花眼里盈满的笑意,眼神就不敢和他对上。

王俊凯心情大好,他好像在刚刚的插曲中收获了两枚彩蛋:1.抠门的王源只对自己大方2.这个B不是自己的情敌;这是不是说明,王源对自己有好感?

99.99%有吧,怎么可能没有呢?

王俊凯垂眼看着王源软乎乎的头毛,蒲扇一样微微抖动的睫毛,心上就爬过一阵酥酥麻麻的痒意:“我想——”他话没出口,嘴里就被王源塞了一口蛋挞。

“唔…”

“趁热吃。”王源依然没直视他的眼睛。

王俊凯满嘴蛋挞甜腻腻的味道,又软又黏,好像连心脏也被巧克力糖浆浸泡过一般,快要化掉了。他把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亲你。”咽回了肚子,压抑住Alpha的生理欲望,暗下决心等到下次,对,下次一定吃到小白兔。

可他的决心还没过3秒,小白兔就主动握住他的手说:“明天周末,我可以晚点回家。”

操!

源源这话是什么意思?

哥这是用了多大的毅力,你还撩我?!

 “——我听赵旭说你是一个人住,我去给你补习吧,我看了你的卷子,程度不差的。”

他的手好软,骨节修长,大热天一点汗也没有,身上也有股好闻的香味。

王俊凯哪里还能管什么补习,脑电波只能接受到王源要去他家的讯号。

他清了清嗓子:“那…我们先去吃饭?”

“好啊。”王源好像挺高兴,一缕呆毛不自觉翘了起来,他抬腕看了看表说,“我知道学校附近有家小面摊,地道又实惠,我带你去。”王俊凯抬手把那可爱满分的发尖理平,嘴上只管应道好好好。

王俊凯怕王源腿伤不便,去小面摊那么短的距离,也硬要载王源过去。王源嘴上说不用,坐在后座却美滋滋的。黄昏天,秋老虎已经消散,他们拐了几个弯,最终停在一棵粗壮茂盛的大黄葛树下。树下的小面摊已经坐了好些人,大锅里的水正沸腾着冒泡。王俊凯把自行车停在一边,就听王源坐下来喊:“老板,两碗小面。面起硬点,多放菜叶子,干溜。”

老板似乎认得王源,大声回一句:“好咧。”又疑惑的打量了一眼王俊凯,“哟,没跟天天一起来啊?”

王源抿嘴笑得可爱:“他补习呢,这我同桌。”

老板饶有兴致看了眼王俊凯,笑呵呵的开始给土碗里加调料:“小同学,你慢坐啊,面一会儿就给你们上上来。”

王俊凯点点头。

他来C城就大半年时间,还真没在这种地方吃过饭。面原本就在锅里煮着,两人只坐了不到两三分钟,老板就端着两个土碗放在他们面前。王俊凯闻着热气腾腾的小面,夹了一口咬在嘴里便觉浓烈干香,嚼劲十足,他挑剔的味蕾得到满足,又抬头看对面王源吃得两片唇瓣红艳一片,辘辘饥肠更甚,额头微微冒汗。

“好吃吗?”王源抬眼瞅他。

“嗯。”王俊凯舔了舔嘴皮,目光意味不明,“你还没拆石膏,吃这么辣没事?”

王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腿早好的差不多了,这点辣,根本不算什么。”

“没想到你还挺能吃辣。”

王源盯着王俊凯嘻嘻笑:“王俊凯,你嘴巴好红哦,像涂了口红。”

王俊凯错愕半晌,还嘴到:“光说我,你还不是,看着就想咬一口。”

这话不假思索,说完后两人都有些发愣。王俊凯觉得臊得慌,率先埋头闷吃,王源慌忙扯着纸巾擦嘴,边擦边打着哈哈说自己是被麻的。

吃个面也吃得心猿意马。结账的时候王俊凯回过头来,就看到王源嘟着红通通的嘴唇一脸无辜,呼吸一窒,忙沉着脸抬腿迈上自行车:“上来,走了。”

王源没察觉出他的情绪,侧坐在后座上抱紧王俊凯的腰,两条白花花的细腿扑腾一蹬:“快走,奶盖的冰块全化没啦!”

