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一生披荆斩棘护你们周全@速冻汤包

天网恢恢 追兔难为 18

#新头像是源源梦中超人兔的原型

 

一道沉稳有力的掌声响起。

几个人寻声望去,这才看见近在咫尺的中年男人。男人脸部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桃花眼与王俊凯如出一辙,只是眼神更加深邃锐利,他身后站着两眼放光的顾曦和一脸冷淡的顾安城。

“我就说,这肯定是王源!”顾曦的声线透着莫名兴奋。

王源这才反应过来,他不就是下午自己在树荫下“观赏”了半天的那个…

“——美男!”

 “……”

顾曦愣了片刻,随后爆发出爽朗笑声:“哈哈哈哈…”

DC面色尴尬,忙站出来挡在几人中间,小心翼翼道:“呃……Roy,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CEO,你可能之前在杂志上见过——Mr. Owen Wang.”  

王源刚才脱口而出美男,已经有点不好意思,现在猝不及防就见到了幕后大家长,还是在这种不太正式的场合,一时间紧张得连自我介绍也磕磕绊绊,倒是顾曦特好玩的看他。

 “不是说拿了画就走,怎么还在?”王俊凯这话是冲着王欧文。

“我又不是等你。”王欧文似乎对他侄子的态度习以为常,“顾曦难得从美国回来一次,我就和他多聊了两句。”

王俊凯:“……”

“刚才演出不错,DC得付演出费。” 王欧文笑着扫了眼王源。

王俊凯:“这是个意外。”

王欧文状似随意的摆摆手,之后便望向DC,语调一变,“…那个明星……”

话未说完,DC便恭敬的回道:“我知道怎么处理,这次是我的失职。”

“没事。”他状似慷慨道:“年轻嘛,难免一时鬼迷心窍,吃一堑长一智。”

王源也不知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倒是DC闻言耳根子不自觉红了,没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只是沉默的俯首站在一旁。王欧文还想多说两句,只是电话响了,他接起来没讲两句就匆匆走了。

 

他一走,方才逼仄的氛围像是得到纾解,顾曦冲DC说:“我待会儿不回市里,载不了我弟。”他指了指身后的顾安臣,“让他待会儿搭你们公关部的车走。”

DC立马接话:“…公关部的车多不方便,搭我车吧。”

“我看是车上有那小明星吧?”顾曦一脸促狭。

“哪儿能啊!”DC像是生怕被误会什么,“早让他团队把他接走了!”

“哦。”顾曦平淡的说,“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你问问我弟。”

 “——不用,我自己走!”DC还来不及发话,就被顾安城抢白,那眼神颇像有什么深仇大恨。

王源这才察觉,这几个人互相认识,立即袒露疑惑:“你们认识啊?”

“是啊…”顾曦似乎对王源很有好感,语调上扬,又像是想起什么恶作剧般坏笑,“大学同学,我还被Karry当枪使过整整一学期,是吧DC?”

DC面露尴尬:“呃……”

“当枪使?”王源疑惑的嘟哝。

“你想知道吗?”顾曦笑起来眼角下那颗泪痣很性感,他和他弟弟顾安城一点也不像。

王源暗叹王俊凯大学时期身边曾放着个这么漂亮的人,忽又想到自己从未了解过他过往情史,心下一沉。

“那我给你说说?”顾曦笑盈盈的望着王源。

“你闭嘴。”王俊凯不耐烦的打断他。

“哦。”

“我要听!”王源瘪嘴道。他自觉自己不应该介意过往,但一想到若王俊凯真和这人有一段,便仿佛一整颗柠檬挤在心尖上,酸涩嫉妒满溢。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王俊凯仿佛能猜到他想什么,交握的手牢牢包裹他掌心。

“那我为啥不能听?”

