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7

#时隔半年,好久不见,我来讲完一个故事。如果你还在,谢谢你仍在这里等待。

 

上章戳→

前情提要:王俊凯带王源去参加白衣派对

 

这片树荫临近泳池,他坐下打招呼的时候才注意到,这一桌子人几乎全是奥龙总监或高管级别。偶尔几个生面孔,应该就是携带的家眷。他发觉男士几乎都穿着清凉,部分女性直接穿着白色的比基尼,露出被池水打湿的火辣身材,随意的斜躺在太阳椅上。

他不好意思打量别人太久,可却没人打算放过打量他,一个个都恨不得眼睛长他身上似的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看。

王源觉得有点不自在,便对刘志宏插科打诨:“宏哥,怎么不见你家属?”

“咳咳——”刘志宏故意咳了两声,小声附在他耳边说,“我跟琪琪一块儿来的,她游泳去了。”

王源有些惊讶:“原来你和琪琪姐……”

刘志宏立马道:“我还在追她…你别瞎起哄。”

“哈。”王源调皮心思上来了,“——要不要我帮你?”

“去去去。”

王源还想打趣两句,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轻轻拍了一下。他扭头望过去,就看到顾安城冲他笑:“Roy,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

王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顾安城?你也来了?”

“我陪我哥来的。”他拉开王源对面的椅子坐下,“你是跟创意长一起来的吧。”

王源点点头,有些好奇的问:“你哥哥是……”

顾安城指了指不远处正和一个中年男人说话的高挑青年:“那里,他以往都不来的,今年不知道抽什么风要来,还非叫上我。这种派对…”他拿了杯气泡香槟压低声音凑到王源耳边,“…来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不是因为对奥龙的崇敬感,我才不来。”

王源觉得顾安城真是有趣,之前就听闻过他是个HK富二代,却总把自己搞得像个小愤青,从不见他谈家里的事,还十分热衷于加班。王源无意探听别人隐私,只觉得他是个创意牛人,同为年轻人很是欣赏他的个人才华。这会儿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就看见一张线条柔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

那人身材高挑,一头很蓬松的栗色微卷。五官精致无比,右眼下一颗神秘的泪痣和不太健康的肤色把他衬得更仙,气质特别像港粤杂志里的御用模特。王源头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么漂亮的男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你哥哥真好看,他做什么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王源这样的小年轻。

“好看什么…一开口全毁了。”顾安城冷哼一声,“他是个新锐艺术家,其实就是个画画的。他那些画我看不太懂,反正美国佬喜欢,作品很卖钱。今年他还上了福布斯Under 30榜单……”他说话时表情透着不屑,“…今晚的慈善拍卖,他捐了两幅作品。”

顾安城寥寥数语,似乎是轻描淡写,但能听出他这位哥哥是个厉害人物。他忍不住多问了几句:“你哥哥看着很年轻,他没大你几岁吧?”

“26…还行吧。”

王源一想,这不就比自己大4岁,比王俊凯…还小1岁啊。

“厉害,看来牛人都是有基因遗传的啊。”

顾安城一听这话就眉头紧锁:“和基因没关系,我跟他一点也不像。”

王源看他好像很不想跟他哥哥牵扯上关系,便不再多问,正准备换个话题,顾安城突然一本正经对王源说:“对了,你能别老叫我牛人么?”

“啊?”

“我看过你实习期后交的作品,不比我差。你…也不是差,是缺在其他地方。”

王源愣住,他有点没懂顾安城的意思,这算是先扬后抑?可见对方说完这句就自顾自埋头吃东西了,他又不好意思追问是缺在哪里,便索性端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

 

王源吃了几块桌上的小点心,又喝了一杯果酒,还是没等到王俊凯。他桌前的海鲜和刺身几乎没动过,刘志宏看出他的意兴阑珊,便提议干脆买条泳裤和自己去游会儿泳,反正大下午太阳当头,现在离晚餐拍卖会还早,游一会儿在山庄洗个澡就好。

王源觉得这提议不错,想着要不要给王俊凯打个电话。

都快半小时了。

或者干脆就发个微信说自己游泳去了。

 

他解锁手机屏幕,点开备注为“皇上”的微信头像,右眼便毫无征兆的跳了一下。

下一秒,他们这片树荫处接连几桌的人忽然全部站了起来。王源怔愣片刻,还来不及回头,一只手就搭在他肩上,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你们还挺享受啊?”