王俊凯被他这语调逗得发笑,腿一蹬骑得飞快,周围的景色和行人不断被甩在身后。现在的王俊凯,如同每个陷入爱河的Alpha一样,前座放着两杯快化掉的奶盖,后座载着吃饱饱的活泼小源,感觉自己正载着整个世界去吟游。

浪漫俊凯。

他给自己下定义。

要是再有几个彩色气球给王源捏在手里就好了。

 

王源一点也不知道王俊凯天花乱坠的内心戏,他们穿过几条巷子,自行车拐进了一扇铁门敞开的院落,门口站岗的兵冲他们点点头。这个军区院不大,是某将军楼的附属,挨家挨户都是小洋房,绿树成荫,王俊凯是被家里送过来的,住的小楼房只能算王家的分宅,但胜在精致,与外院儿不同,里面种植了一小片橘子树,现在已近入秋,淡淡的橘子香气飘进王源鼻尖,香气挺馋人。

他在C市待得时间不长,但每次进进出出都把自行车当摩托骑,风驰电骋的,院里倒有不少人认识他。这回头一次见他后座载人,好像还是个omega,都不免新奇的多看了几眼。王俊凯毫不在意那些目光,还一路耀武扬威的载着王源骑到家门口。

“好香!”王源兴奋的看着眼前的橘子树,探出小舌头。

王俊凯嘚瑟的咧嘴笑:“喜欢?待会儿给你摘点带回家。”

王源立即要拒绝,王俊凯却先一步进了屋。

 

家里就一个警卫员照顾他,自小看着他长大,关系很亲近。当初老爷子要发配他过来读书,小何就立即自告奋勇跟了过来,王俊凯和他倒有几分“患难兄弟”的情谊,心里挺尊重他。

他俩冲何哥打了个招呼,王俊凯原本还想给王源介绍下自己的房间,可王源一进他卧室便急急把卷子和一堆参考书掏出来平摊在桌上,王俊凯提着两杯奶盖放在桌上,哭笑不得。

“你真给我补习啊?”

“当然!”王源用吸管戳开奶盖,一脸正派,“这道翻译题你为什么空着不写呢?”

王俊凯耸耸肩:“太长不看。”

“可这是送分题啊!”王源用笔敲着他英语卷面,“像这段,是之前英语课上放过的电影吧?”

“嗯?”

“就是你在后面睡觉的那节课!”

王俊凯看他咬牙切齿的表情,觉得好玩:“你都说了,我在睡觉,怎么可能答得出来?要不……你给我翻译翻译?”

“这话挺出名的。”王源把自己的卷子摊开来给他念,“有人住高楼……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念到这里他顿了顿,“最出名的两句就是——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王俊凯舔了舔唇:“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湿热眼神从卷面游移到王源脸上。

“你看、看我干嘛?”王源感觉被那目光灼得发烫。

“没…你好看。”王俊凯笑得撩骚。

王源下意识回避他的目光,只把心思专注在眼前的习题上。

王俊凯从没被人这样按在书桌前学习过,没过半个小时,就又生起异样的心思。王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不浓却撩人心痒。他讲题时习惯低垂着头,圆润干净的后脑勺下露出纤长优美的脖颈,令人一眼便能撇见他后颈上那颗痣,烙在小片白皙肌肤上,瞬间令王俊凯忆起自己在梦中啃咬的水下鳞片,馥郁醇厚的甜美滋味,仿佛喉头燃出一片欲火。

唉。

王俊凯怀揣着Alpha的恋爱芯火,可他的omega却只想给他讲题。

求如何征服学霸omega,在线等,急。

王源察觉他神游天外,使劲拧了把他的胳膊肉,用星亮的眸子瞪他。王俊凯被那种清润的目光看得节节败退,硬是当完乖乖听话的好学生。等到天色渐晚,夕阳西下,两杯奶盖变成空空的塑料圆杯,王源才后知后觉的起身。

王俊凯站起身来送他,颇有些不愿放人的姿态。

王源收拾完要走,被王俊凯一把拽住胳膊堵在门口:“……”憋了半天,他最终吐出一句:“你等着,我去拿何哥给你装的橘子。”

卧槽!

王俊凯你简直不要太怂!!

 

王源又坐上了他的后座,依然抱着他腰,腿上放着一袋新鲜的柑橘。王俊凯这次骑得很慢,旁边的中年妇女载着小孩超过他们,接着是一辆三轮车,再然后是一个跑步锻炼的Beta。王俊凯罕见的有些耳红心虚,他庆幸王源看不到。他想王源这么聪明,会不会知道自己是故意骑慢呢…这时后座的王源忽然开了口:

“今天我们在校门口碰到那个人,是我邻居阿姨的儿子:张天天。”

“嗯。”

王源这是在给自己解释呢!

 “…他以前跟我说omega再厉害,还不是会遭遇发情期被一个Alpha终身标记,最后成为A的附属品。” 王源扯了扯他衣角,“你也这么觉得吗?”

“没有啊。”

 “真的?”