 “…行,你听。”王俊凯头痛的扶额。

“小兔子挺厉害的啊。”顾曦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王俊凯冷脸看着他。

顾曦也不恼他这态度,宛若得逞的孩童故作无谓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帮他挡桃花呗…Karry大学受欢迎程度就很变态级,在老外眼中,他就一活脱脱高岭之花。”

“呃……”

“那会儿他为了避桃花,总对找他表白的英国佬说他喜欢我,我后来才知道这馊主意是他那缺德室友……”话到这里撇了眼DC,“…给他出的。”

DC叫嚣:“我…我这也是替那些被你外表欺骗的纯情少男除害。”

“…怎么说话呢?”顾曦嗓门一下高了八度。

“行行,你们聊,我去善后。”DC举手投降,冲站在后面的顾安城说:“他们叙旧,你待着也无聊,跟我走吧。”

顾安城像看神经病一样瞪他,转身就往外走,DC像是早料到他的反应,一把抓住他胳膊。

“靠——放手!”

“不放。”DC的语气很流氓。

顾安城挣了一会儿,没挣脱,怒视DC:“你是不是有病?!”

“跟我一起去帮个忙怎么了?”

“滚,我又不是你部门的。”

“你不知道奥龙不分部门,官大一级一律服从?还有,你对上司的说话态度就这样?”DC语调森冷,一副要给顾安城下马威的架势。王源头一次看吊儿郎当的DC表情这么恐怖,心上发怵,想说是不是该上去劝劝,就被王俊凯看出意图按在原地。

两个人又争执了一会儿,顾安城到底犟不过比他高一个头的DC,气急败坏的被后者连拖带拽的抓走了。

顾曦一脸淡定,见他们走远又接着对王源讲:“…我们一学期就几节选修课是一起上,绯闻都传我耳朵里了。我信以为真,找他对峙,结果他告诉我这是场误会,让我装看不上他,被迫承受了他追求者们一学期的嫉妒酸爽……后来大二,我因为家里原因转学到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走的时候他连送一下都不来……”讲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好奇的打量王源。

“怎、怎么了?”王源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心上倒因为确认他们并不是什么狗血的旧情人松了口气。

嗯,这么一听,应该就不是了。

不过王俊凯果然是学生时代起,就这么受欢迎啊。

…呵,我也很受欢迎好嘛。

“原来他喜欢少年款?小小薄薄的。”顾曦故作遗憾,“不过也对,他挺闷骚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他这种完美主义,想找的对象估计不在地球上。”

他这话是带着几分逗趣,可王源小青年觉得自己176的身高被森森歧视了。

“我、我怎么就小了,明明长得帅气逼人好么!而且我还没满25,还会长高的!”他红着耳朵垫垫脚。

顾曦不以为然:“别啊,就这身高,完美。小说里标准的美少年受。”

 “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源咂舌,心想这么漂亮的男人,说话咋跟他们打鸡血炖兔肉群里面那些逗逼一样。可他心里诽谤,表面也只是忿忿不平的抓错重点,“美少年后面那个字是多余的…”

“哈哈哈…”顾曦被他逗笑:“自恋倒是和线上一样。”

王源:“咦?”

王俊凯叹了口气,“你别再逗他了,直接告诉他你是谁。”

王源:“??”

顾曦笑眯眯的提醒:“我的论坛小贴士有用吗?”

王源:“!!!”

顾曦:“丁字裤是唯一一种为了被脱掉才穿上的贴身衣物?”

王源:“…………”

 

 

王源直到离开源远山庄,坐上王俊凯的车返程,仍有点灵魂出窍。

反转来得太快像龙卷风!

为什么印象里高高在上的独孤大神现实里却是个漂亮到秒杀万千少女的文艺男,呃不对,这长相其实特挺符合他给自己取的网名的,所以一直以来是自己沉浸在对独孤大神攻气十足的幻想里?可是…这还是和自己预先设想的形象不一样!

独孤大神居然不是游荡在美利坚的纨绔子弟?!

…呃不对,他好像也是个富二代,还是个挺出名的新锐插画师…那他为啥不自己画插图,还要让圣诞羊帮忙?最重要的,独孤大神和皇上原来不是网上结识的,怪不得自己老觉得他们俩……蛮有问题!