王俊凯声线低沉,透着十足的警告意味:“我看DC忙的团团转,你们倒是都挺能干。我刚就转了一圈看到来了的品牌客户就有11家,你们都接待好了?”

他这话一出,站着的有几个人额头就开始冒冷汗。

王俊凯挑了挑眉,目光凌厉:“是不是看着我每年蹭吃蹭喝,你们就真以为来派对只用玩?”

没人答话,只是立马有三人整了整衣衫,不用他再多说一句便埋头迅速消失了。剩下的人面部表情有些紧张,站在原地不动。这么一票人,只有王源被按着肩膀还坐在原位上,他觉得有些不合时宜。

撇开工作,王俊凯是一个风趣幽默的朋友、荷尔蒙爆棚的男友,偶尔还流露出一些可爱幼稚的小情趣。一旦涉及工作,哪怕是非正式场合,好像也没人能在他面前插科打诨,侥幸得到一丝松懈。这么想着,王源便不自觉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肩膀被他死死按住。

 “行了,任务完成了的心虚什么,该玩玩你们的。”王俊凯话锋一转,说完脸上的表情又顷刻切换成休闲模式,长腿一迈就坐到了王源旁边。于是原本站着的人这才三三两两坐下,气氛又恢复平和,只是嬉笑打闹声比之前低了稍许。

 

王俊凯一坐下就揽过王源,亲热的跟他咬耳朵:“等久了吧?”

这桌并不是只剩他们两个人,王源面皮薄,心里还有久等的小情绪,便不想和他贴那么紧。

他扭了下身子嘀咕:“没有,别靠这么近…”

王俊凯不给他挣脱的机会:“就跟老客户说了几句话,真没想到要这么久。”

 

不知道为什么,王源直觉不全是这样。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这感觉莫名其妙、小题大做,不过是多等了一会儿,怎么还等出心思来了。他和王俊凯还处在热恋期,倾注在对方身上的精力大概太多太满,才会分开一会都这么神经质。

这么一分析,王源又觉得自己恋爱病毒深重,装出坏人脸来恐吓他:

“你再不来我就跟宏哥去游泳了,丢下你!”

王源自以为横眉竖眼,鼓起来的两瓣脸颊却透着天然的可爱。王俊凯把人揽怀里摸摸头:“你敢!”

“切。”王源撇撇嘴,“我都准备给你发微信了,有什么不敢。”

王俊凯觉得他连还嘴都像是在撒娇,圆溜溜的眼珠好像会说话,碎碎念表述着你不可以冷落我的心理活动。他喜欢王源,好像连王源下意识的动作都能解读出恋爱情趣来。于是他毫不避嫌的亲了他脸蛋两下,手搭在他脖颈间无意识的磨挲,扫了眼餐桌:“我有点饿了,你怎么都不吃?”

王源听到他说饿,一下想到自己瞎搞胡搞的午餐:“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饱啊?”

 “没,我就是食量大。”

王源才不信,忙把摆在餐桌中间的几道料理往王俊凯面前拖,还挑了几块自己喜欢的点心放到他餐盘里,献宝一样给他推荐:“你吃这个,很酥入口就化,特别好吃。”

王俊凯有些好笑的看他:“你把食物都摆我面前,别人吃什么?”

王源这才注意到,耳朵根立马泛红,忙要把餐盘摆回去,就被顾安城阻止:“我们都吃一下午了,创意长用吧。”

“创意长,你刚不来我看王源连吃都不感兴趣了。”刘志宏忙戳他底。

“我没有!”

 “我看他挺无聊的就打算找他一起去游泳。”

王俊凯把王源完全没动过的那份海鲜拖到自己面前,捏了捏王源的脸:“你想去?”