王俊凯见他问得认真,想了想回到:

“高一时我在A城上学,性格挺虎的。调皮捣蛋捉弄女同学,还偷拿我爸的枪,和赵旭他们一起欺负同学。被老师撞见就教训我几句写个检讨了事,因为家庭成分原因,学校连记过都不敢。这让我无形之中认为我没犯什么大错,直到被奶奶发现,她二话没说甩了我两耳光,还让我去给那些人当面道歉。”

王俊凯缓缓说:“我那时候就特别不服气,觉得去给那些人道歉特别丢面——”

“——原来你是一路叛逆到现在。”

“我才不是叛逆。”

“哦,是中二。”

“谁的青春不中二?”王俊凯毫不在意,“我奶奶说,男孩子皮一点没事,但心中要有正气在,就算是打架,拳头也要用在正道上。我不爱学,她说书不用读太好,够用就行,但一定要找到自己热爱做的事情,剩下的,只要品德不败坏,就能活成一个有趣的人。”

话到这里,王俊凯顿了顿:“我奶奶很厉害的,那次道歉她教会了我一个道理。”

“什么?”

“没有哪一个性征天生应当受到歧视,不要带有偏见去解读他人,就像那个谁说的…人软弱的不是躯壳,而是灵魂。”

王源有些怔愣,半晌才咕哝一句:“你这嘴炮技能,哪里像语文不好了?”

王俊凯露出得意的小虎牙:“我语文是不好,这都是我奶奶让我悟出的道理。”

“那我真得感谢你奶奶。”

“你感谢她干什么?”

“没啥没啥。”王源耳朵微红,又问,“那你怎么还转学到这里了?” 

“因为除了奶奶,全家都觉得我长歪了吧。”王俊凯耸耸肩,“特别是我爷爷,他对成绩要求很高,好像挺失望的。”

“…就这样?”

“对啊。”

“那你传闻中那个……对象?”王源小声问。

“嗯?”王俊凯没听清他说什么。

“没…”

 

又过了一会儿,王源开口:“王俊凯,说真的,你好好学习吧,你底子不差,现在又才高二上学期,拼一把完全补得起来。”

“……”王俊凯沉默片刻,“好好学,有什么奖励?”

“啊?”

“我说…要是我下次考试,班级进步20名,有奖励吗?”

“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啊,你要是成绩提高了,你爷爷肯定会高兴的。”

“那你呢?”

“我…”王源想了想,“我请你吃番茄火锅!”

王俊凯的眸子闪着精光:“我想吃别的……”

“别的?”

“可以吗?”

“……”王源思索一下,“行,但要在我能力范围内哦。”

王俊凯一脸餍足的舔舔唇:“嗯。”

 

车子龟速前进也终于到了王源住的学区房,王源背着书包,手上提着一袋柑橘下车。他腿上那层薄薄的石膏还在,不过明天就可以拆了,走路完全没有问题。王俊凯看着王源站在原地打理被微风吹乱的刘海,天色渐晚,昏黄路灯照射下的睫毛很长,微微抖动,像一根根撩人的小刺戳在他心尖。

“石膏明天就可以拆了吧?”

“嗯。”王源提着橘子点点头。

“要我陪你去吗?”

王源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像是想到什么,立马又恢复正常:“妈妈要陪我去。”

“哦。”

“……”

对啊,石膏拆了,自己就可以正常上学了。也就是说,王俊凯不用再接自己上下学了,王源这才想到这点,攥着塑料袋的手不自然的捏紧,表情有些闷。

就在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夜空逐渐变幻成一块灰色的绒布,雨珠滴滴答答,非常细非常小,王俊凯开口道:“你快进去吧,这雨下不大,我快点儿骑回去。”

“你等等,我进去给你拿件雨衣!”

“——不用。”王俊凯摆摆手,“我走了。”话一说完,便像是生怕王源要回去拿一样,立即调转车头准备离开,“你快进去。”

王源看他强硬的姿态,不再坚持,挥了挥手便转身往单元楼走。

 

走到单元门口时,背后忽然传来王俊凯的高喊:“王源儿——”

王源忙回头。

“——下周一早上,我还来接你啊!每天都来!”

王源愣住。

王俊凯骑在自行车上,转过头露出半张侧脸,细碎刘海被雨珠化成一缕湿漉漉的黑色缎带,雨点调皮的打湿了他的衣服,整个人却反而透出一股狼狈的性感。

王俊凯见王源迟迟没有回答,急了:

“要不要?!”

王源傻了,他呆呆回答一个字:“要。”

“——啊?!你说什么?”

王源深吸一口气,跑出单元楼,直直跑到王俊凯面前,橘子在塑料袋里面快乐的翻滚,他站定,傻乎乎的笑:

“要!”

王俊凯错愕半秒,不自然的咕哝:

“……傻子!你跑出来干嘛!”

 

王源闻到一股馥郁醇厚的甜美气息,不是手里的橘子清香,也不是雨水的清凉,更不是那杯熊猫奶盖,是一种独特的信息素,像他梦里反复嗅闻过的青草味儿,他用食指轻轻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嘴角勾成一道月牙弯弯。16岁的Omega,梦里早早就住了一位alpha,还是小豹子款的。

他想,他知道初恋是什么味儿了。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可是,他被别人预定了啊。

 

tbc.


评论(181)
热度(1652)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