 

王源带着满脑子疑惑,在车里像个小陀螺般飞速运转大脑,忽然想到个重要问题:

“你们之前认识,那DC…还有顾安城?!”

“放心,他俩什么也不知道。”王俊凯解释,“顾安城和顾曦同父异母,家庭关系很冷淡,读大学前没生活在一起…DC是彻头彻尾的现充,大学成天打球泡夜店。”他扫了眼王源,“而且我和顾曦也是在他转到纽约的学校后,通过KY网的出版社联文才熟起来的。我们刚发现彼此认识时,心情……”话到这里他顿住了,似在斟酌一个恰当的用词,“……仿佛日了路边的野鸡。”

“诶你文明点。”

“哦,心情很迷幻。”

王源:“……”

王俊凯看他那样,撇了撇嘴角:“还震惊呢?其实我不想让你见他。”

“为什么?”

“你看他的眼神,让我很不爽。”

“……”

“你是不是觉得他长得特好看?我就知道,你每次在街上看到长得好看的人,就挪不开步了。”

“……”王源怔愣三秒,“我晕你想哪里去了?我就是纯粹欣赏一下人类完美的脸部肌肉组织线条!”

王俊凯冷哼一声:“是啊,我一直在用颜值支撑你的爱嘛。”

“呃…你咋把我的胡话记那么清楚!”

“你是不是心里觉得顾曦比我长得好看?”

“——怎么可能?!没有的事。”王源心虚的抠自己衣角,“你们是不同次元的。”

王俊凯一脸不屑:“啧,你们0号就喜欢那种调调。”

“啥调调…”问完才想起,“不对…你才0号呢!”

“gay里gay气。”

“……放p!”王源故作凶恶的打了王俊凯大腿一下,“我明明喜欢腿长的!”

王俊凯被王源的反驳逗笑,脸上却还绷着。

王源话锋一转:“…不过对着那么漂亮的脸,你以前就当真没心动过?”

王俊凯笑得很荡漾:“动过。”

哐!

小白兔的玻璃心受到了重击:“……”

“动过想揍他一顿的心。”

“……”

 

生活真的很奇妙,像一张逐渐抽丝剥茧的网。王源原本以为绝对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世界,居然无形之中有着这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后他回公寓把这事儿告诉罗庭信,后者正戴着副黑框眼镜头也不抬的画图。

“…嗯,所以呢?”

 “你不觉得不可思议么?皇上和独孤大神居然是校友!”

“我觉得还没我俩的孽缘不可思议。”信哥不愧是信哥,依然淡定自若。

王源心情好,毛都没听懂罗庭信友爱的嘲讽。他在派对上喝了一肚子香槟外加稀奇古怪的饮料,小脸在夜色的映衬下微微通红,特别是鼻头那一小撮红晕,模样和肉乎乎的兔团子简直如出一辙。

“唔…”王源用手遮挡住信哥的手绘板,“你说要是哪天在公司遇上他舅舅……让我和大神分手,不分手就要把我赶出奥龙怎么办啊?”

罗庭信匪夷所思的看了他三秒,上手摸了摸王源的额头。

“干嘛?”

“王源。”罗庭信放下手,郑重其事的喊了他的大名,“少看点韩剧吧,这话我们自己内部消化一下就好。”

 “……”

 

【好友圈】

毒仙:( ̄_, ̄ )喝醉录的//@嵩山无情:唱给我的所有人转发起来【高亮】//逍遥兔:命运是一张看不见的网,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一切就注定φ(≧O≦)☞ 《因为遇见你》☍网页链接

评论(34)赞(16)

KY中文网:回复@ 嵩山无情:我关爱小动物的心一刻也不能等,可我不在一个城市啊\("▔□▔)/摔!!