“想…你要去吗?”王源闪着星星眼期待。

“去啊。”王俊凯咀嚼起食物来,“我怎么可能放你单独和这群狼一起游泳。”

一桌人:“……”

 

结果王源是奔着游泳玩水的心思去的,而王俊凯是奔着逗王源的心思去的。他们目标不一致,自然矛盾重重。王源买了条浅色的平角泳裤,想畅快的游几个回合,王俊凯就拖着他脚踝让他蹬不出几米远。王源气结,让他去池子边待一会儿别烦自己,结果才游了一圈回来,就看到他身边围了几个身材火辣的美女。

“……”

王源懊恼不已。

他怎么忘了,男朋友简直就是一台行走的荷尔蒙爆炸机。平日里穿着衣服时那张脸就足够招蜂引蝶,现在刘海微湿、赤裸着上身的模样,肌肉线条在水珠的晕染下,简直是视觉动物们的盛宴。王源只盯着看了几秒,就气鼓鼓的扑腾着两条腿潜入水底,从水下绕过几位美女笔直朝王俊凯怀里钻。快浮出水面的时候他心思一转,刻意掀起巨大的浪花,飞溅的水珠哗啦啦喷了大家一脸。

“啊——”美女们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声后就看到一个“小天使”挂在王俊凯身上冲他们笑得一脸无辜:

“不好意思,我只顾着游泳,没吓着你们吧。”

王源说这话的时候特别不走心,鼻尖微微上翘,眼珠咕噜咕噜闪着精光。他转过脸瞪了眼王俊凯,故意当着那些人的面探出一点点舌尖去舔王俊凯的嘴皮,扬着下巴像电影里特别聪明的小坏蛋:

“这位帅哥,挺受欢迎啊?”

王俊凯挑了挑眉,看王源眼尾上翘,一副撩骚样,觉得特新鲜。好像又发现宝宝吃飞醋后的突破性表现,嘴角忍不住上扬。他不禁暗想,这要是换作他们刚认识那会儿,绝不可能观看到王源独占欲这么强的一面,所以他认为两人的关系真的进步了。

在自己越来越喜欢他到藏不住的时候,王源也一样强烈的喜欢着自己。

喜欢让他从超人兔变成苹果兔。

现在又从小兔子进化成了小天蝎。

亦或者不是进化,而是袒露本质。

实际上王源就是这么一个人,温软的兔子是他的糖衣炮弹,切开来却是别有洞天。

 

几个美女面面相觑,离开的时候神色有些暧昧。

王源见她们走了,立马冷下脸来放开王俊凯,手搭在池子边沿一下一下的抠瓷砖。王俊凯见他入戏出戏这么快,又被他刚才小猫似的舔吻弄得心痒难耐,立马从背后贴上去把人整个包裹在怀里。王源全身上下被水打湿,皮肤更是湿滑水嫩,显得清纯诱人极了,这对王俊凯来说,就是秀色可餐,二话不说便在他后颈吮出一个个红痕来。

“嗯…”王源还在怄气,可身后那一下下滚烫的热吻灼得他浑身发软。他扭着身子转过来,正面对着王俊凯,“ …你注意点影响!”

王俊凯微微颔首,噙着笑跟他鼻尖对鼻尖。

这动作太亲昵了,王源立马把他脸别开。

王俊凯捏着他下巴摆正,又凑上去,这次只是额头抵着额头,嘴里却蹦出一句:

“小坏蛋。”

王源觉得莫名其妙,硬生生被他一个称呼涨红了脸:“什么啊。”

王俊凯又不说话了,只是忽然两手严丝合缝的环住他腰,身体紧密相贴,亲了亲他湿漉漉的发顶。

“…哎…不是说了别这样……公共泳池…”

“别动!”王俊凯不理他的挣扎,声调忽然拔高,“我现在下面上着火,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王源被他吓得瞬间安分,脑袋埋在他胸口连嗓音都软了调,“你不是吧…这样也能硬——”

 “——谁让你勾我。”

王源:“……”

 

我明明在生气,到底哪里勾引你了??

王俊凯真是个蛮不讲理的暴君!

什么都要赖到我…

 

王源在心里变着花样嘀咕了一万次,行动上却超口是心非,手还不自觉攀上王俊凯,迷恋的去抚摸他漂亮结实的背肌。王俊凯闷哼一声,看着王源的眼神透着严厉的警告,又暗藏浓烈的欲火。王源与他目光相对,立马收手,冲他恶作剧的吐吐舌头。

唉。唉。唉。

点火还不承认。

王俊凯暗叹——宝宝现在真是恃宠而骄。

 

他们俩在泳池一角鸳鸯戏水,连送餐的waiter都会心的绕道走,刘志宏生无可恋的看着在虐狗道路上玩出花的情侣,泪奔着找寻他的琪琪求安慰去了。

等游了好一阵,泳池嬉戏的男女也三三两两披着浴巾朝订好的酒店房间走,王源才后知后觉摸着肚子:“我饿了。”

王俊凯:“能不饿?在水里扑腾2个多小时了。”

王源瘪瘪嘴:“那我们上去吧,可不能错过今晚的波士顿大龙虾。”说着就着急的抓着王俊凯的手腕上岸,“对了,一会儿冲凉的时候你别折腾我,我还要留着力气吃大餐的。”

王俊凯邪魅一笑:“行啊,不折腾你,那冲凉前帮哥哥摸两下。”

王源燥得面红耳赤:“在外面,你能别这么流氓么?”

“那在家就可以?”

“你在家还不够流氓啊?”

“一般吧,还有很大上升空间。”王俊凯笑得很痞。

“你再上升,我就死了。”

“……”

王俊凯OS:宝宝你太小瞧你的sex能力了!不知道年轻没有极限么!

 

傍晚来临,露天餐厅四周的林木上挂满了蓝绿色荧灯,浮华的石雕也被装点一新,颇有些朦胧的小资情调。环状结构的布局中心,空出一大块圆形场地,正中央摆放着一只麦克风。派对秉承4A级别酒宴的高级水准,砸钱请了明星及乐队登台演奏。

王源和王俊凯换好来时那身白衣入座,坐下来后王源发觉这一桌都是熟人,顿时放松不少。

远处响起低吟的爵士乐,这个餐桌与其他餐桌相比稍小,正中央放着典雅的波斯菊。王源心不在焉的听着,等到宾客都开始用餐时,早就饥肠辘辘。他叉起自己餐盘里的小羊排不顾形象的咀嚼,眼珠却盯着大龙虾一动不动。龙虾被装点的精致奢华,却掩饰不住色泽红润、饱满鲜嫩的内里,他咽了咽口水,小眼神开始飘忽。王俊凯觉得好笑,给站在一旁的的waiter比了个手势,之后便端上来一盘已经切开装盘过龙虾料理放到王源面前。

“……”

王源连瞳孔都放大了,傻愣愣的盯着龙虾看。

“你吃这个,后厨给你留了整只。”王俊凯简短的说,“不然就你盯着它的眼神,别人还要不要吃了。”他这话一出,DC便发出几声闷笑。

“原来是这样!”刘志宏率先开口,“这龙虾摆得离我最近,我一直以为王源在盯着我看!吓死我了!”

Alina:“刘总监,你可以不用想太多。”

王源涨红着脸否认,“我、我才没一直盯着看。”

“哦,是么?”王俊凯发出一声轻哼。

王源:“……”

“王源要真看上你,Karry还能这么气定神闲?”DC瞥了眼王俊凯。

“不不不!”刘志宏忙表忠心,“我喜欢的是琪琪,请组织放心!”

琪琪姐在一旁害羞的咳嗽了几声。

他们这一桌氛围轻松,丝毫没有其他桌的寒暄客套,一路插科打挥,王源如同一只战斗力惊人的小仓鼠,嘴里包得鼓鼓囊囊解决了大部分食物。

“Oh my god!你怎么吃这么多还不胖?!”DC不可思议的瞪着王源。

“唔替湿音因好(我天生基因好)!”王源嘴里包着虾肉。

甜点和一些有机蔬菜还在源源不断的上来,但这本就不是认真吃饭的地儿,慈善拍卖已经开始,许多人早已端着红酒三三两两的开始聊天。到这个环节,基本没其余高管什么事,刘志宏拉着琪琪逃了,DC在后台和场控核对流程,Alina和他一道,只有王俊凯和王源,还坐在原位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王俊凯隔着衣服摸了摸王源的小肚皮。

“哟,鼓了。别一直吃,不看看他们拍卖的东西?”

王源喝下一杯颜色很漂亮的饮料:“那些东西我又买不起,小市民在这里连爱心都献不了,看了才闹心,要看你看。”

王俊凯皱眉:“你喝减肥汁干什么?”

“啊?”王源一脸懵逼,“我看颜色挺漂亮的。”

王俊凯叹气,用手擦掉王源嘴角的酱汁,“小馋猫吃够本了吧。”

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别用手,你洁癖呢?”

王俊凯理所当然的回应:“你在垃圾堆里面我也觉得你最干净。”

“真的?我下次试试。”

王俊凯:“……”

王源一脸可惜的望着桌上无人问津的樱桃派:“这樱桃派多香啊,刚才少吃一点,我就能吃一块了。”

 “你能别像几百年没吃过饭?”