……

那些年画过的圣诞羊:回复@ 嵩山无情:(●'◡'●)ノ♥就爱这充满铜臭味的狗粮

独孤求败:回复@ 嵩山无情:(* ̄3 ̄)╭土豪请让我立刻冲去兔兔家照顾兔兔

挚爱耽美资源博:回复@ 嵩山无情:土豪我们做胖友吧✧ (≖ ‿≖)✧

嵩山无情:照顾好他,群里给你发红包

 

—————————————

 

逍遥兔:命运是一张看不见的网,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一切就注定φ(≧O≦)☞ 《因为遇见你》☍网页链接

转发(243)评论(276)赞(666)

TF家族V:这位旁友(♩¬3¬)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

吃糖界扛把子:回复@ 嵩山无情:自己打出来【高亮】是什么鬼(*/ω\*)大神好流弊!

保护兔兔恋爱联盟:(* ̄^ ̄(* ̄^ ̄兔兔说好的只在群里飚给我们这些兔吹听呢…哼(* ̄︿ ̄)你现在就只知道大神!!

挚爱耽美资源博:回复@ 嵩山无情:Σ(⊙▽⊙好的大神、遵命大神!

嵩山无情:唱给我的所有人转发起来【高亮】

网红推手:@我是歌手V @中国新歌声V @全民星探V @歌手在民间V

嵩山无情:回复@ 独孤求败:闭嘴

独孤求败:( ̄▽ ̄*)b兔兔今天太努力了…不过最后是不是破音了哈哈哈哈

……

瘦瘦瘦瘦瘦: ("▔□▔)狗粮已经升级为唱歌…厉害了word兔

催了也不写斯基:逍遥兔今天不想写文,并向你扔出一只嵩山无情[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jpg]

小浪蹄子:( *⊙~⊙)竟然唱我爱豆天龙大圆子的作品!!

攻攻攻攻攻:இwஇ热乎乎的狗粮胡乱的拍 

女仆装:2! 

妖孽退下成全他们:(⊙x⊙;)好久不见!

 

之后上班持续半个月,什么惊涛骇浪都没有发生。宏哥最近跟打了鸡血一样拼命,一副要挣钱娶媳妇的样,连带整个设计A组的工作量蹭蹭往上涨。11楼待久了别说要见到总裁,小源同志连皇上的影儿都不太常见,专注工作他倒也没啥心思去展开自己的韩剧分手脑洞。

 

这天周六王源来公司补剩下的case,由于已经做了大半,心里倒没太多周末加班的郁闷,相反还满面春风的把自己收拾了一番。他换了件白体恤搭配浅蓝色破洞牛仔裤,细软的刘海不似平日里服帖,仿佛刻意做了定型般依稀露出眉眼。

他哼着小曲走到顾安城旁边坐下,后者盯着他看了几秒: 

“你这哪像个设计尸,我看你是来走秀的。”

王源哈哈大笑的拍了下他肩:“要我走一个给你看么?”

“别,你还是留给创意长看吧。”顾安城一脸面瘫。

“他才不想看呢。”王源画风秒变,“他最近一副要和电脑结婚的样子,我估计我就是一夜剃个光头他都不一定发现。”

“噗…”顾安城被他逗笑,“…我想象了下,估计剃了后脑勺也圆得可爱。”

王源:“……”

“你别说我还挺想看。”

“想看啊…”王源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让DC剃给你看。”

顾安城表情一瞬间变了,咬牙切齿道:“他剃?我没眼看。”

“挺man的啊?”

“那你让创意长剃个?”

王源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说不定还真挺帅的。”

顾安城翻了个白眼:“你没救了。”

“咋了,光头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你不知道。”王源还来劲了,“你看着,我现在立马P一个给你看。”

王源打开PS,在电脑里面找到一个名为“wy的小宝贝”的文件夹,里面收集了上千张王俊凯的照片,有从杂志上扒下来的,公司内部网站剪裁下来的,还有他平日偷拍的日常照。顾安城看着那名称,嘴角抽搐道:

“Roy,你这文件夹名…”

王源斜瞥他一眼:“咋?”

 “……挺有创意的。”

真挺不要命的。

王源撇撇嘴,随便找了张王俊凯的正面照,没过多久就P了一张完美的光头帅哥照,P完还特兴奋的抓顾安城赏鉴,后者盯着显示屏,头一次露出了忧心忡忡的表情:

“你这照片要是被创意长看到…”

王源鼻子翘得老高:“咱俩什么关系,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P得不错,不过他本人光头比这圆。”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道略带戏谑的男声,两个人缓慢转过头去,就看到Owen叔叔正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准确来说,是看着王源。

 

“……”

源宝宝现在只想把电脑吃了。

 

短暂的窒息后,两颗小白菜迅速站起来,严肃笔直的敬礼。

王欧文轻笑一声,示意顾安城坐下,也让其余不明就里跟着站起来的员工坐下。他保养得宜,即使人到中年也依然看不出什么法令纹,反而透着一股成熟优雅的魅力,剪裁合适的西装包裹住修长的双腿。王源余光偷瞄几眼,暗想原来大长腿是全家遗传的。 

他走近一步,拍了拍王源的肩:“稿子不急吧?”

王源使劲摇头。

“你跟我来。”

 “……”

完了完了,最终还是来了!

王源内心沉淀已久的韩剧套路正以光速窜进他的大脑。

 

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去过奥龙顶层办公区,哪怕他无数次踏入过92楼找王俊凯,也从未想过要去顶层看看。在王源心里,顶层仿佛一块布满秘密的境地,代表着奥龙最高水准的模样。

“你看起来很紧张?”

“…有一点。”

电梯门一开,直接就是办公区。

室内宽敞而空旷,通体的墙面水蓝色和白色相间,线条蜿蜒充斥着不规则的美感。天花板是一种不知名的磨砂玻璃,可依稀窥见到今日的天气,宽敞的空间内家具十分集中,一张花心桃木造的办公桌,桌上只有一支老旧的LAMY笔和一台外形古怪、从未在市面上见过的电脑。

王源跟着王欧文走到办公桌前,眼神聚焦到诺大空间里仅有的两把椅子上。

他示意王源在对面那把明亮的白色椅子上坐下,自己则缓缓坐在了那把椅面像黑色卷轴一般的帕米奥椅上。

“坐着还舒服吗?”

“嗯。”王源简短的回答,“这是…郁金香椅?”

王欧文诧异的点点头。

王源没再说话,乖乖坐着。

“看看。”

他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照片递给王源。

王源接过来刚瞅一眼,表情就温和起来。照片上的王俊凯看起来小学生模样,剃着利落的板寸,穿着军训服,抿紧嘴巴一脸严肃的瞪着镜头,像一只凶狠的幼崽,可由于面容看起来太过稚气,只给人一种圆润的可爱感。

他莞尔道:“这颗脑袋是蛮圆的,不过还是椭圆…表情就…”

“仓鼠。”王欧文突然吐出一个词。

“?”王源抬头看他。

“他小时候,像一只小仓鼠。脾气特倔,生气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在拼命反抗,我就特别喜欢逗他。”

王源端详着照片:“他从小就和您关系很好是吗?”

王欧文沉思了一会儿:“与其说是和我关系好,倒不如说他向往我的生活方式。”

“他很小的时候就想做设计?”

“不。”王欧文递给他一本边缘有些破损的牛皮笔记本,“他向往成为一名创造者…我想,他可能对自己的理想有些误解,他就是对既定世界的规则充满质疑。”

王源接过这个本子一页页翻看。

“他外形出众,物质条件优渥,从小到大几乎不缺什么,这样的小孩只要不自甘堕落,脑子就特别鬼马。他在小学4年级的时候,学校的老师就已经控制不住他,他好像更想自学,经常说出一些话把老师噎住。人格的成长跟不上他大脑的速度,导致他在极端聪慧之下变得有些自负。”

王源看着本子上稀奇古怪的世界符号,每一页的符号似乎都是一种类型,翻到下一页就变成了别的,有宇宙文字、动素、乌托邦语、医学记号、天气图记号等等。

“这都是他画的?”