“我这是节约粮食,你看你们搞这么大个派对,结果食物吃不完,多浪费!”

“好好好,就你是勤俭节约的小员工。”

王源嘿嘿笑抱住他一只胳膊:“饭也吃了,接下来的拍卖你还要参加吗?”

“不用。”

“那我们可以走了?”

“你想走了?”

王源想了一圈:“我看山庄这么大,我们要不去别的地方转转?消化一下肚子,再回来吃?”

“你还吃得下?”

王源一脸诚恳:“至少让我尝一块樱桃派!”

 

于是两个人当真去山庄漫步了。

他们绕过喧闹的露天餐厅,穿越茂盛幽暗的林木小道,走到静悄悄的小花园。转了好一会儿,王源连肚子都不胀了,两人又重新回到入口处的人工引流湖,看夜色中依然被射灯照得粼粼波光的湖面,王源发出由衷的赞叹:

“这里真美啊。”

王俊凯却并不醉心美景,而是从后面环上他的腰,一下一下轻吻他耳朵肉。四周很僻静,王源刚才喝了不少酒,不至醉人,却有点自醉。他转过身来抱住王俊凯的脖子,懒洋洋的去嘬他嘴唇,小舌头一片濡湿得黏人,这充满挑逗意味的小动作深得皇上欢心,他勒紧王源的腰狠狠回应他的吻。

王源尝到了他嘴里的酒味,调皮的偏头:

“你说我们这算不算,饱暖思淫欲啊?”

 “这叫偷得浮生半日闲。”

“哈哈。”王源奖励似得啵了他一口,“还是你会说!”

“我不只会说,还很会干。”王俊凯勾勾嘴角,气音显得暧昧又性感。

王源耳朵红了。

王俊凯磨挲着他耳垂,刚想继续逗兔子,内容还没出来,一声急促尖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王俊凯:“……”

王俊凯皱眉掏出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DC,接起来还没说几句,脸色蓦地下沉:“他不知道今晚什么场合?懂不懂规矩?”

 

王源很少见他黑脸,心里是有些怵的。他记忆里仅有的几次,也都是见他斥责创意部几个总监。说到这个王源心里还挺疑惑,王俊凯作为公司的大脑,好像对创意部意见最大,虽然其余部门交上去的东西也常令他不满,但创意部绝对是领头羊。

有次王俊凯加班,他提着楼下餐厅买的煲仔饭和烧鹅上楼,电梯门刚一开老远就能听到他的声音,骂人不带脏字,却精准又犀利。两个大男人站他面前,一言不发的沉默以对。

之后吃饭,王源有些担心他这样训人会不会背地里被记恨,便问了出来。

王俊凯一听就笑得很骚气:“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聪明人一起工作吗?”

“嗯?”

“因为跟聪明人一起工作,不用考虑他们的自尊。”

这话王源并不全懂,但他倒乐于做个不耻下问的“学生”。

王俊凯一面津津有味的享用肥美的烧鹅,一面耐心解惑:

“天才都是自负,自负到达常人不可及的顶端后,会让他们失去自卑感,变成一座被冰川掩盖的火山。”

王俊凯给他放了几段创意部新策划的冰淇淋广告又说:

“他们不会有常人的委屈、迷惘、失落,他们只会愤怒。你越看不起他的专业性,越会激发他的征服欲,然后结果一定是奥龙得到最好的。”

话到这里王俊凯关掉了那几条已经足够新颖的广告片段:

“——如果不能拿出最好的,奥龙怎么会一直走在这行顶端?”

王源简直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嘀咕到:“奥龙果然是滋生变态的摇篮,你该不会对其余高管也是这样吧?”

王俊凯揉揉他的头:“怎么会?管理得因人而异。”

“哦。”王源回想起自己进入公司以来,王俊凯一次都没对他发过火,忽然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隐隐感到不安起来,他沉闷的往嘴里刨了几口饭,“我……我是不是资质特差啊,你好像一次都没批评过我的稿子。”

王俊凯夹菜的手顿了顿,嗤笑出声:“想什么呢?一个二宏就能把你批斗得像个霜打的小茄子了。”

“唔…宏哥和你又不一样。”

王俊凯愣了愣,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软毛:“我又不是神,你还真当我大公无私?”