“他记住的。”王欧文指了指每页最下面的日期,“他从初中开始,要求我每日给他听写一页《世界符号大全》,等到记忆完一类,就会换下一种,周而复始,说要保持大脑的活跃和敏锐度。在我看来,更像一种强迫症。”

王源:“……”

 “这种状况持续到他大学系统学习设计…他的笔记本上开始出现自创的设计语言和图画。”王欧文谈到这里不自觉皱眉,“那时我担心的状况终于发生了,他彻底成年,开始变得不受掌控,他们学院教授给他的评语:genius、Wild、recalcitrant,没有一个沾染人味。”

“他在国外那几年我永远无法知道他假期会去哪里,下一个月或者半年后又会去哪里,于是我开始收买他周围的人,让DC定期向我汇报他的情况…他好像有燃烧不尽的活力和热情,我知道他私下还做了什么,但我没有干涉——”话到这里他顿了顿,目光直视王源:

“­——我那时特别担心,他太过聪明自负,不受拘束,会不会孤独终老。”

“……”

王源想起王俊凯逗弄自己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选择沉默。

 “好在他最终认定了设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自心底的热爱,他在这个行业慢慢变得有人味儿,开始尊重和感恩,我很庆幸。而现在,他遇见了你,我这次再见他,觉得他变化不小。”王欧文用近乎审视的目光打量他,“他不是你想像中完美的人,你和他在一起有感觉到压力吗?”

王源死死捏紧手中那张照片,欲言又止。

“可以说真话吗?”

 “当然。”

“…其实,我从没觉得他是个完美的人,而且我也不觉得应该完美。”

王欧文眼神示意他说下去。

“我觉得在感情这事上,每个人都是锯齿形,心上天生有块缺口,寒风一从缺口刮进去灵魂就呼呼的疼,所以大家急需找另一块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很好,可我真正需要的恰好是个弯弯扭扭的锯齿形,圆形填不上,所以不完美正好。”

王欧文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变亮。

“怎么说…他其实缺点还蛮多的:毒舌又霸道,还很自我,黑脸的时候真的会吓到…哦他还骗过我!可是那些缺点,又让我觉得安心,让他在我心里热乎乎的……呃我说这个绝对没有黑他的意思,也不是想在公司搞特殊!”

“噗…”王欧文轻笑一声,“放轻松,我们就是闲话家常。”

王源转了转眼珠:“…也不能说没有压力,可那些压力还不如比稿来得紧张。” 

“…你有想过,换一个工作环境吗?”

“换一个?”

“我看过你的履历,脑袋灵光天分不小。”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沓宣传册,放在王源面前,“换一个工作不是难事,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可以避嫌,只要你在奥龙,就可能会让他在某些决策上有失公允。”

“……”

“我并不是让你们分手,相反我认为你们是良配。以Karry对你的痴迷程度,我更希望你能在一个和他毫无利益关系的环境工作,我不希望看到,他以后因为你而被别人拿捏住一分软肋。”

王欧文见他神情迷茫,知道他需要独自思考,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

他拍拍王源的肩:“别误会,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Karry遇到一个真心喜爱的不容易,我也希望他早日安定下来。”

 

王源回到11楼继续工作,小脑袋不停回响刚才的谈话,关于职业生涯的小算盘被呼啦一下打翻,撒了一地。他喜爱奥龙的氛围,哪怕再高压的节奏也赶不走他。从当初战战兢兢投递简历到被录取的狂喜,踏入理想的职业场所的热血与崇敬,他希望自己可以像游戏里面不停升级打怪,从一颗小虾米奋斗成威风凛凛的大神。

他无法洒脱的把这个建议当耳边风,可王源也不认同,每个谈办公室恋爱的人都要避嫌。

他上传完最后一稿,漆黑的眼珠一转,关掉电脑离开办公室。

 

毕竟周末,这天晚上,他照例留宿在王俊凯的别墅。

王俊凯还没回来,他就自己窝在床上用ipad查看行业内的招聘动向,等到指针走向12点,意识已经趋向模糊,便不知不觉开着灯睡着。

深夜,他陷入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

 

“源兔!动物城管理委员会派我来接你回去。”好久不见的小花胡子兔哥正义凛然的对他说。

“啊?!”源兔睁着铜铃似的大眼睛:“不要!”