王源不解的盯着他看。

“我这人有个缺点:护短。”

“……”

“我一看到你,想批斗总下不去手,有种欺负小动物的感觉。小动物这么软这么乖,不都是拿来疼的,可真不作为,又怕把你养傻了…思来想去,我还是不评价了。”王俊凯连珠炮似的一串话,语气还夹杂几分懊恼,直砸得王源脑袋晕乎乎,心脏嘭嘭嘭跳个不停。

他耳廓的绯红还没爬满,皇上又添一把火:“阿楠上次还说你随便画个涂鸦我都觉得可爱,病的不轻…”

王源埋头嘟哝:“我根本不软…你别说了…”他夹起一块烧鹅堵住王俊凯的嘴,“…再说我就要用油乎乎的嘴巴亲你了……”

王俊凯笑得特别张扬:“来啊,朕准了。”

“诶我开玩笑的啊啊啊啊啊啊!你别…唔…你怎么还咬!”

 

 

“……你为什么不预先准备第二人选?公关这么多年白做了?!”

耳边忽然响起王俊凯的斥责声,王源才惊觉自己竟不知不觉间沉浸在回忆小剧场里,他抖了抖脑袋,见王俊凯又冲那边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才开口道:

“怎么了?出事了?”

“我得离开一下。”王俊凯语气阴沉。

“到底怎么了?”

“压轴表演的明星灌了十多瓶香槟,现在喝大了在厕所吐。距离表演时间不到10分钟,钢琴都架好了,我必须立即找个替补。”他一口气说完,眉宇间皱成一道山峰。

“啊?”王源一愣。

王俊凯翻找着手机联系簿,桃花眼斜飞透着一丝狠戾。他没有评价那个明星,只是走远了一些去打电话,不到一分钟后王俊凯就走了回来:“我回去看看。”

他才迈步就被王源拉住手腕。

“很急的话…我可以帮帮忙?”这是王源趁他刚才打电话思索的决定。

“?”

“我是说,我会弹钢琴…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人,我可以试试。”

王俊凯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微妙。

“…不过原本是明星表演,我去也可能让宾客失望。”王源自顾自的说。

“——所以,你会弹钢琴?”

“对啊。”

“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你也没问我啊。”

“原定嘉宾是弹唱。”

“——你那什么眼神?”王源看王俊凯犹疑的眼神,一股劲儿憋上来了,“唱歌谁不会啊!源哥嗓子好着呢,你以为我会怯场?”

“…你不会吗?派对的客人耳朵很毒,嘴巴更毒。”

“不会!”王源气不打一处来,王俊凯分明就不信自己一身的艺术才华嘛。或许是恋爱中人都有的情结,总希望自己在对象面前展现出最优秀最完美的一面,王源一直盼着能在什么地方惊艳他一把,急的脱口而出,“——你就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挑剔最龟毛最强迫症最毒舌的有钱人,和你一比,他们都是小虾米!”

这话一说完,王俊凯的眼神立即变得玩味起来。

“呃…那个啥…”王源暗道糟糕,一激动说什么大实话,“…我瞎说的!”

“哦?原来我在你心里缺点这么多。”王俊凯的笑容有几分阴森。

“不不不——其实我刚说的都是你的萌点!”王源一把抱住王俊凯的腰卖乖,“真的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即便如此你也一直在用颜值支撑我的爱!我是想说我这种可爱大方、善解人意的宝宝,观众应该会卖个人情吧?”

王俊凯冷笑着伸手捏他脸:“所以这么久以来你这个宝宝就看上了我的脸?!”

“唔湿啊(不是啊)…”王源抓住他的手:“…还有你天衣无缝的内在!”

“王源你完了。”

“……”

说话的当口,王俊凯的手机又响了:“…算了,你还是表演完再完。”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牵住王源的手往回走,“还剩5分钟,边走边说。”

 

什么叫赶鸭子上架,现在就是。

王源刚才在王俊凯面前逞能,等到真回到露天餐厅,望着圆形场地中央的钢琴,又紧张了。王俊凯早就知道他绷着,给了DC一记眼刀,示意朕之后收拾你。

“你确定能上,要勉强不上也没什么,我让DC在旁边扯点树叶上去跳个草裙舞。”王俊凯认真的看着王源眼睛。

DC站在他身后一脸惊恐。

“没…我上台前都紧张,摸着琴就好了。”王源看王俊凯那认真的眼神,觉得自己有必要拯救DC于水深火热中。

“真的?”

“嗯!”

“你准备弹什么?”为了自己的形象,DC不怕死的问。

“让你说话了?”王俊凯冷哼,“Alina快去给他收集树叶。”

“是,创意长。”Alina一脸淡定的离开。

王源嘴角抽搐的看着女战士冷酷的背影。

 

王源一身白衣坐在钢琴前,麦克风被架在了面前。聚光灯打在他脸上,透出利落干净的侧颜线条。

人群逐渐聚焦到他身上,王源的五官骨骼线很奇妙,从侧面看过去犹如一尊锋利的瓷白雕像;转到正面,稍宽的鼻梁又中和了五官线条,显得柔和稚嫩,邻家感十足。似乎因天生肤白肩宽,虽瘦却给人感觉扛得住,外形不似嶙峋的模特,在钢琴前一坐,只透出一股高贵气质。

以为是谁家的小少爷,雅兴一来要给大家演奏一曲。

“看富士山的雪 洒满月光 

让蒙马特的风 吹乱短发

……

你找的快乐 和我一样 

你的疯狂跟我最像 

哪怕有一天 星光不亮 

你是我黑夜的太阳 

好多话 都想讲 

好多歌 都要唱

……”

欢快的音乐像彩虹糖似的从指间蹦出,王源脸上是向日葵般的笑容,原本还高谈阔论的男女停了下来,目光不自觉凝固在台上,像是被感染般面带微笑。

王源的声线很独特,明明已经过了20岁,却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薄荷音清亮却又带着磨砂质感,搭配节奏轻快简单的流行歌,令听惯了高雅音乐的宾客不自觉跟随他陷入热恋般愉悦的氛围。

“一路两个人同一个方向 

心情热得发烫 燃烧我们的天堂 

一辈子有你更绵长 

好多梦 一起想 

好多关 一起闯 

一路两个人什么都不怕 

不怕受一点伤 不怕日子多奔忙 

你会在我身旁

……”

 

和自己哥哥站在不远处的顾安城静静的注视着王源。

 “DC到处找你,结果你躲这里看表演?”顾曦碰了碰他手肘。

顾安城看了看站在哥哥身边默不作声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你忙你的,别管我。”

“切,真不可爱。”顾曦咂舌,也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盯着王源看,不时和中年男人低声交谈几句。

 

王源唱完《一路两个人》最后一句,合上钢琴鞠躬致谢,他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染力,音乐声戛然而止的那刻,人们半晌才从他歌声所带来的欢愉氛围中抽离出来,接着掌声从单薄到热烈,直到响彻整个露天花园。

王源弯着腰,松了口气,下台后朝王俊凯的方向跑去。

“怎么样?”王源得意的扬起下巴,一脸求表扬,“我唱得还可以吧?给奥龙争气了吧!”

王俊凯眼底波涛暗涌,薄唇微动,还没说话就被DC抢先:“amazing!”

“小王源…”DC拍拍王源的肩,“…你这水平等到今年年会,你们设计部就不愁表演节目了。”

“真的?”王源凑到王俊凯跟前,“你怎么不说话?”

王俊凯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模样,星星眼里倒映出自己的轮廓,可爱值如同即将爆破的气球,收不住后一声啪。想起他刚刚坐在钢琴前演唱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热恋的明媚与憧憬,歌词像是能偷窥到他心底的简单愿景,细腻、美好、天真、浪漫……但这一切,都是两个人。

他抱住王源,吻了吻他的发旋不说话。

“其实我刚才可紧张了…”王源脑袋被他按在胸口,只能听见低低的瓮声,“…现在手心都是汗。”

他这话一出,王俊凯便伸手包裹住他的手。

“你……”王源这才察觉,王俊凯的手心居然比他还湿。

王俊凯不说话,似乎觉得无需解释什么。

两人手心的汗液交叠相融,王源的心口一瞬被填满,忽然觉得小时候学过音乐特别值得。

 

上台前他脑子里盘旋了好多高雅的曲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本能选了这首流行歌。等到在钢琴前弹唱出声,他才恍然,这首歌描述了他正当滚烫的爱情。

仿佛是欢乐颂的最高调,再往下一秒,都不如此时明艳欢快。


tbc.


评论(346)
热度(199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