小花胡子斜瞥他一眼:“源兔,你不过是一时为色所迷,你是吃胡萝卜长大的,现在要和这个吃小鱼干的坏蛋待在一起,肯定会受委屈的,你作为吃货的尊严呢?!”

源兔不听,拔腿就朝凯喵的方向跑。

小短腿好不容易溜到凯喵身边,却发现凯喵脑袋上的那片毛不见了,变成了一只光头帅喵!

“凯喵,你怎么了!?”

凯喵满脸阴郁,肉爪捏住兔子尾巴:“呵呵,你说怎么了?趁我睡觉给我剃毛是吧?”

“我…我没有!”

凯喵板着脸:“把我帅气的脸弄成这样,信不信我今天就炖一锅肥美的兔子肉来解馋。”

源兔的眼睛变得水汪汪,耳朵耷拉着微微发抖:“凯大喵你居然要吃我?!”

凯喵闪过一抹坏笑,舌尖舔了舔嘴皮。

‘小花胡子’追了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体内的正义之魂熊熊燃烧。他抖了抖自己披风,爪子握成小肉团:“你这可恶的凯喵,竟敢吃兔兔!你对源兔一点都不好,今天我一定要代表地球消灭你!”

“呵,代表地球,地球同意了吗?”

“看我天龙处兔拳!”

……

 

“啪!”

深夜2点,一声清脆的耳光在静谧的卧室响起。

王俊凯微眯着眼睛,莫名其妙的摸着自己刚刚被扇了一巴掌的侧脸:“??”

 

 “宝宝?”

蜷缩在他怀里王源表情痛苦,嘴里不时发出呓语,他来不及顾忌自己脸上的红掌印,忙开了床头灯,搂着王源抖了抖他的身子:“王源儿,快点醒醒。”

王源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迷迷糊糊微抬眼皮。

他意识尚未完全清醒,大脑还在梦境和现实中交织,微弱的光亮中浮现王俊凯的脸,破口而出:

“——你怎么可以这样?!”

 “?”

 “——我就给你剃了个头,你就要把我煮来吃了!?”

王俊凯:“??”

“——我讨厌你!”

“???”

王源身子胡乱的向外拱,嘴里叽里咕噜大片火星语。

 

王俊凯深夜回家,一身疲惫,洗了澡躺床上搂着王源倒头就睡。没睡一个小时就被后者一巴掌扇醒,醒来还听对方莫名其妙控诉自己,他一脸黑人问号,只能用腿把罪魁祸首夹在怀里,揉了揉他睡得皱巴巴的小脸:

“王源儿!清醒点,你是梦游?”

王源被他手掌搓揉着脸,唔唔抗议,半晌眼神才逐渐聚焦。柔和的光线下,王俊凯上身赤裸,头发因为睡姿显得有些乱,饱满的额头下一双剑眉微蹙,侧脸…泛着不太正常的红印。

“你…你脸怎么了?”王源彻底清醒。

王俊凯见他声音恢复正常,这才拉他一只手放在嘴边亲了亲:“你睡着睡着忽然打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吗?”

“啊?!”王源吓得不轻。

王俊凯头一次觉得自己特别无辜:

“你梦到什么了?”

王源有些心虚,更多的是心疼,他小声道:“我…刚刚做了噩梦,真不是故意的,疼不疼啊?要不你打我吧。”

王俊凯看他那副犯了大错的表情,哪里舍得,但又确实不想这么轻易放过王源,坏心道:“怎么不疼,嘶——起印子了。”

“那要不我起来给你包个冰袋敷着?”

话一说完就要起身,王俊凯夹着他没让他动。

“不用,我皮糙肉厚,你亲我一下。”

王源耳朵红了红。

王俊凯一副大爷样:

“快点,还疼着。”

 

tbc.

评论(125)
热度(1568)

© Miss Doris | Powered by LOFTER